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290 鎮壓一年

第二百九十章鎮壓一年 “無量……他天尊!這是誰家的狗……”段德呲牙咧嘴,疼的大叫,連連抖動手臂。 可是,他根本無法擺脫黑皇,大黑狗張開血盆大口后,能將一個大碾子吞下去,此刻可著勁的的撕咬。 “啊”、“啊”、“啊”…… “汪”、“汪”、“汪”…… 段德與大黑狗都在叫,一個是疼的鉆心,另一個是咬的用心,一個想要擺脫,另一個死不撒口。 黑皇的本體相當的大,從鼎中探出的碩大頭顱著實有些生猛,狂咬段德,差點將其半邊身子都給吞下去。 “當” 大黑狗一雙大爪子一下子按住了段德頭上的破碗,突然舍棄無良道士的手臂,一口銜住破碗,死命往回奪。 它從來都是個不吃虧的主,盡管獸皮古卷是有意送出去的,但也覺得不能白便宜對方,見寶起意,想把段德的神物給劃拉過來。 “無良……天尊,氣死貧道了!”從來都是他搶別人的寶貝,今天不僅被狗咬,還要被狗搶,段德鼻子都快氣歪了。 破碗輕顫,頓時震出一股可怕的殺傷力,黑皇大吃一驚,神識中沖出一個金色的鈴鐺,叮鈴鈴搖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葉凡出手相助,催動自己的鼎,打向缺德道士。 可是,這個破碗依然讓人心悸,蘊有無法想象的可怕威能,但并沒有真正釋放出來。 大黑狗心頭一跳,額頭裂開一道縫隙,第三只豎眼張開,射出一道烏光,貫穿向段德的識海。 葉凡也感覺到了危險,二話不說,眉心的金色小湖也射出一道寸許長的金劍,斬段德的額骨。 無論是大黑狗的金色鈴鐺,還是葉凡的鼎,都被破碗擋住了,兵器攻擊效果不大。 但是,神識攻擊太突然了,段德大叫一聲,當場中招,踉蹌后退。 “汪”、“汪”、“汪”…… 犬吠震天,大黑狗突然沖出鼎,趴在了碗上,以金色的鈴鐺防護,抱著破碗死不撒爪,同時強大的神識如潮水般沖擊。 “不好,快退!”葉凡低喝,這個碗不是尋常的東西,讓人有驚悚的感覺,他怕大黑狗出現閃失。 黑皇臨退前,一口咬住了段德半邊身子,將道袍都給扯碎了,化成一道烏光退回了葉凡的鼎中。 無良道士被咬慘了,一身道袍破破爛爛,跟個要飯花子似的,身上到處都是狗牙印,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無量天尊,媽的,道爺我被狗咬了!” “無量無始,媽的,本皇咬牛鼻子了!”大黑狗針鋒相對。 “哪來的狗妖?”無良道士一臉的晦氣,看著一身的狗牙印,他很想現場吃黑狗肉,他頭一次吃這么大的虧。 “誰家的牛鼻子沒拴住?”大黑狗也是一臉的不爽,嗷嗷的呼喝著。 缺德道士鼻子差點氣歪了,道:“道爺我還想說呢,誰家的狗沒拴住?!” “本皇我還沒說完呢,誰家的牛鼻子跑出來了?!”大黑狗呲牙咧嘴。 在場的人瞠目結舌,這兩個家伙還真是極品,讓人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葉凡卻是想大笑,這死胖子從來不吃虧,搶過他不少東西,后被各大圣主填進妖帝陰墳內,都活蹦亂跳的跑了出來,難得今天吃癟。 “算了,本皇懶得跟你一般見識。”大黑狗占足了便宜,最后露出一副我懶得理你的樣子。 無良道士用手點指黑皇,剛想說什么,但卻被葉凡打斷了。 “道長你什么意思?”他故意沉下臉,神色不善的盯著段德,道:“雖說咱們有些交情,但卻這樣算計故人,你說的過去嗎?” “無量天尊,貧道是怕葉小兄弟吃虧,這么多人虎視眈眈,故此先替你保管古卷,到時候還會少了你的好處嗎?” “胖子,你這樣貪婪會遭報應的。”葉凡沒有再多說什么,面上不愉,心中卻在暢快大笑。 段德可在混沌石形成的力場中出入,場能根本定不住他,那個黑不溜秋的破碗,溢出絲絲漣漪,抵消了這種禁錮。 黑皇對葉凡傳音,道:“這破碗中一定有了不得的東西,看樣子被封印了,他并不想暴露出來,真是不可想象。” 葉凡點頭同意,他不想真正與這死胖子翻臉動手,這個家伙深藏不露,不指定有多少底牌呢。 其他人也都很吃驚,猜測不出段德到底什么樣的奇寶,但肯定非常驚人。 “刷” 光芒一閃,段德退出了混沌石形成的力場,降落在地,將古卷收進懷中。 所有人都盯著他,尤其是半空中被定住的圣子與圣女們,全都非常不甘,不是他們修為弱,實在是缺少異寶,被束縛在這里根本沒有辦法。 “段道長想走了嗎?”顏如玉蓮步輕移,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面對手持極道兵器的妖族公主,段德如臨大敵,神色陰晴不定。 “咚!” 混沌石上,離火神爐震動,被封在里面的三人不想坐以待斃,竭盡所能沖擊,搖光圣子、金翅小鵬王、姚曦沒有一個是凡俗之輩。 