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22 圣城

葉凡一路向北,飛了十幾日,越過千山萬水,也不知道行了多少萬里,終于接近北域的圣城。 北域圣城,絕對的中心,在這片赤色的大地上,它與太初古礦一樣有名,北域居民將之奉為神地。 深秋襲來,天氣已經很涼,光禿禿的樹杈上,偶爾還有一兩片殘葉頑強的掛著。 圣城所在的這片綠洲,極其廣闊,方圓能有數萬里,城鎮很多,相對其他州來說,圣州是最為平靜。縱然流寇再膽大包天,也不敢來這片綠洲洗劫,因為各方大勢力都在此州駐有人馬。 北風卷地白草折,飄雪的季節已經不遠,路上所見行人,很多都已穿上了獸皮衣。 通向圣城的大道很寬,并行十幾輛馬車都沒問題,除了北域居民外,不時可見到修士從天空飛過。 此刻,葉凡距離圣城已不足六百里,大路兩旁,是高聳的大山,斷裂的石崖,皆氣勢巍峨,這條青石大道像是被人劈山斬崖,開鑿出來的。 當離圣城不足二百里時,路上的行人明顯多了不少,異獸奔騰,如風似電,大多都是修士。 忽然,悶雷般的聲響傳來,數十騎人馬如潮水一般沖來。 不得不說,這些人很囂張,他們縱獸而行,踩在半空中,距離地面不過數米高,沿著大路而進。 蠻獸嘶吼,一聲狂風呼嘯而過,將路上很多人的發絲都吹的凌亂了,不少人怒目而視。 可以清晰的看到頭上數米高處,龍馬蹄子、麟豹爪子踩踏虛空而過,對路上的行人是一種極大的不敬。 半空上的人縱獸飛奔,根本沒有顧忌大路上的人的感受,沖向圣城方向,眨眼消失不見。 一般的人絕不敢如此,因為前往圣城的人絕對多數都是修士,這樣很容易得罪人。 “這是哪個古世家的弟子嗎,真是太囂張了,踩著我們的頭顱前行。”大道上有人不滿。 “算了,少說兩句吧,萬一被他們聽到,掉過頭來找你麻煩,將是大禍。”有人勸道。 “我感覺像是北原黃金家族的人,他們也許是無意的,可能有急事吧。” “黃金家族一位大能的子孫,得罪了天妖宮的一位少主,雙方大戰了一場,兩敗俱傷,他們多半是為此事趕路。” ……還沒有真正進入圣城,葉凡就已經感覺到,前方是一個風云聚會之地。 此城,匯聚天下風云,有中州的皇族,有北原的黃金家族,甚至還有南嶺的大能,更有東荒的諸圣地。 不久后,葉凡終于臨近北域第一城。 這是一片凈土,圣城外,方圓一百五十里一片蔥郁,感受不到季節的變化。 雖已是深秋,但這里一片翠綠,沒有一點寒意,如春日一般,暖風拂面,草木豐盛,靈泉汩汩。 靈氣無比的濃郁,比其他地方要高上很多倍。古木參天,高達上百米,如小山一般,枝椏伸展向天空,古藤一條條,如虬龍爬滿崖壁。 “已經是深秋,為何還這樣生機勃勃?”有人與葉凡一般,心有疑惑,對大路上的人問道。 “圣城,自古長存,是它影響了地域的環境。”有人答道。 半刻鐘后,葉凡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圣城,給他以很大的震撼。 古城極其雄偉,城墻如一條蒼龍橫臥,連綿不絕,像是銅水澆鑄而成,閃爍著金屬的光澤。 宏偉的城門樓,高達百米,氣勢磅礴,極其壯闊,遠遠望去,巨大的古城帶給人一種窒息的壓迫感。 “這就是北域的風云中心啊……” 自古至今,關于圣城的傳說很多,查閱各種典籍,人們會吃驚的發現,它真的太古老了。 根本無法追溯到底起源什么年代,從有文字記載以來,此城便從未改址過,也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了。 神城,亦是它的名字,相傳在無盡歲月前,它是懸在空中的,在荒古時代,才沉墜到大地上。 這座古城,比大國的都城都要大很多倍,雄偉壯闊之極,如果不飛行,如凡人一般行走,穿城而過要走上一日。 城內非常繁華,殿宇林立,古街寬闊,賭石坊、仙人樓、風月宮、圣主闕、妖王閣,應有盡有,極盡奢華,凡人與修士混雜。 城內,人來人往,有半數都是修士,在這樣的地方,所有人都不不敢莽撞,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會撞倒一位古世家的子孫。 再倒霉一點,可能會直接踩在圣地一位太上長老的腳上,這些不是沒有可能發生,因為圣城內有不少這樣的人出沒。 葉凡發現,眼睛有些不夠用了,古城巨大,布局講究,很是玄奧,他懷疑有些殿闕與此城一樣古老。 繁華的大街旁,不時就會出現一片占地極廣的宮殿,雕梁畫棟,如皇宮一般。 “這是什么地方?”