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300 十萬斤源

第三百章十萬斤源 “想得到《虛空經》記載的神術,你不要癡心妄想了!” 姬家的幾人神色難看,這個人竟是葉凡,從他們手中詐走萬斤源,現在竟然又打起了虛空古經的主意。 “何必敝帚自珍,我這里也有古經,不若我們坐下來談經論道如何?”葉凡微笑。 “東荒不過幾部古經,我姬家獨占一部,你有什么經文可談?”其中一人言道,他想拖延時間,等待人來救援。 “我有《道經》一卷,《西皇經》一卷,不知道你們對哪卷經文感興趣?”葉凡知道他們的打算,但并不在意,隨意的問道。 “什么,你也有古經,不僅有《道經》,還有瑤池的《西皇經》,你是如何得到的?” 姬家的幾人吃驚,他們相信,在這種情況下葉凡沒有必要撒謊,他們被封在此,一切都在對方的掌控中。 “所以說……與我談經論道你們不吃虧,如何?”葉凡臉上的笑意很濃。 “你先誦出一段經文來讓我們聽聽。”姬家的幾人這樣要求。 “這怎么行,不如我們同時誦經如何?”葉凡一副相商的口氣。 緊張的氣氛頓時緩和,姬家幾人放松下來,與葉凡周旋,拖延時間。 葉凡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認真的與他們商量,可是突然間,他的眉心射出一道金色的光束,一下子沖進一人的頭顱中。 他并不是為了襲殺,而是想突兀的出手,以神識奪取他們的經文烙印。 因為,他怕正常情況下得不到,不久前在云端山脈時,他曾經嘗試剝奪姬家子弟的識海印記,但結果對方的神識突然崩碎了。 “噗” 姬家這名弟子的頭顱瞬間炸裂,葉凡的神識狼狽逃出,沖回自己的眉心內。 “轟” 毀滅性的氣息彌漫,恐怖的念力如洪水沖出,席卷向葉凡,他口中一聲輕叱,萬物母氣垂落,擋在身前。 “當” 震天巨響發出,一口古樸的大鼎阻住了可怖的殺意,震潰了那些念力,讓它們消散在虛空中。 這一次依然失敗了,與上次的結果相同,對方的識海中有神秘的封印,只要探取,就會觸發。 “你……”姬家剩下的四人勃然變色。 “事已至此,沒什么可多說的,想活下來的話,拿虛空古經來換命,不然的話只有一個字————死。”葉凡沉聲道。他并不抱多么大的希望,神念無法索取,指望這些人自己說出來難度太大了。 “動手!” 姬家還有兩人沒有失去戰力,他們不想坐以待斃,每一個人都祭出七八件兵器,皆燦若星辰。 他們豁出去了,不惜損毀兵器,想要重創葉凡,每一把兵器都近乎燃燒了起來,絢爛奪目。 “當” 萬物母氣鼎鑄成的鼎輕震,即將崩碎的兵器都被收了進去,刺眼的光芒從里面發出,能量洶涌。 所有兵器都燃燒、崩裂了,但是卻根本殺傷不到葉凡,最終鼎內歸于平靜,多了一堆廢銅爛鐵。 葉凡閃電般出手,將這兩人劈翻在地,讓他們失去了戰斗力。 “我不想多說什么,誰說出先天太虛罡氣,我就放過誰,不然的話只能死。” 起初,這四個人都一言不發,骨頭都很硬,根本不妥協。這讓葉凡皺眉,強行索取,對方的識海必會崩碎。 “我給你們機會……” 最終,葉凡讓他們恢復戰力,分別與四人過招,暗中以斗戰圣法模仿先天太虛罡氣。 到了后來,他終于摸清,這是先天一氣混煉虛空的的秘術,他不知道運轉法門,但明了這種意境。 當葉凡以斗戰圣法催動出這種神術后,姬云騰、姬云升四人眼睛差點瞪出來。 葉凡一聲輕叱,張嘴吐出一道神華,如海嘯一般席卷十方,威力奇大! “你……怎么會這種神術?!” “我們來比試一番,看看孰弱孰強。” 葉凡以斗戰圣法催動,與幾人對決,不是真正的先天太虛罡氣,但是威力并不差。 這就是九秘中的斗字秘,可演化各種攻殺神術,千變萬化,實為無上圣術! 到了后來,葉凡越來越熟練,張嘴一吐,如一掛天河倒垂,威能無匹,他的精氣神遠勝常人,先天一氣如海,這種神術非常適合他施展。不像眼前這幾人一般,吐出一口先天太虛罡氣,就會被抽走一身精氣,近乎虛脫。 “咄!” 葉凡再次施展,張嘴一吐,竟是一張畫卷,上面有道紋閃爍,如一張封天古卷,直接將四人。 “這怎么可能?!”姬云騰幾人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葉凡對先天太虛罡氣的運用,比他們都要恐怖很多,好像深諳此道多年,這讓他們無法理解。 “多謝你們又讓我得一種攻伐神術!”