葉凡暗中傳音,道:“黑皇能幫我將這火爐封印嗎,縱然是離開混沌石也確保他們無法沖出來。” “這個有難度……”黑皇皺眉,道:“這個破爐子雖然很結實,但是有點古怪,恐怕沒有辦法在上面刻印道紋。” “仔細想想,看看有沒有辦法。”葉凡感覺時間緊迫,恐怕沒有時間來煉化這三人了。 “刻印道紋,需要大量的珍貴材料,這么短的時間,哪里去找,根本沒有辦法。”黑皇搖頭。 “需要材料……”忽然,葉凡心中一動,他想到了《道經》中的秘法,寥寥幾筆,所載有限。但是,他卻認真的研究過,他曾動用過那種禁法————以器己身,實現“永恒”。 “九個神秘的古字,不需要其他珍貴材料,只需要在器上刻印,就可以實現!” 葉凡快速行動了起來,這一次當然不是己身,而是要三大高手。 “黑皇!”他神色鄭重,不能在此煉化掉三大高手,他打算徹底封印他們。 “隆隆” 突然,大殿外傳來劇烈的震動,有人在強行拔除葉凡布下的大旗,即將闖進來。所有圣子與圣女都露出喜色,覺得一定是自己的人到了。 “不好……”葉凡讓自己平靜,心神空靈,在離火神爐上刻烙印。 他的神色無比鄭重,以心神為筆,在爐蓋上刻下一個不能識別的古字,一筆一畫,非常的專注,短暫的忘記了外面的一切。 “刷” 光芒一閃,第一道烙印完成,被他打進爐蓋中,不過他并不敢放松,不知道這個奇怪的爐子會不會抹除掉這種印記,畢竟它的自我恢復力很變態。 “沒有消失的跡象,似乎可以保留。”他心中一喜。 “你……竟然會刻這種東西?!”大黑狗剛才親眼見到那個字,非常震驚。 “有什么特別的嗎?”葉凡問道。 “這是唯有大帝才認識的‘字’,是天地的‘紋絡’,具體怎么回事,外人很難理解。”大黑狗盯住葉凡,道:“你掌握了幾個字,到時候一定要教給我。” 葉凡心中頓時一跳,不過卻沒有多說什么,快速平復情緒,讓自己靜下心來,再次開始刻字。 “刷” 光芒閃爍,第二個古字,第三個古字……他連刻七個古字,爐蓋一下子迷蒙了起來,牢牢的封住了火爐。 不過,其他人并沒有注意這一切,所有人都在盯著段德,畢竟那幅古卷被他得去了。 “轟” 大帝寢宮外,很多人在出手,將數百桿大旗被一一拔除了,最后一聲劇震,十幾人走了進來。 這十幾人看起來從三十幾歲到四十幾歲不等,但真正有多大的年歲,沒有人知曉,一個個全都步履從容,神色鎮定,一看就氣質非凡。 其中一人身穿五彩羽衣,傲骨天生,極其不凡,劍眉入鬢,睥睨大殿中人,最后雙眸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盯住了姬皓月。 “孔騰,你要做什么?”旁邊的人喝問。 大殿中,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孔騰何許人也?乃是孔雀王真傳大弟子,繼承了孔雀王的無上玄法,實力深不可測。 昔日,就是他在南域時將姬皓月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差點死在外面。 “放心,我不會在這里出手,畢竟你們人多,我妖族才來了多少人。”孔騰冷淡的回應道。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十幾名中年人都沒有一個是善茬,都是各大圣地的非凡人物,比在場的年輕人高出了半輩到一輩。 “刷”、“刷” 光芒連續閃爍,葉凡終于將最后兩個字烙印進爐蓋中,徹底封印了離火神爐,至此他長出了一口氣。 “段道長……”孔騰掃了幾眼混沌石,而后盯住了段德。 與他同進來的十幾人,全都大有來頭,身份不弱于他,都是各大圣地上代的奇才,也都盯住了段德。 “一切都好商量……”段德皮笑肉不笑,將那張古卷取了出來。 “大師兄請出手,將圣子與圣女救出!”搖光的弟子上前,對一個中年男子恭敬施禮。 這是一個看起來能有三十七八歲的男子,身材高挑,濃眉大眼,英武無比,讓人忍不住敬畏,如一尊仙王一般。 在場的很多人都變色,瞬間明了此人是誰,這是搖光的楚凌空,當年只差一點就被選為圣子。 “是嗎,竟然有人同時拿下了我搖光的圣女與圣子?!”楚凌空的眸子深邃如海洋,望向半空中。 葉凡神色自若,盤坐在混沌石上,依然在打催火訣,煉化爐中的三位天驕英才,平靜的開口,道:“我欲他們一年,期滿放歸圣地。” 所有人都變了顏色,一個道宮秘境的小修士敢圣地傳人,傳揚出去,必然會震驚天下。 他竟敢說出這樣的話,各大圣地的人沒有一個不吃驚的。 這是個妖孽啊,以前或多或少聽聞過他的名字,但諸圣地的人杰沒有人在意,今日注定要牢記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