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03 舉世矚目

葉凡來到這個世界后,一克在顛沛流離與逃亡中度過,為生存而掙扎,如今終于可以平靜面對諸圣地了。 這幾日以來,他接受了很多大勢力的邀請,不斷赴宴,周旋于諸多修士間,神王出面力挺,他的處境完全不一樣了。 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唯有經歷過才能懂得,同樣一個人,只因神王相護,一下子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汪……嗷嗚……”大黑狗喝的醅面大醉,在夜月下一會兒犬吠,一會兒又如惡狼長嚎,驚起水鳥無數。 這是一片寧靜的小湖,水草混合著泥土的氣息,沒有什么佳木栽種在旁,更無亭臺殿宇點綴,有的只是原始的自然。 水草、野鳥、塘魚,很有山野鄉村的味道,在神城中絕對是一個另類的場所,雖無雅景,但卻深得一些修士喜歡。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葉凡高歌。 “不若一場大醉……”李黑水搖晃著,舉杯望月,差點跌落進湖水中。 “你可真黑……”大黑狗醉眼朦脆,歪著頭看他。 “媽的,死狗你說幾遍了,欠打吧?!”李黑水大怒。 周圍的人全都大笑,氣氛很歡樂與熱烈,人們推杯換盞,把酒言歡。 近幾天來,每日都少不了這樣的應酬,諸多大勢力皆伸出橄欖枝,大多都讓年輕一代出面來拉攏。 今日,大衍圣子項一飛,以及幾個僅次于圣地的大教的子弟相請,葉凡自不會拒絕,拉上李黑水還有涂飛前來。 直至深夜,湖畔聚會才散,大衍圣子等人離去。 神城的后半夜,依然燈火通明,這是一座永不寂寞的古城。 月華灑落,如薄煙彌漫。 “我期待你打破詛咒,不然我縱然將你抓來也無法煉藥。”就在這時,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從對面走來,衣袂飄動,如凌波謫仙。 他一身白衣,纖塵不染,發絲烏亮,皮膚如雪,眸子如黑寶石,唇紅齒白,非常俊秀,容貌讓女子都要嫉妒。 正是少年奇才夏九幽,他盯著葉凡,道:“我在四極等你上來,神王有言,那時年輕一代都可與你生死對決,再殺你的話,神王也無話可說!” “你是毛頭小子,還是小丫頭片?”黑皇酒氣熏人,口無遮攔。 夏九幽一聲冷哼,探出一只雪白的手掌,向大黑狗抓去,要將它拘禁起來。 “汪!”大黑狗烏黑光亮的毛發全部倒立了起來,它感覺到了危險,張口撲咬。 “毒!” 虛空顫抖,一面神秘的古碑呈現而出,粘在夏九幽的指端,向黑皇鎮壓而去。 “當……” 黑集張嘴吐出一口大鐘,擋住了道紋浮現的古碑,發出悠悠顫音,傳出去數十里,驚動了諸多修士。 不得不說,夏九幽確為天縱之姿,古來少有,年歲雖然很小,但卻已是年輕一代的絕頂人物,實力強大的讓人震撼。 黑皇都被打的倒飛了出去,不過它倒也不會受傷,銅筋鐵骨,一骨碌就爬了起來,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 “汪,真是個小妖孽,縱然是在荒古前也沒有幾個這樣的人!” 葉凡大步上前,平靜的看著夏九幽,道:“想與我一戰,那好,靜等數日,我若進四極,第一戰就是你!” “就怕你會讓我失望!“夏九幽一如過去,少年得志,傲氣沖天,渾然未將葉凡放在眼中。 街道兩旁矗立有不少宮闕,諸多修士出現,立身在月色下觀望,沒有想到在這個敏感時刻,還有人敢找葉凡的麻煩。 “你到底是毛頭小子,還是小丫頭片子?”黑皇鍥而不舍,執著的糾纏這個問題,滿嘴的酒氣。 “你這只惡狗,我剝了你的皮!”夏九幽生怒。 “少主息怒,莫要出手。”兩個灰衣老人無聲的出現,阻住了一代奇才,怕因此而觸怒神王。 “小葉子你未來的敵手可真是一個比一個強大與變態!”在回去的路上,涂飛感嘆。 搖光圣子、金翅小鵬王、神體、先天道胎、夏九幽……哪一個不是驚世人杰,絕對都是東荒未來的王。 “趕緊養精蓄銳吧,一旦進入四極,你恐怕要大戰連天,指不定還會有什么樣的狠人出現呢!”李黑水也點頭。 “這樣才有成就感,男的一律鎮壓,女的抓來做老婆……”大黑狗是徹底是醉了,一邊流口水一邊胡言亂語。 次日,轟動性的消息傳來,姜家圣主攜千萬斤源來到神城,將這樁驚世神藏堆于化龍池中。 縱然是白天也能夠看到那里瑞彩沖霄,神芒蔽日,無比的絢爛,濃郁的靈氣流淌,幾乎快化成了液體,在整座神城內彌漫。 