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96 暗夜君王

老妖孽活了四千多年,可謂一個絕世人物,的確如他所說的那樣同代中還有幾人在世間? 可是,此刻他卻乞求神王饒命,為了活下去他放下了一切,不惜跪地叩首。 “彩云………”姜太虛輕喚,低頭看著懷中的女子,神色無比的柔和,似生怕將她吵醒。 “太虛兄,你饒過我吧,在這人世間,同代中人如今只剩下你我了……”老妖孽聲音顫抖,再次乞求饒命。 神王霍的抬頭,雙眸神芒如電,無邊殺意沖出,冷冷的盯住了老妖孽,手中的戰矛噴吐紫芒。 老妖孽臉色蒼白,他知道對方殺意已決,不可能手軟,森然道:“咱們一起去死吧!”,他的頭顱中神火沖天,像是一尊仙爐在燃燒,化成無邊烈焰向姜太虛席卷而來,他想破碎本源,重創神王。 “咄……” 神王一聲清叱,無邊的恐怖波動瞬息平靜了下來,絕世老妖孽像是一張畫卷一樣被釘在了虛空中。 這是斗戰圣法演化出的無上妙術,化大道天音于一字音節中,震懾一切有形的與無形的殺念。 “噗……” 神王手中的紫色戰矛向前刺去,將絕世老妖的眉心洞穿,黑色的霧氣飄出,充斥著濃重的死亡氣息。 “哧……” 姜太虛輕震戰矛,紫色神焰洶涌,將一切都焚燒成了灰燼,絕世老妖孽徹底形神俱滅。 此時此際,還剩下八名圣主級人物,這些人莫不變色,人人自危,到了這番天地還怎么去打? 在神王凈土中,姜太虛主宰一切與上古吞天魔罐合一,根本無法對抗,如一尊活著的神祗! 姜太虛手持紫色戰矛,掃視所有人,依然默默無言攬著彩云仙子化在ā雨中邁步,逼向八名絕頂高手。 “轟……” 突然,浩瀚神威降臨而下,撕裂神王凈土,打開一條逃生的大道極道威壓! 有人掌控復蘇的大帝圣兵,開辟出一條道路,將神王凈土與外界連接了起來,八名圣主級人物如蒙大赦沖天而起。 “嘍……” 姜太虛一擊打出,紫色戰矛將一人刺穿,讓其四分五裂,血肉迸濺在神王凈土中,成為一縷幽魂,又一個大人物魂飛魄散。 “……” 美麗的凈土消失,彩云仙子也不見了,神王頭頂上古吞天魔罐手持紫色戰矛,獨立場中。 “神王宗祖………” 化龍池前,姜家的人齊呼,他們感受到了極道威壓,暗中最恐怖的人物終于要出手了嗎? “轟……” 像是潮汐澎湃又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聲音之大,讓諸多修士都承受不了幾近要栽倒在塵埃中。 在那高天上,一只赤金神凰化成一道炫目的光彩俯沖了下來,沒入姜太虛的體內,他的氣勢一下子提升到了一個高不可攀的境地。 在這一刻,他與神靈沒有任何區別,黑發舞動,白衣出塵肉身綻放晶瑩瑞彩,眸光掃過讓人窒息。 “姜太虛,你與恒宇爐如此親近竟然與它有天生的聯系……”暗中一個如夜梟一樣的聲音傳來。 地窟中,凰血赤金鑄成的圣爐光芒萬丈,讓人無法正視,沒有人可以見到它的真容。 方才,神凰正是從此爐中沖出來的,沒入了神王的體內。 “是你殺了彩云………”姜太虛話語雖平靜,但卻蘊含有無盡悲意。 “四千年前,你殺我兄長時,可曾想到有這一日……”夜梟一樣的聲音寒聲道。 姜太虛神色一動,像是想起了久遠的往事,略微思索,道:“中州雙子王……” “你的記性倒不壞,過去四千多年了還記得我們……”黑暗中那個聲音越發的寒冷了。 遠處,姜家眾人莫不變色,沒有想到暗中的大敵來頭這么大。 四千年多前,中州雙子王名震天下,兄長名為太陽君王,弟弟名為暗夜君王,他們是李生兄弟。 兄弟二人齊出,橫掃天下,所向披靡,堪稱絕代雙驕,難逢抗手。 姜神王一生遇敵無數,唯有與太陽君王那一戰最為艱險,稱得上驚天地泣鬼神! 他們摧枯拉朽,也不知道崩斷多少山脈,整整大戰了一夜,姜神王才以驚世一擊,將太陽君王打的形神俱滅,永遠從世間消失。 “姜太虛,四千年前你是否以恒宇神卑殺了我兄長……”暗夜君王冷喝。 “我未動用過圣爐……”姜太虛說完這句話,騰空而起,來到了地表上。 恒宇圣爐射出的光芒赤紅如血,艷麗如霞,比太陽讓還要璀璨,可惜除了姜太虛外,沒有人能夠看清它的樣子。 此時,兩件極道圣兵相互牽制,依然在相互對抗。 化龍池前,姜家眾人神色凝重,他們感貨事態很不妙。 暗夜君王絕對堪與神王爭鋒,真要大戰起來,孰弱孰強,很難說清! 