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48 會飛的石頭

天字號石園內外,所有人都望了過來,葉凡與李一水成為了焦點。 眾人驚訝,在這一刻,本該李一水志得意滿才對,耳是他卻陰沉著臉,顯然心情很糟糕。 而被搶了石料的葉凡,卻是一臉的陽光,牙齒晶瑩閃閃,可以用開心來形容。 至于旁邊的黑小子,怎么看都是在憋壞笑,強忍著沒有大笑,跟個大尾巴狼一樣,大嘴快裂到耳茬子了。 “完了,李一水肯定被坑了” “不會吧,剛才他做的很絕,這么奸狠還會被人坑?” “你沒看那倆小子笑的這么意味深長嗎,簡直就像是黃鼠狼在看小雞仔一樣。” 所有人都聚焦場中,盯著兩人與那塊天階奇石。 李一水再也不能淡定了,一掃之前的云淡風輕,臉色陰了下來。旁邊,楊昆也面沉似水,低頭看地止的奇石。 這塊石頭名為“羽化飛仙”長能有一米,并沒有特別的形狀,很不規則,不過上面卻生有很多紋絡,狀若羽毛。 羽化飛仙石,橫在一株千年古樹下,許多修士都曾看過,但至今無人敢切開,價值十二萬斤源。 “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珍石,沾染有太初的氣息,絕對是老坑的石料。”葉凡微笑著點評。 李一水的臉色更陰沉了,默默無聲,取出一把銀刀,開始切石,他的動作很慢,畢竟是一塊天價奇石,生怕損傷。 “錯了李前輩,切這種羽化珍石要逆著紋格切,像是刻鱗片一樣,一點一點向上別。”葉凡在旁認真的指點。 李一水額頭青筋直跳,道:“不用你說” 旁邊,楊昆也重重的冷哼了一聲,露出極其不耐的神色。 可是就在這時,李一水用力過猛,羽化飛仙石“咔嚓”一聲龜裂了。 楊昆頓時嚇了一跳,道:“小心點。” 十二萬斤源買下來的石料,盡管猜測可能被坑了,但還是不由得他們不小心翼翼。 “要沿著紋路切割,不要用蠻力,順勢而為。”葉凡又開始指點。 李一水盡管青筋暴跳,但卻也沒有再說什么,這種羽化石料,他從來沒有切過,弄不好真的會徹底崩裂。 “對,下刀稍微輕一些,刀勢要飄。” 葉凡笑著指點,可是李一水與楊昆卻感覺像是在被打臉。 他們的臉拉的比黑皇的還要長,恨不得一刀劈在他的身上,不過越是氣,切石越出錯。 “咔嚓” 羽化飛仙石又龜裂一大塊,墜落在地,然而這部分卻什么也沒有切出來。 李一水與楊昆臉上都冒了汗水,十二萬斤源豪賭此石,除了他們自己的老底外,還有從其他人那里借來的源。 這要是打水漂,光想想就讓他們嘔血,完全是自找的! “咔嚓”、“咔嚓”…… 石粉簌簌墜落,羽化飛仙石越來越小,依然什么都沒有,汗水打濕了李一水的脊背。 楊昆雖然沒有動手,但是心中的滋味也很不好受,不說百爪撓心也差不多了。 李黑水張著大嘴,無聲的大笑。不要說楊昆與李一水,就是吳子明與李重天都跟著感覺難受。 “咔嚓” 當羽化飛仙石只剿下巴掌大時,李一水與楊昆臉色徹底發白,很明顯這塊石頭很難出奇珍了。 當他們抬頭時,發現李黑水好整以暇,正在用龍紋黑金圣靈刻修指甲,無比的悠閑。 兩人的臉色頓時由白轉青,而后又變成了紫色,這實在氣人,如果不是考慮在姬家的石坊,他們真想殺人了。 “啪嚓” 李一水用力將巴掌大的石頭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并無奇珍出現,他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感覺天旋地轉,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十二萬斤源泉打了水漂,什么也沒有切出來,這明顯是被坑了,慘就一個字,人生沒有第二次…… “你們……”李一水氣的渾身哆嗦,用手點指葉凡兩人,怒發沖冠。 “什么你們與我們,搶我們的石頭,切不出稀珍來,還要怪我們不成?”李黑水大笑。 李一水與楊昆眼前發黑,氣的有些發懵,真的差點昏死過去,這個虧的太暴了。用盡心機,搶奪他人的奇石,到頭來卻是自食惡果,根本怪不了別人。 縱然如此,兩人也是七竅生煙,頭發都快燃燒了起來,想仰天長嘯。 “這倆老梆子真慘,上當受騙了,自己往坑里跳,半點脾氣都發不上來。” 