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57 關門放狗

第二百五十七章關門放狗 顏如玉一身白衣,站在山巔,清麗如廣寒仙子,似隨時會奔月而去。 此刻,她的右手掌心一片晶瑩,極道之威彌漫而出,壓迫的在場的人心生恐懼。 這是一種無上威壓,像是古天庭降落,根本沒有辦法抵抗,讓每一個人都生出絕望。 像是渺小的蟻蟲試圖撼動大岳,永遠不可能成功,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在顫栗,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咔嚓” 幾名妖修忍受不住,將腳下的山地都踏裂了,撲通一聲,跪拜在地上,渾身都在顫抖,這是一種源于靈魂上的恐懼。 同一時間,青衣、涂飛、金翅小鵬王亦都在咬牙,抵抗這種讓人頂禮膜拜的。 這是極道之威,妖族大帝鑄成的圣兵,光這種壓迫感就讓人無法承受,忍不住拜下去! 這是一種難言的感覺,整個人的靈魂仿若被九幽死山鎮住了,生死一念間,全都在極道圣兵的籠罩下。 大帝之威不可揣度! “同階爭鋒,你可敢與荒古圣體一戰嗎?”顏如玉問道。 “我是誰?我是同代無敵的天鵬!我豈會聽從別人的安排,我想殺就殺,我想戰就戰,即便你是大帝的后人也管不了我!” 金翅小鵬王一聲長嘯,背后浮現出一只金色的神鳥————鵬,如神祗一般,展動圣翅,突破極道之威的壓制,他化成一片金霞沖天而去。 金翅小鵬王立身在高天上,滿頭金發亂舞,眸子凌厲如刀,高大的身軀如黃金澆鑄,如一尊魔王,睥睨四方。 其他妖族都非常的震驚,沒有想到金翅小鵬王突破極道之威,高天上,這種恐怖與超然,讓人心中生寒。 另一方,葉凡如青松直立,他體質特殊,沒有產生叩首的,但卻也受到了沖擊,肉身像是不屬于自己,很難動彈一下。 他并沒有被懾服,但是境界過低,不能如金翅小鵬王那樣突破出去,只能立在場中。 “極道武器名不虛傳,大帝圣兵如此懾人,若是打出,天下誰能接下?!”金翅小鵬王眸光如劍。 顏如玉掌心光華一閃,收起了圣兵,威壓如潮水,快速消失。 “完整的極道武器竟這樣恐怖……”涂飛心中吃驚,他爺爺有半件圣兵,絕對無法與這無缺的帝兵相比。 金翅小鵬王立身在天空,燦燦金色發絲凌亂飛揚,半遮在如刀削的面龐上,他神色更加堅定,道:“萬物母氣源根,我要定了,我必須要祭出屬于我的圣兵!” “你是不敢與荒古圣體打吧?”涂飛喝問。 “殺他如斬草,但我憑什么聽你們的安排?!”金翅小鵬王不為所動,背負雙手,極度的自負。 “不要掩飾,那是因為你心有恐懼,不敢應戰,誰都知道,荒古圣體難以攖鋒,你這個鳥人就是害怕了。”涂大嘴巴出言。 “我天鵬行事,何需你來多言,我現在就奪他性命,取來玄黃源根。”金翅小鵬王很冷漠,俯沖下來,向葉凡擊殺去。 “錚錚錚……” 顏如玉素手輕彈,漫天花瓣飛舞,片片如刀刃,擋住金翅小鵬王的去路,向他的身體斬去。 “嗡” 金翅小鵬王揮動金色的拳頭,打的虛空搖動,所有花瓣全都崩碎,消散在天空中,他妖力無匹。 “有我在此,你殺的了他嗎?”顏如玉靜立山巔上。 “公主殿下你有極道武器,我自然奈何不了你,但我想殺人你不見得能夠攔住!”金翅小鵬王不可一世。 葉凡站在山頂上,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自以為是蓋世高手嗎?若真是如此,去把搖光圣主殺了,讓我們看看你的妖威。” “將來我自會做到!”金翅小鵬王盯著他,殺意無盡。 “同樣的話,我也可以說的出口,將來我一只手可以滅你兩個!”葉凡嗤道。 “你現在似乎很不服氣?”金翅小鵬王眸子冰冷。 “我說的是事實,要是在同一境界,我一只手就可以拍死你。”葉凡繼續諷刺,道:“你若說現在,那我也可以說,你在搖光圣主眼中,連只螞蟻都不如,你還沒有飛揚臨天下的資格。” “荒古廢體,也敢對我大言不慚!”金翅小鵬王神色冷漠。 “我修行僅四載有余,差了你幾個境界,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你修行這么多年,的確可以在我面前裝高手,不過請不要以無敵自居,真的沒什么了不起。” 所有人都一驚,葉凡修行四載,能有現在的成就,確實很驚人,這種體質如果生在荒古時代,前途不可限量。 “你說這些不就是想在同階與我一戰嗎?”