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46 神源出世

玉繭剖開后,露出一物,射出九彩炫光,不過雞卵大,渾圓天成,上面生有九孔,遇風而鳴。 這種樂聲極其神妙,讓人忍不住迷醉,很想捧到手中,仔細聆聽,有一種近乎妖性的力量。 它通體晶瑩,九色紛呈,異常美麗與絢爛,像是世間最珍貴的瑰寶。 小島中心,古樹下那個仿若神靈般的老人搖了搖頭,道:“可惜,錯生凡塵。” “前輩,請問這是什么?”許多人詢問,根本不解,就是那些糟老頭子也都不知,看向姬家神圣石園的守護者。 “這是仙玲瓏,若是有仙氣滋潤,可摹刻下部分道之印記,是天地生成的仙書。”姬家的老人搖頭,道:“這個世間,到底有沒有仙都不得而知,怎么可能尋來仙氣滋潤它,到頭來也只是一個樂器中的寶貝,與修行無關。” 竟然是仙玲瓏,我聽說過!”一些糟老頭子驚呼。 的確如姬家石園守護者所說的那般,此物錯生凡塵,若是生在仙界,被仙氣滋潤,將是一卷天書,烙印下天地的部分紋絡。 而今,只是在將出世時奏出了大道神音,不過也止于此了,若無仙氣,再也不可能出現了。 “太可惜了,不然這真的是一部古經,很有可能是震世的仙家經文!” “為什么會這樣?錯生凡塵!” 沒有人不遺憾,不然的話,這將是一部天道仙書,是一場莫大的機緣。 葉凡將將仙玲瓏托在掌心,晶瑩而溫潤,九彩光華閃爍,如果贈給凡人中的帝王,必是傳國瑰寶,可是對修士卻沒有任何用處。 他切出的仙玲瓏與石珠中的那縷龍氣一樣,屬于雞肋,沒有什么大用處,也只能算是個稀罕物而已。 拓跋昌以十萬斤源切龍首石,他以八萬斤源切仙音石,都等于打了水漂,不具有價值。 “古風小弟,妙依對仙玲瓏很感興趣,不要送給別人,一定要為妙依留下哦。”安妙依暗中傳音,柔若醉人的春風。 賭石就是如此,百賭九十九空,縱然源術驚人,遇到奇石,也可能會被蒙騙。 所有人都心生感嘆,這樣兩個源術天才都一樣走眼,平白花費出天價,其他人可想而知。 圣地的天價奇石,每年都會給他們帶來不菲的收益,向來穩掙不賠,若是能夠切出稀珍,龍首石與仙音石也不會擺在此地多年了。” 有不少人凜然,告誡身邊的朋友與友人。 “圣地為了利益最大化才開創石坊,若是有一點把握,這些奇石也不會被送到這里來,各大圣地不缺少石中高人。” 此刻,葉凡與拓跋昌都很平靜,且快速做出了反應,沖向其他鎮園之寶。 葉凡十幾步就來到了絕代佳人奇石前,而拓跋昌則沖到先天八卦道圖奇石前。 “我選這塊石頭!”葉凡直接扔出十五萬斤源,購下此石。 “我身上沒有源了,但我以拓跋家族第一傳人的身份在此立下字據,數日后必將源送來。”拓跋昌剛才花費了十萬斤源,身上已空。 所有人都瞪目結舌,不知道這兩人為何如此,簡直像是想搶石,沒錯似乎是爭奪絕世圣物。 奇石——絕代佳人,能有兩米多高,靜靜的立在花樹旁,落花飄下,讓它竟有一種空靈之感。價值十五萬斤源。 奇石一一一—八卦道圖,能有桌面那么大,拙樸而自然,道之印記,仿若嵌在石中。價值十二萬斤源。 “他們瘋了嗎?” “為什么剛切空,又開始搶石。” 所有人都不解,唯有姬家人鎮定自若,如果再切空幾塊天價石頭,他們的收益就更大了。 兩人迅速開始切石,運刀如飛,石屑像是雪花一般漫天飛舞。 老頭子我大開眼界了,幾塊鎮園之寶在有生之年都將被切開,了卻了一樁心愿。” 面對絕代佳人這塊奇石,葉凡一點也不溫柔,龍紋黑金刻縱橫劈斬,像是在搶時間一般。 若是內猛有奇珍,在不傷它的前提下,這個速度已經是最快了,幾乎片刻間,偌大的一塊奇石就被剖開了。 可惜,絕代佳人奇石內部空空如也,這次連個“雞肋”都沒有切出來,什么也沒有。 與此同時,拓跋昌也將八卦道圖石徹底刻開,除了留下一地石粉外,亦是什么都沒有。 剎那間,兩人快如閃電,撲向了其他石料。 鎮園之寶還有五塊,他們的目標很明顯,飛快沖了過去,一人又占據了一塊。 