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80 九秘線索

姬紫月如一朵紫云,輕靈的飄了過來,她秀發齊腰,肌膚勝雪。笑的很可愛,大眼快彎成了月牙狀,小酒窩浮現,帶著幾分俏皮與狡黠,鐘天地之靈慧。 姬皓月,人如其名,真的如一輪神月,隱約間有皎潔光輝溢出肌 體,神王體與生具有一種特別的威勢,讓人感覺僬是在面對一個神明。 “紫月妹妹……”姚曦也笑的很動人,窈窕身軀如一段神玉,泛 出點點神霞,迎了過去,拉住姬紫月的手。 “姚曦姐姐,我們好久沒見了。”姬紫月笑的很甜。 姬皓月也點頭致意,道:“想不到姚仙子也來到了麗城。” “我只是過來看一下,倒是皓月兄來到此地,恐怕是志在必得吧”姚曦眼波流轉,她身為搖光圣女,卻也有些風情萬種的味道,言道:“你的到來,多半會讓很多人緊張,神王體一出,諸多強者都要避退。 姬皓月搖了搖頭,道:“一切都要看機緣,無價瑰寶人人想得,但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失望,我也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這位是……”再次見到葉凡,姬紫月有點意外,她始終覺得這個小道士有點特別,但卻又說不上來怎么回事。 姚 曦笑道:“這位是大名鼎鼎的段道長,這位小道長卻是不認識了。 “貧道正想”葉凡答道。 段德斜了他一眼,道:“這么說來,我們還都是德字輩的人了。 “段德,你該不會是那個無良道士吧?”姬紫月的小嘀張成了“0”型「長長的睫毛輕顥。 “貧道段德,人稱正氣道士。”段德口誦道號,寶相莊嚴,一副 世外高人的樣手。 姚曦抿嘀輕笑,俏臉生輝,道:“不管他有什么名號,肯定是你認為的那個人。” “好呀,原來是你!”姬紫月氣鼓鼓的望向他。 姬皓月臉色也沉了下來,道:“段德道長,你三番五次去姬水,窺釔我姬家先輩陵園,所謂何意?” 葉凡有些瞠目結舌,這胖道士還真是膽大包天,連姬家的租墳都 被他惦記上了,也不怕被人拍死。 “無量夭尊,姬家未來的神王你可不能冤枉貧道。”段德一臉的正氣,道:“姬水流淌十幾萬年了,雖然名姬,但卻不是你們姬家的,貧道偶爾從那里路過,都被你們姬家喊打,真是人生的無奈。” “你路過姬水,我們不反對,為什么總是向我們姬家的陵園張 望”姬紫月鼓著小腮幫子質問道。 “貧道見那里陵墓成片,氣勢恢宏,自然不可避免的多看了幾眼,遙想荒古前,虛空大帝萬劫不朽,寂寞無敵,欲與諸夭試比高,貧道心生敬仰啊。” 葉凡心中一震,妖帝墳家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姬家也曾有一位大帝,是不是也有一座大帝之慕留下呢? 古之圣賢的連體都可祭煉成絕世兵器,古之大帝年輕時可力壓一切同階敵手,豈不是說連體更加強大,絕對是祭兵的瑰寶。 “我族長老親眼看到你,想打我姬家已逝神王陵寢的主意。”姬紫月一雙小虎牙亮晶晶,盯著無良道士。 “沒有的事情,我只是好奇的望了兩眼,結果就被那幾個老頭子追 殺了三千里,差點沒把我的命搭進去,下次絕對目不斜視了。” 姬皓月雖然神色不善,但也:爻有打算與他沖突,因為這個節骨眼上他不想樹大敵,他深深知道這個道士不簡單。 “這位小道長你與胖道士是一起的嗎?”姬紫月又瞄住了葉凡。 “他要與我對購,言稱有九秘的消息。”葉凡直接說出,他絕不 相信無良道士會給他有價值是線索。 “這樣看來,段道長知道很重要的線索了?”姚曦笑著問道。 “難道那個盜墓賊是段道長不成?”姬紫月笑著揶揄。 段德底氣十足,道:“貧道所知有限,但卻也略知一二,故與正德道長對賭。” 姬紫月好意提醒,道:“小道士你不要與他賭,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無良道士,從來都是坑蒙拐騙,向來不做吃虧的買賣。 “姬家的小公主,你可不能詆毀我,貧道一身正氣,向來光明磊 落。”段德大言不慚。 “且!”姬紫月白了他一眼,而后轉身對葉凡,道:“小道長,我 免費告訴你消息,不用聽他忽悠。” “貧道謝過姬小姐。”葉凡點頭致謝。 麗城,的確有關于九秘的消息傳出,一切都因一個盜墓賊而起。 不久前,北域一家古兵器店,購到一個殘破的銅鐘,在上面發現了九秘二字,頓時引發震動。 他們細心還原,從上面發現上百個古字,推測出是一個殉葬品,是一位古代修士的墓坑中出土的東西。 