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313 橫掃四極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葉凡為道宮秘境的修士,幾乎無法進入四極秘境。 但是在這一刻,眾人動作一致,齊刷刷,非常的迅疾,無論是徐元,還是其周圍的人,眉心全都閃爍,浮現出法寶,擋住了識海。 如今的北域,諸多修士都已經知曉,葉凡的神識強大無比,同輩中少有人能及,見到他必先護住神識。 荒古圣體,雖然沒有顯出古時的無上風姿,不能威震天下,但在年輕一代中還是有了一定的名氣,其神識被人忌憚。 徐無旁邊,一名四極秘境的修士嘲諷,道《“好大的口氣,渾然不將四極秘境的修士看在眼中,可惜你卻終生都無法踏進這個境界。” 葉凡神色平淡,沒有理會他,對徐元開口道《“我不想與你沖突,但如果你逼我,那么今天此山注定流血伏尸!” “你是什么東西,有什么!格與我家少主這樣說話,還不跪在一邊,一會兒處置你!”陳德冷喝道。 “跪下,獻鼎!” “還不跪在一旁“道宮秘境的小修士,也敢口出狂言,跪下聽憑發落!” 徐無周圍的人大聲喝斥。 徐元放下8杯,以潔白的絲巾擦了擦嘴,陰柔的開口,道:“我給你機會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跪在這里,奉上鼎,我任你離去。” “男兒旗下有黃金,徐元你這是成心逼我們,根本就沒有打算收手!”涂飛冷喝。 徐無無所謂的笑了笑,將白色絲巾丟在地上,云淡風輕的說道:“怎么會呢,我說了,他將鼎奉上,跪下賠個罪,一切都可揭過。 “轟” 古樸的鼎懸于葉凡的頭上,萬物母氣垂落,絲絲綾縷,護住了他的軀體,他手持打神鞭,立在場中“不知死活,在四極秘境強者前也敢動手,你就是跪在地上也沒機會了!”陳德第一個出手。 他一步就邁到了前方,化出一只能量大手,向著葉凡狠狠的抓來,土黃色的手掌,遮攏一方天空。 這就是四極秘境的修士,抬手如蒼龍,打的虛空都在抖動,他的目標是萬物母氣鼎,想要直接摘走。 “你以為自己是金翅小瞞王嗎?!”葉凡冷笑,怙然不懼,頭定萬物母氣鼎,迎了上去。 他的左手握成金色的拳頭,直接打的虛空塌陷,揮向天空,“噗”的一聲,破碎的聲音傳來。 那只大手竟被葉凡以拳頭打碎,能量涌動,沖向四面八方,將很多山石都卷到了天空中。 陳德一驚,能量大手被荒古圣體接下了,這著實出乎他的意料,對方的肉身到底強到了什么程度?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葉凡的肉身太恐怖了,竟可徒手對抗四極秘境的修士“無妨,肉身強大是他的優勢,可是誰會與他比強度,遠遠的打死他就可以了。”另一名四極秘境的修士開口。 陳德森然冷笑,道《“不鋁,道宮秘境,修為如何與四極秘境比,今天我打到你跪下為止,讓你雙手將鼎奉上!” 葉凡確實無懼,過去他在道宮三重天時,可饋壓四重天的高手,縱然面對道宮五重天的修士,!有些忌憚,但也不是不能戰。 而今,煉化十萬斤源,晉升入道宮四重夭,他的神力如海,滾滾沸騰,打道宮五重天的修士再無懸念。 且,面對四極第一層境界的人,也可一戰是的,他有這樣的感覺,荒古圣體喜提升一個境界,都會變強很多。 如今,他展出九秘,絕對可抗衙四極第一層境界的人,他擁有必勝的信念天空中,一片絢爛,陳德駕馭一片血色的閃電,出現在空中「向葉凡劈來,萬丈雷芒,交織成密集的電網,驚天動地。 可是,葉凡頭上的鼎,玄黃流轉,將所有雷電都擋在了外面「根本不能傷他分毫。 “四極秘境的修士也不過如此,這就是你的驕傲?”葉凡嘲諷。 