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13 神之序曲逆天改命

第四百一十三章神之序曲逆天改命 凈土內,花瓣飄零,片片染血,亮如水晶,似淚雨灑落,一片凄美。 白衣神王盤坐在樹下,雙眸閉合,一動不動,神靈的血淌出,綻放出世間最美麗的花朵,讓一切景物都黯然失色。 這是一幅永恒的畫面,無論過去多少年,都不會褪色,人們難以忘記,永遠的烙印在了心中。 天地間很寧靜,唯有落花的聲響,亮晶晶,一片一片的飄舞,清香四溢,飛出凈土,落入神城。 明明有許多人在大叫,姜家的人更是在悲呼,可是這片天地卻顯得如此安寧,唯有這幅永恒的畫面浮現。 這是凈土的力量,讓天地間一片祥和,所有嘈雜,所有喧囂,都被凈化,成為瑰美景物的一部分。 凈土內,葉凡不能動、不能言,根本阻止不了。 六朵晶瑩的血花綻放,先后自絕代神王的心口飛出,瑰美而絢麗,像是七彩的鳳凰翩然翱翔,落在葉凡的身上。 這是神靈的血,可凈化世間一切法,縱然是絕代神王,也僅蘊有少許,六朵血花一出,幾乎就快耗盡了。 神靈具有逆天之奇效,第一朵血花落下,淌進先天道圖內,葉凡頓時身體一震,像是擺脫了一層束縛。 他想大喊,讓神王停下來,可是沒有聲音發出,心急如火,卻無法改變什么。 第二朵神靈血花落下,先天紋絡被染紅,亮晶晶,變得有些不同了,葉凡將要碎裂的肉身痛苦銳減。 “啵”、“啵”…… 連續六朵神靈血花落下,沒入葉凡的體內,淌進先天道圖內,讓他一下子能動了,身體與神念都都受到了滋潤。 “前輩你快停下!”葉凡大喊。 絕代神王盤坐不動,第七朵神靈血花綻放,他要以神血幫葉凡洗凈詛咒,明凈大道,斬斷因果。 這是一種舍身的行動,神靈血流盡,神王多半將不復存在,此血是他身為絕代強者的根本所在,也許片刻后就或坐化。 先天紋絡暗淡了,神靈血果然擁有奧妙無雙,可凈化一切因果,斬滅大道紋絡。 葉凡跌跌撞撞的沖了過去,想要接近那株翠綠的古樹,走進白衣神王身前,可是凈土仿佛沒有盡頭,無論他怎樣跑都沒有辦法靠近。 “前輩如果你逝去了,我還有什么顏面活著,我不想你以生命之血澆滅我的詛咒!” “啵” 第八朵神靈血花綻放,白衣神王越發祥和,盤坐神樹下,整個人有一層神圣的光彩在流動,如一尊神靈將要走向生命的終點。 晶瑩花雨落在他的身上,讓他出世而絕俗,以一己之力逆天為圣體接續斷路,要以己身鮮血洗凈先天道圖。 “啵” 第九朵神靈血花綻放,先天道圖被斬了出來,從葉凡的體內沖出,懸在了半空中,這就是神靈血的力量,可斬斷因果。 絕代神王憑借一己之力強行切斷道圖與葉凡的聯系,可終究未能將紋絡磨滅,此時他的神靈血流盡了,一身只有九朵。 凈土一陣搖動,神王像是石化了,一動不動,沒有了一絲力量。 “神王宗祖!”姜家人悲呼,這個時候他們的聲音終于傳了進來。 凈土在暗淡,再也不能讓天地寂靜,外界早已喧囂,諸多修士一片嘈雜。 “神王要坐化了,絕代從此而終!” “可嘆一代神王,四千年前英姿勃發,傲視天下,卻在如日中天之際被封紫山中,歸來后紅顏殞命,自身遲暮。” “絕代神王睥睨天下,雖可在世間稱尊,可是卻半生凄涼,如今要落幕了。” …… 沒有人不動容,人們都在議論,很多人都在嘆息,白衣神王的一生讓人唏噓。 葉凡大叫,終于是撲倒了神王樹下,拜倒在神王面前,眼中熱淚滾落。 “神王您不能死啊……” 神王的睜開了眸子,卻暗淡無光,道:“天地不認同,詛咒還未破,只差一步啊。” “神王您不要說了,我這里有麒麟神藥種子,您趕緊服下。”葉凡雖見他睜眸,但卻心中卻更不安了。 麒麟神藥一出,立時有無盡生之氣息彌漫,讓整片凈土都有了勃勃生機。 “用不上。”白衣神王搖頭,而后用手一點,葉凡又被定住了,一動不能動。 絕代神王口中誦大道倫音,響徹天地間,將一切聲音都壓了下去,就連不遠處渡劫的金色小生靈都好過了不少,漫天雷光都被壓制了。 所有人都吃驚,絕代神王流盡神靈血,怎么還會有如此修為?他的境界實在太高了,正如暗夜君王訴說,絕對已超越大成神王之境。 所有大道神音都集中向一點,將懸在空中的先天道圖包容,將要將它磨滅。 這種音波有形有質,如一道道七彩漣漪,清晰可見,非常的絢爛,擁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神韻。 