葉凡選中的石頭名為仙壺,一米多高,形似一個葫蘆,有人推測,內部可能猛生有“葫蘆子”為絕世稀珍,價值十萬斤源。 拓跋昌選中的石頭,狀若一頭雄虎,似欲破空而去,名為白虎飛升,價值十二萬斤源。 “小葉子你瘋了?!”李黑水不解,暗中傳音。 這太也太瘋狂了,剛才的仙音石與絕代佳人石總共付出了二十三萬斤源,結果平白打了水漂。 而此刻,葉凡卻像是根本在乎,又丟出了十萬斤源,好像中了魔咒,不計后果。 “不是我瘋了,而是這里有一塊瘋狂的石頭,必猛絕世稀珍,若是切出來,一切都值了!”葉凡回應。 “拓跋兄你這是怎么了?”吳子明與李重天也開口。 不過,拓跋家族中的天才根本沒有理會,再次在石上刻下欠資后,快速開始切石。 姬家當然不怕他會賴賬,當今之世還沒有人敢訛姬家,即便是源術古世家也不行。 “到底怎么回事?”李黑水不解。 葉凡現在已經花費了三十三萬斤源,正在快速切仙壺這塊奇石,讓所有人都感覺瘋狂。 “一時間解釋不清,以后再說。” 他與拓跋昌都感應到了,此地詭異,必有一塊讓人瘋狂的石頭。 他們源術精湛,都有了一絲源天師的風采,無論是源天寶輪,還是源天神覺都技近乎道。 可是,他們卻被蒙騙了,被一種詭異的氣息干擾了判斷,非同尋常。 兩人都在第一時間想到了源術古籍中提到的一種情況———一此地必然猛哼哼驚世之物! 無論是拓跋家的寶典,還是源天師留下的無上源書,都有清晰記載。 絕世稀珍通靈,可干擾源術師的判斷,讓他們總是切錯石,來保全自己。 這就是傳說中的石王,一定孕育出了無法想象的圣物! 兩人一個修成源天神覺,另一人修成了源天寶輪,超乎想象的敏銳,都覺察到了異常,捕捉到了詭異的氣息。 那種通靈的驚世稀珍要是切出來,所有花費都能夠補償回來,因此不計代價,切最有可能出現神物的石頭。 現在,已經不僅僅是葉凡與拓跋昌對決,還在與一塊驚世奇石斗法。 “瘋了,他們真的瘋了!” 所有人都張口結舌,兩人已經花費三十幾萬斤源,卻根本不在乎,似乎還要繼續下去。 大夏皇子與姜逸飛等人,出自不朽的皇朝與永存的世家,見到這一幕,也都驚異莫名,縱然是他們也承受不起這樣的代價。 安妙依美眸閃動,淺笑道:“果然是轟動神城的源術對決,這一切太讓人震驚了。” 連最為安靜的白衣小尼姑,大眼睛都撲閃了起來,滿是不解之色。 “此地有石王?!”一些糟老頭子很敏感,一下子猜到了這種可能。 “天啊,若是有石王,就是切出來古經,大帝圣物,幼小的真龍,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一群老頭子都變了顏色,一下子散弄了,四處尋找,似乎也要加入進來。 仙湖與白虎飛升這兩塊天價石頭被切開后,依然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所有人都凜然,圣地的石坊果然是深坑,跳進來就很難出去,會越陷越深,卻切不出東西來。 “小葉子不要再瘋狂了,你居然…………還在選石?!”李黑水都心驚肉跳了。 葉凡又扔下十二萬斤源,堆在了地上,如一座小山一般晶瑩閃爍,他再次開始選石。 鎮園之寶還剩下三塊,標價都在十二萬斤源,這一次他沒有立刻下手,而是耐心的選擇。 拓跋昌同樣瘋狂,在一塊青石板上刻下欠資,快速沖了過來,選擇石料。 “太瘋狂了,真的是瘋了!” “很多年未有這樣的豪賭了,一擲數十萬斤源,真是心驚膽顫!” 所有人都震驚,這一切太瘋狂了,眾人瞪目結舌。 此刻,葉凡共計花費了四十五萬斤源,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最終,拓跋昌先選好了石料,正是天價奇石中的一塊,名為神月! 這塊石頭像是一彎月亮,非常的特別,兩米多長,通體有點點晶瑩光澤。 石料很光滑細潤,為罕見的源石玉料,在陽光下流轉光彩,真如神月一般。 