所有人都震撼,這可是千萬斤源啊,真的被帶來了,這絕對是震動天下的大事,所有人都在議論。 現在,神城中只有一個話題,那就是荒更古圣體能否打破詛咒,沖進四極秘境,每一個人都在談論。 如今,只差神王歸來,葉凡便可進入化龍池,沖擊修煉生涯的第一難關! 接下來的數日,整片東荒大地,諸多大教都在關注,連圣主級人物都不例外,因為這事關重大。 萬一葉凡沖關成功,那么將意味著,大成的荒古圣體很有可能在未來重現天地間了,將打破現有的一切格局! 因為,大成的荒古圣體幾乎可與大帝比肩,這是什么概念? 在天下無帝的時代,一位準大帝也許會出世,震撼人心!影響之大,是難以估量的。 眼下的葉凡,絕對聚焦了東荒所有修士的目光,每一個人都在關注,所有人都在等待結果,靜等絕代神王歸來,主持這一切。 風波之大超乎了人們的想象,連中州都被驚動了,諸子百教竟有人要來斯匕,看圣體能否打破詛咒,開創后荒古時代的奇跡。 “小葉子你有壓力嗎?舉世矚目啊!”涂飛驚嘆。 “怎打會沒有壓力,若是這天地變了,縱然是千萬斤源多半也不夠我揮霍。”葉凡認真沉思。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中州真的來了不少人,進入神城內,大成的圣體無敵天下,幾可與大帝叫板,這次沖關引得天下關注。 如今,天下人的目光一齊望向東荒神城,舉世矚目,葉凡開始思考所有可能,準備迎接天大的波瀾。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神城內的氣氛越發緊張,高手出沒,強者云集,來自四面八方,不局限于東荒。 而在此期間,金翅小鵬王、搖光圣子、姬家神體、姚曦、紫府圣女、夏九幽沒有一個人離去,他們的目的顯而易見。 葉凡還未沖關,大戰的氣息就已經彌漫,所有人都已經看到了未來的部分畫面,必有石破天驚的諸王大戰! 而這幾日間,拉攏葉凡的大勢力更多了,有些圣子與圣女親至,放下過去的不快,改善與他的關系。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葉凡真的沖關成功,可以預見,大成圣體的輝煌時代必將來臨。 午時,葉凡與李黑水幾人被人邀請到幻食府,意外見到了熟人。 金翅小鵬王金發飛舞,桀驁不馴,有一股天生的野性,金色的瞳孔中是無盡的殺意,高大魁偉的身體充滿了壓迫感。 他死死的盯著葉凡,寒聲道:“你若進四極,我必取你性命!祈禱吧,那一天,你的血將流盡。” 葉凡臉上掛著笑意,但話語卻很硬,道:“期待與你第二次大戰!” “上一次,我自縛手腳,如今可再無束縛,我要以無上天鵬搏龍術將你撕碎!”金翅小鵬王殺意沖霄,整個人擁有一股魔性。 “鵬兄,我們去喝酒,今朝莫論明日是與非。”旁邊一個人大笑,將金翅小鵬王拉走,正是龐博,他勾肩搭背,與妖族未來的王者似關系莫逆。 葉凡摸了摸下巴,頓時笑了,而后步入幻食府中。 “小葉子,妙欲庵又有請?”在幻食府中,涂飛很驚訝,道:“我記得已經去過幾次了吧?” 李黑水嘿嘿的笑了起來,道:“這還用說嗎,肯定是更安妙依在選夫,小葉子有戲。” “真的假的?!”涂飛立刻睜大了眼睛,怪叫道:“葉凡我要與你決戰。” “不要聽他亂說。”葉凡搖頭。 李黑水道:“上一次葉凡落逸,被安妙依果斷舍棄,這一次大不相同了,有絕代神王撐腰。若是打破詛咒,未來可與大帝叫板,絕對比諸圣子更有優勢。若走進入四極秘境,無需多想,安妙依必會選葉凡。” “葉凡我要與你拼命!”涂飛怪叫連連。 “不過,我覺得安妙依很有可能早已發現一個強大的年輕王者了,葉凡會有競爭的。”李黑水道。 “你們兩個說點有用的吧,我在想沖關的種種,肯定會有驚濤駭浪,絕不會平靜而過。”葉凡在思索。 第九日,絕代神王回歸,再現神城中! 白衣神王離開九日,東荒大地上出現很多傳聞,許多人都曾見到他落寞的身影。 這九日來,他抱著彩云仙子的尸體,走了一個又一個地方,都是昔年他們共同游歷的地域。 絕代神王故地重游,在重溫曾經的感動,可惜伊人已逝,唯有神王一人獨愴。 神王回歸這一日,整座古城震動,所有人都在期待,靜等圣體沖關。 東荒諸圣地格外關注,這片大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此地,所有人都在遙望。 中州四大不朽皇朝,以及諸子百教等,全都有人到來,只為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