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69 透視神眼

第三百六十九章透視神眼 進出幻食府與醉仙闕的人都有些來頭,甚至常有大人物出現,如各大教的名宿以及太上長老等。 紫闕中的爭執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僅妖月空、安妙依來了,還有一些老輩人物關注。 大夏皇子走到近前,大笑道:“古小弟一別月余,我每逢出入石坊,都在想你要是在就好了。” 葉凡笑著站起身來,滿上一杯酒,無視旁邊的李一水與幾個源術世家的子弟,親手敬給夏一鳴。 李黑水也站起身來,讓幻食府的人送上新的酒肴,招呼妖月空他們落座,將源術世家的人當成了空氣。 “哼!”其中一人重重的冷哼了一聲,神色一下子冰冷了下來。 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向前踱步,道:“老夫不想以大欺小,但是你們兩個小輩對我毫不尊重,今日我就替你家大人管教一下你們。” 旁邊,源術古世家的幾名弟子,嘴角全都露出冷笑,準備看葉凡與李黑水慘被收拾。 “老梆子你以為自己是誰,想壓誰就壓誰,當自己是圣主還是東荒的神王了?”李黑水怡然不懼。 旁邊,追隨在李一水身邊的弟子,斥道:“不知死活!” 有些話李一水不適合說出口,畢竟是一教的太上長老,他的弟子就沒什么顧忌了,大聲的喝斥。 李一水的面色陰沉了下來,冷漠的來到近前,盯著葉凡兩人,似乎隨時準備雷霆一擊。 大夏皇子氣宇軒昂,站起身來道:“這位前輩,他們縱有不對,但也不至于出手吧?” 妖月空也放下酒杯,起身道:“老人家這可是幻食府,不容任何人在此激斗。” “他們先對李前輩不敬,縱然出手教訓,也說的過去。”源術世家的一個弟子幫腔。 葉凡沒有多說什么,向侍候在不遠處的少女招手,道:“將這些人給我請出去。” “你……” 源術世家的幾個年輕人以及李一水,臉色變了又變,居然被人掃地出門,這種事情還沒遇到過呢。 “各位貴客還是請離開吧,幻食府真的有這樣的規定,不得打擾其他客人。”幾名靚麗的少女上前,小心翼翼的解釋。 “哼!” 李一水一揮袍袖,陰沉著臉,轉身就走,他雖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葉凡兩人,但卻也不得不忍住,幻食府背后的支持者很難惹,大夏皇族便是其一。 “哈哈……”李黑水大笑,無比的暢快。 源術世家的幾名弟子都臉色鐵青,一言不發,掉頭離去。 “想與我對決源術,提前準備好百萬斤源,不然就不要到處叫囂。”葉凡在后傳音。 “好,好,好!”幾名源術世家的子弟冷笑著回頭望了一眼,沒有再多說什么,氣的大步離去。 “痛快,我們干杯!”李黑水舉杯,招呼所有人共飲。 紫闕中,在場的人身份非同一般,都不懼李一水他們,因此根本沒有避諱,對飲美酒。 “小乖不要生氣哦。”旁邊,白衣小尼姑蘿莉安撫金色的小精靈,那個小東西正對葉凡瞪眼呢。 “小不點你怎么還念念不忘,不就是一塊神源嗎?”葉凡露出笑意,探手向它抓去。 “嗖!” 金色的小精靈,一下子躲到了白衣小尼姑的身后,抓著她的一縷秀發,偷看葉凡,大眼烏溜溜,但卻有些賊兮兮的樣子。 幾人見狀全都大笑了起來,安妙依更是無比羨慕,連稱這個小東西可愛,想抱在懷中。 “我回來的時候見到神蠶在城外,這是怎么回事?”葉凡笑問。 “它呀,一天有大半時間都在四處亂跑,真擔心被人捉去。”小尼姑點了點神蠶的額頭,道:“小乖要聽話哦,不要頑皮了。” 當酒宴將散時,青宮有人送來一則驚人的消息,將與葉凡源術大對決,賭注為一百五十萬斤純凈源。 足足被提升了五十萬斤! 青宮中走出一群人,向這邊深深望了一眼,幾個老頭子在一群年輕人的陪同下,轉身離去。 葉凡看著幾個老頭子的背影,皺起了眉頭,那幾雙老眼看似昏花,但卻內蘊神芒,且手指頭徹底成為了淡金色。 “怎么樣?”李黑水問道。 葉凡道:“麻煩大了,那幾個老人源術精湛,源天寶輪肯定早已臻至化境,很有可能還修出了靈眼。” “那怎么辦,你能對付的了嗎?”李黑水蹙眉。 “希望他們沒有修出天眼。”葉凡自語道。 