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81 神令

“李前輩英明,慧眼如炬,這兩人分明是輸不起,想不認賬。” “源術大戰已經有了結果,是男人就不要這么婆媽,趕緊交出麒麟 種子。 源術古世家的人年輕人面帶笑意,紛紛開口,自然樂見這種情況,希望更多的“故交”為他們出頭。 李黑水火氣洶涌,很想在這些人的臉上踩上幾腳,道對方在欺他與葉凡無背景,他慢慢平復心緒,冷笑了起來。 “古風小兄弟切出的奇珍價值應該更高。”天妖宮的少主妖月空 開口,關鍵時刻站在了葉凡這一邊。 大豆皇子夏一鳴點頭,道:“一個活著的太古王族是無價之寶,可以通過它真正了解太古大秘。” “此言差矣。”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搖頭,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神色,掃了一眼葉凡,道:“太古王族馴服不了,沒有任何用處,相反那件絕世兇兵價值不可估量,你們拿什么來比?” “李兄所言甚是,一只太古的猴子而已,并無大用處。”南宮奇 微笑點頭。 葉凡平靜開口,道:“既然你們非要說活著的太古王族不及兇兵,那么我只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戎問你們斗戰圣猿一族的九轉天功如何” 源術古世家的人神色一滯,如果細論起來,這是不朽的傳承,價值 難以給出。 “它可否與諸圣地的古經相比,能不能壓蓋的過那桿兇兵?”葉凡 連問,讓源術古世家的人張口結舌,想辯駁卻說不出話來。 “我們剛才也在猶豫,但是現在想來,活著的太古王族價值太太 了,無法估量,的確更為珍貴!” “沒錯,斗戰圣猿縱然在太古年代也就那么兩三只,堪與大帝并 論,功潔自然是驚世古經,為無價之寶!” 在場的一些糟老頭子紛紛點頭,出聲附和,他們眼熱神藥,但卻也不至于跟著顛倒黑白。 幻天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搖頭,笑道:“諸位此言差矣,人族不見得能修煉斗戰圣猿一族的九轉天功,因此談不上珍貴。” 葉凡冷笑道:“你這是亂語,修行的極致盡頭是相通的,九轉天 功價值無量。況且,個別人族圣地的古經就是得自太古的傳承。” “怎么每次都有你這個老梆子!”李黑水從心眼里膩歪他。 “年輕人說話放尊重一些,當心禍從口出!”幻滅宮的太上長老 沉下了臉。 “你還值得我尊重?”李黑水搖頭。 輩,今天我要教你做人的道理。” 他就要出手,雖然是對李黑水說的,但顯然也將葉凡包括了進來,想要一起饋壓。 這兩人太狂妄了,是該礅訓。” “辱及前輩人物,乃是大罪,應該將他們鎮壓數年。” 源術古世家的年輕弟子巴不得有人出頭,紛紛冷笑,開口附和。 幻天宮的太上長老一步一步逼了過來,他找到理由后,肆無忌憚,就要當眾動手。 “李一水,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人群外突然傳來這樣一嗓 子,熬嘮一聲。 這句話一出,眾人當場石化。 葉凡知道,一定是龐博,這種話語在這個世界太另類了,唯有他能 喊的出口。 “誰,是誰?!”李一水氣急敗壞,居然有人敢這樣出言,讓他火 燒屁股一樣。 直到這時人們才哄然大笑,許多老輩人物都忍俊不禁,年輕人更是肆無忌憚,笑的前仰后合。 葉凡打趣道:“老人家,要不你先回家吃飯吧,你媽媽找格呢。” “哈哈……” 所有人都大笑,縱然是源術古世家的人嘴角都在抽搐,強忍著不 露出笑容。 李一水務為幻滅宮的太上長老,這樣的年歲說是身體入土半截了也不為過,卻有人搬出他媽媽來喊他回家吃飯,這讓他情何以堪? 此刻,他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樣,惱羞成怒,森然面對葉凡與李黑水,殺機無限,想殺兩人出氣。 “我送你們上路!” “老梆子不要把自己當成圣主,想峻壓誰就饋壓誰。”李黑水并 不慌亂,將一枚黑鐵令扔了出來,打向幻滅宮太上長老的臉。 “小輩敢如此對我不敬,縱是取你們性命也不為過!”李一水寒聲道,“砰”的一聲將黑鐵令抓在手中,想要捏碎。然而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撼動,大盛意外。 “老家伙,你看看那是什么!”李黑水冷笑。 “老不死的神令!”旁邊,很多老輩人物驚呼,大驚失色。 鐵令漆黑如墨,沒有什么光澤,它不過巴掌大,上面刻有一座山,云遮霧繞,模糊不清。 幻天宮的太上長老盯住手中的鐵令,眼睛當時就直了,身體微微顥抖,道:“你們怎么會有……” “真的是……老不死的神令。” “他們是什么人,為何會有這種東西?” 所有老輩人物都被驚住了,莫不變色,像是看到了蛇蝎樁獸。 老不死,神秘而又恐怖,為北域著一大寇,修為到底有多久高深,沒有人能夠知曉。 千年前,他追殺一位圣主,差點將其逼進太初禁區。更是守在一個圣地外數年,等一位大人物出來后,將頭顱摘走。 他代表了神秘與可怕,至今都沒有人見過他的真的真容,是男是女都不知曉。 