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315 黑皇發狂

第三章到,月票和前面和很近,各位書友猛力點,讓我激動下,俺去寫第三章“爺爺……”徐元吃驚而后狂喜大叫道:“老爺子殺了他們“徐天雄……”涂飛駭了一大跳,蹬蹬蹬退后了出去。 “能否放過我這孫兒?”徐天雄面無表情,他只是一綾神念,但立身在那里,卻似與大道相合,“我不想與你孫兒結仇,可是他不想放過我,您也聽到了,他想讓您殺掉我們,以他這種性情日后必會害我。”葉凡頭頂萬物母氣鼎,手持打神鞭。 “你真的要殺我的孫兒?”老人依然是面無表情的相問,威壓透發而出,讓人感覺到了驚悚的氣息。 “嗡” 突然,葉凡直接出手,縱然面對超越大能青蛟王的徐天雄,也無所懼怕。 “嗚一一一一一一” 打神鞭輪動而出,徐天雄這縷神念整日都在沉睡,除非徐元性命不保時,才會被格醒。 可他縱然法力滔天,但畢竟也只是一經神念,哪里知道打神鞭的妙處,捏印向前壓來。 “啪” 打神鞭與他相撞,正面相交,非常的激烈,將金色的古塔都震飛了出去。 涂飛忙以吞天罐護體,徐無則慘叫,被能量浪濤掀飛,如一片破落的樹葉墜在遠處。 “這是什么秘寶?!” 第三大寇徐天雄身體龜裂,但還是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葉凡不答,繼續揮動打神鞭,將其粉碎,化成一團光輝。 “咚!”接著他又打出了第三擊,光華潰滅,徹底消失在天空中,成為一片飛灰。 “你對徐天雄的神念出手了?!”涂飛很吃驚,沒有想到葉凡這么大膽。 “先下手為強,我看他護孫心切,怕他施出什么秘法來。”葉凡仔細檢查古塔,怕里面有什么古怪,道“且,既然得罪了他們這一脈,就要做的干凈一些,全部抹殺,讓他無從查找。” “不要殺我……”徐元徹底心寒,他都不知道古塔中有他爺爺的神念,意外相見,以為可以脫險,不想卻是這個結果。 涂飛嘆道:“徐天雄果然恐怖,這只是他的一綾神念而已,如荼是他的真身,光想想就讓人發毛。” 仔細檢查后,金色的古塔再無其他,被葉凡丟給了涂飛,道:“這金色古塔不錯,你收起來吧。” 涂飛腦袋搖的像個撥浪鼓,道“這玩意誰敢用?被徐天雄知道,必會滿天下追殺。” 葉凡嘿嘿笑道“留給那只狗吧,我估計它見到的話,自己就會搶。” “你真要殺他?”涂飛皺眉,他覺得殺掉徐元將非常麻煩。 “我還有別的選擇嗎,難道將他放走,你也知道,以他的性情肯定要攪出無邊風浪來害我。”葉凡道。 “不要殺我,放了我吧,我保證不會找你的麻煩!”徐元大叫,到了這一刻,他充滿了恐懼,他的性命在對方一念之間。 涂飛想了想,道:“不若先將他鎮壓吧,留下性命,我怕徐天雄早晚會知道這些事情,到時候可就真的沒法挽回了,與他開戰,各大圣主都要頭疼。” “也好。”葉凡點了點頭,可惜他沒有合適的器物封印。 他不可能打開離火神爐,不在混沌力場中,貿然打開,金翅小瞞王與搖光圣子還有姚曦,絕對可以一沖而出。而利用金色的古塔,他又有些不放心,畢竟這是對方的武器。 “不若讓我來饋壓他吧。”涂飛將徐元收進吞天罐中。 “那是……汪!”大黑狗正好跑過來,見到這一幕,一雙銅鈴大眼差點瞪出來。 它化成一道黑色的閃電,惡狠狠的向涂飛撲來。 “媽的,這只狗瘋了!”涂飛大叫,他發現大黑狗驚怒交加,要跟他拼命。 葉凡趕忙攔在當中,以打神鞭戩住黑皇,道“你怎么了,發什么瘋” 大黑狗呼哧呼哧的喘粗氣,雙眼怒瞪,道“你這罐子是怎么來的” “你這死狗太貪婪了,這是仿品,不是正品,有什么可搶的?”涂飛輕叱。 “我自然知道是仿品,可是沒有正品,你怎么仿制?”大黑狗情緒波動,龐大的身軀在微微的顫抖。 涂飛斜著眼睛看它,道:“你該不會是從墳墓中爬出來的吧,北域誰不知道我爺爺擁有不完整的上古吞天嫦,自然是他幫我仿造的。” “嗷嗚……”大黑狗發出狼嚎聲,要多氣憤有多氣憤,要多悲傷有多悲傷,口中罵罵咧咧,道:“媽的,那是我中意的寶貝,怎么讓你爺爺那個老不死的給盜去了?!” “死狗你怎么說話呢?”涂飛不樂意了,道:“什么亂七八糟的,我爺爺得到上古吞天罐已經有數百年了,關你屁事啊!” “嗷嗚……汪!”大黑狗又是狼嚎,有是狗叫,情緒極為激動,在山峰上一連跑了十幾圉,也無法平靜下來。 “完了,這死狗被刺激了。”葉凡知道,大黑狗念念不忘的狠人所留下的寶貝,一定就這上古吞滅魔嫦。