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41 圣地皇朝大手筆

第三百四十一章圣地皇朝大手筆 “三十萬斤源!” 此話一出,拍賣大廳中一片寂靜,將所有人都鎮住了。來自中州的大人物以氣吞山河之勢,直接喊到三十萬斤源。 “他們瘋了嗎,只值十五萬斤源的殘缺神藥,加了一倍源!” 大廳中,縱然是老輩人物也都變了顏色,遇上這種大手筆的人,諸圣地恐怕都沒轍。 貴賓包間中,中州的四名神秘大人物,神色平靜,似乎那不是三十萬斤源,而只是一堆石頭。 他們都是中年人,各個器宇不凡,如天王降世!四人頭戴龍冠,具有大氣磅礴、懾人心魄之勢。 他們的真正年齡到底幾何,沒有人知曉。 四位大人物不屬于大夏皇朝,因為大夏皇子與小尼姑就在另一座包間中,陪著大夏的一名皇叔。 “三十一萬斤源!”來自西漠的一名老僧開口。 “三十三萬斤源!”貴賓包間中,一名頭戴龍冠的中年人從容報價。 拍賣大廳一下子安靜了,縱然是強大如徐天雄也坐了下來,他雖是超級恐怖的大人物,但是論起源來還未夠班。 “一口氣就加兩萬斤源,真是氣吞山河,不將源當一回事。” “到底是中州來的大人物,不朽的荒古皇朝,統治億萬里土地,果然是無人可比。” 所有人都驚住了,小聲的議論。 “中州有四大不朽皇朝,更有諸子百家,諸多古老的大教,他們到底來自哪個上古皇朝?” “看他們頭上的龍冠以及所穿服飾,應該是來自不朽的古華皇朝,傳承久遠,鼎盛無比!” “他們絕對是沖著紫山來的,志在無始大帝的傳承,買神藥保命。” 眾人推測出他們的身份,就更加的忌憚了,不朽的皇朝比圣地還甚,世間少有大勢力可與他們抗衡。 “三十四萬斤源!”搖光圣地報價,身為東荒的大教,對人形神藥志在必得,在這種關頭自然不甘落后。 “三十五萬斤源。”古華皇朝的一位大人物再次開口,不過卻也不像前幾次那么生猛了。 貴賓包間中,葉凡與李黑水相互看了一眼,按照妖月空給他們的分析,若有圣主攻打紫山重傷歸來,殘缺的人形神藥可拍到三十五萬斤源。 此刻,達到了這個數字,可是似乎還有上漲的勢頭! 果然,荒古姜家有人喊價,將殘缺的人形神藥提升到了三十六萬斤源。 “三十七萬斤源!”搖光圣地繼續加價。 搖光圣主受了重傷,需要這株人形神藥療傷,盡快復原。不然,拖延下去,再次攻打紫山,他可能無法出席。 “三十八萬斤源。”古皇皇朝的一位大人物報出這個價格時古井無波。 此刻,其他圣地與荒古世家都不再報價,西漠佛教的老僧也退出了競爭。 “四十萬斤源!”搖光直接將這株神藥推上一個整數天價。 古華皇朝,一位頭戴龍冠的大人物神色不變,道:“四十一萬斤源。” 搖光圣地沉寂了很長時間,不是不能承受,而是覺得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對方來自不朽的皇朝,底蘊雄厚,若是志在必得,將是一場天價大戰。 “四十一萬斤源第一次,四十一萬斤源第二次……” “咚!” 錘音落定。最終,古華皇朝的大人物以四十一萬斤源拍下人形神藥。 “瘋了,實際價值十幾萬斤源,結果卻達到了這個數字……”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個數字過于驚人,讓人難以接受。 “圣地也有被人以勢壓的時候,中州的大勢力果然不可想象!”李黑水都有些瞠目結舌。 比預計的天價還要高出一截,確實出乎他們的預料。 葉凡道:“風云際會,機遇巧合而已,如果不是中州與西漠的大人物出現,絕不會有這樣的天價。” 壓軸稀珍————神藥,一錘落定,人們議論紛紛,一些人站起,就要離去。 “諸位請留步,我們臨時得到委托,還有一宗稀珍拍賣。”黃鉆龍臺上,白發老人開口。 “還有什么,連神藥都拍過了,難道還有更吸引人的東西不成?”有人問道。 負責拍賣的老人露出笑意,道:“我想在場很多人會感興趣的。” “到底是什么?” “人元果!”白發老人站在黃鉆龍臺上,說出這樣三個字。 “什么?!”許多人吃驚, “從石中切出來的人元果?”老輩人物中有不少人都了解。 “相傳,這種東西極其難尋,除卻源天師外,也唯有流淌有部分真龍血液的妖王才能憑借天賦神術發現,這種果實是大地結出的假龍珠。” “不錯!”白發老人點頭。 “轟!” 拍賣大廳中,一片沸騰,所有人都坐了回來,不再離去。 “人元果,這可是延命的稀珍啊!” “居然連這種東西也切出來了,很多年未曾聽聞了。” 在場的人莫不吃驚,全都在議論,出了一株神藥,接著又有人拍賣這種果實,讓人咋舌。 “人元果雖然比不上太古神藥,但是也堪稱稀世珍品。” “誰告訴你比不上神藥,那是因為它還沒有成熟,若是不斷汲取天地精華,它可成為地命果,亦稱假龍珠,不會比神藥差。” 貴賓包間內,葉凡大長見識,原來這種果實,縱然生在石中,也是可以成長的,汲取日菁月華。 諸圣地的人最不平靜,尤其是搖光圣地,錯過了人形神藥,得悉還有人元果,真是喜出望外。 “諸位請安靜!”白發老人持一個玉鼎走上龍臺,將其擺放在最高處。 “取出來,讓我們看一看。”下方有人喊。 玉鼎被打開,一個有些破損的果實,被封在透明的玉器中,呈現在高臺上,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這枚果實怎么破了?” 在場的人都是修士,各個神目如電,一下子就見到了關鍵所在。 “被什么東西咬過,靈氣流失的差不多了,真是敗家子!” “這是誰咬的,暴殄天物,人元果是用來煉化的,怎么能下口,不被毒死才怪。” …… 聽到這些憤怒的聲音,葉凡滿腦門子黑線,又有了踹大黑狗一頓的,這死狗真會糟蹋東西。 “不對呀,我怎么看著像是犬齒印,該不會是被一只狗咬過的吧?” 這些人的眼神各個犀利無比,許多老輩人物眼睫毛都是空的,什么沒見過,一下子認出了齒印。 “還真是狗咬的,這是哪只該千刀萬刮的狗干的?” “這可是人元果,誰這么混蛋,拿它喂狗?” 葉凡聽到這些話,真是沒有辦法言語了。 關鍵時刻,還是天妖寶闕的白發老人平息了他們的不滿,道:“諸位,這是從鄉間收上來的東西,是一個老農隨手打碎一個石頭發現的,自然不知道珍貴之處。” “那也不能用來喂狗啊?!” “媽的,氣死老夫了,這是什么事,天殺的敗家子!” 一群老頭子直急眼,詛咒連連。 貴賓包間內,李黑水狂笑,葉凡郁悶到無言。 “這枚人元果保底價五萬斤源。”白發老人宣布,拍賣開始。 下方,頓時傳來一片不滿聲。 “如果沒有破損,可價值二十幾萬斤源,但眼下絕不會超過五萬斤,怎么保底價直接定到這么高?” “沒錯,靈氣都流失的差不多了。” 話雖然這樣說,但眾人還是皺著眉頭開始競價。 雖然被狗咬過了,但它的確是人元果,是罕世的奇珍,具有續命的神效。 當中,要以諸圣地最為別扭,有心放棄又不甘,尤其是搖光圣地,當真是捏著鼻子報價。 “六萬斤源!” “七萬斤源!” “八萬斤源!” “有沒有搞錯,這是被狗啃過的,還跟老夫爭的這么兇?” “嫌棄的話,你就別爭了,老夫報價九萬斤源。” 李黑水笑的很歡,見到一群老頭子爭一只被狗咬過的人元果,他有捶地的。 可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他爺爺站起身來報價,道:“九萬斤源!” “我……老頭子你爭這狗咬過的果實干嗎?!”他的黑臉上寫滿了驚愕。 葉凡笑道:“這玩意僅次于神藥,你該恭喜你爺爺才對。” “你站著說話不腰疼!”李黑水沒好氣的答道。 “我說李大寇,你春秋鼎盛,壽元充足,跟我們爭什么?”一個老頭子極其不滿。 李黑水的爺爺不慌不忙的答道:“這是為我孫子準備的,我要為他煉一爐靈丹,提升他的修為。” “我……”李黑水張口結舌,說不上話來了,剛才還在狂笑,到頭來卻發現,可能是他要享用這枚狗啃過的果子。 “十萬斤源。”就在這時,坐在角落里的赤龍道人開口,聲音并不高,很是平淡。 當一群老頭子見到是他后,都坐了下去,再也不肯開口,就連第三大寇徐天雄都不言語了。 “十二萬斤源。”搖光圣地報價,也唯有這樣的大勢力無懼恐怖的赤龍道人。 赤龍道人沒有再報價,因為他實在缺少源。 最終,沒有人與搖光相爭,都知道他們志在必得,人元果以十二萬斤源的價格成交。 搖光的人捏著鼻子,接受了這個結果。 古華皇朝的四位大人物,頭戴龍冠,氣宇軒昂,龍行虎步,最先離去。 見他們出來,所有人都閃開一條大路,深深忌憚不已,這必是進軍紫山的超級恐怖強者。 隨后,來自西漠的幾名老僧也離開了天妖寶闕,看著他們腦后的神環,所有人都心驚無比。 人們知道,第三次攻打紫山,即將開始了。 葉凡與李黑水剛從貴賓包間走出,就見到了吳子明、李重天以及那個錦衣男子。 “自今日起,你們若是現在圣地石坊,會明白結果,嘿嘿!”吳子明冷笑連連。 李黑水也冷笑道:“我記得你們說過的話,要賭到我們臉綠,一生一世都不敢在踏足這一行。” “你明白就好!” 李黑水道:“笑話,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我只想知道,你們請來這位到底是誰,什么來頭?” 錦衣男子直接向前走去,掃都沒有掃他一眼,根本沒有理會,只是對身邊的吳子明淡淡的道:“對付他們,談不上對賭,順手的事情。我這次來神城,是想切一塊神源回去,為我祖父祝壽。” 李黑水冷笑,看著他的背影,道:“好,好,好,那就在圣地石坊見吧,賭石大戰,看誰臉綠!” “跟你們也算是大戰?”錦衣男子淡淡的看了兩人一眼,直接離去。 “鄉間的粗陋野術,也敢跟拓跋世家的人對比?昔日,源天師都拜訪過他們的家族。”吳子明大笑,回頭道:“只要你們出現在石坊,我們自然會出現,讓你們知道什么才叫源術。” 一陣香風拂來,安妙依路過,淺笑道:“將有賭石大戰嗎,妙依一定會去觀看。” “哦,有這種事情?”大夏皇子與白衣小尼姑也正好從貴賓包間中走出,聞聽此言,頓時驚訝。 前方,吳子明停下腳步,回頭笑道:“安仙子你若是能來,自然是求之不得,這樣的對決也許會更有看點。” 隨后,他又向大夏皇子邀請,道:“殿下,你一定要來,這位是古源術世家拓跋家族的驚世天才,三年前就已在一座古礦中尋到了神源。” “拓跋家族的人?”大喜皇子一驚,道:“這可真是最古老的源術世家之一,相傳可定龍脈,鎖困山川。” “有人獨自在古礦尋到過神源?”姜家的人杰姜逸飛走來,一身白衣,臉上帶著儒雅的笑容。 吳子明趕忙介紹,道:“就是這位拓跋家的天才,在古礦中獨自切出了神源。” 錦衣男子也因此而停了下來,他即便自負與輕狂,也不敢無視大夏皇朝與荒古世家的人。 葉凡心中一動,拓跋家族的錦衣男子果然很不一般,源術確實驚人,不然不可能切出神源。 安妙依青絲飛舞,明眸善睞,無暇玉容上笑顏動人,道:“源術天才之間的對決,必會轟動神城,妙依一定會去觀看。” “不錯,我等必然前往,這將是一場盛事,說不定會切出比太古神藥還珍貴的絕世稀珍!” 大夏皇子與姜逸飛紛紛點頭,言稱要去圣地石坊觀看源術對決,就連白衣小尼姑蘿莉的大眼都一陣放光。 錦衣男子拓跋昌,只淡淡的掃了一眼葉凡,似根本未將其當作對手,不過當著安妙依、大夏皇子等人的面,他沒有多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