殘破的銅鐘上面的文字不多,記載很模糊,大致記錄了墓主的一些事跡,最后一句 簡單的提到,他們的家族傳承有九秘之一。 九秘,每一秘都有不可思議的作用,是世人夢寐以求的無上神術 卸 ,震動古今。 就是因為它們太強大了,所以在那遙遠的過去被拆分,失落在天下各地,再也不能齊聚。 銅鐘出世,像是海嘯一般沖擊人的心神,讓人震動,因為如今已知還在世上傳承的“九秘”僅剩三四種了,其余幾乎全部失傳了。 如果因此而讓其中一種出世,任何門派都會瘋狂,這絕對是無價的瑰寶神術。 “這樣說來,一個盜墓睢掘出一個殘破的銅鐘,引發了九秘出世的 消息?”葉凡驚訝。 姬紫月點了點頭,道:“可惜,尋到那個盜墓賊時,他已經莫名其妙的死了。” “被人滅口” “不是,他像是中了詛咒,古代修士的墓中常會布下這種惡 術。”姬紫月答道。 那家古兵器店并沒有能保住這個秘密,消息很快傳了出來,不少人通過銅鼎的模糊記載,推測出大概位置,應是在麗城。 葉凡神色不善的盯著段德,道:“這件消息很快就會傳揚出來,你也好意思以萬斤 源來賣給我?” 段德紅光滿面,道:“當消息傳出來博時候填沒有了價值,現在貴在一個‘早字,早一日知道便領先幾步,在貧道看來它足以價值萬斤源。 “你還真是能瞎掰。”葉凡不想與他多說什么。 九秘,斷了傳承的一種,很有可能會在這里找到,重現于世,葉凡很心動,他掌握有其中的兩種,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樣的神術到底有多么可怕,他寧愿拿古經來接! “段道長你足跡遍天下,不知有沒有其他線索可尋,不如我們幾人 合作如何?”姚曦笑著說道。 “我怕最后關頭會被你們圣地滅口,”段德嘿嘿笑道。 “怎么會呢,我是說我們幾人而已,我們身后的勢力并未趕到呢。”姚曦笑顏如花。 “貧道心中多少有些眉目,的確需要一些幫手……”段德胖臉上顯 出意動之色。 “皓月兄你看如何”姚曦問家皓月。 姬家未來的神王很不待見段德,但卻也知道,這個胖道士很神秘,有些特別的手段,與他合作倒也不會吃虧。 “好吧。”姬皓月點了點頭。 姬紫月皺著瓊鼻,道:“段道長你有什么眉日,搜集到了哪些線索” “我知道,很久以前有一位蓋世大人物曾經來過麗城尋訪九秘,他 所走過的路線,我卻多少知道一二。” “蓋世人物的行蹤,你卻知曉?”姬紫月不相信。“這是我從孤本古籍中發現的記載,自然明晚。“這樣說來,應該是很久遠的事情了。”姚曦驚訝。 段德點頭,道:“不錯,非常久遠了,從側面證明,麗城絕對有九秘之以,可惜已經失傳無盡歲月了,很有可能被埋在地下。” “那位蓋世人物都沒有找到九秘,你知道他的線索又如何?”葉凡 問道。 “他并不是一無所獲,留下了一些極具價值的線索。”段德嘿嘿 的答道。 “你說的蓋世人物到底是誰?”姬皓月皺眉。 “姬家未來的神王你總是不相信我,好吧,我就告訴你們,他是八 千年前絡蓋九幽。” “什么!” “中州的蓋幽……”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是名字太響亮了,八千年前蓋九幽名震中州,都遠傳到了東荒,無敵天下,有人甚至認 為他或許可以成為大帝。 “他晚年時,來到了我們東荒,我想最終多半是埋骨在這片土地上了。”段德答道。 幾人神色異樣,都盯著段德,將他看的有些發毛,道:“你們這樣盯著我干嗎” “段道長你該不會是挖到了蓋九幽的墓葬了吧?” “我們把我想的太壞了,貧道是那樣人嗎,怎么會無故挖人墓穴 呢,再者說蓋九幽死在哪里了,世人皆不知。” “說這些無用,我們還是尋九秘吧。”姬皓月沉聲道。 按照段德所發現的那段記載,蓋九幽的確來過這里,且留下了寶 貴的線索。 在一萬五千年前,麗州曾經有一個古世家,非常神秘,他們非常低調,被疑為修有九秘。 歲月流逝,這個古世家,早已煙消云散在歷史中。 “麗城外有不少古墓,我們無需一一挖開,只需要尋道那個古世 家的墓地,或許就會有驚人的發現。” 當他們離開麗城時,看到不少修士來到麗城。 葉凡先是發現了,吳中天、姜懷仁、流寇、李黑水,而后竟看到金翅小鵬王的蹤影。 “這個家伙也來了,該不會是為殺搗光圣子、姬皓月而來吧?”他 深深的知道,金翅小鵬王很可怕。 麗城郊區,那些葬地早有不少人影,姚曦頓時皺眉。 段德道:“無妨,十萬五年前來,麗城幾經改址,墓葬區有很多地方,他們找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