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37 再談如來

神城,是一個風云際會之地’東荒的大能、中州的皇族、北原的巨鬃時常驚現蹤影。 此地的一切,極度奢華與繁盛,醉仙闕號稱神城八大仙家酒樓之一,懸浮在半空中。 這是一片瓊樓玉宇,宮殿的一磚一瓦,都是玉石刻出來的’瑰美而壯麗,如夢似幻。 葉凡與李黑水婉拒了其他人,與大夏皇子和妖月空登臨醉仙闕,小尼姑自然也同行。 白霧繚繞,這片宮闕座落云端,雕梁畫棟,金碧輝煌’仿若來到了古天庭。 幾人騰空而上,踩在白玉階梯上,向后望去,云霧迷蒙,俯瞰下方世界,好像真的登臨了仙界。 “敢問上天,是否有仙?大夏皇子心有感慨,隨口吟了一句。 葉凡一怔往昔種種,與現在對照,他一陣失神。 這個世界,修士可飛天遁地’笑傲長空,云霧腳下過,瞬息千里行’若是在故鄉,他己是神仙。 白玉大道,鋪展向前,如通天之橋,他們漫步在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許多靈禽珍獸,在云霧間飛舞。 巍峨的宮闕間’十六名妙齡少女凌空飛來,降落在云霧間,向他們恭敬的施禮,引領幾人向前。 醉仙闕,非常講究,復古建筑,像是經歷過千百世,刻下了歲月的印記,宏偉不失一種名為底猛的沉淀。 李黑水笑道:“這里的一切,屬于北原黃金家族,月空兄你就不怕引來麻煩?” “來者是客,他們不會無理,自砸招牌。” 妖月空武力驚人,同輩難尋對手,不久前曾與黃金家族的傳人打了個兩敗俱傷,結下了仇怨。 “貴客這邊請。”十六名妙齡少女都是不弱的修士,然而在此卻只能引路,以及幫客人斟酒布菜。 “南天門?”’葉凡神色一動,前方宏偉巨門上刻有這樣三個古字,走到這里,腳下到處是云霎。 “這是效仿傳說中的古天庭而建。”大夏皇子介紹,顯然是這里的常客。 “我怎么沒有聽過古天庭之說?”葉凡問道。 “距今一萬多年的青帝提過一句,他要建天庭,曾列出這樣的格局,結果終究殞落了。”妖月空解釋道。 青帝’是萬載前的妖族大帝’是顏如玉的先人,他究竟活了多少年歲,不可考證’很難說清。 “該不會真有什么古天庭崩塌了吧?”葉凡心有懷疑。 “不可能,只是青帝提了那么一句而已。”大夏皇子搖頭。 穿過南天門,前方無比的開闊,分為四片區域,有春夏秋冬四景。 “這里……葉凡驚訝,遠比在地面見到開闊,宮闕很多,四大園區,竟有四大季節的不同景象。 妖月空道:“這里有四片結界,雖然無法與古之圣賢開辟的小世界相比’但也幾乎快自成空間了,北原黃金家族對空間之道有很深的造詣。” 旁邊的一名少女柔聲細語,道:“請貴客選擇園區。” 最終,葉凡選擇了冬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他還從未見過雪花飄零的季節。 清冷的空氣迎面拂來,這片宮闕銀裝素裹,鵝毛大雪飄舞,他們站在宮闕下,眼前一片白茫茫。 葉凡一陣失神,想到了過去,同樣飄雪的季節,那些人與事,如今,相隔一片星域,很難再相見了。 幽香飄來,蒼勁的梅樹,傲雪迎風,在苦寒中綻放花朵’在冷冽中飄灑晶瑩。 他們坐下來,一邊飲酒一邊看雪賞花,別有一番風情。 幾倍美酒下肚’連白衣小尼姑的小臉都喝的紅撲撲,大眼睛亮晶晶。 “公主殿下,你可走出家人,怎么能夠飲酒呢?”葉凡打趣。 白衣小尼姑,并沒有減去發絲,以雪白的帽子遮在里面,她皺了皺秀氣的鼻子,小聲咕噥道:“我在入世修行。” 妖月空道:“早聽聞,佛教有諸般神通妙術,皆是世間奇術,只是從來未曾見過。” 葉凡就是想向佛教方面領’想旁敲側擊釋迦牟尼的消息,不過大夏皇子與小尼姑都沒有細談。 “現在的佛叫什么’過去佛,還是如來佛?”葉凡暗中讓李黑水代問出這句話。 “佛就是世尊,沒有其他名字。”白衣小尼姑道。 “釋迦牟尼是什么佛?”葉凡漫不經心的問道。 白衣小尼姑紅撲撲的小臉頓時一滯,亮晶晶的大眼盯著小酒杯,不再多說什么了。 大夏皇子神色鄭重,嘆道:“唉,我們還是不要提這個名字了,在西漠這是一個禁忌,我也想知道確切發生了什么,遍翻古籍,也只能得出一句話的結論一一一一從此佛教無如來。” “為什么要這樣說呢?”葉凡不解的追問。 “似乎去……佛已經滅度。”大夏皇子說完這一句,緩緩搖了搖頭。 “夏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李黑水端起酒杯’自己飲下,道:“都說到這種地步了,你還支支唔唔干嗎,成心吊我們胃口。” 大夏皇子名為夏一鳴,白衣小尼姑名為夏一琳,相熟后幾人稱呼便隨便了起來。 “說是世尊,又說不是,叛徒可能與他有關,還有說,他是佛的魔殼。”