外界,所有修士都靜了下來,感受到了一種高遠與浩大,許多人心中祥和,在此大道天音下若有所悟。 “天啊,這是……神之序曲!” 終于有人感知到了奧秘,洞悉了這是何等的偉力,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怎么可能,神之序曲,自古至今,響過幾回?!” “此曲不全與修為有關,是一種心境的體現,有對道的理解,更有對紅塵百態的體悟。” “傳說,神之序曲僅僅是起始階段,若是衍化出真正的神曲,可獲得幾近神靈一樣的力量!” 沒有人不震撼,萬沒有想到白衣神王如此驚才絕艷,悟出了神之序曲。 雖說與修為無關,只是一種心靈境界的升華,可修士最大的潛能就在本心,有朝一日,也許可光照人世間。 “神王凄涼一生,也唯有如此,他才悟出了神之序曲。” 人們想到了神王的一生,半生孤苦,一世凄涼,紅顏逝去,自身遲暮,他有著太多的遺憾。 “神王耗盡神靈血,演繹神之樂章,真的準備坐化在此了。” 人們明曉其意,知道他不可能久存于世了,也許就此結束凄涼而充滿遺憾的一生,才是一種解脫。 “神王……”姜家很多人慟哭。 縱是其他修士,亦被感染,不少人覺得鼻子有些發酸,眼睛有些發澀,可嘆絕代神王這一生,他真的很悲涼。 神之序曲,仿若真的有神靈一樣的力量,將半空中的道圖淹沒,七彩漣漪波動,讓其不斷暗淡。 花瓣片片,染血飄落,神之序曲在凈土繚繞,可是神王的生機卻越來越弱,他如一盞枯燈,隨時會熄滅。 葉凡想大吼大叫,可是終究是不能動彈一下,眼中熱淚滾出,這是無法承受之恩情,太重了! “我不要這樣!”他心中嘶吼,可是卻不能改變什么。 荒古詛咒幾乎無解,十幾萬年來沒有一人可沖破四極秘境,想打破桎梏代價實在太大了。 神王在拿命為他接續斷路,以神靈血化道圖,以神之序曲磨滅先天紋絡,為其斬斷因果,可這卻是生命的代價。 “啵” 凈土內,一片又一片的花草枯萎,亂葉紛舞,墜落滿地,這個充滿生機的小天地在走向終點。 神王不支了,凈土也難以存于世間,將要消散,不復存在。 “呼” 一陣輕風吹來,凈土中枯葉亂飛,百花凋謝,一瞬間失去了生氣。 放眼望去,一片死寂,叮咚的靈泉干涸了,芬芳的花草枯朽了,死氣沉沉。 蔥郁與生機不在,入目只有荒涼與枯敗,凈土成為死地,不再有光亮,快速灰暗了下來,一片冰冷。 唯一的一點光亮就是凈土中心,唯有神王古樹還沒有倒下,可是一片片黃葉卻在飄零,充滿了秋的蕭瑟。 這株古木名為神王樹,與絕代神王生同命,若是它也枯朽,那么也意味著神王的生命走到了終點。 神之序曲繚繞,讓灰暗的凈土間中有些凄涼,神王古樹近乎光禿了,一片又一片的枯葉飛舞。 姜家人悲呼,許多人哭喊,可是并不能阻止這一切。 凈土中的道圖,漸漸被磨滅,慢慢消失,最后終于是不見了蹤影,圣土詛咒被打破了,絕代神王逆天為他接續了斷路! 可是,他自己卻失去了生機,眸子失去了光彩,仰頭望古木,上面沒有了一片葉子。 神之序曲,本是打開通向神靈的道路,不過卻不是為神王自己,而是成全了葉凡,幫助沖破了桎梏。 先天道圖徹底消失了,永遠的失去了蹤影,天地不認可,神王逆天而行,改變了這一切。 “神王!”葉凡終于能動了,沖到了近前,熱淚盈眶。他取出不死神藥的種子,想要讓神王服用下去,可是卻不能如愿。 白衣神王眸子雖暗淡,但卻很堅決,慢慢站起身來,依然有睥睨天下之雄姿,氣勢不弱分毫。 “我現在還不能死。”他緊有這樣一句話,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葉凡在后跟隨,出現在大天地,與神王并立夜空中。 “嘩!” 神城沸騰了,喧囂沖天。 時隔十幾萬年,荒古圣體打破了詛咒,未來也許會有大成的圣體再現世間! 每一個人看向葉凡時,神色都變了,尤其是年輕一代,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一種荒古前擁有無上威名的體質,成長起來后可與古之大帝叫板,真正重現,讓中州的無上教主們都難以心緒平靜。 無盡的殺意用來,如汪洋一樣沖向葉凡,無邊無際,將他包圍。 在這一刻,他真正體會到了什么是舉世皆敵! 不過,他卻并無任何懼意,黑發飛舞,眸子深邃,立身虛空中,掃視四方,他無比的鎮定與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