陳德臉色不是很好看,身為四極秘境的修士,如果不能將道宮秘境的修士鎮壓,讓他的臉面往邯放? 他張口吐出一片光華,這是一張金色的大網,鋪天蓋地而下「向著葉凡罩落。 “咄就在這一刻,葉凡一聲輕叱,口中沖出一片神芒,竟化成一幅畫卷,充滿了大道的紋絡。 “這是……姬家的無上秘術一一一一先天太虛罡氣?!”很多人吃驚。 這是先天本源精氣,熔煉虛空而成,被葉凡以斗戰圣法吐出,別有另一番韻味,同樣的強大。 “嗡” 虛空一陣顥抖,先天太虛罡氣,真如一張道圖,充滿了迷蒙的光彩,打在金色的大網上。 “啪嚓” 柔軟而堅韌的寶物,在這一刻竟被打穿了,先天太虛罡氣無堅不摧,無物不破,道圖一沖而過。 這張金色的大網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再也不是寶物,跟個破漁網一般,所有精氣都被道圖震散。 陳德臉色陰沉,面對道宮秘境的修士吃癟,他實在臉上無光。“當” 悠悠轟鳴,陳德祭出一座銀色的大鐘,震動天地,整座山峰都搖動了起來,絢爛光芒直沖夜空。 可是,葉凡卻很從容,天空中威壓很強,但他卻怙然不懼,獨立場中。 咔咔”作響,很多大石滾落而下,這就是四極秘境的修士。 陳德,頭上的大鐘震動,一道道銀色漣漪化成恐怖的利刃向下劈斬而來。 “當”●“當”一一一一一一萬物母氣鑄成的鼎被打的連連顫動,承受了莫大的壓力,鐘波如瀚海,化作萬重而來葉凡在四極秘境修士的攻擊下,圣然在搖動,但卻并沒有敗相,相反騰空而起,主動出擊了。 “螢火也敢與皓月爭輝?!”陳德有絕對的自信,四極秘境的人物,竭盡所能祭出法寶,打道宮秘境的修士不會有任何懸念。 銀色的大鐘,轟鳴作響,猛的沉墜了下來,向葉凡饋壓而下這口大鐘真的很不凡,通體晶瑩璀璨,銀芒四射,讓天地一片雪亮。 葉凡根本沒有躲,甚至還在向上沖,頭上萬物母氣鼎垂落,他手中多了一桿打神鞭,古樸無華,但是輪動出時,卻將虛空打的塌陷了,沉重如山“當!” 打神鞭一擊,讓大鐘轟然大響,讓山峰上所有人的耳朵都嗡嗡轟鳴,幾乎什么都聽不到了。 陳德身形一顥,他感覺神識像是被打了一記,但并未多想。“當!”葉凡手持打神鞭,再次輪動了下來,擊在銀色的大鐘上。 他的力量何其巨大,而此鞭又無比的堅硬,縱然這口銀色的大鐘很不凡,也出現了裂紋。 陳德身形頓時一震,神識刺痛,寄于大鐘內的神念,像是被抽了一他想控鐘退走,但卻已經來不及了。“當!” 當葉兄第三次揮動打神鞭時,銀色的大鐘再也抵不住,先是發出一聲大響,而后“啪嚓”一聲,被打碎在空中。 數百塊大鐘碎片,化成一片流星雨,在夜空中迸濺,沖向四面八“啊……”陳德大叫,手扶眉心,一下子栽落了下來。打神鞭,專打人的神識!方才,將陳德那道神念打的粉碎,讓其頭疼欲裂!葉凡的速度何其快,腳踩老瘋子的步法,一沖而過,輪動打神鞭,“啪嚓” 陳德的頭顱被打了個萬多桃花開,紅的鮮血、白的腦漿,向外四濺,神識徹底被滅,死尸墜落了下去。 下方,所有人都如泥塑木雕,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一個道宮秘境的修士,竟然將四極秘境的強者擊斃“怎么可能,荒古圣體同階無敵,但畢竟還沒有修出異象,怎么可以跨秘境戰滅敵手?!” 徐無一方很多人都變色,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唯有涂飛明白怎么回事,陳德與葉凡大戰,若不動用神念控制法寶,絕不會這樣被滅,可惜遇到了持“打神鞭”的葉凡。 這注定了悲劇此鞭無堅不摧,專打人的神識,如果不了解,必被克制。 “不知道是商周時代的打神鞭……”葉凡自語,他手中的木質古鞭,充滿了歲月的氣息,不僅在他手中沉甸甸,在他心中也沉甸甸。 “不知道昔日那些人都去了哪里……”葉凡自問。 他很快就回過神來,降落在地,他頭頂萬物母氣鼎,手持古樸的打神鞭,大步向前走去,逼向徐元等人。 “我說過,你們逼我的話,此山注定流血伏尸!” 三名四極秘境的修士聯袂上前,山峰頓時一陣搖動,其中一人道《“你此刻縱然跪在地上,雙手奉上萬物母氣鼎,也沒有活命的機會了!” “你也去,務必將他的頭顱摘下,我不想有意外發生。”徐元仰靠在軟椅上,讓另一名四極秘境的修士亦上前。 足足四名道宮秘境的修士,擋在葉凡的身前,全都祭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法寶,在夜空下,霞光閃爍,一片璀璨。 幾人神力滔天,畢竟是四極秘境,通體璀璨,幄人心魄,再加上強大的法寶,震出的氣息,將葉凡都壓的倒退了出去。 “看來也不過如此嘛,方才為何能陳德輕務擊斃?!”徐元露出不過,此刻他徹底放松了下來,因為他已經看出,四位四極秘境的修士聯手,秩壓葉凡,他遠不是敵手。 “留他一命,他的身上有秘密,我想知道。” 四位強者聞言點頭,將葉凡圍在當中,殺氣彌漫,震動高山。 “這是你們逼我的!”葉凡的聲音寒冷無比,縱然是大寇的子孫,他也不在乎。 徐無飲下一杯美酒,接過旁邊的少女遞過來的絲巾,擦了擦嘀,陰柔的開口,道《“我給過你機會,你卻沒有把握住。” “你這娘娘腔,讓我給你下跪,還要奉上鼎,一會兒我看你怎么給萬物母氣鼎一片朦朧,玄黃垂落,將他護在里面,他手持打神鞭,獨對四極強者四大高手分別祭出了金色的大鼎、紫色的雷電錘、銀色的八卦鏡、赤紅色的銅燈,四種秘寶都很不凡,向著葉凡饋壓而下。 虛空抖動,漫天的靈氣都被抽干了,匯聚到四種神物上,想要把葉凡的肉骨壓碎。 四種武器全都綻放出瑞彩與神霞,沉重如山,向著葉凡碾壓而來四人同時向前邁步,一起通壓,山峰劇烈抖動,在他們威勢下,山崖上的巨石隆隆滾落向山下。 在這一刻,葉凡將渾身的精氣都調動了起來,九秘中的“皆”字秘觸發,輪動打神鞭,打向四方“啪嚓”、“啪嚓”……接連四響,非常的干脆,金色的大鼎、赤紅色的銅燈等全都被打打神鞭專打人神識,在紫色的雷電錘、銀色的八卦鏡破碎的剎那,四人全都慘叫,眉心溢出鮮血。 “噗”、“噗” 葉凡輪動打神鞭,將其中兩人打了個粉碎,形神俱滅,肉身都崩碎了,神識在此鞭下不可能保存下來葉凡沒有去擊殺另外兩人,一沖而過,來到了徐元的近前,舉鞭就“絡……”徐元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根本符合常理,“當!” 一座金色的神塔出現在他的身前,這是第三大寇徐天雄親手祭煉的法寶,威能不可想象,極其不凡。徐天雄偏愛這個幼孫,自然給予了他強大的寶物,讓他防身用。 金色的神塔射出一片絢爛絡光芒,將徐元籠罩在內,護住了他的軀體,金色的古塔懸在空中,擋住了葉凡。 不過徐元的修為只在道宮五重天,如何擋得住如今的葉凡?他神力如江海,永不枯竭。 “當” 葉凡持鞭打下,一下子就金色的神塔抽飛了,震的徐元臉色蒼白無比,神識欲裂,慘叫了一聲。 葉凡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子,達到道宮四重天后,他有這樣的自信,可輕易饋壓五重天的高手“讓我跪伏在你的腳下,我看還是你是跪下來吧!” 此刻,他頭懸萬物母氣鼎,手持打神鞭,神威凜凜,如一尊上古的戰神再現于世間兄姐妹弟們,進入四月了,我要月票,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