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93 石器——神藏

麗州九秘出自一個非常的神秘的地方,葉凡仔細觀察這張錦帛按上面所記,非常遙遠已經靠近東荒的中部地域了。 圣崖這是一個古老的名字,被標注在這張錦帛上正是蘊含九秘之地。 葉凡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特別、忍不住問大黑狗道:“黑皇你聽說話圣崖嗎? 大黑狗心頭頓時一跳道:“你怎么知道這個名字?” “我將古卷丟給段德了將這張錦帛留了下來上面提到九秘藏在那里。”葉凡對黑皇并沒有隱瞞。 “這個地方很不一般有一位大帝去過那里面對古崖,心有所感曾在那里憑吊。”黑皇如此說道。 “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葉凡更加驚異了。 “似有傳聞,那里損落過一個大成的荒古圣體、鮮血染紅了石崖。古之大帝皆寂寞無敵游歷到古崖,多半認為那個圣體若還活著能值得出手吧。” 地,。 “竟然有這樣的秩事……”葉凡模了摸下巴,這可是一個不一般的地方,九秘藏在那片區域他必須要走上一遭。 不過他眼下不想離開,錦帛在手,九秘跑不了到時候扶圖索驥就可,當今他最需要的是提升境界而不是迫切尋找秘法。 這些日子一來他遍走數十城,不斷的買石料,而后去無人之地剖開,加上以前擁有的已經積累了萬余斤的源。 眼下,他已經能突破進道宮三重天了、不過他并不滿足很想晉四重天。 只是難度太大了需要十萬斤源方可這是讓人暈眩的數字,光靠賭石有些難度。 “或許該去圣城了……”葉凡自語。 多半個月下來麗州風波并沒有平息相反越演越烈當日的另一位焦點人物……段德、比起葉凡來稱得上狼狽不堪。 無良道士的確是個人物,當日在那種情況下竟也尋到了一個機會成功逃了出來。 可是,接下來他的日子非帶不好過諸圣地同時掛捕十三大寇中的吳道咆哮著追殺,妖族亦纏著不放。 段德連逃了半個月,累的快吐血了,差點讓人話剝皮最后終于撐不住了、抖手將古卷扔了。 可縱然是這樣他也沒能夠辭過、十三大寇中的吳道似是鎖定了他片刻不停,沒日沒夜的的追殺。 有人見到半個月下來,段德瘦了一大圈渾身血跡斑斑,不過唯一讓人意外的是他依然在話蹦亂跳,設有不支的跡象。 “這死胖子命可真大、諸圣地沒殺了他連吳道親自出手都還沒有攆上他。”葉凡有些無言。 根據最新的消息得知,段德被吳道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向著中州方向逃了下去。 古卷被無良道士扔出后諸圣地的傳人大打出手,讓老輩人物都非常震驚他們的戰力極其驚人。 “我們得回石寨需要將人轉移走。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古卷之爭會有結果,各大圣地多半會坐下來相談。 那不是九秘而是一副驚世的地圖,各大教若是毒明白后,必有天大的波瀾,不是一家能夠獨吞的那個地方一個圣地扛不下來。 他不想石寨的人受到沖擊,想提靜將他挨置好讓他們遠離紫紫山。 “如果諸圣地大舉進攻紫山其他地方必然空虛,到時候也許會有絕好的機會我需要源!”葉凡充滿了渴望。 半個月后葉凡與黑皇回到了石寨這里依如過去那般并沒有多大的變化。 此地與富饒和美麗相差甚遠、紅褐色的石頭圍成的寨子很是荒涼,草木很少,這僅僅是一片十幾里的小綠洲。 不過,這里的人們精神狀態很好挖源為生,生活倒也無憂可去遠處的綠洲交換生活用品。 “是葉小兄弟回來了,還有那只…黑皇。“石寨中的人熱情的打招呼對大黑狗的稱謂險些叫錯。 當得悉要極離此地很多老人都沉默了他們世代生活在這里突然離開任誰都有些難以接受。 “不得不搬走以后這里將不得熒寧會有一場天大的風暴。” 葉凡耐心的解釋。 最終他沒有辦法將張五爺請來簡要的述說話一下紫山的情況。 聽聞諸圣地要來,張五爺變了顏色,嘆道:“祖宗讓我們守在這里難道如今必須要撤離了嗎? 黑皇探過來顧大的頭顱,道:“離開吧你們這一族將來會有大福澤的。 葉凡聽聞過張家的初祖一“那位源天師曾有言、牢在這里禮敬紫山將來會有大福澤。 