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11 道四化神源

第三百一十一章道四化神源 這片金色的大沙漠,像是琉璃一樣破碎了,正前方的沙海消失,遠方的地平線上出現淡淡的山影。 “這是……”他們都很吃驚。 大黑狗道:“我明白了,果然是破碎的武器殘片上的道紋在影響著大漠,我們將之收起,這一角便恢復了朗朗乾坤,料想整片大漠皆如此。” 這真是意外之喜,黑皇與涂飛收獲稀珍材料之際,還打破了困局,他們走出了大漠。 行出去十幾里,徹底離開了浩瀚的大漠,他們來到了綠洲的邊緣。 如今已到深秋季節,絕大多數樹木都已掉光了葉子,唯有青松、綠楓等少數樹種還蔥郁。 “好大的一只肥狗,有口福了,晚上燜黑狗肉!” 前方,有幾道身影,站在綠洲邊緣的禿山下,陰陽怪氣的笑著,身穿鐵衣,閃爍光芒。 “那兩個小崽子,把你們身上的源都留下,然后趕緊滾!” 大黑狗當時就差點跳起來,不過它沒有當場發作,暗暗磨牙。 “你們是什么人?”涂飛的臉也沉了下來,身為大寇子孫,卻被人打劫,這還是頭一遭。 “你們來錯了地方,留下源,趕緊滾,沒資格在這里問!” 這幾人非常囂張,根本未將兩人一狗放在眼里。 “當然,這只狗得留下,今天我們好好的吃一頓。”幾人肆無忌憚的大笑。 “汪!” 大黑狗再也忍不住,撲了上去,張開血盆大口就咬。 “這黑狗還挺兇,不過這樣吃起來才夠味,都說兇狗的肉質鮮美。”其中一個人身穿銀色鐵衣,走上前來,抬手對著大黑狗的頭顱就拍了下去。 “當!” 這一巴掌打的很結實,因為大黑狗躲都沒有躲,銅筋鐵骨,比起葉凡的體質都不差。它揮動大爪子,噗的一聲劃過,當場將這個人拍翻,身上出現一道可怖的血痕。 “這只狗……” 后面的幾人全都變色,這只大狗明顯比一般的狗精都厲害,一爪子就將道宮一重天的修士打的吐血。 大黑狗剛才被氣壞了,眼下化成一道烏光,在禿山腳下沖來沖去。 一雙大爪子揮動,那些鐵衣跟紙糊的一般,根本擋不住,咔嚓作響,這幾人全被它按在了地上。 “敢吃本皇……這個世上沒有這樣的人!”大黑狗鼻孔中沖出兩道白氣,那是怒火所化。 地上幾人初時囂張,但此刻全都老實了下來,知道踢在了鐵板上,在大黑狗的利齒下,一個個都慘叫了起來。 “你們是什么人,敢對本皇不敬?”不用葉凡與涂飛問什么,大黑狗就已經在咆哮了,它的火氣需要發泄。 它踩在幾人的身上,一雙大爪子每次按下,幾人都會嚎叫。 在大黑狗的咆哮下,這幾人什么都交代了,他們是此地的盜寇,而且勢力不算小。 葉凡頓時笑了,對涂飛道:“這可是你們同行啊。” “別拿這些沒品的家伙跟我比,真正的大寇只洗劫圣地,不會欺凌弱小。”涂飛走上前來,一頓很踹。 說起來這些人真的都不弱,全都在道宮一重天,絕對是一股不弱的流寇。 “就你們幾個人嗎?”涂飛逼問。 “我們有一個寨子,能有數十人,就在前方的山上。”在大黑狗的大爪子下,幾人什么都交代了,他們是到后山來埋源的,恰巧遇到了涂飛他們。 葉凡頓時笑了,涂飛幫他借來兩萬五千斤源,而后從段德那里洗劫來五萬七千斤,共計八萬多斤,還差一萬多斤不滿三方。 雖然他有一粒神源,但是不好估測到底頂多少普通純凈源。 “將你們的源都挖出來!” “你們……”幾個不弱的盜寇心中憤怒,但卻也不敢違背,在沙漠邊緣,將十幾箱源挖出。 打開這些木箱,五光十色,一片晶瑩,足足有千余斤。 “你們果然了得,比得上一般的小門派了,到底搶掠了多少人?”葉凡冷笑,毫不客氣,將千余斤源以大袖卷走。 “留下一半給我們吧,不然我們會被責罰的。”幾人哭喪著臉,萬分后悔。 “你們還要上繳?”葉凡驚訝。 這次,他親自逼問,以強大的神識壓迫,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 此州名為——安州,但卻一點不安定,面積很大,方圓能有八千余里,流寇不少,其中較為出名的共有五股。 眼前幾人便依附在其中以一股流寇之下,一定時期內必須上繳一定的源。 葉凡以神識觀完他們的記憶后,直接連點了幾指,結束了他們的性命。 “這些人當殺,全都血染雙手,完全是一群敗類,連凡人都搶殺!” 對于安州的盜寇來說,這個深秋有點冷,方圓八千里,很多流寇被反洗劫,不少寇首被擊斃。 在這最后一片黃葉飄落的季節,安州的流寇被大清洗了一次,就連最為出名的五股也覆滅了三處。 整整半個月,葉凡背著打神鞭,橫掃安州,洗劫所有流寇,為避免暴露,黑皇并沒有露面,涂飛偶爾相助。 