石園外所有人都在議論,很多人都忍不住嘲諷,大笑了起來。 “這是自找的,剛才他們那么精明,奪人家的源,結果卻落了這樣一個下場。 “那個少年也真是夠可以的,挖這么大一傘坑,等著人往里跳,誰能想的到。” “都是貪婪惹的禍!” “這可是個技術活,絕對算是一門藝術。”李黑水一語雙關,站著說話不腰疼。 “哈哈……”很多人忍不住大笑。 李一水與楊昆想吐血,被人如此藝術的坑了一把,還被調侃,任誰都受不了。 葉凡走向另一塊天價奇石,輕輕地拍了拍,道:“其實,這塊也不錯,我比較看好。”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李三水想捶他,這種話語讓他情何以欺楊昆更是一甩袍袖,氣的走出乎石園。 “你選好石料沒有?”拓跋昌冷聲問道。 在他的身邊,那塊人頭大的神源靜靜懸浮,神芒四射,分外殉爛,石皮也難掩神華。 “已經選好!”葉凡答道。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他并沒有動最后那塊天階奇石,而是將羽化飛仙石旁邊的一塊石頭搬了出來。 這塊石頭很普通,能有碾子那么大,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通體呈暗青色,形如一個石墩。 天字號石園都是珍石,這塊石頭價值三萬斤源,雖然價格昂貴,但根本談不上鎮園之寶。 方才,葉凡在看羽化飛仙石時,以源天神覺探過此石,窺到了一絲妙處,讓他心中震動。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石王,但想來不會差到哪里去! “請諸位前輩助我,封住這片空間。”葉凡鄭重說道。 所有人都露出驚訝之色,難道還真能切出絕世稀珍不成?要知道,拓跋昌可是切出了神源,幾乎不可超越了。 “你還真以為能切出奇珍來?”吳子明冷笑。 方才,他的師門長輩楊昆被坑,他看在眼中,憤恨不已,卻也幫不上什么忙。 “我倒要看看你能切出什么來!”李重天也冷笑。 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則一言不發,臉色鐵青的站在一邊,十二萬斤源打了水漂,還在這里押了八萬斤。 一群糟圭頭子圍了過來,盡管對葉凡的源術欽佩,但也不太看好他能夠切出比神源還珍貴的東西。 不過,眾人還是合力撐起一片光幕,封鎖了此地。 而石園的守護者,那名肌膚晶瑩的銀發老人也走了過來,以防意外發生。 李黑水暗中提醒,道:“你不是說有石王嗎,別又被它干擾了判斷。” “放心,這次我以源天秘術確定,此石內必有驚世奇珍。”葉凡肯定的回答。 不過,他還是有一絲不確定,總覺得這是李代桃僵,并不是真正的石王。 “拓跋昌切出了神源,我又選到了這樣一塊石料,如果都是石王的替身,那可就相當的恐怖了,真不知道石王中孕育有什么。”葉凡心中自語。 他開始小心的切石,雙指拈住龍紋黑金圣靈劍,不斷將石友削落。 遠處,所有人都跟著緊張了起來,因為人們發現,他的姿勢很古怪,似是要隨時撤身而去。 大夏皇子就在旁邊,道:“古兄源術驚人,難道真的又要切出絕世稀珍了不成?” 妖月空一身紫衣,雙眼有紫芒閃耀,有妖神的氣質,道:“也許真的會有驚喜發生。” 安妙依淺笑,沒有說什么,一雙妙目在葉凡與拓跋昌身上掃來掃去。 至于一群老頭子則神色鄭重,指尖神芒閃爍,竟都做出了要出手的準備。 畢竟,葉凡切出過太古神藥與圣靈刻,這些人對他方才的話很重視。 葉凡運劍如飛,碾子大的青石快速變小,石皮不斷脫落。 最終,當石料只剿下多半顆人頭大時,吳子明與李重天終于忍不住冷笑了起來。 這么大的一塊石頭,怎么能與人頭大的神源相比? 縱然是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神色也漸漸緩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再像剛才那么陰沉。 不少人搖頭,覺得葉凡必輸無疑,就連李黑水都有些緊張了。 “鏘!” 當葉凡以黑色小刻斬下又一塊石皮后,突然一道熾烈的神芒射出,讓人睜不開雙眼。 所有人都震驚,許多人都張大了眼睛,仔細觀看。 