金翅小鵬王冷笑,道:“我其實一直很心動,殺一個同階的荒古圣體,很有成就感,只是我不想被人安排而已。” “對于我來說,卻沒什么成就感,我可以預料結果,翻手就可壓你。”葉凡搖頭。 這些話語讓人火大,金翅小鵬王冷笑連連,道:“我真的有些心動了!” “小鵬王何需跟一個廢體一般見識,沒有必要如此。”金翅小鵬王的追隨者當中,有一名妖修開口道:“他若不服氣,我以道宮秘境二重天的實力取他性命。” “你這樣的人不行,我一個可以殺你十個!”葉凡搖頭,他只為激金翅小鵬王出手。 這名妖族修士亦是年輕一代的強者,相當的自負,雙目射出寒光,而后轉身對顏如玉道:“請公主殿下以極道武器壓制我的修為,我想與他一戰。” 顏如玉并未拒絕,直接出手,掌心光燦燦,極道之威一閃而沒,將其修為壓制了下來。 “對付你,不用我出手,關門放狗足矣,黑皇上,咬他!” “媽的!”大黑狗大怒,低沉咆哮連連,掉頭就咬葉凡。 眾人啞然。 “死狗,你如果不給我干掉他,這輩子都別想要古經與玄龜了。”葉凡暗中傳音威脅。 “人族的廢物,你在搞什么?”那名妖族冷笑連連。 刷 光影一閃,葉凡一下子沖了過去,虛空大手印拍出,黑色的大手遮蔽天空,烏云卷帶著驚雷,劈落了下去。 “砰” 這名妖修雙手擊天,打向黑色的大手,可是在悶響聲中,他被黑色的大手劈的一下子橫飛了出去,吐出一口鮮血。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此人在道宮五重天境界,雖然被壓制到了兩重天,但畢竟經驗與戰斗意識等都還在,竟然一個照面就被打成重傷,讓人倒吸冷氣,感嘆荒古圣體果然同階不可敵。 “嗡” 葉凡剎那沖了過去,黑色的大手,像是參天古木倒了下來,遮天蔽日,讓虛空抖動。 “啪” 這一次,虛空大手印橫掃過后,直接那人抽飛,打的他跌落在山巔,趴伏在那里,連連吐血不止。 “你這樣的人,大言不慚,說什么廢體如何,現在敗在我手中,豈不是更廢?”葉凡冷笑,降落在地。 這名妖族強者發出一聲低吼,連吞數枚丹藥,渾身骨骼噼啪作響,妖力澎湃,讓山巔顫抖,再次沖來,道:“我自可殺你!” “黑皇上,咬他!”葉凡口上這樣說,暗中卻不斷傳音威脅,這死狗脾氣太大了,很難降服住。 “媽的,小子你等著!”大黑狗憤憤不已,禿尾巴快豎到天上去了,撲殺向那名妖族強者。 “我說小葉子,真的是放狗咬人啊,這死狗靠譜嗎?”涂飛問道。 周圍的人更是目瞪口呆,以一只沒化形的黑狗對付一個妖族強者,這不是找死嗎? “砰” 那名妖族修士一巴掌拍在黑狗的身上,原本以為足以打成肉醬,沒有想到,卻將他自己的胳膊險些震斷。 “轟” 他一拳轟向大黑狗的頭顱,黑皇可不是喜歡挨揍的主,迅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這個碩大的拳頭給吞了下去。 “咔嚓” 骨碎的聲響傳來。 “嗷……”這名妖族修士發出一聲慘叫,劇痛傳來,他差點昏死過去。 涼風出來,他覺得手腕涼颼颼,仔細一看,拳頭沒有了,腕子上光禿禿,血淋淋,手掌被咬掉。 “啊……” 疼痛讓他難以忍受,撕心裂肺的大叫,滿頭都是汗水,快速倒退。 “呸!” 大黑狗向外吐血沫子,斷手落地,它竟然在干嘔,快速跑到一處山泉旁,不斷漱口,罵罵咧咧。 “媽的,這輩子我最不愛吃的就是騷狐貍肉!” 眾人:“……” 所有人都傻眼,這蔫不出溜的大黑狗竟這么厲害,很明顯不是一個善茬。 果然是咬人的狗不會叫,看著它蔫了吧唧,自始至終都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鬧了半天是個狠角色。 “倒了八輩子血霉!”大黑狗詛咒連連。 在場的人都很無言,這禿尾巴狗實在欠揍,這是所有人都一致的想法。 “話說,我最愛吃的是烤小鳥。”大黑狗仰著脖子,盯著金翅小鵬王,了嘴巴。 “你大聲點!”涂飛道。 “轟” 金翅小鵬王降落在山巔,冷漠無比,盯著葉凡,道:“我確實忍不住出手了,荒古圣體讓我心動!” 他霍的轉身,面對顏如玉,道:“我不想聽從別人的安排,這是我自己的意志,公主殿下請收起你的極道武器,我自己會封印力量。” “你確定要與同境界的荒古圣體一戰?”涂飛問道。 “古來大帝能幾人,皆是蓋世之姿,我要走這條道路,自要力壓荒古圣體!”金翅小鵬王沉聲道。 “哈哈哈……”葉凡大笑,他覺得渾身血液流速加快,恨不得立刻揮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