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28 天璇赤龍(呼喚)

昔日,圣體一出,天下懾服,所過之處,諸雄避退,不敢攖鋒。 可惜,沒落的太久遠了,如今連一個小派的弟子在談到這種體質時,都會冠以廢體二字。 歲月流淌,興衰沉浮,圣休泯然眾人矣,再難現無上風采,更迭沉淪,不可阻擋。 葉凡想打破詛咒,改變眼前的窘況,他迫切想變強,尤其是無始大帝秘辛一出,他被激的心緒波動。 神城真的實在太大了,這么多天,葉凡也僅僅局限于一角,并沒有深入走盡。 當然,這主要也是因為他想贈石,不不可能走馬觀花,選中一個石坊就要停留很長時間。 今天,李黑水帶著葉凡是的稍遠一些,這條古街很寬闊,但行人并不是很多,分外安靜。 道路兩旁是一株株古樹,枝椏參天,樹干老皮干裂,十幾人都合抱不過來,遮天蔽日,讓這里竟有一絲幽森。 當又向前走出一段距離后,葉凡發現不對勁,道路旁有一處石坊,規模相當的大,占地極廣,可是分外英涼。 蒿草叢生,老樹瘋長,將樓闕都快淹沒了,顯然多年沒有人打理,近乎成為了一片野地。 “我昏!” 葉凡瞠目結舌,因為他竟然見到一只兔子,沒錯,一只野兔從蒿草中跳出,沖進園林深處。 這可是神城啊,寸土寸金,這樣龐大的一片宮苑,為何荒涼到了如此境地? 居然沒有人打埋,成為一處古藤瘋爬,樹木狼林的怪地,實在有些特別,最過分的是出現了野兔子。 很快,葉凡又發現兩只野雞,拍打著翅膀飛進灌木深處,他相當的無言,這也太另類了。 “這是什么地方,在神城內會有人舍得廢棄這樣一處寶地?!” ·這處地方……是天璇圣地的石坊。”李黑水道。 前方,道路旁有一座宏偉如城樓的門道,被古樹遮蔽,上面有一塊斑駁的銅匠,刻著兩個古字一一天璇。 “是那個圣地!”葉凡驚訝,走到近前細細打量,道:“難怪如此。 他想到了老瘋子,昔年這個圣地極度鼎盛時,舉全教之力,攻打荒古禁地,結果近乎煙消云滅。 遙遠的過去,圣地比現在多,但時至今日,已斷了不少傳承。他們留下的寶藏,皆被其他圣地瓜分,這也是如今的圣地越來越強盛的一個原因。 “當年,天璇圣地僅逃回來三、四人,怎么可能饋的住虎視眈眈的諸圣地,留下的很多寶藏都被分了,包括太初禁區外的廣袤源礦。 “這里為何沒有被瓜分?”葉凡不解。 “然是有些原因的……”李黑水解釋。 諸圣地想將天璇平分,可是后來天璇圣地中每到月圓之夜都會傳來哭聲,幾位圣主深夜去探,都發現不了什么。 而后沒過多久,神城內的這處最大的石坊,月圓之際,也傳出了悲傷的大哭聲。諸圣地都有強人來探過,但卻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終是沒敢動這里。 接下來的年月里,每隔一千年,悲傷的大哭聲就會在深夜出現一次著實嬉住了所有圣地。 至今,都沒有人敢動此地。 “咦,門是開著的。”葉凡驚訝。 “這么多年過去了,只剩下一個看門的老人,是昔年的那個忠實老仆的后人,不過也快就此斷絕了,如今這個看門的人沒有什么后代留下。 “能進去看看嗎?”“進去倒是可以,不過石料早就被各大圣地運走了,沒什么好東西“難道這里也能賭石?”葉凡有點意外。“看護這里的老仆人也要生存,守的只是這處舊宅,對于石料,如果有人想買,自然也賣。” 告年,各大圣地先一步將諸多珍貴的石料運走,深夜哭聲后來才響起,雖然未占據此地,但也不可能將源還回來了。 破敗的石階,倒塌的宮闕,全都被草木遮掩,一個老眼昏花,彎腰駝背的老人,坐在一塊青石上。 他老態龍鐘,壽無無多,幾近油盡燈枯,望著蒿草叢生的荒涼園子,他眼中充滿了緬懷與傷感。 見到這一幕,葉凡不禁嘆了一口氣,這是一個忠厚的家族,祖祖輩輩都在守著這個沒有未來與希望的院子。 老人有些呆板,緩緩格回過頭來,滿臉的皺紋,老眼渾濁。 “年輕人你們是來買石料的嗎?” “真是個讓人心酸的老人,他守在這里,在等待什么?”葉凡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是什么信念在支撐著老人。 “買,我要買很多石料!”葉凡點頭,將不少源放在了老人的身前。 “用不了這么多,這里沒什么值讖的石頭……”老人顥顥巍巍,以粗糙的老手將源往回推了推,道:“再說,你還沒選石頭呢。” “我現在就去選。”葉兄道。 “仔細找,沒準還能尋到一兩個寶貝。偶爾,會有傳說中的大人物來這里尋寶。”老人眼中無神,有些感傷的望著破敗的園子,道:“剛才還有一個人進來,去深處尋找了,說不定就是那樣的人物。 李黑水笑了笑,打趣道:“說不定,我們運氣好,真的會碰上一個傳說中的大能。” 忽然,葉凡神情一滯,心中怦怦跳動,因為他真的看到了一個恐怖人物蒿草叢深處,有一個老道,身穿古舊的道袍,身體干枯,正蹲在地上看石料,竟然是一一一一赤龍道人。 還好葉凡的養氣功夫足夠,換作一般人一定會驚叫出來,他剎那平復情緒,脈象無絲毫紊亂。 這是孔雀王的結拜大哥,讓各大圣主都要頭疼與忌憚的超級恐怖存在,葉凡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他。 他不禁看了老人與李黑水兩眼,扉不知該說他們是烏鴉嘴,還是會大預言術,還真指出個超級恐怖人物來。 赤龍道人向這邊望了一眼,看了看老人與李黑水,沒有多說什么。 數月前,赤龍道人在石寨選中一堆石器,結果讓葉凡給連窩端了,甚至連村民的住宅地基都給拔走了,連根毛都沒給他剩下。 葉凡可以想象,赤龍道人當日回去時的表情,他不敢露出一絲破綻,如果讓對方知道是他做的,多半會狠削他。 他與李黑水漫不經心的在古樹下尋找石頭,并沒有露出任何異樣之色。 不多時,赤龍道人選了十幾塊破石頭,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堆放在老人身前,就要付源。 忽然,赤龍道人似是感應到了什么,彌漫出一股恐怖的氣息,一下子從原地消失了,沖了出去,像是在追趕著什么。 “怎么走了……”老人疑惑不解,而后對葉凡與李黑水,道:“要不你們別挑了,買這些石頭吧,都是挑好的。” 葉凡有點遲疑,難道再抄一次底,將赤龍老道看上的東西一窩端? “買!如果那牛鼻子不回來,算我的大運氣,如果他回來,賣他個人情。”葉凡暗自做出這樣的決定,走了過去。 “直接在這里切開吧。”李黑水并不多么上心,他不知道赤龍道人的身份。 “再等等。”葉凡怕赤龍道人回來。 可是,足足等了一刻鐘,對方也沒有回返,(輕描)他礴叫運氣,直接動手切石。 接連剝開十三塊石頭,都什么也沒有,里面空空如也。 第十五塊石料只有拳頭那么大,葉凡剛切開就聞到了一股香氣,如蘭似麝,沁人心脾,醉到人的骨子里。 他當時就一震,這種氣味太熟悉了,不久前曾在源天師留下的石器中切出來過,將貪婪的大黑狗毒的死去活來。 “赤龍道人的眼光為何這么毒辣,他難道也懂得最深奧的源術不成?!”葉凡心中震動的同時,還有無盡的疑惑。 當然,眼下更多是的是頭疼,又切出這種東西來了,不會又要浪費掉吧? “切出寶貝來了!”李黑水興奮的大叫。從石頭溢出這樣的濃香,一定是世所罕見的稀珍。連旁邊的老人,渾濁的雙日都不再呆板,露出驚訝之色。 葉凡剝落石皮,露出一枚粉紅色的果實,只有半顆拳頭那么大,與上次的一模一樣,只是小了一半而已。 “刷” 突然,光芒一閃,赤龍道人無聲的出現在原地,露出驚怒之色,道:“你怎么動我的石料?” 葉凡沒有立刻回答,想賣赤龍道人一個大人請,絕對不能讓對方怪罪下來。 “你一去不歸,我主動賣給了他們。”就在這時,旁邊那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回答道。 奔龍道人有些意外,不禁多看了老人兩眼。 “已經被我們買下來了,你想要的話拿足夠的源來買。”李黑水雖然看出赤龍道人極其強大,但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對方恐怖到可以作孔雀王的大哥。 “先別說這些沒用的,趕緊拿玉器耒封住它,不然的話最保守估計,價值十幾萬斤源的東西就被糟蹋了!”赤龍道人無比焦急,頭上都冒出了汗水,搜便全身也沒有導出玉器。 “十幾萬斤源?!”李黑水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 黑皇在這一刻,葉凡有罵臟話的沖動,嘴角差點抽搐。媽的,這個貪婪的死狗,一口咬下去了二十幾萬斤源結果毛用都沒管,將它自己毒的口吐白沫,死去活來,抽搐了半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