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97 神靈血復蘇

第三百九十七章神靈血復蘇 古老的神城內,恒宇爐光芒大盛,煙霞如血,云蒸霞蔚,流光溢彩,凰血赤金的圣輝淹沒了整座巨城。 天穹上空,暗夜君王吃了一個大虧,被絕代神王的手段驚住了,他身體劇震,張嘴吐出一口銀色的血水,灑落城中。 “咚!” 下方,一大片宏偉的宮殿在血珠墜落下來后支離破碎,轟然崩塌,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可怕。 “那是……銀色的血液!” “他的鮮血為何是銀色的?” 神城內的人震撼,暗夜君王如此恐怖,他是神靈嗎?不過是一口鮮血正常飛落而已,并沒有貫注絕世神力,卻將一片浩瀚的殿宇洞穿,化成齏粉。 他的血液中到底蘊含了怎樣的力量? 銀色的血分外醒目,所有人都驚疑不定,這到底是什么體質,幾乎所有人都不解,不曾聽聞過。 “嗡!” 虛空如一張畫卷,被暗夜君王與絕代神王扯開,劇烈的顫抖,大道法則的力量破滅一切,打穿一切。 屹立多年而不朽的神城在搖動,隨時會崩塌,眾人根本無法想象遠在在蒼穹上的兩大王者究竟在進行怎樣的戰斗。 這種對決駭人心神,光是余波就讓人心中悚然,就更不要說夜空中真正的爭鋒了。 “轟隆隆!” 突然,天空現一尊巨大的神像,像是創世的神祖,威嚴不可侵犯,俯視蒼生。 “那是什么生物?” 神城中,已經沒有人多少人可以站立了,修為弱的人都根本無法正視高空,縱然強大的老輩人物也沒有一個人可以鎮靜。 “暗夜之主,君臨大地,這是暗夜君王的異象!”終于,有人想起了一些傳聞,認出了這尊威嚴的神明。 如此巨大的身影,將神城的天空都擠滿了,他一只大手拍了下來,就足以將浩大的古城遮住! “一個人的異象怎么能如此龐大,竟然化成了一尊神明,這也太恐怖了……”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被這尊巨大的神祗俯視,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可怕威壓,像是螻蟻在仰望天神一樣。 每一個人都面色蒼白,不由自主的顫抖,這是一種天生的壓制,是源自靈魂本能的畏懼。 “轟” 這尊神明仿佛可以開天辟地,一只手大手探出,神城皆被覆蓋,再也望不到星空,天宇抖動,將要崩裂! “姜太虛,你即便突破了又如何,壽元干枯,肉身虧空,拿什么與我斗?!”矗立在天地間的神明開口,巨大的聲音如雷霆降世,許多宮殿直接崩塌了。 古城中,幾乎所有人都耳鳴,搖搖欲倒,許多人被震的口吐鮮血。 暗夜君王如此強大,作為他的敵手,真的會感覺絕望,這如何去戰勝。 大手橫空,名副其實的只手遮天,一瞬間一股壓抑的氣息充斥在每一寸空間,所有人都心驚膽顫。 “轟” 神明大手無邊,將絕代神王攥在了里面,這個場景終于被人下方的人捕捉到了。 “神王宗祖!” “老祖宗!” 姜家的人焦急大呼,全都目眥欲裂,神王縱然天縱無敵,可是畢竟剛復生,與絕世君王大戰,先天就已經敗了。 此刻,暗夜君王展出這樣驚世的異象,誰人可抗?縱然神王無恙,都不見得穩妥的接下來。 “雙子王縱橫天下,舉世無敵,姜太虛我送你上路!”這尊可怕的神明聲音如海嘯,接連天地,像是從九天之上浩蕩而來。 大道天音響起,像是從遠古劃破時空而來,龐大的神明指端璀璨奪目,像是有無盡的烈火在燃燒。 他想將神王活祭,永遠的從世間抹除,各種大道法則劃過夜空,匯向大手中的一點。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這尊神明出世,堪稱世間無雙,誰人可與之攖鋒? 絕代神王被他抓在手中,竟不能脫困,經受無盡大道法則的碾磨,危在旦夕。 “神王宗祖!” 姜家的吼,就要催動上古吞天魔罐,打進無盡虛空中。可是,七大圣主級人物一起出現了,全都冷笑連連,準備搶這半件極道圣兵。 