且,究竟是誰將古之大帝的圣兵借給了暗夜君王?他的來歷雖然很神秘,但絕不可能擁有極道武器。 暗夜君王所圖甚大,他想奪走但宇爐,一直在嘗試,到了這一刻還沒有放棄。 此時,葉凡靜靜回想神王的手段,與自己對斗戰圣法的理解相互印證,收獲頗大。 “轟……” 忽然,暗夜君王與絕代神王的大戰爆發了,他們沖上了云霄,盡展無窮手段。 恒宇爐與另一件神秘的極道圣兵處在殘缺的大帝陣紋中,相互糾纏,并未被拖到戰斗中去。 這一戰,無人可見,雙方行走在粉碎的虛空中,進行的是大道的對抗,比之方才的對決要兇險無數倍。 “嗡……” 神城抖動,所有人都悸動,感覺天地大道壓落了下來,許多人戰戰兢兢,直接軟倒在了地上。 暗夜君王,絕對是恐怖之極的存在,比三個老妖孽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他是靠自己活到了現在。 并非三個老妖孽那樣,借助陰冥草藥效才保持不朽。暗夜君王自身壽元未盡,神力無窮,肉身與神念駭人之極。 他對道的領悟,當世少有人可以比肩,到了讓人悚然的地步。 可以想象,如果昔日的太陽君王還活著,雙子王聯手行走天下,將會有何等恐怖的威勢! 這一戰,注定要被載入修煉史中,兩位絕代王者爭鋒,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未曾發生過了。 然而讓人遺憾的是,沒有人可以見到他們的大戰過程,兩人在蒼穹上勾動大道對決,除非是同層次的對手,不然根本無法窺到。 “殺……” 逃走的七名圣主級人物去而復返,向姜家眾人殺去,想要干擾神王心神,間接助暗夜君王將其斃掉。 他們不是不想就此離去,可是神城被封,恒宇神爐一日不被收起,他們便一日無法逃離。如果姜太虛獲勝,所有人都得死,沒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 “咚……” 天地被打穿,上古吞天魔菲鎮壓而下,將一干圣主級人物阻在化龍池外,它吞吐出無盡殺氣。 第九大寇姜義上前,喝道:“藏頭露尾的鼠輩……” 姜云也上前冷冷的盯著七位絕頂強者,對方如此的險惡,逼神王將半件極道武器打回,來護佑他們,讓他也無比憤懣。 “神王老祖,無需顧忌我等,只要您能取勝,一切都可以逆轉……”姜家眾人大喊。 “哈哈哈……”,”七位圣主級人物大笑。 “姜太虛死定了……”他們騰空而起,遠離了這里,怕絕代神王突然殺回。 “咚……” 突然,恒宇圣爐震動,似要破空而去,讓整座神城都一陣抖動。 “發生了什么?””姜家眾人吃驚。 “不好,暗夜君王劃刻出的大帝陣紋發揮了作用,與另一件圣兵合一,要將神爐裹挾走……”掌控太陽圣爐的姜家強者驚懼大喊。 “該死……”姜云怒吼,他終于知道,暗夜君王殺神王不過是其次,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奪走圣爐。 “轟……” 蒼穹上,傳來恐怖威壓,兩位絕代王者似乎在向地面迫近。 “姜太虛,恒宇圣爐將是我的了,你回天乏力……”暗夜君王冷笑,勾動大道,截殺姜太虛,不讓他返回地上。 “將你身上的火爐打出,讓其接近圣爐……”突然,葉凡心中響起了姜太虛的聲音。 葉凡心中一震,他一下子想到了離火神爐,難道與姜家的圣爐真的有什么關聯不成? 此刻,不是猶豫的時候,葉凡非常的果斷,將離火神爐打了出去,讓其化成一道火光,飛向恒宇圣爐。 “轟……” 天地震動,恒宇爐光芒大盛,凰血赤金的圣輝一下子淹沒了整座承古城,全城的人都被驚住了。 發生了什么? 緊接著,幾乎大半人都跪拜了下來,根本承受不住突如其來的浩瀚威壓! 恒宇圣爐穩定了下來,縱然另一件圣兵與大帝陣紋合在一起,共同對抗它,都處在了絕對的下風。 蒼穹上,暗夜君王驚呼:“那是什么火爐?內蘊大帝道紋,破解了我刻下的陣紋……” “咚……” 云霄上大道天音響起,猶如古天庭降臨塵世間,震動出無以倫比的大道神力,將神城都淹沒了。 暗夜君王一聲悶哼,道:“姜太虛你……被封紫山中,壽元幾近干涸了,怎么會突破到這等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