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42 源術對決風云起

“我們在圣地石坊等你,源術世家奇術對決鄉野陋術。 這是吳子明撂下的話語,李重天亦回頭一陣冷笑,他們陪著錦衣男子拓跋昌揚長而去。 “小葉子,你要是不將他們的褲頭都給贏來,你對不起我,更對不起他們。” 這是李黑水的話,他暗中傳音,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有暴走的沖動。 “妙依到時一定會去觀看古風小弟大展神威。”安妙依淺笑,白衣飄飄,乘風而去,踩著云朵,離開天妖寶闕。 “這必然是一場風云對決,不容錯過。”大夏皇子笑道,帶著白衣小尼姑離去。 而后,姜逸飛沖著葉凡與李黑水露出友善的笑容,也就此遠去。 葉凡回到天妖寶闕,領取拍賣所得,太古神藥加上人元果成交價共計五十三萬斤源。 拍賣行要抽取一成傭金,應提去五萬三千斤源,不過為他們減免了三千斤,葉凡實際所得為四十八萬斤源,跟一座小山似的。 他一陣頭大,如果不換成異種源,根本不可能煉化,會被淹沒在里面。 不過,眼下還無需換成異種源,他還要去賭石,可以將這些源花費出去,換來更為珍貴的東西。 妖月空一再挽留,請他們喝酒,源術天才對于各大勢力來說,都值得拉攏,尤其是天妖寶闕這樣的拍賣行。 “兩位兄弟這邊請,今天要好好慶祝一下。”妖月空笑道。 “好,今天痛飲一場,明天就去收收那個拖把。”李黑水道。 “哪個拖把?”妖月空笑問。 李黑水道:“來自源術古世家,號稱驚世天才,比源天師還張狂,名為拓跋昌。” “原來是這個古世家,真的大有來歷,走,我們一邊喝酒一邊相談。” 拓跋家族非常古老,傳承久遠,有獨步之處,與另外三個家族并稱為源術四宗,源天師一脈不出,無人可超越他們。 源術古世家人才濟濟,時有天才出世,被諸圣地看重,若是源礦發生離奇神秘之事,必會去請他們。 這場酒宴從中午一直持續到傍晚,賓主盡歡,葉凡與李黑水這才告辭離去。 天妖寶闕,一株殘缺的太古神藥拍出天價,轟動神城。 毫無疑問!葉凡這個源術天才讓人艷羨不已,一下子收獲數十萬斤源,許多人都在議論。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諸圣地的石坊一下子火爆了很多,尤其是道一圣地,每日間進出者不絕,不少人抱著同一源礦可能還會出第二株太古神藥的想法。 葉凡與李黑水非常低調,閉門不出,因為神城內大人物太多了,他們不想在這個時候,再次成為焦點人物。 中州不朽皇朝的大人物、東荒的各大圣主、西漠的圣僧全都在神城內,還沒有離去,過于高調,說不定就會撞在這些人手里。 盡管如此,這幾日間還是有很多人在談論他,能切出古之神藥,怎么可能會被人忽視。 雖未出來走動,但這些天來,葉凡卻在神城有了很大的名氣,談及源術與賭石必要提到他。 未出七日,圣城中的神秘人物更多了,中州諸子百家,各大教主都有顯現,這絕對震動人心! 顯而易見,他們意在無始大帝的傳承,橫渡虛空而來,路徑神城。 一時間,東荒震動,連諸圣地都喊狼來了,因為中州太強大了,不得不讓人心驚多防備。 中州諸子百家,各大教主親臨,縱然是東荒的各大圣地也感覺吃不消了,競爭壓力驟增。 毫無疑問,第三次攻打紫山,必將石破天驚! 終于,半個月后,諸多大人物相繼離去,前往紫山,為接下來的總攻做準備。 這半個月來,神城另一名源術天才聲名鵲起。 拓跋昌,在神城揚名,不過十多天的時間,僅出手了幾次,就展現出了驚人的源術。 諸圣地石坊,白發蒼蒼的源師傅都向他請教,聆聽他傳法。 同時,城內出現流言,源術天才古風因懼怕拓跋昌,而閉門不出,不敢進入石坊。 初時,人們自然不相信,可是葉凡與李黑水消失了半個月,一直沒有再去賭石,流言漸漸成真。 到了后來,很多人都相信了,源術古世家驚世天才拓跋昌來到了神城,另一源術天才古風避而不戰。 “他不是切出過太古神藥嗎,有這樣的大手筆,還不敢與人對決源術?” “你懂什么,拓跋家族是源術圣地,代表了至高無上的傳承,連昔日的源天師都拜訪過。” 城中,大街小巷,很多人都在議論。 北域的中p只本就懸以源為本,差不多所有人都懂源,關于石坊中的一切,自然會流傳的很快很廣。 “源術天才少年古風連九竅石人都敢動,石人擺在那里多少年了,沒有人看好,結果他卻切出了圣靈劍 “這足以說明,拓跋昌的可怕,連古風都避戰了。” “拓跋昌必有驚世源術,傳言他數年前就已切出過神源,時至今日,肯定會更加強大了。” 神城中,很多人都在談論,拓跋昌沒怎么出手,名氣卻已如日當空。 當葉凡走到大街上,耳中聽到了很多傳聞,他沒有想到,閉關半個月,會有這么多的傳聞。 李黑水冷笑道:“肯定是吳子明與李重天散布的謠言,這樣詆毀我們,抬舉那個拓跋昌。” 在城中轉上一圈,聽到了太多的蜚語,好像他們真的是怕了,不敢應戰。 “咦,他們出現了,難道要應戰了不成?” “切出太古神藥的少年又出現了,今日要進入賭石坊了嗎?” “肯定要有大熱鬧看了。” 有些人認出了他們,在后面指指點點。 “我說你們在議論什么,我們不過閉關了半個月而已,怎么謠言滿天飛?”李黑水大模大樣,道:“誰認識吳子明那個豬頭,去,告訴他,兩位賭圣出關了,叫他們趕緊來送源。” 所有人都瞪目結舌,如今滿城流言,都在談論他們不敢與拓跋昌對決源術,不曾想這個黑小子剛一出來,就這樣放話。 “轟!” 大街上,頓時傳來一片嘈雜聲,消息飛快傳了出去。 毫無疑問,必將有大熱鬧看,許多人聞訊向這各大街涌來。 “那兩個人又出現了,真的要有源術對決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沒錯,就在前方的大街上,看樣子有可能要去姬家的石坊。” 這竟然造成了一種奇景,葉凡與李黑水剛一露面,竟惹得萬人空巷,聚集向一處。 這各大街人滿為患,諸多喜好賭石的人都趕來了。 “古兄弟你們說的是真的嗎,要與拓跋昌對決源術?”有人大聲問道。 李黑水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道:“剛才不是說了嗎,誰去給吳子明那個豬頭送信,不準備十萬斤源別來見我,禮太少我們不收。!, 眾人嘩然,這黑小子底氣太足了,不說源術,單說吳子明幾人的身份,也少有人敢如此。 姬家石坊占地廣闊,連綿成片,像是一片皇家園林,步入其中,奇石羅列,佳木蔥蕪,小橋流水,景色怡人。 諸多石料自然堆放,每個石園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景。有的石園水霧迷蒙,像是南域水鄉,有的石園楓樹搖動,似北地紅葉飛霜。 姬家石坊,得悉源術天才到來,如臨大敵,若是其他人來,他們自然歡迎,上門是客。 可是,葉凡與李黑水上次切出太古神藥,錄開九竅石人得到圣靈劍,風波太大了。 現在誰都明白,這兩人源術高深,極其驚人,不說選石必有奇珍,也快差不多了。 這樣的人到來,沒有石坊歡迎,若是從姬家天字號石園切出什么絕世稀珍,絕對會讓他們肉痛。 姬家石坊的人,有心將一些天價奇石收起來,但卻不知道究竟哪塊石中有神物,不好選擇。 且,若真的收起來,恐怕會讓神城的人笑話,畢竟那些天價石頭太有名了,少了哪一塊都會被人發覺。 葉凡在石園中邁步,連進十八重,根本未停腳步,一直向最深處走去,很明顯目標是天字號石園。 這讓姬家石坊的人心頭一沉,感覺到了一種壓力,沒錯,就像當年一代奇人源天師縱橫北域時,只要他出現,各大圣地石坊莫不心驚。 如今,葉凡雖然只在道一圣地賭過一場,但切出的東西太過非凡,竟有了幾許源天師的威勢,讓人忌憚。 “吳子明還有拓跋昌怎么還不來送源?”李黑水向人詢問,頗有賭圣氣勢。 眾人一陣無言,這黑小子還真是強勢,半個月來的流言不攻自破,這明顯是要狠狠的還擊。 人越來越多,姬家石坊人滿為患,神城中很多人得悉,將有源術大戰,全都向這里趕來。 不多時,葉凡來到石坊最深處,這里有一片湖泊,碧藍如水晶,靈氣四溢,非常美麗。 在淡藍色的湖水中央有一座小島,方圓不過數百米,落英繽紛,載滿了花樹,花雨飄落,片片晶瑩,芬芳撲鼻,隔著湖面漾來。 湖中的小島便是姬家的天字號石園,美麗的如同一方神土,近乎夢幻。 突然,后方傳來一片騷動,眾人紛紛閃向兩旁,讓開一各道路。 “你們還真敢出現。”吳子明冷笑,聲音遠遠的傳來,諷刺道:“今日,源術世家奇術對決鄉野陋術。” “源術古世家的奇才拓跋昌到了!” 湖畔一片喧囂,正主到了,人們知道,一場源術大對決不可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