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422 涅盤**

這是一幅發黃的古卷,說不出是什么材質,像是獸皮,又像是古布,一看就是年代很久遠的古物。 開卷上著有兩個字:涅盤! 葉凡心頭頓時一跳,這兩個字在佛教中有非同尋常的意義,是一個成佛的過程。 “這是佛教的涅盤經?”他心中震動。 “它只是車經中的一篇要義,專作療傷用。 昔年我妙欲一位庵主垂死際,得此古卷,不僅傷勢盡復,還獲得了新生一般的蛻變。”安妙依答道。 泛黃的古卷上有不少古字,密密麻麻,大約數百言,釋生死奧秘,闡再生之玄妙,很是艱澀,讓人難以盡洞悉。 葉凡靜心凝神,一動不動,認真揣摩,細細明悟。 雖名為涅盤經,號稱可再生,但也只是一種比啥而已,這個世上有誰能真正不朽?連古之大帝都難逃一死。 涅盤經所述要義,只是可改變生命狀態,獲得另類新生一樣的力量,而非真正的輪回復生。 修行此經雖不能長生,但卻有增加壽元、延緩衰敗之不世偉力,而這篇要義更是無上療傷神術,擁有不可思議之奇效。 參悟的剎那,葉凡的肌體頓時綻放寶輝,金色血氣澎湃,沖出肉身,繚繞體外,讓他看起來如一尊神明。 “以無明滅故,心無有起;以無起故,境界隨滅;以因緣俱滅故,心相皆盡,名得涅磐……” 《涅盤經》為西漠無上天功,堪與東荒的幾部古經并論。禪唱聲響起,在宮闕中悠揚傳出,無比玄妙,有一種神秘氣機在流轉。 這是古經中的一篇瑰」寶秘術,堪稱無上療傷圣術,擁有奪天地造化之奧妙,玄而又玄。 葉凡本身為圣體,再以涅盤圣術療傷,頓時現出多種異象,混沌青蓮相伴,仙王附體,山河呈現,陰陽生死圖繞身。 不滅金身璀璨,既有神靈一樣的莊嚴,又有圣體獨有的神武氣勢,仿若盤坐九天上,俯視人世間。 安妙依美眸泛異彩,她沒有想到葉凡不僅肉身無雙,悟性也很高,剛得到古經中的圣術就有了這樣的明悟,她輕啟紅唇,詳細講解。 “受諸因緣故,輪轉生死中,不受諸因緣,是名為涅盤。涅盤與世間,無有少分別,世間與涅盤……” 葉凡寂靜無聲,金色血氣更盛了,氤氳繚繞,將他淹沒,他通體綻放神光,不滅金身如七彩琉璃一樣近乎透明,潔凈無垢。 他在艱難的修復生命本源,想要讓那大道裂痕消失,從此無暇,永保不朽圣身,長存世間。 “砰” 葉凡身體一震,血氣澎湃,差點讓整座宮殿化成齏粉,如果不是安妙依早已布下陣紋,一切都毀去了。 這就是圣體的肉身,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輕輕一陣就有雷霆之威,讓人難以承受。 他的嘴角溢出一縷血跡,第一次修復生命本源失敗了,縱然是不世古經中的無上療傷圣術也難以撫平大道留下的傷痕。 安妙依發絲如瀑,肌膚勝雪,晶瑩滑嫩,她空靈如仙,站葉凡的身畔,道:“繼續再來!” 葉凡巍然不動,如盤坐在塵封的古天庭中,蟄伏涅盤,期待化龍而出。 他的軀體越發迫人子,連安妙依都不得不后退,那種金色的血氣繞體,他如一尊永恒的神爐一樣駭人,讓人無法近身。 高妙而神秘的禪唱自他的體內發出,那是他的“逝我”與“道我”在誦經,為今生祈禱,以求永生。 “砰” 葉凡又是一震,鮮紅的血水帶著淡淡的金色,從他的嘴角溢出,縱然為圣體,他亦一陣搖動。 第二次又失敗了,大道留下的傷痕,根本沒有愈合的跡象,讓他一陣搖動,不滅金身都有些暗淡了。 葉凡睜開了眼睛,輕嘆了一聲,此圣術奧妙無盡,但終究對抗不了大道之傷,讓他覺得回天無力。 “不要放棄,一次不行,就兩次、三次、四次,總會有些效果的。”安妙依很不甘。 葉凡搖頭,道:“太難了,這是耗自身精血來實現涅盤,長此下去,若不能有效,我縱為圣體也耗不起。” 若是一般的人,進行一次圣術療傷就要修養了,不能再進行,他為圣體,肉身無雙,一兩次沒什么,但若是不斷進行也會吃不消。 “怎打會這樣……釋迦牟尼的弟子曾說過,涅盤古經為西漠最高療傷圣術,盡管這僅是一篇要義,但也幾乎是天下極致了,什么傷都可治才對。” “釋迦牟尼的弟子,他到底是誰?”葉凡極其想知道,更想得悉如來的一切。 “我也不知他是誰”絕代傾城安妙依搖頭。 妙欲庵,本為西漠一個門派,傳承有佛教不世禪功,后來分裂,東渡而來,又獲得了道教雙修法,改名為妙欲庵。 一千年前,釋迦牟尼的弟子出海歸來,路徑東荒,遇到妙欲庵主將死,因在傳承上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故留下一篇涅盤要義,飄然而去。 “你知道釋迦牟尼的往事嗎?”葉凡問道。 “只知為佛教禁忌,不明其詳。”安妙依搖頭。 “大道之傷不可治一一一一一”,葉凡站了起來。 