他簡要向涂飛說明情況,免得再刺激大黑狗。“你爺爺是怎么得來的?”足足過去半個時辰,大黑狗才慢慢平靜下來,惡狠狠的問道。 “拴來的。”涂飛據實相告。 “特么的,撿來的?!”大黑狗近乎抓狂,道:“當年我為了挖出它,出生入死,被圍在狠人的道場很多年,你爺爺隨隨便便就給撿到了,想氣死我不成!” “這件事北域的人都知道,我爺爺的確很幸運,在一條干涸的古河道旁撿到了一個罐子,不曾想竟是威震荒古時代的吞天魔罐。” “汪、汪、汪……”大黑狗實在受不了,又開始繞著山頭狂奔「犬吠個不停。 黑皇經受不起這種刺激,它出生入死,連魔罐見都沒有見到,結果人家輕松撿到。 “你爺爺在哪里撿到的”大黑狗不甘的詢問。 “上次你們去找我,不是在云斷山脈大鬧了一場嗎,昔年,我爺爺就是在山外的一條河道畔撿封的。” 大黑狗真的要吐血了,不僅心傷,連肝肺都傷,渾身都傷,惡狠狠的仰天咆哮道:“真特么的沒天理,讓本皇情何以堪上古年間,吞天魔罐震懾天下,關于它的說有很多。 有一種記載,荒古蕭的那位大帝,壽無將盡,即將殞落前,以元神為火,以蓋世血肉為陶土,輔以東荒傳說中的無盡神材,將己身燒鑄成了陶罐,給自己的后人留下一件極道武器。 也有人說,這位大帝修有不滅天功,在將死的老軀內化生出神胎,破而后立,將老軀煉為極道武器一一一一吞夭魔罐。 “無論是老軀,還是真身,總歸是他的身體,這是一個狠人啊,將自己給煉了!”大黑狗感嘆,這也從側面說明,凰血赤金與萬物母氣這樣的圣物有多么珍貴,千百世難得一見,連大帝都不一定能夠得到,不然誰會將自己的軀體煉成極道圣兵大黑狗道“你是說,你爺爺那個老不死的,數百年前只撿到了魔罐,沒有得到罐蓋” “死狗你怎么說話呢?”涂飛怒視它。 “好,算本皇說錯話了,那罐蓋沒有出世嗎”大黑狗緊張的問道。 涂飛答道“沒有,如今的世上,只有一個魔嫦,沒有見到那個蓋子,我爺爺也曾多方尋探,卻都沒有結果。” “罐蓋才是最精華的部分,傳說那是大帝的頭骨輔以仙材煉成的,有他的無神烙印,上古吞天魔嫦的‘魔’字,全都體現在它上面「是最為恐怖的根源所在。” 大黑狗終于不再那么絕望,它發誓要將罐蓋得到,而后他惡狠狠的盯住涂飛,道“讓你爺爺小心一點,本皇以后會去找他的!” “媽的……”涂飛咒罵。 最終,大黑狗徹底平靜下來后,終于注意到了不遠處的金色古塔,果然如葉凡所料那般。 它一下子撲了上去,搶到手中,以大爪子按住,道“這座金塔馬馬虎虎,勉強能給本皇用上一段時間。” “這是第三大寇徐天雄的寶貝,我們將他的孫子鎮壓了,你敢用嗎”葉凡言明。 “徐天雄是哪一頭?沒聽說過。”大黑狗滿不在乎。 “他排名在青蛟王之上,你自己掂量下吧。”涂飛道。 “媽的……”大黑狗詛咒但還是沒有放棄道“本皇先收起來,以后再說!”它是寧殺錯不放過,但凡好東西一定要搶。 葉凡他們并沒有在安州多停留,按照徐元所說,來到了昆州,開始瘋狂掃源。 徐無野心不小,暗中培植勢力,連他的爺爺與兄長都不知道,他在為將來布局。可惜,遇到兩人一狗,他所有努力都化為烏有。 這半個月以來,葉凡洗劫了昆州所有的流寇,繳獲兩萬八千斤源,比預料的要多上不少。 昆州,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漫山遍野都是常綠樹種,包括青松、仙楓、紫竹、寒藤等。 即便是這在深秋,大地上充滿了勃勃生機,仙楓搖曳,葉片晶瑩,如翡翠玉樹,閃閃發出綠光,一望無際。 此外,有些楓樹上結有雪白的花朵,微風吹來,紛紛舞舞,花瓣飄香,沁人心脾。 前方,靈泉—道道,汩汩而流,從仙楓林中淌過。 “咦,前方有人,是個絕色少女!”涂飛險些狼嚎,道“居然如此動人,堪稱絕代佳人,你發現沒有,她有一股特別純凈的氣質「像是水晶之心,仿若冰山上的仙葩。” 能入涂飛法眼、讓他如此驚嘆的少女自然極其不凡,他一項以搶圣女為妻作為今生的最高目標,他的眼光很高。 綠光閃爍的仙楓林中,一個藍衣少女不染塵世氣息,有一股出世的美,如滾動著露珠的潔白蓮花,又如雪山上的一株清新雪蓮。 仙楓株株都像綠瑪瑙,翠綠欲滴,且有潔白的花瓣在飄落,在少女周圍飛舞,晶瑩閃亮,馥郁芬芳,將她襯托的如同一個精靈一般,出塵多姿。 “是她……”葉凡一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