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14 獅子大開口

第三百一十四章獅子大開口 徐元不可謂不強,不過十九歲,身在道宮五重天,在這個年齡段中頗為不凡,周身繚繞神芒,奮力反擊。 奈何,他遇到了葉凡,面對荒古圣體所有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根本掙不動、打不動! 那只金色的大手,揪住他的衣領子,一下子就將他拎了起來,像是一把鉗子夾住了他。 葉凡一手拎著他,另一只手持打神鞭,迅如鬼魅,沖回原來的戰場,欲殺另外兩名四極強者。 徐元臉色蒼白,在拼命抗爭,以碧金裂空手斬葉凡的手臂,他的雙掌閃爍綠芒,堪比翡翠神玉,爍爍放光。 “當!” 可惜,任他奇功盡出,連葉凡的肌膚都傷不了,相反他的雙手生疼,如碧金的般的綠色手指根根滴血。 “你省點力氣吧!”葉凡嘴角露出一絲冷漠的笑意,單手拎著他衣領子,像是揪小雞仔一樣,將他鉗在半空中。 “快放下公子,你可知道他是誰?你如此逞兇,會為你招來彌天大禍!”一名四極秘境的修士色厲內荏,他現在只能拿身份來震懾了,想打實在寒心,方才四人聯袂出手,都被擊斃了兩人。 葉凡冷笑道:“我連姬家的太上長老都敢燒死,更遑論是你們!” 他大步沖了過來,輪動打神鞭,如泰山壓頂,勢沉如岳,一下子砸了下來。 這名四極秘境的強者變色,雙手結麒麟印,在其身前烏光閃耀,出現一頭黑色的麒麟,咆哮著沖來。 “噗” 葉凡震鼎,一縷萬物母氣沖出,像是一道混沌劍芒一般,鋒銳無比,一下子將黑色的麒麟劈開了。 “咚!” 這名四極秘境的修士十指齊震,射出一道道絢爛的神芒,向葉凡洞穿而來,虛空都一陣抖動。 “轟” 旁邊,涂飛出手,他不想置身事外,上古吞天罐的仿制品,威能無匹,壓的人靈魂都在顫抖。 這名修士驚恐大叫,他畢竟無法與各大圣子相比,身體差點被收進去,被定在了半空中。 極道武器的仿制品,雖然不完整,且材料以及道紋與正品相差甚遠,但也是非常恐怖的。 到了這種關頭,他沒有別的選擇,將一身法寶全部祭出,打向上古吞天罐仿制品。 光芒閃耀,在夜空下分外刺眼,他接連祭出十幾件法寶,拼盡全力,打的虛空都在抖動,竭盡所能攻擊。 “啪嚓”、“啪嚓”…… 葉凡大步上前,輪動打神鞭,法寶一件接著一件被破碎,這名修士當場慘叫,仰天就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神識嚴重遭創,還未容葉凡殺他,他自己就已支撐不住,在地上滾來滾去。 “噗” 葉凡頭上的鼎垂落下一縷玄黃氣,一下子將其碾成了齏粉,化成一片血泥,徹底形神俱滅。 另外一名四極秘境的修士可沒有這么忠誠,一直冷眼旁觀,見形勢不妙轉身就走。 “黑皇,將外面給我封住,一個也不要放出去!”葉凡傳音。 徐元被他擒住,如果消息傳出去,后果非常嚴重,第三大寇徐天雄比大能青蛟王還要恐怖! 遠處,黑霧滔天,那名四極秘境的修士以及其他逃遁的人,全都被阻擋住了,根本沖不出去。 “何必逃呢,你們不是說要我跪在此地,奉上萬物母氣鼎嗎?”葉凡大步向前追去,道:“鼎就在此,你們盡可來取。” “你們……連徐天雄的孫子也敢動?快就此住手,一切還有挽回的余地。”這名四極秘境的修士,骨氣不是很硬。 “事已至此,你還想挽回?”涂飛動手,上古吞天罐仿制品祭出,空中當時就形成一個黑洞。 古樸的陶罐,擁有讓人震驚的吞噬之力,如無底洞一般,將人的心神都可以吞進去。 此人不是姚曦,無法與個大圣子相比,自然擋不住吞天魔罐,行動困難,如陷入了泥沼中。 “你們……”他驚恐大叫。因為,葉凡提著打神鞭來到了近前,他抗衡吞天罐已經很吃力,再面對這樣一尊如上古戰神般的人,他必死無疑! 葉凡殺氣騰騰,根本就不想放過他。 這名修士知道,即便服軟也無用,眼露兇光,道:“殺了我們的話,你也活不了,徐恒會出手的,徐天雄也不會坐實他的孫子被人打殺!” 他張口吐出一片劍雨,上百把飛劍,根根晶瑩,如星辰鍛造而成,鋒銳無比,閃爍著神芒,刺向葉凡。 “咔嚓”、“咔嚓”…… 一切都是徒勞的,以神念祭出武器來殺葉凡,等若拿紙張來滅火,葉凡輪動打神鞭接連打碎數十把飛劍。 這名修士一聲大叫,仰天栽倒在地,他的修為高于葉凡,但卻根本擋不住對方的攻殺,這讓他非常不甘,縱死也難以瞑目。 “噗” 葉凡一指點出,金芒射出,在其額頭留下一個血洞,結束了他的性命。 涂飛也不是善茬兒,當出手時毫不猶豫,以上古吞天魔罐掃向四方。 