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44 源中蘊真龍

幾塊天階奇石,個個非同凡響,為鎮園之寶,連葉凡都無法真正看透,他越發覺得這門學問博大精深,永無止境。 昔年,源天師被稱為絕代奇人,大有道理,一眼望穿大地古礦,縱橫天下,但若源中秘,皆可洞悉。 拓跋昌一樣眉頭微蹙,行走這片石園中他也有了一絲壓力,一些奇石迷霧繚繞,讓他難以看穿。 島嶼很小,方圓不過數百米,古樹蒼勁,但并不密集,每一株都似虬龍,老皮如龍鱗,枝頭結滿花朵。 花瓣飄落,粉紅的、潔白的、天藍的、淡紫的……片片晶瑩,芬芳撲鼻,這像是神祗的凈土,給人以寧、靜、潔、靈、圣、神之感。 尤其是,正中一株古樹下,花雨紛飛,姬家那個守護石園的老人,肌膚若嬰兒,白發如雪,仿若一尊神靈在盤坐。 許多糟老頭子來到這里后,都沒有去打攪他,自始至終,此人都在閉目打坐。 葉凡與拓跋昌繞行了一遭,看遍奇石,在幾株古老的花樹下相對,全都非常平靜。 拓跋昌道:“絕世稀珍以下不作數。若是輸掉,除卻十萬斤源外,連切出的神物都交給對方。” “正合我意。”葉凡點頭。 當下,兩人開始選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認真觀看。 大夏皇子、安妙依、姬碧月、姜逸飛、妖月空、金赤霄等人,皆向前走去,睜開神目,用心去感唐 至于那些老頭子,則更是塊貼到了兩人的身上,走一步跟一步,渾濁的老眼去全都射出神芒,一掃龍鐘老態,各個龍精虎猛。 至于其他人,都站在小島邊緣,鴉雀無聲,靜心觀看。 拓跋昌先行動了起來,他整只右手都化成了赤金色,大步向前走去,逐一向早已看重的十幾塊奇石按下。 赤金神手,讓他像是多了一種神覺,一切都可洞穿,他整個人的體表都多了一種淡金色的光彩,與那些石頭相連在一起。 所有人都震驚,因為就在這一刻,一塊一塊奇石皆透明了,內部的一切清晰可見。 誰都知道,源石特殊,最為強大的修士都不可感知內部徑有什么,而源術卻如此神奇,打破常理。 “這是源天師的手段!昔年傳聞,天師一出,石中無秘,可洞悉一切。” “拓跋一族,奇術驚世,竟有如此手段,讓奇石都無法遁蹤!” “拓跋昌果然是天才,這樣的年齡段,就有了如此成就,將來也許會成為北域第六名源天師。” 一群糟老頭子都在驚嘆,像是看到了絕代美女,眼中閃爍異彩,各打主意。 至于其他人也都驚異莫名,很多人都升起拉攏之心,北域出源,這樣的人物絕對是各大勢力的座上賓。 想比較而言,葉凡則很平淡,似一片云在輕飄,自花樹叢中穿過,晶瑩手指輕拂,沒有光彩,也無異象,有的只是一種松間清泉石上流的自然,整個人非常的空靈。 最終,拓跋昌停在龍首石前,赤金色的右手搭在了上面,與其相連在一起。 許多人見到這一幕后都低呼,很顯然拓跋家族的天才看中了此石,他神色格外的鄭重。 一群老人全都圍了上去,此石陳列多年,一直沒有人敢動,如今要是被切開,將了卻他們一樁心愿 安妙依發絲輕舞,蓮步輕移,來到近前。儒雅的姜逸飛也出現驚訝之色,湊到前去觀察。 奇石最難斷,即便是源天師也有蹙眉時,更何況當今之世。 拓跋昌的赤金神手,在龍首石上點下,它并沒有變的透明,古井無波,唯有一絲龍氣溢出。 “叮”、“叮”、“叮”…… 拓跋昌連續落指,足足彈了三百六十五下,一道道神芒沒入龍首石內。 同一時間,他自身也染上了淡金色的光芒,竟與磨盤大的龍首石連在一起,成為了一體。 他閉上雙目,右手抵在龍頭,霞光流動,如神祗之手復生。 “他的右手下浮現出一個寶輪” “真是一個寶輪,五色繚繞,端彩紛呈。” 無論是一群糟老頭子,還是安妙依、大夏皇子、金赤霄等人,亦或是小島外的圍觀者,畢露出驚色。 “這是源天寶輪,可烙印出奇石之秘,了解當中蘊生有怎樣的奇珍。” “拓跋家的天才讓人吃驚,連這種手段都還原了出來,據說這可是源天師的奇術。” 了解這一切的老輩人物,沒有人不變色,其他人得悉后皆動容。 此刻,李黑水也心頭劇跳,對方源術這樣驚人,源術對決孰弱孰強還真的很難說。 “賊, 光芒一閃,錦衣男子拓跋昌倒退,源天寶輪粘在他的掌心,光芒更加熾盛了,像是一輪五色神陽,晃得人睜不開雙眼。 但是,所有人都沒有閉目,睜神目,射電芒,捕捉源天寶輪上烙印下了什么。 “龍,天啊,竟有一各龍!” 天字號神圣石園沸騰,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驚叫了起來。 “源天寶輪中烙印下一各龍” “這是真的嗎,龍首石中有一各龍?!” 拓跋昌的掌心,源天寶輪光芒閃爍,在里面有一條龍影,搖頭擺尾,不斷游走。 隱約間,有一種駭人的龍威沖出,讓人瞠目結舌。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近乎神幻,難道要有一各真龍出世不成? 姬家的人徹底變了顏色,他們找過絕頂高人,觀看過園中的奇石,怎么會漏下了這樣的絕世稀珍? 不要讒全赤霄、白衣小尼姑、項一飛等人,就是老輩人物也都激動不已,全都圍了上去。 諸多大勢力的人,更是暗中向拓跋昌傳音,開出驚世天階,想要購買此石。 “我曾聽聞,真龍為天地孕生而出,難道龍首中真的有一各尺許長的幼龍不成?” “不管怎樣,磨盤大的龍首中一定有絕世稀珍,與真龍有關。” 每一個人的眼神都無比的火熱,還有些來歷大的嚇人的老頭子后悔不迭,當初曾看過此石,但終究還是舍棄了。 拓跋帛身上的淡金色的光彩慢慢淡了下去,手中的源天寶輪消失不見,他輕輕拍了一下龍首石,道:“我選此石。” 現在,沒有人懷疑他的源術,種種手段展出,絕對有了一絲源天師的風采。 李黑水叫苦,詛咒道:“難怪目空一切,還真有絕世源術,現在可是大事不妙子。” 不用他說,葉凡已經感覺到了壓力,對方選擇了龍首石,且還以源天寶輪映照出了真龍。 如果是真龍,無論切出什么稀珍來,都根本比不上,除非切出一個仙人來。 葉凡面無表情,在石園中走動,選擇一般的石料肯定不行了,必須也要切出一個驚世神物來。 眼下,可選擇的還有仙音石、八卦道圖石、絕代佳人石等,他皺了皺眉頭,站在幾塊鎮源奇石間思索。 “真龍扣仙,不臨凡塵,不應如此才對,說不定是別的異西,我只要切出絕世稀珍,應該可與之相搏。” 葉盡共在八卦道圖奇石前,沒有出手,只是繞著它走了幾圈,不斷的思索著。 先天六夢道圖非常引人,自然天成,望著它有一股道韻流轉,萬法歸一的感覺。 不過廠葉凡最終還是走開了,來到了絕代佳人奇石前,用手摩挲,而后輕輕敲打。 他的動作非常有韻律,手指輕靈,像是幾個精靈在跳動,劃出一道道優美的軌跡。 “小哥你沒的選擇了,我看就選這幾塊鎮園之寶吧。”一個老人勸道。 “拓跋家的天才選中了龍首石,你也只能從同層次的奇石中選擇了。” “沒錯,如果他真的切出來一各幼小的真龍,你只能切出一個女圣靈王來才能比得上。” 葉凡已經平靜了下來,思索良久,終究還是放棄了絕代佳人石,向一旁走去。 “你到底能不能選出來,害怕了嗎?”吳子明見葉凡還沒有選出石料,干擾他的思緒,出言打擊,道:“鄉下陋術也想與源術圣地的奇術爭鋒,自不量力,可笑!,” “井底之外,坐井觀秦,憑什么與拓跋兄相提并論,這樣的人如果也是源術天才,對拓跋兄是一種侮辱。”李重天亦冷笑。 李黑杰斥道:“閉上你們的鳥嘴,你們這是在干擾,嚴重破壞源術對決。” 吳子明嘲諷道:“他選不出石料,已經膽怯,還不允許我們說嗎?” 李重參亦放肆的大笑道:“即便他切出奇珍來,也比不上拓跋兄的龍首石,我看趕緊認輸算了,免得還要花費天價來買石料。” 還沒有切石料,已是火藥味十足,雙方先行爭吵了起來,周圍還有不少附和者。 拓跋昌冷漠的開口,道:“不要說了,任他選石,我要讓他輸到無地自容。” 葉凡聞言回過頭來,笑了笑道:“賭石與源術這一領域,一切都有可能,即便是自認為看到了一各真龍,說不定也只是夢幻空花。” 他來到了靈泉畔,將仙音石從水中撈了上來,輕輕一拂動,水跡干涸,青褐色的石體在陽光下自然而拙樸。 葉凡覺得,這塊石頭最古怪,不像走出自源礦中的石料,但卻給他以特別的感覺。 眾冬案靜下來,落針可聞,因為他們發現,葉凡的神色無比鄭重,定是要施展源術了。 忽然,葉凡的雙眸射出兩道紫光,洞穿向這塊石料。 “天,這是源天神覺!,、 “破妄之眼,源天奇術,以神覺洞悉石中一切,這可是逆天手段啊!” 所有老輩人物都震驚,安妙依、大喜皇子等人亦心緒起伏,全都走上前來。 吳子明、李重天等人,得知什么是源天神覺后,全都閉上了嘴巴,不再出一語。 突然,大道天音響起,讓人一陣沉醉,像是有一種無上大道從仙界傳來。 那塊!頭,莫名發出了奇異的聲音,與葉凡的源天神覺共雞,響徹這片石園。 這像是一段莫名的經文,悠悠道來,洗滌人的心靈。 島嶼中心,那株粗大的古樹下,晶瑩花雨紛飛,那名如神靈般的老人刷的一聲睜開了雙眼,掃了過來。 “我選此石。”葉凡平靜的話語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