葉凡他們也離開了幻食府,與大夏皇子、妖月空等人告辭,又見到了李一水,不過他并沒有出手。 “在這神城中藏龍臥虎,年輕人還是低調點為好,不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被人一根指頭碾死。” 他說完這句話,駕著云朵,冷笑而去。 “這個老梆子絕不是個善茬,現在不出手肯定沒憋好主意,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給我們一下子。” “我更擔心的是諸圣地坐不住,這一次我要賭千萬斤源,這樣下來肯定讓人聯想到源天師。” “回去仔細想想,安排好后路,這一次注定要引發驚世波瀾。” 源術古世家的老輩人物出山,將與源術少年奇才古風對決,賭注為一百五十萬斤源,震動神城。 這則消息一出,全城嘩然,可謂驚世豪賭,數千年來都沒有這樣的大手筆,光想想就讓人倒吸冷氣。 消息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不僅局限于神城,北域各大教派都被驚動,連諸圣地都不能平靜了。 毫無疑問,這場驚世源術大對決,必然會在各圣地石坊進行,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糟糕透頂的消息。 為了逼出葉凡,源術古世家的年輕人這一個月來一直在放言,要在源術上踩死源術奇才古風。 如今,源術大對決終于要開始了,所有人都預感到,必要震動天下。 消息傳向各地,許多人向神城趕來,都是為了一睹這場驚世源術對決,不少人都有一種預感,這一次多半會切出非同尋常的東西來。 要知道,上一次就切出了神蠶這種逆天的生靈,這一次老輩的源術宗師親臨,肯定會更加波瀾壯闊。 各大石坊的人全都有些臉綠,他們知道,誰被選中誰倒霉,都在暗自詛咒,希望這兩撥人馬出意外,最好被人打出神城。 不然的話,這對于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場“浩劫”。在他們眼中,古風與源術宗師絕對是“蝗蟲”,是最不受歡迎的人。 葉凡回到居所后,直接取出了那枚紫色的石膽,他原本打算將來修天眼時用,但現在看來來不及了。 石膽可以再尋,但這次絕對不能輸! 如果不讓源天神覺更上一層樓,很有可能被那幾個老頭子吃死,畢竟他修煉源術時間太短,那些人都浸淫了大半生。 石膽被取出,紫華繚繞,屋中一片晶瑩,李黑水為他,守在旁邊。 當紫色的石膽被剖開的剎那,滿屋生香,沁到人的骨子里,連李黑水都忍不住咕噥,咽下一口口水。 紫色的汁液如一道道紫霞溢出,芬芳撲鼻,葉凡小心的擠出,讓晶瑩的液滴流進雙眼中,陣陣清涼。 但下一刻鐘,他的感受就大不相同了,體會到了陣陣灼痛,像是有烈火在燃燒,雙目如針刺,淚水長流。 “小葉子你沒事吧?”李黑水一陣緊張。 “無妨,這是必經的一個過程!” 葉凡忍受刺痛,擦凈淚水,將石膽內的汁液全部擠了出來,滴落進雙眼中,而后他閉上了雙目,靜靜運轉源術,開始煉自己的雙眸。 此時,他的眼皮變為紫色,近乎透明,晶瑩閃閃,非常的奇特。 “哧” 突然,破空之響傳來,一條金線射入屋中,速度快到了極致,直沖葉凡而去。 李黑水怒吼,但卻慢了一拍,跟不上金線的速度,眼睜睜的看著它將葉凡手中的石膽皮搶去。 “是神蠶!” 李黑水又驚又氣,伸手向前抓去,可惜連殘影都沒有抓住,它“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別追了,石膽皮無用。”葉凡搖了搖頭,阻止了他。 “這小賊太快了。”李黑水推開房門,見到金色的小生靈并沒有離去。 它渾身金燦燦,抱著石膽皮站在院墻上,扭來扭去,對他與葉凡做鬼臉,偶爾還翻幾個跟頭,扭著以小屁股對著他們。 葉凡微瞇眼睛,見到這一切,不禁莞爾,道:“這小東西還挺有意思。” 李黑水也笑罵道:“這個小毛賊在成心起我們呢。” 神蠶大眼水靈靈,見兩人不動怒,也沒有追出來,停止了動作。它抱著石膽皮,用力吸了一個芬芳的氣味,露出陶醉的神色,而后美滋滋的一口咬了下去。 