安妙亭亭玉立,月光灑落進來,將她襯托的空明而絕世,烏發秀麗,眼眸靈動,冰肌玉骨,曲線起伏,身材動人,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涅盤經加上我妙欲庵無上雙修法,最后一番嘗試,如果你還活不下來,小男人你可真的對不起我”她輕盈的走了過來,纖纖玉手伸出,捏住葉凡的臉頰,笑容很美,道:“從來都是別人成全妙欲弟子,今天我可能是第一個破例的人,成全你來復生。” 宮殿中,安妙依的如玉一樣舟晶瑩在朦朧的月華下如同透明一樣,完美無瑕,渾身上下閃現著一層淡淡的光輝,秀發散亂,嬌顏如花 這無關風月,僅為救人之法,葉凡一直對雙修術持否定的態度,不想卻親身經歷了一次。 “小男人,收心!”白玉床上,紅紗帳中,安妙依肌體雪白肌體生輝,她輕點葉凡的額頭,讓他靜心。 面對如此國色天香的絕代佳麗,但凡正常的男子都不可能平靜無波,葉凡自然也不能如老僧一樣快速入定。 安妙依整具仙軀似象牙一樣雪白晶瑩,如美人蛇一樣多姿,曲線玲瓏起伏,無暇。 時間不長,涅盤古經記載的禪唱聲響起,宮殿中一片神圣祥和,同一時間葉凡覆在安妙依身上,雙修法運轉。 皎潔的月夜,時間如水逝去,神城中一片安寧。 妙欲庵,這片宮殿被封鎖,免得大道天音外傳,籠罩上一層朦朧的光輝。 安妙依為第一傳人,身份不弱諸圣女,更是艷冠天下,在妙欲庵中沒有任何競爭對手,她要所什么,年輕一代無人敢違逆。 盡管有部分推測出了什么,但卻沒有人敢靠近與打擾,更不會多說什么。 后半夜,宮闕中和諧寧靜,葉凡沒有說話,涅盤經與雙修神術也不能撫平大道留下的傷痕,未能改變什么。 他將安妙依的秀發繞在指端,靜靜的思索,到底還有沒有生路,將何去何從,成熟的不死神藥都無用嗎? 太古神藥世上最珍貴圣物,如果連它們都無效,那一個人的生命就真的要走到了終點。 可是,葉凡卻很難接受,不是連神王都有些不確信嗎,并不肯定不死藥絕對無效,他決定不惜代價的搏上一搏。 原本,他就準備好了石皮,為神王、為小婷婷而去冒險,如今他自己也性命不保了,已經沒有一步退路,只能一往無拼了。 “這可能是我們最后一次相見了”安妙依緩緩坐了起來,發絲如水一樣垂落,凝視葉凡。 “絕不是最后一次相見。”葉凡很認真,露出燦爛的笑意,道;“請相信,我不會死去,我還要再活一萬年,讓那些圣地都無言。” “一萬年,紅粉成骷髏……好久遠啊”安妙依起身,走向玉床,站在窗前,遙望明月。 “吞天魔罐的另一半將要出世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安妙依忽然開口。 “需要神體、圣體、天妖體等同去嗎?”葉凡問道。 “你不要去,不要問為什么”安妙依沒有回頭,平靜的說道。 “好吧,我不會去。”葉凡答道。 好久之后,她才走回來,看著葉凡,道:“小男人你走吧。” “我會活下去的。”葉凡坐了起來。 “該離開了。”安妙依幫他穿上衣衫,動作很輕柔很慢。 “好吧,為了證明我還在這個世上活著,每隔一段時間,你都會聽到關于我的消息,這片大地不會安寂”葉凡離去時如此說道。 神城繁華,葉凡卻終將離去,沒有立刻離開,是因為在等黑皇。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他行走在神城中,讓年輕一代莫不心驚肉跳,沒有一個人敢多語,圣體威勢不減,讓人敬畏。 他輕易抹殺吳子明、李重天,震懾住了所有人,生怕步入后塵,被他無情擊殺。 眾人知曉,圣體時日無多,根本沒有什么顧忌,再無人敢觸霉頭。 縱然是諸圣子都遠避,心中發怵,怕葉凡在這個時候挑戰他們,這不是沒有可能,最后的瘋狂,惹是發威,將他們干掉,那可真是天大的霉運。 就連金翅小鵬王都很安分了,很少出現,據說要返回東荒中部地域去了,將隨老鵬王而去。 風凰也低調了起來,似乎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很少出現了。 在這生命無多的最后時日里,葉凡威勢之盛,無人敢櫻鋒,諸圣子與諸圣女莫不躲避,年輕一代更是心有懼意,全都無聲,不敢放出任何一句不敬之話。 每次當他出現時,都會讓一片地域安靜了下來,與數天前相比,可謂裁然不同,每一個人都心中不安。 黑皇回來了,無精打采,充滿了沮喪,不斷詛咒,道:“該死的,紫山進不去了!媽的,發生了什么?!” 再見,神城! 葉凡向絕代神王去告別,正好見風族圣主與白衣神王談起聯姻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