葉凡演化多時,終于停了下來,這并不是姬家的神術,是以九秘中的斗字訣催動而出的。 半個時辰后,葉凡回到火云城到處傳播姬家不守承諾,若是領走懸賞,動輒會有殺身大禍。 而后,他很快銷聲匿跡。姬家忙了個焦頭爛額,總算平息了這場風波,言稱有人以虛假消息騙源。 不得不說,荒古世家是一種龐然大物,事后火云城一片“和諧”,并沒有多少人相信葉凡傳出的話。 葉凡早已知曉,憑借姬家的能量沒有什么風波擺不平,他做這一切不過是為了讓他們心有忌憚,方便下次出手。 半個月后,葉凡回到皓州,來到石寨中。 大黑狗終于復原,瘦了一大圈,現在見到粉紅色的果子就過敏,嘴角抽搐。 “黑皇你吃了一枚仙果,到底有什么作用,是不是得到了莫大的好處?”葉凡笑著問道。 “再提這茬,本皇跟你急!”大黑狗黑著臉,它從來不吃虧,破天荒的讓一枚果實給撂倒了,讓它現在想起來還有吐白沫的。 “應該有些效果,那枚果實明顯不一般。”葉凡摸了摸下巴自語。 “有個屁的效果,害得我到現在吃什么東西都跟咬黃連一般,嘴里苦的要命,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完全消退。”大黑狗要多郁悶有多郁悶,這怪不了別人,是它自己太貪心,爭搶著吃那枚果實。 涂飛不負所望,共籌集來兩萬五千斤源,閃閃發光,都是高品質的純凈源。 “這么多的源,本皇要分一半!”貪心的大黑狗撲了上來,又想爭搶,結果葉凡長袖一卷,都給收了起來。 “汪!” “死狗,別搶!” “本皇幫了你幾次,卻總是倒血霉,你要補償我。” “行,沒問題。”葉凡一口答應了下來,他回來主要就是想讓大黑狗幫忙。 隨后,葉凡將涂飛找來,與他相商。 “什么,你瘋了,露出蹤跡,讓人去領十萬斤源?!”涂飛吃驚。 “不錯,這是難得的機會,可行性很高。”葉凡點頭。 涂飛搖了搖頭,道:“你已經詐出一萬斤源,他們必然有防備,不可能從老虎身上繼續割肉了。” “上次的辦法確實行不通了,聽說現在提供線索者需要以神念輔證,所以我要顯出真身,給他們真實到不能再真的消息。” “這太危險了。”涂飛反對。 “無妨,只要好好運作,成功率很高,到時候十萬斤源到手,我立刻可進入道宮四重天!” “你這是在拿命賭,萬一出了問題,悔之晚矣!”涂大嘴巴非常反對。 “有黑皇在,我可化險為夷……” “汪!”大黑狗神色不善,道:“小子,本皇跟你在一起,就沒得到過一絲好處,總是倒霉,這次別指望我。” 葉凡微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源嗎,這次我們是去謀十萬斤源,你可要想清楚。” “十萬斤……”大黑狗的口水快流出來了,有心拒絕,但實在經不起這種誘惑。 “媽的,拼了!這次我要是再倒霉,小子你等著被追殺吧!” 葉凡笑了笑,對涂飛還有大黑狗道:“其實這次只要謀劃好并無危險。” “那你細說一下。” “第一步,你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適時的發現我,去稟告搖光或者姬家,領取那十萬懸賞。” 這有相當的難度,因為如今提供線索者需要神識輔證,有問題的人肯定會露出馬腳,這個合適的人選要真實,必須本身蒙在鼓里才行。 涂飛略微思索,道:“找一個出賣你的人,并不成問題,關鍵是要讓他自然的入局,有些難度,不能留下我們布下的痕跡。” 葉凡繼續開口,笑道:“其次是造勢,在那個人稟告圣地后,最好弄出大動靜來,讓那個地域的修士盡人皆知,跟隨前去,作為證人。” “這樣的話,你要是被圍住,不是更危險了嗎?” 葉凡輕笑道:“黑皇精研道紋,橫渡虛空對它來說算不了什么,我只需露一個面,而后立刻橫行到數千里外。” 涂飛道:“聽你這樣說,可行性很高,也許真的能成功。” “黑皇你能確保橫渡虛空時的絕對安全嗎?”葉凡問道,這個環節最重要,如果不能逃走,必死無疑。 “你想的太容易了。”黑皇毫不留情的打擊,道:“身為荒古世家,一定有秘寶可定虛空,到時候不見得能逃走。” “還有這樣的器物?”葉凡驚訝。 “諸圣地傳承久遠,肯定會祭煉這種秘寶。”大黑狗瞇縫著眼睛想了想,道:“還好本皇也不是吃素的,有辦法解決。” 就在當日,他們便動身離開皓州,為十萬斤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