人們只知他的年紀很大,實力深不可測,但是究竟活了多么久的歲月,卻沒有人能說清。 在北域這片大地上,他是恐怖的代名詞,許多人都稱,寧惹圣主,也不能與他為敵,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鐵令是他傳下的,總共不過兩三塊,是保命的神令,即便是圣地的人也忌憚不已。 此時,安妙依、金赤霄以及諸圣子都露出了異樣的神色。 老輩人物看向葉凡與李黑水時,眼神也都變了,持有老不死的神令,在北域真沒幾個人敢下手。 “你不是想取我們性命嗎,來吧,我們讓你殺。”李黑水向前走了兩步。 幻天宮的太上長老臉色赤紅,無比難堪,他進退不得,誰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殺老不死的人?再借李一水十個膽子,他也下不了手,除非他自己不想活了。 “當!” 他失神之際,手一抖,黑鐵令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金屬顫 音。 “你梧了神令,是想對我們出手嗎?” “我沒有摔。”幻滅宮的太上長老顏色大變,趕緊將黑鐵令撿了 起來,生怕絕世妖魔出現,一指頭斃掉他。 “兩位小友,老朽此前多有得罪,還請你們原諒,我老糊涂了,你們不要計較。”李一水臉色潮紅,在說這些話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他雙手將神令奉還了回來,而后轉身就走,他實在無法繼續呆下去了,充滿了挫敗與恥辱感。 “回家吃飯嘍。”龐博又熬嘮了一嗓子。 “這是誰啊,我太崇拜你了。”李黑水大笑,四處導人。其他人也忍不住,嘴角抽搐,這也太缺德了,讓李一水今后如何見 人 “前輩你們輸了。”葉凡再提源術對決結果。 “錯,小友你還是將麒麟種子交出來吧。”南宮奇搖頭,源術世 家的人一口咬定,兇兵無價,他們贏了。 四大源術古世家在北域根深蒂固,很有影響力,許多大教都求得上他們,場中自然有他們的一些“故交” “交出麒麟種子,你們已經輸了。 “勝負已分,趕緊向南宮宗師認輸。” “不若以平局收手吧。” 源術古世家的年輕人與他們的“故交”紛紛開口,施加壓力,畢竟對方有神令,他們想以進為退,平局收手。 自然有人看不過去,站在葉凡他們這一邊,當場爭執了起來,而更多的人則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可笑!” 場中無聲無息的多了一道身影,赤龍道人去而復返,如一尊瘟神一樣,讓石園剎那鴉雀無聲。 “你們知道太古王族的價值嗎?”他平淡的掃視源術世家的人,沒 有什么波動傳出,但卻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都驚訝,赤龍道人與古風什么關系?這明顯是要為他出頭。 “明明已經輸掉,還要以勢要欺人,你們還要面皮嗎?”赤龍道人神色冷漠,背負雙手,看著南宮奇,道:“如果非要以勢論道理,那么我以勢滅了你們,可服氣?”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赤龍道人與古風關系匪淺,要為其出手,許多人都露出異己,縱然是安妙依、妖月空、諸圣子等都不例外。 南宮奇等人臉色雪白,全都被鎮住了,這個老道連圣主都敢追殺,他們如何惹得起 “我們認賭服輸。”南宮奇低頭認輸。 赤龍老道一出頭,誰敢不服?不要說站住了一個理字,就是沒理也 得服。 “多謝前輩!”葉凡上前見禮。 赤龍道人點了嘉頭,而后掃視所有人,眼神凌厲無比,道:“誰要是敢對他不利,就是對老道我不敬。”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這個絕世妖魔如此相護,誰還敢動 古風? 且,牛幾源術驚人,諸多大教早就想拉攏他了,如今更是不敢怠慢 了。 “古風小弟你戰勝源術宗師,一舉成名,羸下數以百萬斤的源,一定要請客噥。”安妙依暗中傳音,眸流轉。 縱然是諸圣子與諸圣女心高氣傲,也都各自動了心思,對方將來很有可能也會成為源天師,他們必須要與之結好。 “鐺”突然,無始鐘又響! 神城共鳴,所有人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人們知道,這一次攻打紫山有了最終的結果。 “吼” 突然,可怖的咆哮聲傳來,伴隨著陣陣慘叫聲。 “發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變色。 “吼” 吼聲震天,似乎有很多莫名生物出現在神城中。 “攻打紫山有了結果,可是這吼聲……”諸多修士驚疑不定。 “不好了,太古生物出世了!”遠方傳來驚恐大叫聲。 “紫山中攻破了,很多太古生物出來了,追殺了過來!”示警的 聲音劃破長空。 神城大亂,恐怖的太古生物出世上,橫渡虛空而來,進入了神城這是一則可怕的消息。 葉凡:我站在星空這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