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34 九竅石人

第三百三十四章九竅石人 竹林碧綠,靈泉涌動,清寧而安謐。 石臺高聳,朝向太陽,聚納日菁。葉凡站在上面,迎著陽光觀察石人,他神情專注,慢慢轉動奇石,認真而又仔細。 忽然,他神色一動,石人右眼被陽光照射時,他仿若看到一絲日菁一閃而沒。這……是錯覺嗎?他并不能確定,因為久對太陽,他懷疑被晃了眼。 葉凡一動不動,持九竅石人正對太陽,精神高度集中,仔細觀察。 到了這一刻,任誰都知道,這個清秀的少年是個源術高手,種種手法都很講究,甚至未曾聽聞過。 “難道是一個源術世家的少年,所用手段很特別,見所未見。” “真正的源術高手,選石五分靠運氣五分靠實力,可以說是對半開,這個少年多半很有來歷。” “上次,一個源術世家不是來了幾個人嗎,也看過九竅石人,所用手法與他大不相同,想來肯定不是出自一脈。” 旁邊,一群圍觀的老頭子都在輕聲議論,眼中多了一分火熱,如果這個少年是個源術天才,無疑很值得拉攏。 天字號石園外,雖然有很多人圍聚,但卻非常安靜,自從葉凡要始動九竅石人,便沒有了說話聲,所有人都在靜看。 白衣出塵的姜逸飛都在等待,露出關注的神色,他連長靴都是白色的,纖塵不染,絕世飄逸儒雅。 安妙依烏發輕舞,神秀內蘊,眼波流轉,亦在觀察葉凡,無暇玉體似花樹堆雪,動人心旌。 葉凡足足靜立了半刻鐘,也沒有再觀察到異常,石人的右眼很干燥,并無日菁出入,沒有生動的氣機。 突然,葉凡動了,他的右手出現點點光輝,五光十色,非常絢爛,很夢幻的感覺。 這不是修士的手法,這是玄妙的源術,聚草木精氣,納太陽菁華,引天地元精,匯聚而來。 葉凡的右手輕靈的拂過,將五光十色貫入九竅中,他的雙眼有點點星芒閃耀,一瞬不瞬盯著石人。 “果然是源術高手,奇異的法門,玄妙的手段,從來沒有見過。” “這種源術可以探出石頭中的稀珍嗎?” …… 旁邊,這些老人皆露出驚訝之色,心中很期待,都想看看他還有什么妙法。 葉凡并無神力波動,完全是在展現源術,這是他第一次如此鄭重,因為九竅石人真的太特別了。 過了很長時間,五光十色貫向九竅都沒有產生任何變化,奇石古樸自然,依然如故。 葉凡皺起了眉頭,輕輕地從石臺上跳了下來,不再迎著陽光觀察,這些手法無用。 李黑水傳音,道:“看不透徹嗎,干脆別動它了,剛才我聽人說,這塊石頭擺在此地有年頭了,縱然有人看好,也在最后關頭放棄了。” 紫衣妖月空亦開口提醒道:“小兄弟,沒有把握的話就別要動了,很多源術高手都曾看過,最終又都離去了。” 葉凡很平靜,道:“我再看一看。” 他將九竅石人放在芳草地上,仔細在石人身上丈量后,開始快速出手,不斷落指,向下點去。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又一道寸許長的金芒,沒入一些特殊的位置,如一粒粒金子墜落而下。 “點石成金手!”白發蒼蒼的源師傅驚叫,在人群中顯得很特別。 “什么,真是源術中大大有名的奇學點石成金手?源術世家走出來的高手都不一定能夠施展出!”一些老人驚道。 “真的假的,這個少年施展的是點石成金手?這……不可思議,還真是個源術天才!” 周圍,一群老輩人物都露出驚色,這種源術他們聽說過,但幾乎沒見人施展過。 天字號石園外,吳子明與李重天等人面面相覷,一臉的晦氣,感覺像是咬了黃連一樣苦。 大夏皇子在吃驚的同時,更加關注了,站在最前面,幾乎快貼到了九竅石人上。 紫衣妖月空亦俯體,近距離觀察,他覺得葉凡的源術比他想象的還要不凡,若是能夠拉好關系,日后對天妖寶闕將大有益處。 整整一百八零八道寸許長的金芒,被葉凡打入石人內,這不是神力,不用擔心震裂此石。 人群中的源師傅驚嘆連連,道:“竟連貫了下來,是完整的點石成金手!” 葉凡很專注,并沒有被旁觀的人所影響,他開始有規律的擊石,雙耳仔細聆聽,直至很久才停下來。 “怎么樣?”李黑水緊張的問道,被這么多人關注,花費天價來選這塊石料,任誰都很難平靜。 “還是不能確定,不過,我就選它了,買下!”當葉凡吐出“買下”兩字時,石園終于不再平靜,一片喧嘩,所有人都議論了起來。 九竅石人,乃是天價奇石,擺在這里有很多年頭了,一直沒有人敢動,幾乎快成為了道一石坊的鎮園之寶。 今天,終于有人要切此石了,所有人都有些迫不及待,想一觀石人內到底孕生了什么。 “今天果然不虛此行,將了卻我們多年的心愿!”一些老人感嘆連連。 “英雄出少年,果然有沖勁,很多人都看過這塊石頭,連源術世家的人都來過,終究是沒有買下。” 