終于見到姜太虛被,他們不想發生任何意外,絕代神王不除,他們必死無疑。 “啵” 忽然,夜空中傳來一聲輕響,那只巨大的神明猛的一顫,他的龐大手掌被打穿出一個血洞。 “姜太虛!” 暗夜君王大吼,大手越發璀璨了,那個血洞快速消失,完好如初。 “啵!” 可是,輕響再次響起,神明的大手如絢爛的煙花在綻放,不斷迸濺出血花,接二連三的血洞出現。 大手無法閉合,被一道道沖霄的劍芒洞穿了,各種法則秩序的力量都不能阻擋! “噗!” 最后一聲一聲輕響,絕代神王破出,衣不染血,潔白無塵,靜立虛空中,他化成了一把絕世神劍,以己身斬破神明大手,沖了出來。 “斗戰圣法?!”暗夜君王寒聲道:“可惜,終究是強弩之末,你的境界發揮不出來!” “快,讓圣爐復活,擺脫另一件大帝圣兵的糾纏!”姜家的人焦急。 姜太虛為天縱神王,但可惜剛復生,與生死大敵爭鋒,多半會兇多吉少,他們不能不急。 “撼之不動!”掌控恒宇爐的幾名老人惶恐,根本無法擺脫另一件帝兵。 “暗夜君王,所圖甚大,欲我族圣爐……”幾名老人神色焦慮。 暗夜君王持古之大帝圣兵而來,與恒宇圣爐對抗,為其他圣主級人物打開一條通路,讓他們深入地宮來殺神王。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竭盡所能控制另一件大帝圣兵抵住恒宇神爐,更是刻下了驚世的大帝陣紋。 終于在不久前,他烙印完先天紋絡,成就了無上神陣,與古之大帝圣兵合一,要將恒宇爐奪走。 如果不是葉凡打出離火神爐,恐怕他已經成功了,此刻恒宇爐雖然占據絕對上風,但依然無法擺脫糾纏。 葉凡心念一動,他嘗試與離火神爐聯系,催動它發出更大的威力。 “隆隆……” 神火滔天,離火神爐被催動后,發出了極其恐怖的波動,九只神鳥沖了出來,此外還有一輪太陽當空懸照。 “這是……” 葉凡大吃一驚,若是平日,此爐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震世威能,然而此刻卻駭人之極,幾乎要堪比大帝圣兵了。 “這是怎么回事?”姜家的人也呆住了。 “我知道了,這是我姜家無盡歲月前失去的那件至寶,想不道它竟然出世了!”大能姜云雙目射出異彩。 “昔年,神王老祖就是得悉了它的下落,出去尋找才消失的。”第九大寇姜義也嘆道。 葉凡心中空靈,以強大的神念控制此爐,催動它發出更為驚人威力。 “真的是大帝的法則與陣紋!”七位圣主級人物全都一驚,想要阻止卻根本不可能。 人們吃驚的發現,離火神爐上有九道神虹與葉凡連接到了一起,在其蓋子上面有九個古字綻放赤霞。 兩者間無法斬斷,像是成為了一個整體,七位圣主數次嘗試,都沒有成功。 “九個古字是帝文!” 每一個古字都流轉出大道的氣息,玄奧無比,似欲讓人的心神吸引進去。 “轟!” 離火神爐沖出一道道波紋,卷動十方,玄奧之極的陣紋自然生成,烙印在虛空中。 葉凡驚訝的發覺,這一切都不是他催動出來的,他不過是起到了激化的作用。 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恒宇爐的存在,當離火神爐一靠近它,就像是被激活了一樣,宛若有了生命。 離火神爐像是一座先天的大帝神陣,將暗夜君王刻下的先天紋絡快封住了,恒宇爐則更為恐怖,越發的威能滔天了,要將另一件大帝圣兵。 “可惜,可嘆,我錯過了恒宇圣爐!”高天上,暗夜君王似有無盡遺憾。 “不過,我殺死姜太虛還來得及!”他費盡手段,要謀奪古之大帝的圣兵,卻成為一場空,如今專心攻殺神王。 暗夜君王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恒宇爐一旦脫困,他只有避走一途,殺絕代神王只能在眼前。 “轟!” 天空中,成為一片永恒的神光,望不到盡頭,見不到邊際,像是從天地初始時代貫穿到現在,成為天地間的唯一。 