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253 風波

第二百五十三章風波 大戰落下帷幕,姬家與搖光圣地八位真傳弟子被擊斃,這必然是一場軒然大波! 葉凡降落在斷山上,曲州的年輕修士紛紛退后,這個發絲飛揚的少年雖然看起來很文靜,但眾人卻將其打上了少年魔王的標記。 很多人都在低聲議論,這件事情傳遍北域時,這個少年如何活下去? 姬家與搖光圣地擁有不朽的傳承,是東荒超然的存在,惹了他們,天下恐怕再無容身之地。 “諸位還是散去吧。”葉凡微笑開口。 “走吧,曲州年輕修士的盛會無法進行了,不過觀看了這樣一場大戰也不虛此行了。” “噓,小聲點,被姬家的人得知,有你好看。” “這有什么,姬家在北域還不見得有那么大的勢力吧,我隨口說幾句怕什么。” 很多人議論紛紛,飛向遠方,就此離去。 曲州雖然不大,但也有不少年輕高手,自然有不少人眼紅葉凡的鼎,那絕對是一宗圣物。 許多人都想出手搶奪,但是卻不敢妄動,萬物母氣鑄成的鼎,懸在葉凡的頭頂上方,垂落下一道道玄黃氣,將其護的嚴嚴實實,幾乎不可攻破。 葉凡并不在意,向前走去,沒有人阻擋去路,他徑直來到一艘玉舟前,這是姬家與搖光弟子駕馭而來的,是專門用來飛空的靈寶。 它長達十幾米,可大可小,能載數十人前進,無需以神力催動,只需置入一些源,就可以極速飛行,比一般的修士飛行快很多。 這樣的靈寶一般人煉制不出來,需要刻上很多繁復玄奧的道紋,必是老輩強者祭煉而成,是一件難得的代步法器。 葉凡大袖一卷,這艘玉舟出現在手中,被他化成巴掌長,五光十色,玉璧無瑕,非常精美。 “諸位你們跟著我作甚,難道想向別人表明與我共同殺了圣地的真傳弟子嗎?”葉凡笑道。 “呼啦” 此話一出,很多人倒退,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萬一被牽扯進這件事當中,吃不了兜著走。 “我明白了,你們想藉此成名,請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對人說,是你們與我共同出手擊斃了荒古世家的子弟。”葉凡的笑容很燦爛。 不少人臉色發綠,這個臟水要被潑上的話,恐怕會有天大的麻煩,當下很多人飛天而去。 萬物母氣源根鑄成的鼎,雖然是絕世稀珍,但他們有自知之明,肯定得不到。 當然也有自負之人,并沒有離開,依然在盯著葉凡頭上的鼎,這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物,圣地都要眼紅,更遑論是他們。 葉凡并沒有說什么,展開老瘋子的步法,留下一道虛影,沖向山脈深處。 斷山上接連有人影沖起,追了下來,果然是瑰寶動人心,就是丟掉性命,有些人也要飛蛾撲火。 “轟” 突然,葉凡調轉而回,大鼎如岳,鎮壓而下,沖在最前方的幾人當場化為飛灰,消散在空中。 “圣物動人心,但在出手前不妨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不要白白搭上性命。”葉凡神色冰冷。 說完這些話,他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大山中,將老瘋子的步法發揮到極致。 時間不長,葉凡換成另外一幅容貌,身穿一身紫衣,成為一個翩翩少年,領著一只大黑狗走出群山。 “小子你竟然有玄黃鑄成的鼎,給我看看!” 這一路上,大黑狗眼泛綠光,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我給你說過一百遍了,你看錯了!”葉凡有些頭痛,這死狗太難纏了,總是打他身上寶物的注意。 “就給我看一眼!”黑皇鍥而不舍。 無奈之下,葉凡祭出鼎,讓它了個遍,大黑狗幾次想撲上來。 葉凡嚴厲警告,道:“你別流口水,這尊鼎決不可能給你,想搶的話,別說我不客氣。” 大黑狗百爪撓心,但它知道,玄黃鑄成的鼎不好搶,弄不好會將它自己壓個半死。 “黑皇,你說那座斷山是一個狠人的道場,我怎么沒發現特別之處?”葉凡收起鼎后,趕緊轉移話題。 “昔年,那位人物來頭大的讓人喘不過氣來,他留下的道場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看出的。” “憑咱們現在不能挖出來嗎?”葉凡問道。 大黑狗頓時露出警惕之色,呲牙道:“小子我警告你,別打歪主意,此地的寶貝跟你一毛錢關系都沒有,是我的!” 忽然,一艘戰船飛來,瑞彩紛呈,劃破長空,沖進云端山脈深處,速度極快。 以彩玉祭煉成的戰船上,掛有一面大旗,獵獵作響,上面寫有一個斗大的“姬”字。 葉凡蹙眉,他沒有想到姬家動作這么快,這才過去不足半個時辰,便有高手趕到了。 時間不長,就有人沖出了大山,在四方尋找,很多沒有來得及離去的修士全都被姬家的人截了回去。 葉凡不急不緩,已經遠離數十里,可還是被追向這個方向的人攔住了,他可不想回去,萬一露出馬腳,必是大禍。 “站住!”姬家的強者大喊。 這讓葉凡皺眉,這是一個道宮四重天的強者,那種神力波動確實很嚇人,他感受到了威脅。 黑皇撇嘴,道:“本皇一口就可以咬死他!” “你確信?” “我是說以前……”它有點心虛。 “必須要解決掉他,不然會露出破綻,黑皇一會兒要靠你了。”葉凡開口道。 “又不是我的敵人,想讓我出手也行,把刻有禿頭的種子給我,或者把玄龜給我。”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敲竹杠,愛出不出手,我逃掉的話改變自身容貌進入茫茫人海,這輩子他們也找不出來。可是你就不同了,特征明顯,尾巴都禿了……” “再提這茬,我跟你急!”大黑狗的臉拉的老長。 姬家的強者降落在地,不過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但卻已是道宮四重天的高手,陰沉著臉,道:“你隨我回山脈,有話問你們。” 葉凡向前走了幾步,道:“不能在這里說嗎?” “少廢話,趕緊走!”姬家的這名強者呼喝。 他的心情糟透了,一個被他們緝拿的少年,卻反跳將出來,明目張膽的擊殺姬家子弟,傳揚出去,姬家將非常難堪。 可以想象,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北域,根本不可能捂得住。 “不想死的話,立刻轉身回云斷山脈!”姬家的強者喝斥。 “好吧。”葉凡點頭。 突然,大黑狗沖了出去,如一道黑色的閃電,一下子撲在了姬家強者的身上。 偷襲成功! 姬家的修士對葉凡有防備,可根本沒有將一只黑狗放在眼中,一下子就被這只蔫黑壞的狗撲倒了。 此刻,再想反抗已經來不及,黑皇銅筋鐵骨,根本打不動。 “轟” 葉凡怕出意外,祭出萬物母氣鼎,鎮壓而下,姬家的這名強者大叫了一聲,被活活鎮死。 兩日后,葉凡在曲州朝陽城的一處賭石坊中見到了涂飛。 “我說葉小弟,你玩的太大了吧?我是說過,搞出點動靜來,然后進這家賭石坊,我會現身。可是你像切瓜一樣,宰了圣地與荒古世家八名真傳弟子,將火燒到了我家門口來了,讓我可是心驚肉跳啊。” “有這么嚴重嗎?” “怎么不嚴重,姬家來了很多強者,連神體都現出蹤跡了,姬皓月原本與他的妹妹要赴瑤池盛會,卻因這件事來到了此地,進入了朝陽城,我這個窩看來是不能呆了。” 葉凡皺眉,姬皓月乃是神體,異相展出后,可擊殺第四秘境的風云強者,同代無敵,他現在絕對不是對手。 同時,他心中一動,問道:“瑤池賞石大會還沒有開始嗎?” “還沒有,不過也快了,到時候我們同去。”涂飛答道。 “對了,你說姬皓月與他妹妹同來北域參加瑤池盛會,他的妹妹是名姬紫月還是名姬碧月?”葉凡問道。 “我說葉小弟,咱們這行的人要講義氣,你都有一個姚曦仙子了,還打算將魔手伸向姬家的明珠不成?” “涂大嘴巴,你別亂說話,我只是想問問。” “我也不知道是哪個月亮,反正我們要去瑤池,到時候親眼看看不就知道了嗎。”