而葉凡則停了下來,四極秘境的修士都被他擊斃了,余者不足為懼,他低頭看向徐元。 此刻,徐元的十根手指頭都震破了,鮮血長流,碧芒閃耀,映照的有些嚇人,他的指骨像是折斷了,再也使不出力氣。 “你將我放下來,我有話與你說。”徐元沉聲道。 “啪” 葉凡給了他一巴掌,冷笑道:“你還在給我擺譜,想對我說你是徐天雄的孫子嗎?對不起,我早知道了!” “你……”徐元的臉色雪白,氣的渾身哆嗦,但很快控制了情緒,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與你好好談一談,說不定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沒有必要成為仇敵。” “剛才你怎么不這樣說?”葉凡又抽了他一巴掌,道:“方才是誰云淡風輕,要我跪在地上,雙手奉上萬物母氣鼎?” “我們不打不相識,雖然有沖突,但一樣可以成為朋友。”徐元的聲音漸漸平和。 他知道眼前這個人連圣地都敢惹,落在其手中,如果依然不知死活的叫嚷,肯定會被一巴掌拍死。 “說的也是,不打不相識,唯有打過才算相識。”葉凡猛力將他摜在了地上,摔的徐元一翻白眼,差點背過氣去。 “砰” 葉凡一腳蹬出,將是踢皮球一般,將徐元踹飛了出去,不過五步就追了上來,在空中一巴掌將其拍落在地,將他打的骨斷多處。 “噗” 徐元口吐鮮血,掙扎了幾下,硬是沒有爬起來,露出一個難堪的笑容,道:“你也出氣了,咱們還還是好好聊吧,其實我對圣地的人也沒好感,我們可以合作。” 葉凡怎么可能會相信他的話,涂飛有言,此人從頭壞到腳,無惡不作,且最為記仇,仗著有個沒人敢惹的爺爺,還有一個大寇子孫中無敵的哥哥,什么絕滅之事都做的出來。 “啪” 葉凡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將其抽飛了出去,血水長流,從他口中吐出,墜下空中。 “別打死,不然麻煩真的很大!”涂飛解決了其他人,走到近前來。 “涂兄我們是世交……”徐元看向涂飛,大聲的喊著。 “砰” 葉凡一腳將他踢上了天空,金色的大巴掌連拍,打的徐元鬼哭神嚎,縱然在道宮五重天,也承受不住荒古圣體的金色掌指。 到了最后,徐元快被金色的大手拍殘了,發出的聲音已不屬于人類。 “別……打了……”徐元真的被打懵了。 他長這么大,沒人敢動他一根手指頭,惡事做絕,從來都是他吃定別人,今天讓葉凡跪下獻鼎,結果悲慘至此。 葉凡又削了他一頓巴掌,才停下來,坐在那把軟椅上,道:“我也給你一個機會,給我賠罪,獻上你所有的源,或許我會饒你一命。” “好,沒問題。”徐元咬牙,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眼中陰狠光芒一閃而沒,只要能活下去,讓他怎樣都可以。 光華閃爍,地上多了一堆源,能有八百余斤,五光十色,在夜空下分外夢幻,吸引人的眼球。 “就這么一丁點,頂多能保住你一只耳朵完好。”葉凡聲音冷漠。 徐元大恨,在心中陰冷的詛咒,但卻沒有表現出來,道:“我雖然有源,但也不可能都帶在身上,你若是想要,我可以為你去取。” “想讓你爺爺出手對付我嗎?”葉凡冷笑。 “絕對不會!” “想活命的話,拿出二十萬斤源來,咱們就此一筆揭過。”葉凡獅子大開口。 “你……”徐元眼前發黑,有吐血的。 “我洗劫了安州的流寇,得到了兩萬余斤源,我想你不可能只經營了這一州吧?我不想聽你多說廢話,拿不出源,我就直接斃掉你!” 在葉凡的逼視下,徐元不敢隱瞞,他怕對方以強大的神識探其識海,那樣的話只會受罪。 果然,他還扶持有另外一些流寇,估計還能湊出兩萬余斤源來,這是他的極限了,再也沒有多余的源。 葉凡將這座山寨搜遍,尋出近三千余斤源。 這時,涂飛將那只金色的古塔收了過來,道:“這是徐天雄親手祭煉的武器,對他的幼孫可真是寵溺,足以價值三萬斤源。” 這座金色的古塔大氣磅礴,閃爍光芒,不久前葉凡持打神鞭將其抽飛,但并沒有損毀,完好如初。 它所用材料極其稀珍,刻印的道紋很復雜,是一件難得的寶物。五層古塔,每一層都有龍紋,自然而古樸,充滿了道的氣息。 “這古塔恐怕還真有些來頭……”葉凡點頭,然后看向徐元,道:“你最多也只能湊出兩萬斤源,加上這座塔也不過五萬余斤,如果再無其他東西的話,我只好殺了你。” “轟” 突然,金色的古塔一震,第五層塔身中沖出一道光影,一個老人顯化而出,道:“這位小友可否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