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364 獵圣女

毫無疑問,這十幾名紫衣女子是被神源引來的。 葉凡自萬龍巢收來的神源足有臉盤那么大,放在雪地中,將這片冰原都映照的一片耀眼。 它用不沉墜,懸在半空中,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價值百萬斤純凈源,這片冰原都成為了金色。 “各位仙子,涂某等候多時了。”涂飛無比的風騷,一臉笑容,迎上前去。 “汪!” 大黑狗從雪堆中竄了出來,包抄了她們的后路。 妖氣沖天,龐博如魔神一樣,從另一個方位顯化出身影,他臉如刀削,雄姿偉岸,發絲如瀑。 東方,葉凡背負打神鞭,面容清秀,飄逸出塵,踏雪而來,如謫仙臨塵。 三人加上大黑狗,將十幾名紫衣女子圍困當中,葉凡一招手將神源收了起來。 “是那只惡狗!” 十幾名女子全都變色,大黑狗最近四處咬人,但凡圣地門徒,無不是談狗色變。 大黑狗呲牙,道:“要叫我圣皇!” 很顯然,這群女子也認出了葉凡,因為見到過他的畫像,頓時玉容生寒,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你們想怎樣?”其中一個女子問道。 “自是想與各位仙子踏雪賞梅,花前月下。”涂飛嘻嘻哈哈,將上古吞天魔罐仿制品祭了出來,懸在頭頂上方。 “你……”紫府圣地的女子向來傲潔,平日間哪里有人敢調戲她們,聞言皆冷顏相向。 “誰是紫府的圣女?”龐博上前,如一尊妖神復生,氣勢迫人,掃視每一個女子。 “我們的圣女未在此地。” 葉凡輕笑,背負打神鞭來到半空中,道:“各位仙子,你們不是一直在追尋我嗎,今天我自己送上門來了,誰想收我?” 十幾名紫衣女子沒有妄動,她們早有耳聞,葉凡可力抗四極秘境第一境界的修士。 “你們從何處得來的神源?”其中一個女子問道,想拖延時間。 “各位仙子,我們可以慢慢談,花前月下,我來細細告訴你們。”涂飛大笑,向前逼近。 “突圍!”一名女子低喝,十幾名圣地門徒分別向四方沖去,想要逃離此地。 因為,她們感受了壓迫,涂飛在四極秘境,大黑狗兇名赫赫,龐博妖氣洶涌,至于葉凡更是氣血旺盛,如蠻龍一般迫人。 “鏘”、“鏘”、“鏘”…… 數百根黑色的大旗,插在四方,將此地完全包圍了,漆黑如墨,雪地都變了顏色。 十幾名女子被圍困在當中,根本沖不出去,葉凡上前,指端光芒一閃,龍紋黑金劍被他拈在手中。 “圣體破入道宮五重天,我還沒有盡興過,今天你們都不要出手,我來拿下他們。” “什么,道宮五重天的圣體……不是只有圣地才能培養出嗎?!”紫府圣地的女子都變了顏色。 “他的劍……”有人神識敏銳,發現了葉凡手中的小劍,乃是龍紋黑金鑄成。 這種大帝專屬圣物,即便想不被人注意都不行,烙印有龍紋,烏光閃爍,晶瑩如玉,極其不凡。 “難道是神城出現的那把龍紋黑金圣靈劍?!” “哈哈……”葉凡大笑,輕輕一震,龍紋黑金圣靈劍迎風一展,快速變大,瞬間長達十丈。 九竅石人蘊生出的圣靈劍,已經衍生出法則秩序,有無盡變化。此刻,再也沒有一絲秀小之氣,變得巨大無匹。 它長闊而堅,大氣磅礴,被葉凡單手擎在手中,斜指南天。 “小葉子你可不厚道啊,這么多仙子怎么能只陪你一個人盡興呢?”涂飛嘿嘿笑道。 “別一劍都給劈殺了,本皇還要收人寵呢!”大黑狗也叫嚷。 十幾名圣地門徒神色都很不好看,面帶寒霜,狠狠瞪了涂飛與大黑狗幾眼。 “龍紋黑金圣靈劍怎么在你手中?”十幾名女子都很不解。 “因為它就是我切出來的!”葉凡持十丈大劍,神威凜然,與他略帶稚嫩的面孔有些不相符。 “什么,你就是古風,是神城中的那個源術天才?!” “你靠自己破入了道宮五重天?” 在這一刻,十幾名紫衣女子臉色可謂精彩之極,變了又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道宮五重天算什么,當我破入四極秘境后,會這樣來面對你們的圣子與圣女的,我很想看看到時他們如何追殺我。”葉凡一派從容。 “不錯,到時候看看他們什么表情!”涂飛也大笑道。 紫府的女弟子心中都一沉,她們知道,葉凡敢曝出秘密,絕對沒打算放她們離開。 “沖出去!” 十幾名女子各祭出法寶,合力攻擊葉凡,想要突破出去。 葉凡再無多余話語,直接輪動大劍。 “錚!” 一劍橫掃千軍,沖在最前方的三名女子,她們的法寶瞬間粉碎。 同一時間,葉凡左手探出,虛空大手印按下,金色的大手遮攏天地,力壓而下。 三名女子抗衡,但是在荒古圣體神威下,她們盡管是五重天的高手,也根本擋住不住。 “噗”、“噗”、“噗” 三人口噴鮮血,被葉凡一把抓了下來,擲在地上。同階,他絕對的壓制,戰力無雙,不可撼動。 “沖!” “殺!” 其他女子見狀,竭盡所能出手,打出最強神術,各種夢幻般的色彩四射。 對此,葉凡輪動大劍,只劈了一記! “鏘!” 天搖地動,龍紋黑金圣靈劍如驚世閃電劃過冰原,所有女子全都慘叫,被無形劍氣重創。 她們的法寶與兵器皆成為飛灰,如果不是葉凡揮灑自如,十幾人都形神俱滅了。 葉凡收劍,不再出手,最強的幾人也不過道宮五重天,雖與他同一境界,但戰力差距太大了,他搖頭,對黑皇道:“交給你了。” “交給它干嘛,有我就行了。”涂飛笑著上前,道:“各位仙子,我扶你們起來。” “汪!” “媽的,死狗你咬我干嗎?”涂飛大怒。 “敢跟本皇搶人寵?” 十幾名女子氣的嬌軀顫抖,但卻無法反抗,失去了戰斗的能力。 紫府圣地的十幾名女弟子被俘虜,全都臉色蒼白,一只大狗不斷叫囂,要收她們為人寵。 “死狗,你不會又想讓這些人崩潰吧?”涂飛沒好氣的開口。 “汪,心理素質差的,自然要淘汰。” “像你這個樣子,沒有人不崩潰。” “汪,你什么意思?” 一人一狗又差點掐起來。 葉凡走上前來,道:“留著她們,千萬不要嚇到崩潰,到時候讓她們去挖礦。” “這也太奢侈了吧?”涂飛咋舌。 葉凡道:“將來我要鎖龍脈,尋神源中蘊含的奇珍,肯定需要一些人手,我打算從諸圣地借人,讓他們來幫忙。” “讓諸圣地的人組成挖礦大隊?!”龐博大笑。 “最好再俘虜幾個圣子與圣女,組成超級豪華陣容,要知道那些人可是將來的圣主與圣母啊。” 他們旁若無人,在一旁交談,十幾名美麗的女子花容失色,心中涼了半截。 最終,十幾名女子被封印在進寶物內,將成為高級“女礦工”,涂飛連稱暴殄天物。 不久后,他們回到冰雪宮所在大雪山,并沒有驚變發生,太古生物沒有追出來。 “萬龍巢內蘊有大量神源,是一處驚天神藏,將來如果能夠端掉,絕對比得上一個底蘊深厚的圣地。” “將來想要開宗立派,將萬龍巢攻下,根本不用任何積累,就足以雄視天下。” “說的容易,萬龍巢內有太古的王,那可是橫掃天上地下的存在。” “等我圣體大成必會走進去,會一會所謂的太古的王。別的不說,那株神藥一定要挖出來,栽種在身旁。” 幾人重回此地,不可避免的在談論萬龍巢。 