拓跋昌快速落刀,沒有任何耽擱,石皮脫落,如玉質的石皮紛飛,這塊名為神月的天價奇石不斷變小。 忽然,一道神芒直沖而上,照亮了整座島嶼,將淡藍色的湖泊都映照的一片晶瑩。 光芒璀璨,神圣氣息沖天,讓所有人渾身毛孔舒張,通體舒泰,像是被仙靈氣包容了。 “這是什么?!” “切出了神物”, 在這一刻,小島沸騰,所有人難以平靜,都瘋狂了,這宗東西太驚人了,石頭裂絕中透出來的一縷神芒就已如此,可想而知,必是絕世稀珍。 拓跋昌無比激動,放慢落刀速度,小心翼翼,生怕切壞什么。 一個人頭大的石球被切了出來,一道道神芒從縫隙中射出,薄薄的一層石皮,已經擋不住內猛的神光。 這枚石球,竟懸在空中,根本不沉落。 “天啊,神源,竟然是神源!” “沒錯,神源,足有人頭大” 連老輩人物都沸騰了,這種神物世所罕見,諸圣地都無比渴望。 “最保守估計,其價值絕對在五十萬斤源以上”, 當一個老人說出這樣的價值后,眾人無不倒吸冷氣,這就是神源,人頭這么大一塊,就比得上普通純凈源堆積起來的一座山! 拓跋昌沒有將那層薄薄的石皮錄落,他怕晃瞎自己的眼睛,縱然是這樣,射出的數十道神芒就已經讓整座小島一片璀璨了,連藍色湖水都在閃耀光華。 “哈哈哈…………”他忍不住大笑飛 神源出世,圣城已有多年未現了,這絕對是轟動性的消息,讓人震驚。 “黑小子我看你們如何翻盤,就憑你們也想與源術世家爭鋒!?”李重天哈哈大笑。 “這輩子都不用想了,這樣一塊神源,他們拿什么來比?”吳子明亦諷刺道:“我早已在期待你們的菜相了,終于等到看你們臉綠的時刻了。” 所有人都瘋狂了,全都在大聲的喊著,議論著,神源太驚人了。 李黑水也呆呆發愣,現在一點脾氣都沒有,神源出世,將他都給鎮住了。 此刻,唯有葉凡還算平靜,道:“在這個世上,神源并不是最珍貴的東西,珍石中還有更為神圣之物。” 聽到他這樣說,安妙依、大夏皇子、姜逸飛、小尼姑等人全都望來,老輩人物亦轉過身來。 而更多的人則是搖頭,有人同情,有人常災樂禍,這樣一塊神源被切出,想要翻盤,勢必登天還難。 吳子明放肆的大笑道:“那你切出來一宗神圣之物給我看看!” “好吧,今天我來試試看,也許真的能夠切出更為珍貴的東西。”葉凡平靜道來。 此話一出,石園一下子靜了下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安妙依美眸轉動,驚訝無比。 白衣小尼姑更是眨動大眼,小嘴張的很圓,一副很可愛的燕子,吃驚的盯著他。 就連金赤霄、萬初圣子、妖月空這樣心志堅定的人物都露出了驚異莫名的神色。 “哈哈,—……,不見棺材不掉淚,都到了這種地步了,還想有奇跡發生,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李重天大笑。 “真能切出更珍貴的東西來?”有人低語,幾乎所有人都不怎么相信。 神源太珍貴了,在場的人都認為,幾乎不可能發生奇跡了。 此時此刻,神源出世,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般傳了出去,轟動了神城,更多的人物向這里趕來。 葉幾很平靜,認真敲打一塊天價奇石,到了這種境地,他依然無波瀾。 “小葉子,你可一定要切出一宗驚世稀珍來啊,不然我們就慘了”,李黑水暗中傳音。 “我們等你,看你見了棺材怎么落淚!”吳子明椰輸后,放聲大蕪 葉凡聞言站起身來,道:“既然如此,不若你也加入進來,跟我豪賭一場如何?”而后,他掃向四方,道:“當然,如果還有人愿意,不妨也參與進來。” “我就不信邪,到現在了你還能翻盤!”(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起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