大夏皇子夏一鳴住口,再不肯多說。 妖月空道:“皇子殿下,都說到這里了,你就不能再具體一點?”“這便是我聽聞的一點秘辛,再無其他了,萬不可說出去’不然有殺身大禍。”大夏皇子夏一鳴道。 “什么秘辛,誰會殺我們?”葉凡問道。 “我們不要在談這些了,真的沒有一點好處。“大夏皇子夏一鳴堅決的搖頭。 “夏兄’以你的身份還有忌諱?”妖月空不解。 “佛教的事,我們真的不要多說什么。”夏一鳴抬眼四顧,望著茫茫大雪,道:“須彌山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見他如此,眾人也不好深問了,大夏皇子也確實所知有限。 葉凡問了另外一個問題,道:“佛教存在多長時間了?” “自古長存呀。’……卜尼姑蘿夏一琳,純凈的大眼中充滿疑惑,一副你怎么連這都不知道的樣子。 “自古長存?!”葉凡吃驚,佛教先于兩千年前的釋迦牟尼,早已存在,這讓他怔怔出神。 “東荒知道佛教的并不多’不知道佛教長存,自然沒什么。”妖月空笑著對尼姑蘿道。 葉凡思索,在星空的另一端’關于佛教,雖傳為釋迦牟尼所創,但是此前就早有佛徒,與其說是其開創,不如說是其發揚。 在一些古經中有記載,釋迦牟尼游歷時見佛徒損身修行,認為不是正法,此后便有了如來之法。 他覺得一下子抓住了什么,便沒有再深問了,細細琢磨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宮闕外’一望無垠,白茫茫一片,大雪紛飛,梅花幽香自苦寒中來,幾人把酒言歡。 這桌酒宴價值五百斤源’已相當的昂貴,但和傳說中的仙宴比起來,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 “這里的仙宴,動輒數以萬斤源,是專為圣主與大能準備的,且需要提前預訂,不然的話,光食材就難以湊齊。” 談到仙宴,連天妖宮的少主妖月空都咋舌。 “是不是太夸張了?”葉凡問道。 “一點也不夸張,以當中的一道菜‘神凰翅’為例,它真的是以擁有神凰部分血統的鳥王烹飪而成,凝聚了其一身的精華,一般的修士吃下去’可以突破一個境界。” 葉凡忽然問道:“有沒有天鵬翅?” “以前確實有天鵬宴,不過老鵬王為此大動干戈,終究因他而取消了金翅天鵬這道菜。” 葉凡張了張口,真是一陣無言。 李黑水道:“仙宴,一年也沒有幾次,唯有圣主宴請大能時,才會偶爾一開,我們還是別多想了。不過,我真想喝一杯仙宴上的悟道茶,據說連大能都可能會因此而頓悟。” 妖月空搖頭,道:“悟道茶,仙宴上幾年也不見得出現一次,這種東西是無價神物!整片東荒只有一株悟道茶樹,每年能夠采集到三十幾片葉子就不錯了,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呢。” “世間只有一株悟道茶,在哪里?”葉凡驚訝。 “在不死山中。”妖月空道。 “哦,所有人都倒吸冷氣。 不死山,為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在中部地域偏北,那是一處生命禁區。 妖月空道:“唯一的一株悟道茶樹,還長在不死山中’以各種手段,每年也只能傳送出來三十幾片葉子而已。” “那里距離圣崖不遠了吧?”葉凡問道。 “不錯,相距不是很遠了,據說圣崖當年是有人以絕世力從不死山切出來的一座山崖。”妖月空不愧為天妖宮的少主,對很多事情都很了解。 葉凡點了點頭’這個地方他必要走上一趟,而且時間不會太遙遠,因為圣崖有九秘。 圣崖與不死山有關聯,大成的荒古圣亦在那里殞落,崖體被血染成暗紅色,此外還有大帝在那里刻有陣紋。 葉凡覺得,那里一定有很多的秘密。 忽然”丁咚的樂聲響起,隔壁宮闕中,一個白衣少女在獨奏琴曲’一群靈禽都被招引而來。 這些宮闕都是敞開的,供貴客觀雪賞梅,彼此間有時可見到。 “是安妙依……,葉凡神色一動。 “安仙子’怎么在此獨奏琴曲?”大夏皇子問道。 “妙依也在此定下了酒宴,本欲以酒相敬古風小弟,卻被拒絕了。”安妙依黛眉彎彎’無暇玉容上帶著淺笑。 古風,是葉凡現在的名字’他不可能以真名行走神城中。 “安仙子何必這樣說,不若我們合在一起,共飲酒如何?”葉凡微笑。 妖月空、大夏皇子亦相邀,安妙依輕笑,點了點頭,翩然而來。 她輕靈而至,大眼睛瞟了一眼葉凡,淺笑道:“古風小弟,你是第一個拒絕我的人’姆依可是很記仇的哦。”(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起點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