就在當日,龍氣內斂,萬龍涅槃結束,大地下方被封禁了。 在冰原守候了三日,龐博神色一動,道:“來了,搖光的候補圣子下山了。” 李瑞稱得上天才,雖然不如搖光圣子那般同代無敵,但也絕對璀璨耀眼,是同代中的頂尖高手。 可是,自從他出世后,卻屢屢遇挫,先是被絕代奇才被夏九幽力壓,險些出丑,近來更是被龐博追殺,差點死于非命。 不是他不夠強大,不然也不會被立為候補圣子之一了,實在是他遇到敵人太過無敵,死死的壓制著他。 他在冰雪宮養傷數日,終于復原,懷著郁悶的心情下山,想要回歸師門,重新閉關。 可是,他不過飛出去千余里,就覺察到了不妙,有人跟蹤,而且似乎忌憚,徑直追了上來,根本沒有掩飾。 他刷的定住身形,回頭觀看,當見到黑發亂舞、御空而來、猶如魔神般的龐博后,他一下子變了顏色。 李瑞轉身就走,可是前方也有人截住了去路,葉凡持打神鞭而立,而涂飛則托著吞天魔罐冷笑連連。 此外,還有一只大黑狗在天空中撒歡亂跑,灑下三百六十五塊星辰石,了虛空。 “你們……”李瑞變色,一個龐博就足以殺他,還有這樣強大的幫手,他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葉凡冷笑道:“你們圣地的人不是喜歡合力追殺我嗎,今天我想反過來試試。” “荒古廢體你敢與我獨戰嗎?”李瑞相激,想擒住葉凡,尋機突圍。 “廢你妹啊!”涂飛滿不在乎的叫道。 “你們遣出高手追殺我時,怎么不獨戰,現在想起來了?”葉凡持打神鞭向前邁步,涂飛托吞天魔罐與他一同前進。 龐博阻止他們上前,道:“你們不要出手,這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有分量的對手,有始有終,我要親手解決他。” 李瑞驚怒,堂堂搖光圣地的候補圣子,竟然被人如此輕視。 “殺!” 李瑞打出混元圣光術,冰原搖動,圣光淹沒了天地,他氣血沖天,像是一尊神爐在熊熊燃燒。 混元圣光術可凈化天地,焚燒天宇,威力無匹,不可阻擋,此外防御力驚人,沒有幾種神術與可與之媲美。 “妖帝九斬————滅形!”龐博大喝,背負雙手,站在原地,黑發亂舞,雙眸中射出兩道銀芒,所過之處虛空塌陷,大片的圣光被生生斬滅。 “噗” 兩道銀芒穿過虛空,洞穿了李瑞的身體,他大叫一聲,噴血倒退,同時一只金色的小塔自口中吐了出來。 金色小塔快速放大,如一座大山一般,向著龐博壓來。 龐博怡然不懼,背負雙手站在原地,眸光如兩道銀色的真龍,洞穿天地,打在了古塔上。 “咔嚓!” 這宗重寶一下子被擊穿了,很難想象那兩道眸光蘊含了多么恐怖的力量。 “這是什么神術,太可怕了!”涂飛咋舌。 “妖族大帝傳下的古經,當中的神術自然恐怖。”大黑狗眼中無比熾熱。 “神光琉璃界!”李瑞大喝,重寶被毀,他展出了異象。 這是一個充滿神光的小世界,他立身在當中,被萬道神光包圍,像是天界的神靈降臨到了凡間。 “仙靈神光,幽冥神光,大荒神光,琉璃神光……李瑞喝出一系列神光的名字,最后吼道:“神光永恒!” 漫天神光,成千上萬道,如萬龍出巢,向前撲殺而來。 面對這么恐怖的異象,龐博依然不為所動,長發亂舞,喝道:“妖帝九斬————剝奪!” 一片絢爛的銀芒乍現,出現在神光琉璃界中,穿過萬道神光,將李瑞生生剝奪了出來! “這……太猛了!”涂飛震驚。 這就是妖帝九斬,葉凡與大黑狗都親身領教過,深知其可怕之處。 李瑞徹底恐懼,對方的神術太強大了,居然將他與異象分開,剝奪了出來,手段可謂逆天。 