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76 切出神女

第三百七十六章切出神女 葉凡來到仙墳前,默默打量,仔細感應,刷的一聲亮出一道銀芒,就要揮動靈刀,斬落下來。 忽然,一種莫大的危機感出現在他的心間,一種毛骨悚然的氣息籠罩全身,他攜仙墳如雷光一樣飛退。 可是原地并未出現什么,沒有危險降臨,也無異常顯化,寧靜如常。 “怎么了小葉子?”李黑水暗中傳音,露出緊張之色。 “沒什么!”葉凡搖了搖頭,站在原地,準備重新切石。 “嗡” 葉凡雙眼紫芒閃爍,源天神覺又生出警兆,他覺得再次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令他悚然。 他輕移腳步,如謫仙翩翩,閃到了一旁。這是怎么回事?他心中驚疑不定。 難道是那幾個老東西要殺他?可是他并未感覺到龍氣沖來,也無地脈波動,沒有什么破綻。 “你在做什么,與仙墳共舞嗎?真是可笑!”源術古世家的一位年輕子弟嘲諷。 “不趕緊切石,這樣磨磨蹭蹭,與墳墓同舞,很有意思是嗎?”另一名源術世家的弟子大笑,當眾揶揄。 “把你們那兩片抹布閉合緊,不要隨便吐臟東西!”李黑水斥道,言語同樣很惱人。 “你……是你們不知所謂,抱著一座石墳亂走,怪得了誰!?” 葉凡沒有理會他們,他盯住仙墳,認真琢磨,難道是里面有什么東西,溢出了恐怖的殺意,讓他生出了警兆? 想到這個問題,他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是極其嚴重的后果,仙墳中亦有活著的生物不成? 且,它已經覺醒、徹底復蘇了過來?!如果是這樣,多半會有血流成河的慘劇,而他將首當其沖。 真的這么嚴重嗎?葉凡將仙墳放在地上,以源天神覺仔細觀探,讓他頗為意外,內部無殺氣溢出,且有絲絲神圣氣息流轉。 這時,一片云朵飄過,擋住了太陽,投下一片陰影,他忽然警覺,想到了什么。 葉凡抬頭向對面望去,南宮奇等四個老家伙負手而立,面帶笑容,一動不動,正在盯著他。 “太惡毒了!”葉凡的臉色很難看,一下子沉了下來。 對方幾次對他出手,完全是想斬盡殺絕,他不過被動防衛了幾次而已,可是他們卻變本加厲。 如果不是他學過源天書,源術精湛,懂得許多古老的秘法,且剛才靈光一閃,恐怕至死都不知道是如何被害的。 南宮奇他們沒有動用龍氣、地脈等,是在以勢殺人,這是源術中的不世秘法,殺人于無形中。 他們的站位很講究,鎮封了天字號石園的“天勢”與“地勢”,這里奇石眾多,自然不弱于天生龍脈的大勢。 四人在以源術中的古法,引導龍脈“大勢”,準備發動雷霆一擊,于不知不覺間,將他化成膿血。 葉凡真的怒了,幾人源術精深,連這等秘法都懂得,可是出手太陰毒了,屢屢暗害他。 “你到底行不行,不切仙墳就認輸!” 源術古世家的年輕弟子冷笑,皆帶著嘲諷之色,盯著葉凡。 “走來走去,始終不敢切開古墳,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你們家的老頭子想殺我,你們讓我如何去切?”葉凡直接點明,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了原因所在。 而且,他驀地邁步,快速走到石園的幾個關鍵位置,不斷勾動龍脈大勢。 南宮奇幾人頓時變色,四個老頭子皆快速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同時對不遠處的弟子喝道:“退!” “噗!” 一名正在對葉凡冷笑的源術弟子臉上的神色一下子凝固了,臟腑被此地龍脈大勢化成了膿血,盡管外部腔體無恙,但是生機已絕,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嘩!” 石園內外一片嘩然,源術殺人于無形中,讓他們心驚肉跳,竟然這么恐怖! “不光你們懂得源術中的古老秘法,我也懂,想殺人我陪你們玩!”葉凡絲毫不懼,面對南宮奇幾人,道:“還要不要繼續?我奉陪到底,我也有殺生大術未出呢!” 圍觀的眾人全部倒退,源術宗師對決竟這么可怕,不知不覺就要人性命。 人們終于明白,為何昔日源天師縱橫天下時,連各大圣主都無可奈何了,縱然不懂得正統的修行之法,但一樣有驚天的手段。 “你……”源術古世家幸存的幾名弟子,臉色蒼白,全都倒退了出去。 南宮奇幾人臉色難看,神色冰冷,什么也沒有說。 “你們四個老東西聯手對付古風,還要不要臉?!”李黑水怒道。 “無妨,他們有手段盡可展出,我接著!”葉凡很平靜,睥睨四方,傲視四位源術宗師。 眾人吃驚,源術少年宗師鎮住了源術世家的人,所有人都一呆。 葉凡沒有繼續切仙墳,而是開始在玉竹林中布置,道:“為了所有人的安危,我還是隔絕出一片凈土吧。” 源術對決有生死,古世家的子弟早就揚言,要在對決中踩死葉凡,眾人直到這時才相信并非相激與擠對的話語,而是真的。 