石園內外喧囂不堪,所有人都在談論著自己的看法。 吳子明冷笑道:“我看他是要倒霉了,那么多高手認真琢磨過后,都不看好這塊石頭,他竟敢買下,嘿嘿!” 李重天亦諷刺道:“一會兒看他跌個頭破血流,看他如何收場!” 石園內,李黑水皺眉,道:“你看不透這塊石頭,根本不能確定,為何還要買?” “什么叫賭石,賭字放石前,若是源術都無可奈何時,就只能大膽搏一下了。” 葉凡精研源天書,如今源術還未臻至完滿境界,無法與源天師相比,的確看不透這塊石頭,但是卻也若隱若無的感應到了一絲異常。 他覺得一定不是凡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切出絕世稀珍來,他不想錯過,因為不久前源術世家來過幾人,他怕引來更厲害的人物。 “好,好,好!”源師傅最為激動,身體顫抖,他守著這個園子數十年了,他并不是修士,有生之年都想見到有人切開石人,一窺究竟。 就連最為平靜的老道姑也露出了一絲異色,不是那么的漠然了。 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也出現在近前,顯而易見,也想一觀。 當葉凡持刀的剎那,所有聲音都消失了,偌大的石園一片寧靜,只剩下了熱切的目光。 整片石園,靜悄悄,落葉可聞,葉凡開始切石,謹慎而小心,幅度很小,下刀穩而準。 “咔!” 當第一道聲音傳出時,所有人都一震,此音一出,預示著道一石坊的鎮園之寶終于要被解開了! 石屑紛飛,葉凡專心運刀,他并沒有手軟,速度很快,不多片刻間將石人的手臂剝開了。 結果,除了一地石粉外什么也沒有,連塊普通的源都沒曾切出。可以看到,石人的內部很一般,白花花,根本不是孕生有稀珍的石料。 “壞了!”李黑水知道事情很不妙。 “果然,怪不得那些源術高手最終搖頭放棄了,這九竅石人看著特別,但是內部是白石,肯定出不了源!” 一些老人非常失望,期待這塊石頭很多年了,今天終于有人切開,不想竟是如此的普通,沒有一點出奇處。 甚至,有些老人懷疑,這是道一圣地做的局,故意要坑一些源術造詣精深的人。 “還好,當年我忍住了,沒有買下這塊石料。” 葉凡對這些聲音充耳不聞,繼續揮動切刀,時間不長,將石人的雙腿亦剝落,依然白花花。 “唉,這么多年來,這塊石頭一直讓我放不下,不想卻是這個樣子。” “如果有絕世稀珍的話,早已有石中飛仙異象發生了,現在連波動都沒有,讓人失望。” 這些老人都在搖頭。 最緊張的莫過李黑水,這可是一塊天價石頭,如果什么也切不出來,以前的神藥都要搭進來填窟窿。 葉凡什么也沒有說,繼續揮刀,將石人的腹部解開,依然白花花,而后將頭部也切裂,最后他將刀落在胸廓上,石屑紛飛,還是什么也沒有。 李黑水的冷汗流了下來,滿懷希望,到現在卻無比的失望。 此刻,地上還有拳頭大的一個石塊沒有解開,那里位于心臟部位,此外頭部的額骨亦沒有落刀。 到了現在,石園外不再平靜,沒有人看好這九竅石人了,切到現在都是白色,這樣的石料幾乎不可能孕生出稀珍。 “哈哈……”吳子明大笑,道:“自不量力,這么多年過去了,所有高手都搖頭而去,沒有人選中它,你真以為自己是源術大師了?!” 李重天也幸災樂禍,諷刺道:“總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以為可以指點江山,到頭來卻跌的頭破血流,其實什么也不是!” “哈哈……” 他們一行人全都在大笑,石園外一片喧囂。 有人諷刺,有人揶揄,也有人同情,各種表情呈現,人生百態面孔皆有。 現在,沒有人保持安靜了,一片噪雜,誰都不看好九竅石人這塊奇石了。 “嘿嘿……”深沉而意味深長的冷笑在不遠處響起,幻滅宮的太上長老李一水也出現了。 此刻,就連妖月空與大夏皇子都很失望,在一旁沉默無語,有些疑惑是否錯估了葉凡。 遠處,姜逸飛亦微皺眉頭,不再那么關注這里。 安妙依亦是微微搖了搖頭,美麗無瑕的俏臉上,神色平淡了下去。 一群老人在葉凡旁邊靜觀,不再多說什么了。 神秀天成的少女道士站在一邊,依然很平靜,沒有什么表示。 “媽的,實在讓人惱火!”李黑水很郁悶,狠狠的瞪了一眼遠處的吳子明與李重天等人。 此刻,唯有白衣小尼姑還蹲在地上,托著下頦,很是純真,還在好奇的盯著那個拳頭大的石塊,眨動大眼道:“怎么不切了?” 葉凡波瀾不驚,站起身來,沖著四外大聲喊道:“有人愿與我對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