他大叫了一聲,轉身就逃,什么面子與尊嚴,都沒有生命重要,他想強闖星辰石布下的陣紋。 “妖帝九斬————滅形!”龐博冷喝,雙眸如炬,龍形銀芒射出,洞穿天地,直達李瑞近前。 “啊……”他慘叫,祭出的各種法寶,都擋不住,連混元圣光術都被擊穿了。 在他的身體上又多了兩個血洞,他重傷垂危,再也逃不走了。李瑞咬了咬牙,眉心神光大盛,想要施展終極圣光術,燃燒己身,與對手同歸于盡。 龐博不給他這個機會,如神威凜凜的妖神,喝道:“妖帝九斬————神傷!” 李瑞大叫,眉心溢血,仰天栽倒下高空,墜落在冰原上。 “龐博兄弟你實在太強大了,太生猛了,太恐怖了!”涂飛連說了這樣三句。 “我僅僅修成妖帝九斬中前三式,這是我的最強神術,他要是撐過去,我便沒辦法了。” “你別謙虛了,這三種神術誰能撐得過去?反復使用,足以橫掃同階高手。”涂飛驚嘆。 他們降落在地,大黑狗第一個跑過去,伸出一只大爪子,扒拉李瑞,分外熱情,道:“人寵……” 李瑞聽到這兩個字,被氣的又吐出一口鮮血,昏死了過去。 “怎么處理他?”涂飛問道。 “繼續封印,將來讓他也去挖礦。”葉凡將其。 “挖礦大隊陣容越來越豪華了。”涂飛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那是本皇中意的人寵!”大黑狗很不滿。 四日后,葉凡、龐博、涂飛外加大黑狗,在冰原上布置好一切,終于等到紫府的圣女。 葉凡頭頂萬物母氣鼎,背負打神鞭,冰原上,其他人都隱匿了起來。 紫府的圣女年歲并不大,不過二十歲左右,紫衣飄動,立身冰雪中,如一株紫色的仙葩。 她身材修長,蠻腰纖細,發絲輕舞,被紫氣籠罩,絕色容顏很朦朧,其眉心生輝,透過紫霧,綻放紫霞,那是一點道印。 她靜靜的立身在風雪中,平靜的看著葉凡,像是與天地合一,融入了道我與自然中。 葉凡心驚,這個女子太強大了,一眼看不透深淺。 “紫府的仙子,還未請教你的芳名呢。” “紫霞。”紫府圣女聲音平靜,無波無瀾,道:“未進四極秘境,你卻有恃無恐,一定在此布置很久了吧,讓你的朋友都出來吧。” 葉凡驚訝,紫霞仙子很不凡,剎那就洞悉了一切,即便他們早有準備,多半也有些難對付。 “其實,我不想與你為敵,但是諸圣地皆派出弟子追尋我,實在讓我難以平靜相對。” “所以你聯合高手準備在此襲殺我?”紫霞依然從容自若。 葉凡微笑:“談不上襲殺,紫霞仙子若是愿意與我同游,去做客一些時日,我想我們能夠和平相處。” “你想軟禁我,那就來吧。”紫霞聲音帶著磁性,依舊無波瀾,但卻很動聽。 四周,星辰石浮起,光芒四射,如夜晚降臨,一顆顆星辰在閃爍,讓冰原一片夢幻。 龐博、涂飛與大黑狗步入場中,來到近前,與紫霞仙子相對。 龐博沒有露出真容,以黑霧蔽體,整個人身處黑暗中。 “紫霞仙子名不虛傳,始終融入道境中,讓我自愧不如。”涂飛嘆道。 紫霞仙子處在一種玄妙的境地中,始終與天地合一,仿若可以揮動大道,絕世風姿與道相連。 “刷” 她的身體中沖出一幅畫卷,鋪展了開來,將她襯托的更加空靈而近大道了。 “山河圖!” 涂飛瞳孔收縮,倒退了幾步,將吞天魔罐擋在身前,提醒葉凡他們,道:“千萬要小心,此圖早已交織出法則與秩序,是紫府的重器!” 畫卷中,大岳雄偉,仙河奔騰,壯麗不失秀美,與紫霞仙子交相輝映,江山如畫,美人如詩。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