可是,僅僅下一瞬間,它那喜悅的表情就一下子凝固了,“吧唧”一聲將石膽皮扔在了地上,一張小臉苦的不成樣子,它徹底變了顏色。 金色的小精靈不斷向外吐口水,在院墻上活蹦亂跳,金色的雙唇都被苦成了紫色,隨后趴在那里,使勁干嘔。 “哈哈哈……” “連苦膽也敢吃,不知道只要是膽都是苦的嗎?” 葉凡與李黑水狂笑。 神蠶氣憤不已,伸出一只小爪子無聲的指著葉凡與李黑水,大眼中淚汪汪,而后搖搖擺擺,栽倒在墻頭上,被毒翻了。 “倒也,這下看你往哪跑!”李黑水大笑著追了過去。 神蠶受到驚嚇,一骨碌爬了起來,努力保持清醒,沖天而去,雖然跟喝醉了酒一樣,搖搖晃晃,但速度并沒有減慢,眨眼不見蹤影。 一個時辰后,葉凡停止源術運轉,睜開了眼睛,兩道紫芒一閃而沒,眸子深邃如星空。 “怎么樣,有效果嗎?”李黑水問道。 “你怎么這么風騷,穿了個花。”葉凡大笑。 “媽的,你成透視眼了,就不怕長針眼嗎?!”李黑水詛咒,老臉微紅,半轉過身體。 葉凡神清目明,源天神覺提升了一大截,雖然沒有修成天眼,但是目力卻達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幾乎可透視墻壁后的景物。 他推開房門,向遠空望去,在無盡遠處的一只蚊子都被他捕捉到了,這是一種質的飛躍。 “我算看出來了,小葉子你是天生做淫賊的料!如果再遇到安妙依、大夏公主以及諸圣地的圣女,你讓她們、讓其他人情何以堪,你那雙賊眼肯定會發直!” “我是那么不純潔的人嗎?”葉凡微笑。 “你純潔的像個淫賊!”李黑水羨慕不已,道:“我終于明白了,昔日的源天師為何喜歡出沒在圣地石坊,賭石是假,絕對是沖著圣女去的,你們這一行果然有傳統!” “三天后,將源術大對決,走,我們現在去各大石坊看看。”葉凡道。 “小葉子我鄙視你,剛修成淫賊眼,就想去看圣女了?!”李黑水詛咒道:“當心看多了長針眼。” “我這是為賭石多準備,今天只是四處看看,并不出手。” “切!別這么道貌岸然,肯定是想去看圣女。”李黑水撇嘴。 …… 葉凡與李黑水首先向姬家石坊走去,想試試看能否將神秘的石王給尋出來。 在路上,他們聽到了很多關于紫山的消息,各大圣地與中州諸子百教即將動手,那里將有狂風暴雨。 還沒有接近姬家石坊,他們就看到了幾個熟人,源術世家的年輕人也正好來到此地,其中還包括吳子明、李重天、拓跋昌。 很顯然,他們與葉凡的目的相同,在選石坊,想看看在哪里出手合適。 “這兩個王八蛋還真是跟我們過不去!”李黑水大大咧咧,盯著吳子明與李重天,當面這樣說道。 “你……”兩怒。 “不是嗎,你們先找來拓跋昌,這次又通過拓跋昌請來這么一群牛鬼蛇神,我說的有錯嗎?”李黑水冷笑。 “我現在不與你爭,這次我不信邪,你們還能翻天!”李重天惡狠狠的道。 “這次我一定要親眼看到你們被幾位前輩在源術上狠狠的踩死!”吳子明也是咬牙切齒。 “上次你們就放狠話,結果還不是為我們平白送源,這次我期待你們再次大公無私的風險。”李黑水哈哈大笑。 源術世家的年輕人皆冷笑,其中一人道:“這次就怕你們連命都搭上。” “你還想動粗,殺我們不成?”李黑水無懼。 “無知的人,源術對決也有生死,連這都不知道嗎,說不定你們在選石的過程中就會暴斃!” “以前說踩死你們不是空話,到時候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們的手段了,到時候不要跪倒在我們的腳下求生。” 源術世家的人冷笑,嘲諷完畢,大步向前走去。 “賭石的過程中還能分生死?”李黑水問葉凡。 “可以!”葉凡點頭,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這時,他們來到了姬家石坊前,葉凡見到兩條熟悉的身影,那是一對年輕的男女,男的英偉,女的貌美。 男子如一尊神祗,黑發如瀑,光環繞體,像是一個天生的神王,在俯視萬丈紅塵,有一股惟我獨尊的迫人氣勢,正是姬皓月。 在他的旁邊,一個少女一身紫衣飄飄,亭亭玉立,笑起來時,靈慧的大眼會彎成月牙狀,臉上會出現可愛的小酒窩,小虎牙晶瑩閃閃,正是姬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