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18 大幕落下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幕落下 夏九幽傲氣沖天,睥睨年輕一代,一副惟我獨尊的樣子。 渡劫仙曲一出,斗轉星移,神月暗淡,天地齊亂,震驚世間,中州的無上教主都動容,年輕一代許多人臉色蒼白。 然而,此刻這位蓋世奇才卻在被人打屁股,這是一種極其強大的反差! 天縱之姿,古來少有,他足以俯視同輩,放眼東荒,遙望中州,沒有幾個人可與他爭鋒。 可是,眼下卻被人當成一個不聽話的孩子,輪動大巴掌教訓,驚掉一地下巴,讓人瞠目結舌,不敢相信。 “那可是夏九幽啊,奏出無上渡劫仙曲,殺同代人如拔草摘花一樣容易,堪與少年大帝并論,卻被人這樣壓制……” 諸多修士,無盡強者,莫不目瞪口呆。 夏九幽氣急敗壞,劇烈掙扎,手腳齊動,奈何被渡劫仙曲反噬,根本生不出力氣,傷不到葉凡一絲一毫。 “小屁孩看你如何傲氣。”葉凡真的將他當成了一個孩子,一邊輕笑,一邊輪動金色的大巴掌。 “啪”、“啪”…… 脆響聲傳出,夏九幽雙目,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叫嚷著:“姓葉的……我跟你沒完!” 他為年輕一代的絕頂高手,始一出世就被無盡光環籠罩,如今被人當成頑皮的孩子對待,讓他情何以堪? 古之少年大帝有被人打屁股的嗎?從來未聞。他都快哭了,有一股想咬人的,幾乎快氣的昏厥了過去。 “小葉子太損了,真是比殺了夏九幽還要讓他難受。”李黑水暗中笑道。 “夏九幽目空一切,惟我獨尊,就該被這樣削一頓。”涂飛也大笑。 “不可否認,他真的是當世奇才,一旦進入化龍秘境,奏出渡劫仙曲,誰與爭鋒?”有人憂慮。 “小屁孩你服不服?”葉凡露出一縷笑意。 “我不服!”夏九幽不屈的大叫。 他用力掙扎,眼中噙淚水,一頭青絲如瀑布一樣垂落,喉結也驀地消失了,臉上的英氣也收斂了。 “女孩……她是個小丫頭,偽裝消失了!” 遠處,眾人吃驚,萬萬沒有想到夏九幽是一個年齡很小的少女,怪不得他唇紅齒白,如此絕美。 “天啊,原來是個傲氣沖天的小丫頭,這也……太強悍了!” 人們瞠目結舌,想到一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如此強勢,同輩無敵,皆像吃掉了一頭龍一樣,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了。 夏九幽青絲飛舞,肌膚雪白晶瑩,如羊脂美玉雕刻而成,像極了一個精致的瓷娃娃,美麗而炫目。 “我跟你拼了!” 夏九幽張牙舞爪,大眼中噙滿淚水,長長的睫毛稍一眨動就會有淚水簌簌墜落,將任性與倔強表現的淋漓盡致。 “刷” 光芒一閃,兩名灰衣老人到了近前,皆面無表情,其中一人開口道:“勝負已分,還請放開我們少主吧。” 同一時間,姜云也飛到夜空,他怕葉凡年輕氣盛,將夏九幽給殺掉,亦開口道:“放了她吧。” 很顯然,夏九幽有極大的背景,姜家的人都出面為其說情,足以說明一切。 葉凡松手,將她滿頭秀發的一團糟,而后順手賞了她一個爆栗,道:“以后安分點。” “啊……”夏九幽氣的大叫,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但卻被兩名灰衣老人死死的拉住了。 夜空中,光華一閃,他們借助玄玉臺橫渡虛空而去,眨眼消失了蹤影。 夏九幽雖然敗了,但是依然光彩奪目,她的表現足以驚世,兩名灰衣老人心有忌憚,不敢讓她在此久留。 因為,她才十三歲左右而已,遠未成年,氣血未達鼎盛時,還擁有無盡潛力可挖! 且,渡劫仙曲一出,無論是東荒諸圣主還是中州的無上教主,恐怕都會生出異樣心思。 “還有人要與我一戰嗎?”葉凡站在夜空下,被月華籠罩,有一層皎潔的光輝在流動,一派祥和寧靜,與方才激烈大戰、氣血沖天的樣子大不相同。 可是,沒有人會被其人畜無害的表象所迷惑,這絕對是一頭蟄伏的蠻龍,將不可一世的夏九幽都打敗了,還有幾人敢上前? 金翅小鵬王雄姿懾人,手持大荒戟,像是一尊妖神一樣,他很想沖過來,可是被老鵬王一只手按在肩頭,一動也不能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葉凡掃過搖光圣子、姬家神王體、紫府先天道胎、姚曦等人,諸圣地的杰出弟子都很平靜,沒有任何表示。 神體、搖光圣子絕對是東荒年輕一代最絕巔的人物,可是他們卻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這讓許多人都覺得遺憾。 