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36 炙手可熱

第三百三十六章炙手可熱 天字號石園內,劍氣沖霄,那枚不足一寸的黑色小劍,錚錚而動,殺意無盡。 相對正常兵器來說,它實在太短小了,甚至有些微不足道,可是威勢卻懾人心魄。 烏芒穿云,冷厲而肅殺,讓人懼到骨子中,連靈魂都在悸動,身心皆悚然。 老輩一些人物齊出手,烏芒被壓蓋,從天空中收縮,而黑色的小劍卻在跳動,想要逃離而去。 “錚!” 它化成一道烏光,一穿而過,將一塊珍石洞穿,刺在老道姑布下的光幕上。 老道姑掌指如玉,在虛空中一按,空間,四方俱寂,有一種大道神威在洶涌,瞬間壓落了下來。 “當” 一名老人連續彈指,上百道神芒射在黑色的小劍上,將它打的一顫,化成一道烏芒,倒射而回。 “哧” 烏光閃耀,鋒芒刺目,它竟然向人群中射殺而來。這樣可怖的兵器,絕對威力無窮,一些老人變色,紛紛出手。 “鏘” 十幾名老人同時震指,皆擊中黑色的小劍,打的它一陣搖動,光芒終于暗淡了下來。 “九竅石人被切,怨氣果然很大,還要在加把勁打散它的殘念!” 唯有如此,這枚黑色的小劍才會恢復到常態,現在完全是一把兇兵,很有可能會殺傷人。 如果不是有老道姑在此,以及這么多老輩人物在場,了石園,此地一定會成為流血之地。 黑色的小劍威勢很盛,交織出了道與理,且是龍紋黑金鑄成,可以說無堅不摧,幾乎不可攖鋒,很難攔下它。 “錚錚錚” 龍紋黑金劍震動,烏芒如匹練四射,交織出一片恐怖的黑色閃電,竟有摧毀天地之勢。 李黑水心驚,道:“這么可怕,切石也有危險,如果不小心被它洞穿,什么絕世稀珍都將成為虛幻。” 天妖宮少主妖月空則驚嘆連連,道:“龍紋黑金劍,這是一件稀世的寶物,絕對價值連城。” 大夏皇子目光熱切,道:“兩位兄臺,可謂將它賣給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價格。” 葉凡搖了搖頭,道:“我還沒有這個想法,也許會留下來自己用。” 不是不可以賣,但是現在卻不能,方才不少人對他傳音,眼下不可能出售。 妖月空也是雙眼火熱,道:“這是圣物鑄成的兵器,雖然用材很少,且離極道圣兵甚遠,但也極其稀罕了,可以拍賣出一個天價。” “轟!” 石園中一震,這些老人真正出手后,縱然是石人蘊生出的龍紋黑金劍也無法逞威,終究是被被封住了。 它之所以如此凌厲無比,主要是天生交織出的道與理在怨氣的作用下發威,相當于一點殘缺的法則力量。 這些老人并沒有就此收手,各自點出了一指,神芒激射,一道道閃電落下,將黑色的小劍籠罩。 這相當于一場洗禮,“哧”的一聲輕響,將怨氣打散,徹底煉化,黑色的小劍失去控制,烏芒終于徹底內斂。 “叮” 龍紋黑金劍墜落在地,將一塊珍石洞穿,它材質特殊,乃是圣物,極其沉重,竟沒入了地下。 葉凡趕忙上前,右手一拂,靈動無比,將黑色的小劍牽引了上來,化成一道烏光,出現在他的掌心中。 雖然不足一寸長,但卻沉甸甸,比之尋常的精鐵重千倍,這樣短小,卻足有百余斤重。 蘊在九竅石人眉心時,它并不沉重,感覺不到異常,真正出世后,其沉重才體現出來。 “不愧是交織出道與理的兵器,竟有這樣玄妙的變化。” 降服龍紋黑金劍后,短暫的沉寂,石園一下子嘈雜了起來,一群老頭子將葉凡包圍。 “這位小哥,將此劍賣給我,十三萬斤源!” “出售給我,十五萬斤源!” “老夫需要它,十八萬斤源!” …… 這些人張口,動輒十幾萬斤源,很多人眼中火辣辣,在這一刻,石園外沸騰,圍觀的修士羨慕而又嫉妒。 兩度切出絕世稀珍,皆是天價,許多人眼睛都綠了,跟狼一般向這邊望來,恨不得撲過來搶奪。 這枚龍紋黑金劍交織出了道與理,絕對是老輩人物的最愛,價值連城。 當然,它亦有致命的缺點,實在太小了,只能以“枚”來衡量,與正常的兵器相比就像是一粒小芝麻。 許多大人物祭煉法寶,動輒就要煉化一座鐵峰、幾座大山,所用材料以萬斤為單位。 它的珍貴之處在于,它交織出了自己的部分法則,且材料是圣物,盡管微小,但依然算是絕世稀珍。 “各位前輩,讓我自己琢磨下!”這些老頭子一個也惹不起,葉凡可不想得罪他們。 龍紋黑金劍只有多半寸長,通體烏黑,有點點晶瑩,在他的掌心一動不動,上面有一道道龍形的紋絡,玄奧而自然,那是天生的大道龍紋,亦是其名字的由來。 