神城中,所有人都不會忘記這一日,這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場厄難,最起碼有一半的人咳血倒地。 這種無上威壓沒有辦法抵擋,像是一座魔山一樣壓了下來,是無法承受之重。 暗夜君王與絕代神王大戰到了白熱化,天地規則,大道秩序,不斷被他們打出,將夜空化成了光的世界。 “姜太虛你完了,身枯力竭,無神力可用,不能催動天地大道,你如何與我爭鋒?”暗夜君王冷笑。 此時,永恒的神光消失了,中州的王者與東荒的神王,他們的身影終于顯現了出來。 神王凈土,一片瑰美,漫天的花雨在飄落,片片晶瑩,那里只有一株神樹,蒼勁如虬龍,輕輕搖動,接受花雨的洗禮。 絕代神王,靜靜盤坐在古樹下,白衣無暇,閉目不動,任晶瑩花雨沾身,他像是坐化在了那里。 “姜太虛你以為神王凈土可以阻住我嗎?”暗夜君王的聲音不再蒼老,他逆轉時光,讓自己的肌體恢復到了最巔峰的狀態。 人們沒有想到,暗夜君王的容貌竟也如此年輕,英氣逼人,他黑發如瀑,劍眉入鬢,雙眸凌厲無匹。 他的風姿如玉,氣勢如虹,一步一步逼近,英姿迫人,恍若一尊戰神復生,光彩籠罩在身。 “轟隆!” 在他的體表,突然發出沖天的神芒,一身黃金的神衣顯化而出,覆蓋了他的身體,將他襯托的如同一輪天日一樣。 他黑發亂舞,面龐英俊無比,宛若一尊神明,黃金神衣如火焰在燃燒,在他的手現一桿黃金神矛,他“噗”的一聲,竟洞穿了神王凈土。 “這怎么可能,神王凈土號稱永不可攻破,暗夜君王怎那么洞穿了進去?” 神城中的人全都無比震撼,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 而姜家的人則近乎絕望,為什么會這樣,神王凈土世間無雙,為何暗夜君王洞穿了?! 神王凈土內,落花如淚雨,片片飛舞,飄落在古老的神樹下,絕代神王寂靜無聲,如一尊神玉刻成,無任何聲息。 “神王坐化了嗎?”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姜太虛你應該明白了吧,你縱然復生到最佳狀態,也沒有一絲機會了,我穿的是古之圣賢的神衣,手中的神矛也有如此來歷,世間難尋,你的神王凈土也攔不住我!” 暗夜君王神威凜凜,以矛鋒指向前方的絕代神王。 “毀滅吧!” 暗夜君王大喝,黃金神衣光芒萬丈,如一輪金色的太陽,他像是浴火而生的神祗,手持金色的戰矛向前刺來。 “為我的兄長報仇,雙子王舉世無敵!” “噗” 神血染凈土,絕代神王被洞穿胸膛,古老的神樹下,血水流了一地,他的無暇白衣上,出現一朵朵觸目驚心的血花。 血水染紅了土地,流進了花叢沖,古樹根都被浸泡了。 漫天的花雨,片片染血,紛紛揚揚,飄落而下,將絕代神王環繞,可他依然未睜開眼睛。 雖有花雨飄,但一切如此之靜,這天地的時間像是定住了,金色的戰矛洞穿神王胸膛,仿佛成為了一幅永恒的畫面。 “神王!”姜家人悲呼。 “絕代神王斃命了!”神城內所有人都驚住了。 “姜太虛……”暗夜君王想將神王挑起,可是神王的手突然一下子抓住了金色的戰矛,牢牢的將它定在了那里。 絕代神王白衣染血,并沒有睜開眼睛,晶瑩如玉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波瀾,如一尊安息的神靈。 他的傷口鮮血流淌,綻放赤霞,沿著金色的戰矛而上,非常柔和,將暗夜君王的手都染紅了。 “啊……”暗夜君王大叫,像是發現了最為可怕的事情,想要退走,但卻發現被牢牢的定住了。 “轟!” 身穿黃金神衣的暗夜君王,突然燃燒了起來,發出極其刺目的光芒,熾烤著整片天地,他劇烈掙動。 “傳說是真的,神王流淌有神靈的血,大成之后,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神血將復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