諸多修士都達成了共識,四極秘境的人想殺葉凡很難,除非進入化龍秘境,以大境界壓死他。 當然,一般的化龍秘境的修士肯定也不行,非圣子級人物不可。 四極秘境與人體四肢對應,可勾動大道,共有四層境界,隔一個境界如隔一層天,下位者擊殺上位者如逆行伐仙,很難成功。 而今,葉凡不過四極初成,就足以斬殺大圓滿的高手了,這個結果讓人心寒。這就是圣體的威勢,沒有人敢在這個秘境來挑戰與殺他。 縱然無人出來,但是卻有無盡殺意在彌漫,夜月下的神城冰寒刺骨,仿佛嚴冬季節來臨了。 葉凡依稀已經看到,他的前路充滿了烽煙戰火,恐怕真的要步無始大帝的后塵,舉世皆敵。 如今,沒有人出來戰他,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把握,將來定會有連天大戰,那時必然是生死對決。 他所能做的是,唯有趕緊進入化龍秘境,這樣放眼年輕一代就不會懼任何挑戰,甚至可以橫掃天下。 中州來觀禮的諸多教主都皺起了眉頭,圣體初成已有如此威勢了,他們想到了中州幾個年輕王者,短期來看可抗衡圣體,可是將來會怎樣? 這是一個讓人憂心的問題,大成圣體可與古之大帝叫板,每每想到都讓人難以釋懷,也許提早扼殺是唯一的選擇。 葉凡立身夜空中,笑的很燦爛,牙齒雪白晶瑩,外表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多少還帶著一絲稚嫩。 這個年齡段,這樣的修為,讓諸圣子沉默,諸多大勢力難安,讓許多人都心中滋味難明。 葉凡連問了三遍,沒有一個人回應,年輕一代無人站出與之爭鋒。 姬家神體、妖族的天妖體……不是沒有可與之大戰的年輕王者,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葉凡月夜下,遍問同代強者,無人敢出來攖鋒,他第一次樹立起自己的威名,自今夜后注定要名震年輕一代。 絕代神王上前,眸子雖然暗淡無光,但卻英姿不減,讓每一個人都敬畏,他來到葉凡近前,伸手一點,一道璀璨光華沒入其體內。 “那是……神王印記!” “有此印記加身,無論是誰殺圣體,都會被神王感知到。” 眾人心驚,神王這是要保圣體一路到底,可是他能有幾日好活呢?都已經油盡燈枯了。 一場大戰落下帷幕,一夜風云盡皆消散,絕代神王將殞落,圣體詛咒打破,睥睨年輕一代…… 神城歲月無邊,但這一夜足以銘刻下來,這將是一個大時代的開啟,是后荒古時代前所未有之事。 這一夜,消息快速傳了出去,東荒震動,中州生瀾,注定是一場軒然,短期內難以平靜下來。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諸多修士前來拜訪與結交,有諸圣地的人,有古世家的強者,還有各大教的傳人,葉凡無法脫身。 稱得上門庭若市,他幾乎沒有空間的時刻,整日都有人宴請與登門,很是疲累,但卻不得不應付。 每一個人都很熱情,但又有多少是真心的呢?他不知道,如果沖關失敗很有可能是另一種結果。 這幾日來,他一直與神王在一起,虛心討教,同時希望可以發生奇跡,挽留住絕代神王的性命,真的不想他殞落。 可是,神王的眸子卻越發的暗淡了,幾乎快變成了死灰色,沒有了一絲光彩。 “神王您就服下麒麟神藥種子吧!” 神王搖頭,并沒有多說什么,他將回返姜家,就要離開神城了,想回去看一看太陰之體。 幾天下來,葉凡見了妖月空、大夏皇子、金赤霄、徐恒、白衣小尼姑等太多的人,卻一直沒有去見安妙依。 因為,他現在沒有走出去過一步,圣體初成,按照風族的意思,將要讓他隱世百年,不成圣主級人物,絕不能出世。 這的確是一個穩妥的主意,忍得百年孤獨,換得萬載鼎盛,日后可君臨天下一萬年。 可以想象,姜家與風族都肯定會鼎力培養他,修煉所需根本無需他來考慮。 “一百年,太遙遠了……”葉凡仰望星空的彼岸,他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風凰一直沒有出現,他并不感覺意外,風族進入神城只為考驗他,此前從來沒有說一定會聯姻。 他沖關若是失敗,肯定提都不會提,在此前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讓風凰出現,進退皆可行。 如今,他沖關成功,風凰依然沒有來,對此風族的人掩飾,說她正在閉關沖擊化龍秘境,十日內應該會趕到。 事實上是,風族的明珠一開始就不屑聯姻,明言絕不會嫁給圣體,縱然如今沖關成功,風族的公主還是無比高傲,根本不來。 風族的人正在努力勸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