深夜,火堆閃爍,這片山巒中,充滿了血腥氣味,這處山寨很大,為安州五大流寇中的最第四處。 大寨中,足足有六名道宮四重天的強者坐鎮,是最強硬的一股流寇,葉凡經歷了一場大戰,終將他們全部斬殺。 地上的黃葉被秋風卷動,發出沙沙的聲響,無人的火堆噼啪作響,一具具尸體,橫七豎八,鮮血浸紅了土地。 葉凡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收獲會如此之大,方圓八千里的大小流寇,被他清洗后,足足繳來兩萬余斤源。 深夜,篝火跳動,木架上的黃羊腿被烤的金黃油亮,旁邊幾壇陳釀,散發著誘人的酒香。 解決完最后一支流寇,葉凡與涂飛坐在山上,對月飲酒,黑皇在旁狼吞虎咽,四只黃羊,有三只半入了它的肚子。 “這次我可是打殺了你的同行。”葉凡笑道。 “別拿他們和我并論,我從來不會洗劫凡人,從未行過惡事。”涂飛反駁。 這些兇寇洗劫四方,遠達數片綠洲,積累豐厚,出乎葉凡的意料。現在,十萬斤源徹底湊足,不算那粒神源也足夠了。 清洗這片綠洲的流寇后,就連涂飛都很吃驚,會得到這么多源。 葉凡咬了一口金黃細嫩的黃羊腿,喝了一口酒,道:“照這樣算的話,我逐一洗劫各綠洲的流寇,就是百萬斤源,也可湊齊。” 涂飛搖頭,道:“你太樂觀了,這片綠洲很特殊,我覺察到了,這是有人扶持的,不然的話不可能有這么多的流寇與源。” “還剩下最后一股流寇,不過我現在不打算去動,要先閉關了,十萬斤源已湊足,再不能耽擱下去了。” 葉凡喝了最后一口酒,將酒杯扔進篝火中,道:“我要消失多半個月。” 涂飛點了點頭,道:“你去閉關吧,我給你,不過要離開這里,換個地方,這些流寇絕對有人扶持,免得有意外發生。” “小子,那十萬斤源泉還有我一部分呢!”大黑狗抬起碩大的頭顱。 “你這貪婪的狗,搶打神鞭時,已經自動放棄了,既然你要,此州還有最后一處出名的流寇,等我出關,帶你去取源。” 這一日,葉凡開始閉關! 他選在一座山脈深處,將十萬余斤源全部納于鼎中,而后他自己也走了進去。 他覺得,圣體需龐大的精氣一次性沖關,如果太分散的話不見得成功,因此聚于一鼎內。 此外,黑皇專門為他刻下一片道紋,周圍玉石閃爍,改換天地,聚納十方靈氣。 山脈深處,到處都是枯葉,秋風如刀,百草折斷,斬掉了蔥郁,凋零了生機。 整整半個月,這片山脈中,都有神秘道音在回響,像是有人在誦無上大道經文。 八方精氣如水一般匯聚而來,讓這里靈氣如水,很多枯萎的花草重新破土而出,無盡生機重現。 這是一種奇景,靈氣太濃郁了,讓草木逢春,重新抽枝吐芽,綻放。 古樸的大鼎,迷迷蒙蒙,無盡源氣流轉,充溢了出來。 十萬斤源同時被煉化,這是什么概念?可以清晰的看到,鼎內五光十色,瑞霞絢爛,葉凡整個人都被淹沒了。 《西皇經》不愧為無上經文,有效的引導這些濃郁的源氣,如虹如潮,全部沒入他的體內。 道宮內,五大神藏齊震,“逝我”與“道我”似真的存在,勾動天地,感悟大道自然。 為今生的我誦經,與天地同在,為當世的我許愿,貫穿命主,當世不朽。 無論是過去的我,還是與道同在的我,在這一刻,都在勾動大道世界,讓己身蛻變。 大道倫音響徹山脈,如有人在誦無上經文,闡釋大道妙理。 不過,很難真正辨其音、明其義,像是古之大帝在禪唱,又如遠古的先民祭拜無上圣王。 在大鼎周圍,枯木抽芽,老藤吐綠,嫩草破土,勃勃生機,重現而出。 泥土的氣息,混雜著花草的芬芳,草木迎春,在蕭瑟的秋季再長,百花又染了顏色。 這是一片新生的世界,生命初長,嫩綠帶黃,搖動,一切都充滿了希望。 遠處,涂飛吃驚,道:“道宮誦經,似無上大道,居然可傳出來,與靈氣交融,讓花草都獲得了新生,實在讓人震驚!” 大黑狗也在注視,道:“縱然是上古這樣的人也不多,在這個境界可以做到這一步,荒古圣體果然不簡單。” 第十八天,葉凡將那粒神源取出,因為十萬斤源將要煉化完,依然沒有晉升道宮四重天,他不想出現意外,功虧一簣。 神源,天地初始的精氣所化,最為本源的精華! 雖然不過一粒,量很少,但是被煉化的剎那,卻有沖霄神芒射出,金燦燦,讓人睜不開雙眼。 “刷” 緊接著,金色神芒一閃而沒,歸于大鼎中。 最為本源的天地精華,沖入道宮,讓葉凡整具軀體都一下子晶瑩燦爛了起來,他像是一尊亙古長存的神靈。 道宮內,大道倫音聲更加宏大了,涵蓋了整片山脈,諸多草木逢春,無盡生機顯現! 像是真的有古之大帝在論道,在誦無上古經,亦如圣王臨世,無數遠古先民禱告,虔誠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