對于很多人來說徹底搬離此地是一個傷感的過程,葉凡沒有著急的催促他們因為時間還充裕。 古卷即便落在圣地手里短時間內也很難出現什么結果,各方博弈需要不斷的安協與重新分配利益。 然而,就在這時,大黑狗有了發現它跑去紫山觀看時竟然發現了人影,有人已經來了。 “你確信?”葉凡一驚,這未免太快了。 “那個人非常恐怖我只看到了一道虛影一閃便不見了。”大黑狗沉聲道。 黑皇僅隱約間見到,那個人身穿道袍、站在紫山之鼓瞬息間消失嚇了它一大跳。 “身穿道袍該不會是那個死胖乎來了吧?可是他不是被追向中州方向去了嗎?”葉凡心中疑惑。 “肯定不是那個胖子,他不可能有那么快,被我咬過的人我會記得很清楚的,這個人相當的恐怖本皇一眨眼他就蹤影飄然了。” 葉凡覺得需要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末平靜了,這場風波來的比他想象的還要快。 “你催促他們趕緊收拾,我出去轉一下。”他離開了石寨前往平巖城打探消息結果得知圣她并沒有行動呢,古卷風波還未熄。 “這是怎么回事,圣地未來、有人卻先到了一定是絕頂高手。”葉凡暗暗猜測這個人肯定已經觀看過古卷。 當葉凡回來時在離石寨數十里外的地方見到了大黑狗,奇道:“你怎么在這里? “一個牛鼻子來了進入了石寨本皇者不透他怕他對本皇不利”。 “所以你跑了出來?”葉凡吃驚他有些擔心石寨的人。 “放心,修為到了那樣的境界肯定不會難為凡人只是本皇不知道他為何進了石寨。 “你說話的這個道人,難道是在紫山之顛見到的的那個?” “多半就是那個牛鼻子,不然的話,同一地區怎么可能出現兩個絕頂高手。”大黑狗琢磨了半晌道:“你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葉凡想了想,改變容貌,裝扮成王樞的樣子,連本源氣質都幾近相同。 如今即將遠離此地王樞未在石寨,正在平巖城采購所需物資。 他以王樞的樣子回到石寨中、剛一回來就見寨中圍了不少人,許多人都在議論。 “怎么回事?”葉凡問道。 “來了一個老道,很奇怪看車了張五爺家的碾子,又相中了二愣子家的磨盤,正打算買下來。” “這老道的眼力也太差了,連我都能看出那個碾子和磨盤肯定沒有源,他居然想花高價買,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葉凡心中頓時一跳,趕緊向前走去、人群內有一個老道人,身穿古舊的道袍看起來有相當的年月了都洗的有些發白了。 “這樣的服飾與當個不太一樣……”葉凡心中一動道袍的式樣很古老。 他神色平靜但心中卻是一陣驚驚一剎那間的靈覺,讓他感覺像是在面對一頭沉睡的荒古蠻龍。 不過靈覺一閃而逝他快速失去了那種感覺他波瀾不驚沒有任何異樣。 這是一個白發披肩的老道看年歲能有六十十的樣子精神矍鑠,正在認真的觀看二擺子家的石磨盤。 “我給你們十斤源這個磨盤我要了。”老遂對二愣子的父母開口。 “十斤?!”周圍的人全都大吃一驚。 就連葉凡也有些不解、他也在認真觀看這個磨盤但是并沒有覺察到異常。 最終老道買下這個磨盤、當著眾人的面開始剖石。 石屑紛飛他很仔細生怕切壞什么瑰寶一般,一層一層的剝落,根本沒有大刀闊斧的劈砍。 可是,最終磨盤變成一地石屑,卻什么也沒有切出來老道人皺了皺眉頭,站起身來,指了指不遠處張五爺家門并的石碾子,道:“這個碾子,我出二十斤源。 石寨中的人相當的震驚。 “五爺,這些石碾子、石磨有什么來歷嗎?”葉凡低聲問張五爺。 “沒聽說話什么來歷……”張五爺皺眉、仔細想了很長時間道:“祖祖輩輩一直在用沒什么特別的,反正我者不出來里面有源。 突然張五爺神色一動與葉凡對望了一眼他們想到了同一個可能這些石磨、石碾子該不會是祖輩特意留下的吧。 要知道,張家的祖上并非一般的人那是一代奇人。 如果是祖輩特意留下的一定非同尋常憑他們錘眼力根本看不出一點特別之處來。 “寨中這樣的石器很多嗎?”葉凡問道。 “具體……沒有統計過。”張五爺的手指頭有些顫抖。 那位奇人給子孫留的東西難道都是最普通的石墩、石磨、石碾子之類?葉凡心中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