他不時向路人詢問。 “這是五行宮的開的客棧,還算不錯。” “一片宮殿做客棧……還算不錯。”葉凡有些瞠目結舌。 沒走出去多遠,又看到一片宮苑,園景瑰麗,樓闕巍峨,金碧輝煌。 “這又是什么地方?” “這是一個賭石坊,規模太小,建議你去那些圣地的賭石坊。”旁邊的人答道。 “這樣的宮苑,還算小賭石坊……”葉凡真的快無言了。 不久后,他又看到一些懸在半空中的樓閣,并不凌亂,坐落都很規律與雅致。 “這位老伯,向你請教,這是什么地方?”葉凡不得不再向人詢問。 “第一次來圣城吧。”路邊的半百老者掃了他一眼,道:“這是一家酒樓,還算不錯。” 葉凡摸了摸下巴,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一切都極盡奢華。 半百老人道:“有足夠的源的話,可以上去吃頓飯,天下各種珍肴應有盡有,少女修士為客人斟酒、撫琴。” 城內無人飛行,縱然是修士,也嚴守城規,繁華的大街上,人流往來,摩肩接踵。 葉凡走了片刻,終于來到一處清靜之地,這是一片道觀,并不宏偉與高大,但卻占地極廣。 周圍,栽種有很多古樹,郁郁蔥蔥,道觀掩映萬丈紅塵中,比別處安靜很多,有一種歸真的感覺。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仿佛有大道氣韻在流轉,明明進出的人很多,但卻一片清寧。 “大叔,我想問下,這是什么地方,怎么還有道觀?”葉凡向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胖子問道。 “新來的吧,一看你就是剛來圣城……”又是這句話,每次他向人詢問時,都會聽到這句話。 這個有些富態的中年胖子嘿嘿的笑著,道:“這是道一圣地的石坊,相當的有名氣,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近來,她們的圣女時常露面,常駐這里,年輕人要想一睹芳顏的話,不容錯過機會。” “大叔你笑的怎么這樣猥瑣?” “嘿嘿……你不知道,近來這里很熱鬧,也不知道是從哪里跳出來的八個瘋子,揚言要在道一圣地賭石,將她們的圣女贏走。” “大叔,我看你還真夠八卦的。”葉凡瞟了這中年胖子一眼。 “這八個瘋子大有來頭,姜家的太上長老都未能將他們鎮住,八人掏出一枚赤玉令后,姜家的老貨轉身就走了。” “八人什么來歷?”葉凡奇道。 “誰知道。”中年胖子叨咕了一聲,道:“走,我們進去看看?” 葉凡婉拒。中年胖子嘿嘿的笑著,有些猥瑣的扭著大屁股,獨自走進道一圣地的石坊。 “什么人想贏圣地的圣女,怎么跟我搶生意,不過這樣也好,多出點這樣的人,便于我在圣城中渾水摸魚。”葉凡咕噥。 走過一個拐角,前方竟有一個大湖,湖水碧藍,如一塊巨大的藍寶石,鑲嵌在地上。 人流涌動,不少人走在河岸邊,楊柳擺動,暖風襲人。 湖中,停有很多龍船鳳閣,絲竹之聲悠揚傳來,葉凡發現岸上以年輕人居多。 他抬眼望時,更是一驚,大湖的深處,天空中云霧繚繞,還有很多漂浮著的大船,以及一些宮闕與樓閣。 “這又是什么地方?”葉凡心有疑惑。 這一次,他沒有被人說是第一次來,而是被鄙視了。 “來都來了,還當自己純情少年!” “大哥,我真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介紹下吧。”葉凡虛心請教。 人流來往,湖邊楊柳成片,這個男子瞥了他一眼,道:“圣城有名的妙欲庵,你會不知道?” “妙欲庵是什么地方?我第一次來圣城。”葉凡道。 “自然是圣城十大風月地之一,近來妙欲庵的傳人要出世了,我估計一些圣子以及荒古世家的傳人都偷偷摸摸來到了這里,你第一次來圣城就沖著這里來……” “我倒是想見識下,不過之前確實不知道。” 這個男子掃了他一眼,道:“晚上這里才熱鬧,燈火通明,仙湖晶亮,天空中瓊樓玉宇浮現,玉船橫空。妙欲庵最杰出的傳人出世,某些圣子與荒古世家的年輕人都可能會暗中來此。” “妙欲庵名氣這么大嗎?”葉凡驚訝。 “妙欲庵傳承古老,勢力龐大無比,名氣自然大到了極點,不比圣地弱多少。” 圣城有十大風月之地,妙欲庵不說底蘊與實力,單僅風月就可排進前三。 據說,她們歷代庵主,少女時代,都與一些圣子關系難以說清,而那些圣子有的人后來成為了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