說到這里,涂飛抱怨道:“你可真是為我惹出了大麻煩,我聽聞搖光圣子也趕來了,這個地方我真呆不下去了。” “搖光圣子……”葉凡心中一驚。 此人絕對是天縱奇才,可與神王爭鋒,修為深不可測,在東荒年輕一代中難逢抗手! 他知道,對方肯定是沖著萬物母氣鼎來的,搖光圣子驚才絕艷,立志做大帝,得不到凰血赤金,肯定是盯上了玄黃源根。 涂大嘴巴掃了一眼黑皇,忍不住開口,道:“從哪尋來的黑狗,尾巴都禿了,一看就有年頭了,這可是大補啊。到我這來這么客氣干嘛,不過這樣也好,今天晚上我找個好廚子,悶黑狗肉吃。” 葉凡知道壞了! 果然,大黑狗蹭的一下子竄了過去,一口咬住了涂飛的右手,呲牙咧嘴,道:“小子我看你才是大補呢!” “媽的,這只柴狗怎么會說話啊。”涂飛被嚇了一大跳,緊接著痛的大叫了起來,道:“哎呦,疼死我了!” “黑皇松嘴!”葉凡趕忙相勸。 “這死狗難道成妖精了不成,可是尾巴都禿了啊……”涂飛慘叫時還忍不住大嘴巴。 “涂大嘴巴,你少說兩句吧,你不想要手掌了吧?”葉凡急忙阻止,同時用力掰大黑狗的嘴巴,他真怕黑皇發狠給他咬下來。 “我@%¥……”涂飛疼的慘叫,詛咒道:“媽的,死狗松嘴,既然你已經成精了,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哪頭,敢褻瀆本皇,我活吞了你!”大黑狗黑著臉,死不撒口。 涂飛運轉神力,猛震右手,但根本掙脫不開,只能慘叫:“媽的,我從小到大第一次挨狗咬。” “涂大嘴巴,你趕緊閉口吧,別說是你,我估計它見到你爺爺,都敢咬兩口。”葉凡相勸,同時威脅大黑狗,讓它撒嘴。 “這禿尾巴狗什么來歷?!”涂飛依然不知死活,慘叫的同時還在大嘴巴。 葉凡秘密傳音威脅,告知大黑狗,只有涂飛知道妖族大能的隱居地,想得古經趕緊松嘴。 可是黑狗吃秤砣鐵了心,就是不撒嘴,咬的涂飛鬼嚎連連。 最終,涂大嘴巴好話說盡,忍痛掏出百余斤源,大黑狗才松嘴,一口將所有源石都吞了下去。 “媽的,我跟它沒完!”涂飛獲解脫出來后,就要祭寶物拼命。 可是,大黑狗先下手為強,蔫不出溜,一口咬住了他的腳踝。 “我@¥……媽的,我又被它咬了!”涂大嘴巴氣的頭頂冒白煙,最終又掏出百斤源,才慘叫著解脫。 這一次,葉凡急忙阻止了他,道:“別惹麻煩了,等你哪天找件寶衣穿上再跟它計較吧,不然的話再高出一個秘境也得被它咬。” “看什么看,沒見過這么英武的圣皇嗎?”大黑狗斜了涂飛一眼。 “媽的,我從小到大沒吃過這樣的虧。”涂大嘴巴忿忿不平,怒盯著大黑狗。 “別這樣看本皇,我不會收你當人寵,帶你這樣的人出去溜達,丟本皇的顏面。”大黑狗昂起頭顱,不再看他。 “小葉子你別攔我,媽的,我活剝了它!”涂大嘴巴氣的七竅生煙。 涂飛實在被刺激了,被一只大黑狗咬的狼狽不堪,實在讓他窩火。 葉凡也有點無言了,這只死狗確實欠收拾,對涂飛傳音,道:“別急,找個時間,我們一起收拾它。” 相勸了很長時間,涂飛才平靜下來,問道:“你找我有什么事,難道是想提前去瑤池嗎?” “瑤池的盛會自然不能錯過,不過卻不是為了這件事,我是想向你詢問第四大寇青蛟王的隱居地。” “怎么問起青蛟王的洞府了,有什么事情嗎?” “孔雀王以及妖族大帝的后人應該在那里吧,我想去拜訪故友。”葉凡答道,他不可能提起龐博。 大黑狗的雙耳頓時豎了起來,到了現在它徹底老實了,一聲不吭,仔細的聽著。 “你該不會是沖著顏如玉去的吧?”涂大嘴巴又充分發揮了聯想。 “你到底知不知道?”葉凡催問。 “自然知道。說起來,上次一個妖精還向我打探過你呢。”涂飛嘿嘿的笑道。 “是誰?” “忘記問名字了,反正很妖很媚。” “趕緊帶我們去青蛟王的隱居地吧。”大黑狗插嘴。 涂大嘴巴黑著臉,沒有搭理它,對葉凡道:“我們必須要立刻離開朝陽城,你惹出了這么大的麻煩,什么牛頭馬面都來了,特別是搖光圣子那個王八蛋也出現在此,讓我有點心驚肉跳。”說道這里,他又笑了起來,道:“你不想知道外界怎樣了嗎,走,我們去別的綠洲,看看你到底惹出了怎樣的大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