葉凡越看越喜歡,覺得若是以強大的神識駕馭,絕對無堅不摧,可大大提升他的戰力。 不過,當眾切出這宗稀珍,想要自己留下來,恐怕將有大麻煩,這是讓他很頭疼的問題。 細想來他手中的寶貝也不少了,如今最重要的是收集源,提升境界。 “給我看看。”大夏皇朝的小尼姑露出希冀之色。 葉凡遞給了她,白衣小尼姑托在掌心,大眼眨啊眨,說什么也移不開目光了。 “小兄弟將它賣給我們吧。”大夏皇子再次開口,想要購下此劍,道:“我妹妹如此喜歡,身為兄長,我想將其作禮物送給她。” “老頭子我也喜歡,沒人送我,只能自己買。”旁邊的一名老人打趣。 “是啊,身為老家伙,我們只能自己買給自己,小哥你覺得十八萬斤源可以出手嗎?” 白衣小尼姑將這枚黑色的小劍還給葉凡,戀戀不舍,大眼瞟啊瞟,難以移開目光。 紫衣妖月空笑著開口,道:“小兄弟,你也不要為難到底賣給誰好,干脆還是放在我們天妖寶闕拍賣吧。” 葉凡被眾人環繞,很難脫身。就在這時,儒雅的姜逸飛進入園中,向老道姑施禮后,亦上前欲購此劍。 同一時間,安妙依輕盈走來,如蘭似麝的芬芳飄動,眸波如水,巧笑嫣然,雖然未多說什么,但也志在此劍。 李黑水好不容易擠了進來,道:“諸位,你們深明此劍的來歷,是未來圣靈的殺伐之兵,是九竅石人蘊出的,這是天地生出的圣劍!” 所有人都不得不驚嘆,造物如此神奇,一枚龍紋黑金圣物,天生在九竅石人眉心,化生成圣劍。 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讓人震驚,感覺不可思議。 葉凡微笑,道:“諸位前輩,讓我仔細考慮下,反正我近期不會離開神城,到時候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自始至終,最為平靜的是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鐘天地之靈秀,站在遠處,眸子無瀾,淡然處之。 葉凡將地上的一大堆源收起,光芒閃爍,一片晶瑩,可謂收獲巨大,又得到了五萬斤源。 與他對賭的人一個個臉色灰白,沒有一點血色。尤其是吳子明幾人,有殺人的,覺得被坑慘了,這就是一個套,等著他們往里鉆。 “黑小子你們夠狠!” “再說我黑跟你們急。”李黑水揶揄,道:“剛才,又是諷刺、又是挖苦我們,現在感覺如何?借用你們嘲笑過我們的話,一下子從九天之上栽到地上來了吧,給你們再加一句,還是臉先著地。” “你……” 吳子明等人氣的渾身顫抖,但也不好發作,如今葉凡源術驚人,被環繞在中心,如眾星捧月,包括安妙依、妖月空這樣的人物,更不要說那些大有來歷的老人了,他們可不想去觸霉頭。 葉凡先是切出神藥,而后又從九竅石人中切出圣劍,此刻自然成為了炙手可熱的人物,許多人都想拉攏他。 “兩位兄弟,我已在醉仙闕定好酒宴,今日中午我們不醉不歸。”大夏皇子暗中傳音。 這是早已提前說好的事情,葉凡沒有拒絕,答應了下來。 “今日當慶祝。”妖月空笑道,他也有這種想法,且此前也提過。 “在此之前,我要先去還賬。”葉凡向前走去,來到源師傅與老道姑面前,將九萬斤源堆在地上。 九竅石人可謂天價,如果不是切出了龍紋黑金圣劍,必然是大賠。 不遠處,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氣的要吐血,這等于是他在付賬。被坑的如此窩囊,名副其實的上趕著去送源,讓他情何以堪? “今天,我們要好好聊一聊源術。”大小皇子道,他的妹妹亦跟隨在旁。 “妙依,中午欲備上一桌珍肴,以酒相敬,不知小兄弟有閑暇否?”安妙依忽然微笑傳音。 這個東荒最美麗的女子,一顰一笑都動人心旌,能夠得到她相邀,是許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她靜等葉凡回應,若是傳揚出去,定會讓神城的許多男子艷羨與嫉妒。 姜逸飛白衣無塵,如玉樹臨風,笑容很有感染力,他沒有上前,而是對李黑水開口,想要邀請兩人。 旁邊,不少老人亦很直接,向葉凡伸出橄欖枝,他們看中的不光是龍紋黑金圣劍,更看重他的源術。 有這種想法的人自然不在少數,若是能夠與一個源術天才交好,將來自會有大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