葉凡連續揮動小刻,石皮墜落,半顆人頭那么大的一個石球被切了出來,透過石皮,數十道神芒沖天。 將這里映照的一片璀璨,古樹都計浴在神光中,一片碧綠晶瑩,花朵都神圣了起來,爍爍放光。 “神源!” 很多人驚呼,萬萬沒有想到,第二塊神源出世。 “半顆人頭大,最保守的估計也價值二十五萬異源!”有一名老頭子吃驚的報價。 “天啊,又切出神源了,不可思議!” “讓人難以置信,一日切出兩塊神源,縱然是在過去也沒有發生過多少次。” “價值連城,這種稀世神物為何接連出世?” 所有人都在議論,就連白衣小尼姑都忍不住擠上前來,好奇的眨動大眼觀看。 “我的眼睛受不了,這種神芒太熾烈了,根本不能正視。”有人眼睛發紅,被迫扭開頭顱。 “哈哈……”,吳子明震驚過后,忍不住大笑,道:“縱然是神源又如何,不過是拓跋兄這塊神源的一半而已。,、 “沒錯,你們輸了,這塊神源將歸我們所有。”李要天亦放肆的大笑了起來,他非常的激動。 “嘿嘿……”李一水吐出一口惡氣,發出一陣冷笑聲。 突然,這枚石球動了,一下子沖上了天空,想要逃遁而去。 “砰” 它撞在了光幕上,如果不是早已封鎖此地,真的被其遁走了。 “怎么回事,這枚石球會飛?” “天啊,內部的神源中猛生有什么,它為何自己會騰空?” “會飛的石頭,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顛覆了常理,不可思議。 神源可以懸在空中,不沉墜下來,但是絕不可能飛遁,這絕對是驚世稀珍,里面恐怕有其他瑰寶。 “砰”、“砰”…… 光幕很牢固,石球四處沖撞,想要逃離,但卻根本不能如愿。 天字號石園內!一群老頭子紛紛出手,不過并不是攻擊,而是以柔和神光壓制,將它禁錮,而后加以封印。 因為,神源中有驚世奇珍,他們怕毀壞,不敢過分用力。 石皮不能掩蓋內部的神源光芒,有很多道神華從縫隙中射出,非常璀璨,它被牽引了下來。 一樣老人眼神火熱,將它定在了空中,全都有些激動。 “小哥,你果然了得,又切出了絕世稀珍,將它賣給我們吧。” “我們愿以天價買下來!” 說這些話的人,都是各大勢力的代表,皆想收購此石。 “這宗奇珍比那塊人頭大的神源要珍貴。”姬家石園守護者這樣說道。 “沒錯,比那塊神源要珍貴。”有人點頭附和。 吳子明與李重天如遭雷擊,當場臉色發白,剛網滿心歡喜與激動,不曾想眨眼間形勢逆轉,他們近乎絕望。 李一水更是滿臉黑線,青筋跳動,這個結果讓他倍受打擊,身體一陣晃動,差點栽倒在地上。 他與楊昆已跳了一個坑,此刻還要再交出八萬斤源,像是一記悶棍打了下來。 “古風兄弟,將此奇珍賣給我們吧,大復會給你滿意的天價!”大夏皇子傳音。 “古風小弟,妙依愿買此珍,無論你有什么各件,都會盡量滿足。”安妙依也甜笑著傳音。 “兩位兄弟……”姜逸飛亦開口。 一時間,葉凡被各種神念淹沒,很多人暗中對他傳音,誘惑、許諾等各種好處紛至沓來。 “諸位,還是刻開石皮,看看神源中到底有什么吧。”葉凡回應,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賣掉。 “對,刻開石皮,看看神源中到底猛生有什么?”天字號石園外,其他人全都大聲喊道。 這些人不能進石園,身份肯定無法與各大勢力的代表以及諸多老頭子相比,但是人數最多,喊聲震天。 在這一刻,消息飛快傳了出去,有比神源更珍貴的東西被人切出了,整座神城再次轟動。 天字號石園中,一群老頭子并沒有阻攔,他們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 “還是請各位前輩出手吧。”葉凡沒有上前。 最終,姬家石園的守護者走來,指端神芒閃耀,將石皮小心翼翼的錄開,剎那間光華璀璨,如一輪太陽出現此地。 修為稍弱的人根本不能睜眼,無法觀看,唯有實力強大的人物才能觀察,這就是神源,華光璀璨。 “那是什么,神源中有今生物!” “真的有個活物!” “是一條金蛇嗎?不像,頭上似有角,難道是龍?!” “太刺眼了,看不真切,不應該是龍。” 所有人都震驚,一片沸騰,神源中竟然有活著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