此時,姬家的大能、徐天雄、大夏皇叔刻好了陣紋,將血祭臺放在了中央。 “你可以切此石了。”赤龍老道示意南宮奇。 “好,那就由我來先切石吧。”南宮奇向前走去,不過并沒有接近,而是準備隔空出刀。 四大宗師出手,已經觀探出里面有神女,他可不想將其驚醒后,慘被擊殺。 “這陣紋穩妥嗎?”有老輩人物心中不安,如果是太古王族出世,那很有可能是尸山血海,伏尸百萬。 “其他陣紋也許不行,但此陣紋足矣,這是神城天牢的道紋法則,可拘禁一切高手。”一位圣地的太上長老道。 神城,與世同存,可追溯到最早的人類時代,沒有人知曉其真正來歷。 它所擁有的天牢不可想象,絕頂高手陷落進去也難以逃出來,故此三位圣主級人物都不是多么擔心。 “咔嚓!” 南宮奇隔空揮刀,銀芒如匹練,盤舞于空中,非常的靈動,似一條真龍在舞動。 而就在這一刻,一股濃烈的氣息沖了出來,縱然不懂得源術的人,也都一陣悸動,感覺到了一股威壓。 太初的氣息!” 但凡對源石有所了解的修士,都知道這是太初特有的濃烈氣息,比以往所見要強盛很多倍。 人們甚至懷疑,此石出在太初古礦中! 石屑簌簌墜落,讓人驚悚的氣息越來越濃,很多人都忍不住顫抖了,仿佛已經置身于太初生命禁地內。 “僅一塊石頭而已,為何帶來了這么強烈的恐怖感覺?” “難道真的是從太初古礦流出的血石?” 許多老輩人物追問搖光石坊的人,當初那座神廟距離太初古礦有多遠,他們是怎樣運出血祭臺的。 搖光的人一臉的麻木,沒有人回應,他們切了六塊血石都沒有得到什么,不想這塊邊角料將出神女,實在打擊人。 “噗通” 一大塊石皮落地,血祭臺被切開了三分之一,而不知不覺間,一種無比森然的殺機透石而出。 內蘊的生靈不像是一個神女,倒像是一個絕世妖魔,讓人忍不住顫栗,許多修為稍弱的人都心驚膽顫。 “退后,這種熱鬧還是不看為妙!” 很多人心中驚懼,選擇遠退,甚至有些人直接離開了石園,不敢在繼續呆下去了。 “這可不是驚世奇珍,若是太古的王出世,動輒就要伏尸百萬,血流成河,保命最要緊。” 部分人非常謹慎,忍住好奇與,真的就此離去了。 不過,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走,想親眼見證奇跡,他們對神城的天牢有信心,對幾位圣主級人物的手段有信心。 “砰” 又一大塊石皮墜落在此地,刺骨的殺意沖出,讓人從頭涼到腳,心膽皆寒,忍不住顫抖。 此時,連南宮奇出刀都有了滯澀感,他也生出了恐懼,殺氣已侵到了他的骨子中。 “咔嚓!” 這一次,他出刀不穩,斬落下厚厚的一層上石皮,一股驚天殺意沖出,南宮奇蹬蹬蹬倒退了出去,差點坐在地上。 而場外,許多人小腿肚子轉筋,不少修為弱的人站立不穩,跌倒在了地上。 沒有人嘲笑,因為所有人都被殺意籠罩,渾身冒寒氣,連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咔嚓!” 不是南宮奇在出刀,而是血祭臺自己崩落下一塊石片,瘋狂的殺意如海嘯,洶涌了出來,讓天地都顫栗了! “銹跡斑駁的矛鋒!” “太古前的戰矛!” 無比的壓抑,許多人都在哆哆嗦嗦,極度緊張,向后倒退,更有一些人軟倒在地,起了一身的小疙瘩。 石中有一桿矛鋒,赤紅如血,布滿了銹跡,幾乎要腐朽了,但是它卻森然無比,有驚天的殺意! 讓人顫栗的氣息,讓人恐懼的根源都是源于它,血染的矛鋒代表了毀滅與死亡! 它不鋒銳,沒有光澤,歲月幾乎將它磨滅了,但是殺意卻不減。 形體將朽滅,而無盡森然殺機卻永不消退,蘊含有讓天地顫栗的氣息。 “這是絕世兇兵,一定殺過不可想象的存在!” 幾位圣主級人物神色沉重,分別開口。 “此矛一定洞穿過蓋世人物的軀體,血染兇兵,留下了昔年那驚天一擊的無上森然殺機!” 石中的神女將手持絕世兇兵出世嗎? 當想到這個問題,很多人都顫抖了起來,無盡的恐懼籠罩心頭,人們顫抖著倒退而去。 南宮奇平復心緒,過了很長時間才再次上前,但是可以看到他祭出的銀刀在顫抖。 “噗!” 突然,那把雪亮的銀刀剛臨近矛鋒,便寸寸斷裂,成為了齏粉,驚天的殺意將其絞碎。 近乎腐朽的矛鋒,到底浸染過何等存在的鮮血?無盡歲月過去了,還有這樣讓人顫栗的殺意。 “我來吧。”姬家大能上前,他拈住另一把銀刀,隔空劃刻,石粉簌簌墜落。 他沒有觸及赤血戰矛,遠離那個區域,想將神女其他部分切出,不想讓這把絕世兇兵過早的出世。 “咔嚓!” 石皮不斷脫落,圣潔的氣息彌漫,柔和的光華沖出,漾出一種極其神圣與祥和的力量。 “這是什么源,銀燦燦,像是星輝,又像是月華?”一些老輩人物都驚訝。 “切出來了,一個神女,果然內蘊有一個神女!”很多人都震驚。 “太古的王,一定是太古的王!”圣地的太上長老們都震驚了。 “我看你們拿什么來賭!”源術世家的弟子既恐懼又興奮,冷笑著盯住了葉凡與李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