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17 不滅金身

第四百一十七章不滅金身 夏九幽身上的烏金戰衣如墨玉一樣晶瑩,冰冷的黑色金屬為他擋住了致命一擊,不然他必被斬斷了。 他發絲飛舞,臉色通紅,以手中黑色仙劍點指葉凡,氣的說不出話來,無盡殺意彌漫而出。 葉凡剖開小天地,將夏九幽劈飛,著實鎮住了所有人,若不是烏金戰衣堅不可摧,這個絕美的少年危矣。 “九幽仙曲被攻破了……” 每一個人都驚的睜大了眸孔,那是絕代強者心靈升華感悟出的道音,可磨滅世間一切有形之物。 “好強大的戰力!” 九幽仙曲是前人摹刻下來的道紋,并非夏九幽自己感悟,但被葉凡輪動黑色大劍攻破,還是讓人覺得驚悚。 “我要讓你的圣血流盡!”夏九幽殺氣彌漫,手持黑色仙劍遙指葉凡。 “你還有什么手段盡可施展。”葉凡與他對面相對,手中黑色大劍斜指南天。 夏九幽快速冷靜了下來,身上的烏金戰衣晶瑩閃爍,將他襯托的空靈出塵,寒聲道:“圣體你讓我動怒了,我要將你永世!” 他渾身綻放神芒,戰衣晶瑩絢爛,手中的黑色仙劍像是有了生命,劍芒吞吐不定,殺氣沖霄。 “嗡!” 夏九幽從原地消失了,烙印高天上,與虛空凝結為一體,他像是一尊神明一樣,揮動黑色仙劍向下斬去。 “鏘”、“鏘”、“鏘”…… 萬劍齊鳴,成千上萬道劍芒如流星雨一樣打了下來,每一道絢爛的劍芒都可以洞穿四極秘境的修士。 他在年輕一代中擁有無上戰力,縱是四極大圓滿的修士與他對決也只能飲恨,難以擋住他的可怕劍芒。 葉凡以手中黑色的大劍橫掃,鏗鏗鏘作響,如百萬大軍在交鋒,劍氣縱橫,神光沖霄,天穹像是被打穿了。 夏九幽在揮動大道! 他與天地合一,道法自然,這早已超出術的范疇,上升到了道的領域,黑色仙劍每次揮動,都有一幅道圖落下。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這真是一個逆天妖孽,難怪敢口出狂言,他果然有傲視天下的資本。 他對道的感悟極深,讓許多老輩人物都汗顏,一劍一道圖,這是什么概念?! 一劍之威可裂天地,而他每一劍都如此,不見劍芒,唯有道圖飛落下來,恐怖威壓讓人靈魂都顫栗。 這樣的劍道實在過于恐怖,每一劍可以殺死一名四極大圓滿的修士,讓許多“化龍”秘境的人都生出陣陣寒氣。 逆天妖孽! 這是每一個人都同時生出的念頭,這個年齡段有這樣的修為太嚇人了,年輕一代有幾人可以攖鋒? “該不會是蓋九幽再世吧,他們都擁有同一種神秘而又可怕的體質。” “八千年前,蓋九幽無敵天下,想來他年少時也不過如此!” …… 眾人心中無比震撼。 “轟!” 如洪水擊天,似汪洋洶涌,葉凡揮動黑色大劍,動作并不是很快,慢慢向天空中劃去,重劍無鋒,卻斬破蒼穹。 這是在與大道對抗,與夏九幽的劍道爭鋒! “轟!” 天地間,葉凡推出的黑色的大劍,力道驚天,破滅一切阻擋,雖然在緩緩移動,但卻摧枯拉朽。 此刻,仙王臨九天異象與他合一,擁有不可思議之偉力,立斬先天道圖,無堅不摧。 天穹上,大道如淵,深不可測,夏九幽天人合一,手持黑色仙劍劃出道的軌跡,無窮無盡,永遠不枯竭。 如果說夏九幽代表了天地的意志,化身為道,那么葉凡就是在逆天而行,以力破道,斬滅一切阻擋。 夏九幽一劍一道圖,鎮住了所有人,來多少四極大圓滿的修士都不夠他殺,而葉凡卻全部接了下來,同樣讓人震驚。 “煉得身形似道形……” 夏九幽輕喝,語如道音,響徹天地間,在揮出的劍道更可怕了,道圖如淵,每一幅都極度可怕,要將葉凡鎮封。 “嗡!” 虛空抖動,一株青蓮浮現,混沌霧氣繚繞,輕輕一震,諸多道圖破裂。 混沌種青蓮! 這一上古異象出現,相伴在葉凡的身邊,立時建功。 葉凡手持龍紋黑金圣靈劍,寶相莊嚴,立身九重天上,玄黃氣繞身,又將仙王象運轉到了極致境界。 兩大異象加身,他一步一步向前邁去,無比的堅定,黑色大劍遙指夏九幽,任劍圖飛來,唯有一劍破之! “不能活捉你,那就斬掉你!”夏九幽大喝,發絲飛舞,眸蘊神光。 這一刻,他以身烙印虛空中,眉心綻放七彩神芒,垂落下萬道瑞彩,如一尊太古的神祗復生,讓所有人都心悸。 “神祗之眼!” “天啊,真的是神祗之眼,他絕對得到了蓋九幽的傳承,是同出一脈的無上神術!”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 在夏九幽的眉心七彩光芒絢爛,可洞悉世間一切的神祗之眼睜開了! 那是一只晶瑩而美麗的眼睛,但卻發出了讓人恐懼的波動,如彩虹一樣的匹練射出,打向葉凡而去。 神祗之眼,顧名思義,達到極致境界,能孕育出神靈的法力,可毀滅一切敵手。 “咚!” 神祗之光射下,打的龍紋黑金劍都嗡嗡顫抖,震的葉凡手臂發麻,若是一般的人早已身死道消。 “當!” 又一道神祗之光落下,與混沌種青蓮異象撞在了一起,讓這片天地都一陣劇烈的抖動。 可怕的神術,幾可勾動神靈的力量,縱然是化龍秘境的修士來了都會被打穿! 神祗之眼,驚天動地,具有不可思議的偉力! 眾人莫不倒吸冷氣,讓諸多老輩人物都脊背生寒,他們陣陣心驚肉跳,若是對上這個逆天妖孽,多半會飲恨而終。 夏九幽傲氣沖天,果然有睥睨年輕一代的的資本,越是了解,人們越發的沒脾氣。 “咚!” 神祗之眼射出的七彩匹練又一次打在龍紋黑金圣靈劍上,讓它嗡嗡的顫動,力大如天。 葉凡一聲冷哼,他將圣劍背在身后,一聲長嘯,整個人爆發出萬丈光芒,如像是一尊金身戰神。 “這是……不滅金身!” “果然是圣體小成,凝結了獨有的不滅金身!” 混沌種青蓮、仙王臨九天兩種異象都與葉凡合一。 他通體璀璨,神焰騰騰,如黃金澆鑄而成,充滿了強大的力感,連發絲都被染上了金色的光彩,像是一簇黃金神火在跳動。 整個人發出如一尊神靈覺醒,金色血氣沖天,汪洋一樣的恐怖波動在洶涌,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爆發而出。 葉凡一步登天,揮動金色的拳頭打向高空,不滅金身圣體復蘇,需要一往無前的氣勢,才能發揮出無盡的潛能。 “轟!” 他每一個動作都沉重如山,讓虛空抖動,金色的拳頭與七彩匹練碰撞,蒼穹劇震,如海嘯連天。 這是一片璀璨的能量風暴,淹沒了整片夜空,葉凡以不滅金身抗衡神祗之眼,一步一步向夏九幽逼去。 “圣體的血肉太可怕了,難怪在天劫中活了下來。” “縱然夏九幽法力滔天,若是讓他近身,也唯有飲恨而終。” 圣體小成后,葉凡不滅金身璀璨,如古之大帝行走在人世間,萬法不侵,很難傷到其分毫。 夏九幽終于動容,不再像過去那樣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他有些沉不住氣了,萬一被對方逼過來,后果不堪設想。 “不能收你為仆,我就取盡圣血,徹底毀滅你!” 九幽仙曲再響,大道天音震動人世間,要將人的靈魂破滅,它可磨滅世間一切法,滌盡大道,斬落蒼穹! 緊接著,仙音一震,氣機更恐怖了,僅僅一瞬間,讓無盡修士都戰戰兢兢。 “這是……天啊,神曲接續了下來!” “這是渡劫仙曲!” “九幽仙曲為序章,接續下來就是無上渡劫仙曲!” “這是毛頭小子,還是個傲氣沖天的小丫頭,太強大了!”縱然連見多識廣的大黑狗都在暗中驚嘆。 任誰都知道,這是蓋九幽的無上感悟,八千年前唯有他展出,渡劫神曲一出,天下懾服! 夏九幽年齡還太小,不可能有這樣心靈境界的升華,他是根據前人摹刻下感悟,在演繹渡劫仙曲的仿曲。 即便這樣也極度恐怖了,用來對敵,殺傷力太大了,可以說幾乎可以橫掃一切敵人。 葉凡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險,不滅金身光芒萬丈,黃金神焰熊熊燃燒,他如浴火而生的神明。 在這一刻,他將錦繡河山、陰陽生死圖這兩種異象也展現了出來,與自身合一,而后大步向前逼去。 “少主不要啊!” 渡劫仙曲剛一響,遠方那兩名灰衣老人就大叫了起來。 “不達化龍秘境,此曲不能施展!” “咚!” 渡劫仙曲第一擊打來,像是天翻地覆了一樣,整片天地都是仙音與神芒,亮如白晝,無上妙音像是從太古流淌而來。 葉凡一下子就被打飛出去六百丈遠,整片蒼穹都快被掀翻了過來,無上偉力在浩蕩! “好強大的仙曲!” 葉凡身體劇震,好不容易穩定住身形,不滅金身更加熾盛了,通體猶如黃金澆鑄,金色血氣沖霄。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渡劫仙曲竟未將他打穿,每一個人都瞠目結舌。 “這僅僅是渡劫仙曲的起手式,我看你如何承受下去!”夏九幽肌膚勝雪,眼眸明亮,實乃一個逆天妖孽。 “少主快停下,不要繼續了,你現在的境界不能施展!”兩名灰衣老人焦急大喝。 渡劫仙曲再響,這個世界似乎都要崩潰了,斗轉星移,龍蛇起陸,天地倒轉,日月齊墜! “鏘!” 渡劫仙曲戛然而止,并未能演繹下去,夏九幽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搖搖欲墜。 此曲堪稱逆天,幾近神靈!縱然是在模仿,并不是己身的感悟升華,也不是他目前所能夠湊出的。 “刷” 葉凡如彗星橫空,一下子沖到了近前,一把將夏九幽提了起來,通體神芒萬丈。 所有人都驚住了,被圣體逼到近前,不用想也知道可怕后果,因為這是經歷過天劫的寶體! “手下留情!”兩名灰衣老叫。 “不要殺他!”赤龍道人也傳音。 “千萬不要傷他性命!”姜云暗中傳音。 葉凡聞言,并未下殺手,拎起夏九幽,輪動金色的大巴掌對著她的屁股一頓狠拍。 “啪”、“啪”…… “啊……”夏九幽雖遭渡劫仙曲反噬,但是并沒有昏迷過去,依然很清醒,又驚又怒又氣,叫道:“我跟你拼了!” “小屁孩!”葉凡揶揄。 他并未停手,金色的巴掌輪動開來,又是一頓狠削。 諸多修士瞠目結舌,逆天妖孽夏九幽睥睨年輕一代,居然被人當成孩子這樣對待。 夏九幽傲視同代,可是一世英名卻染污點了,今日被荒古圣體如此打,日后縱然蓋世無雙,堪比古之大帝,也無法洗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