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248 抬手擲山

面對荒古世家的弟子,葉凡并沒有任何敬畏,負手而立,當場掃對方的顏面。 “你……好膽!”姬家這名弟子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道:“這是曲州年輕修士的盛會,你為何攪鬧,無緣無故在此殺人?” “怎么會無故,你沒有見到他要殺我嗎,可惜結果讓他失望了,并非他所預料的那樣。” 姬家的這名弟子一臉正色,將自己擺在道義的高點,不想落人口舌,質問道:“方才發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中,他雖然說要殺你,但并未傷致你,你為何要他性命?” “按照你的說法,只要他沒有殺傷我,即便他對我出手,想擊斃我,也不是他的錯?”葉凡神色淡然。 “他不是你的對手,要不了你的性命,不管怎樣說你不該殺他!”姬家的這名弟子一臉的正色。 葉凡嗤道:“真是笑話,難道非要等我性命垂危,成為事實,才能反擊與殺他嗎?恐怕那時我已經沒命了。” 斷山上人很多,聚集了曲州諸多年輕修士,到處都是人影,眾人沒有想到有人敢與姬家年輕一代對峙。 “司徒風不過是言語不當,你便將曲州南部的一位天才擊殺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他雖然揚言要殺你,但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你怎能下殺手呢?” “你是哪來的修士,為何出手殺人,當我由州無人嗎?” 旁邊,有幾名修士附和姬家的弟子,對方出身荒古世家,值得出言相助,只為拉近關系。 此外,還有一些盲從者,不過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都在靜靜觀看,他們惹不起姬家,更不可能相助一個來歷不明的修士。 葉凡一下子笑了,讓那出言的幾人很惱怒,尤其是姬家的那名弟子。 “司徒風雖然揚言要殺你,但卻是被你打了個灰飛煙滅,你現在還笑的出來?!” 葉凡摸了摸下巴,道:“你們幾個自己都已經說了,是他揚言要一巴掌拍死我,而且是他先對我下殺手的,你們……還想說什么嗎?” 盲從的那幾人頓時啞然,細想過后,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出言相助姬家的幾人也不好開口了。 姬家的那名弟子冷聲道:“不管怎樣說,你都不該殺人,要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是這樣嗎?”葉凡笑道:“這樣吧,我嘗試下一巴掌能否拍死你。當然,我雖然這樣說,但多半打不死你,事后我們云淡風輕,把酒言歡如何?按照你的說法,我想你不會殺我吧。” 聽到葉凡這樣調侃,姬家的弟子臉色陰沉如水,斥道:“我看你是來攪鬧會場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葉凡的身體被霧氣繚繞,看不清真容,他悠然向前邁步,道“講道理不通,開始給我扣大帽子了?” “你果然是特意來攪鬧的!” “你都給我下了結論,我能說什么好?一切都是枉然。”葉凡笑了笑。 荒古世家長存世間,傳承十幾萬年,鼎盛不衰,久遠而深不可測,超然世上,任何門派都對之敬畏。 姬家的弟子無論走到哪里,都如眾星棒月被人環繞,沒有人敢輕視,今日姬云楓屢遭葉凡頂撞,讓他面沉如水,心中殺機升騰。 “此次盛會是由有我姬家與搖光圣地安起,邀曲州年輕一代俊杰前來,你是何人?敢來此放肆!” “我怎么沒見別人通報姓名,為什么只針對我?”葉凡抱著雙肩,道:“我來此就被定位為放肆嗎,荒古世家好霸氣啊。” “轟” 強大的殺念如巨湖起浪,卷動十方,姬家這名弟子體內沖出一道道神芒,繚繞在身,如真龍在盤旋。 “你今天別有目的而來,我先將你拿下!” “說的真好聽,想殺我就直說,何必找這些理由,我便與你過上幾招。”葉凡向前。 周圍的人莫不變色,敢挑釁荒古世家弟子,這樣的人物絕對有來歷,所有人都很吃驚,密切關注場中。 “荒古世家不容辱,今日你是自找的,待我擒殺你!”姬云楓陰沉著臉。 姬家子弟在外行走,其他門派弟子見到,都極辦拉交好,何曾受過這樣的氣,他早已忍耐不住了。 “飛揚跋扈為哪般?”葉凡搖頭,道:“荒古世家好大的氣場!” 姬家將對他大追殺,逃到北域都不得安寧,躲避不過去,他今日來就是為了大開殺戒,抽荒古世家的臉,此刻自然不會避退。 “姬公子何需親自動手,讓我來將他拿下。”曲州的一名年輕修士上前。 “還是我自己來吧。”姬云楓搖頭。 “殺雞焉用牛刀,有我足矣。”這名修士取出一個血盒,道:“請姬公子為我略陣。” “嗡” 這名修士直接出手了,血色的玉盒張開一道縫隙,沖出一道血河,腥氣撲鼻,向葉凡淹沒去。 “冥血妖盒,竟然是這宗東西,怎么又出世了,這不是一位妖王留下的妖器嗎?!” “這宗東西可污人金身,寶體都擋不住,會化成污血,當年人族一位大能都因此而殞落了。” “它居然再現于世,不是被人族大能臨死時白掉了嗎?難道又出現了一位妖王,重新祭煉了它?” 圍觀的人全都震掠,緊張的注視。 血河沖來,赤霧遮天,天上地下到處都是血色,刺骨的寒意,直達人的靈魂中,不好的預感出現,葉凡如臨大敵。 “轟” 他的肉身神光萬丈,像是穿上了一層仙衣,照耀四方,熠熠生輝,神武無比,讓人難以正視。 “砰” 葉幾雙手做抱月,一座山岳在懷中出現,上面蒼松挺立,銀瀑垂落,巍峨而沉重,有壓毀天地之勢。 抱山印! 葉凡以斗戰圣法,直接打出了抱山印,遇到危險后,他展出了驚天動地的印法,狂力滔天。 大岳是如此的真實,讓人窒息,縱然相隔很遠,也讓人有泰山壓頂之感,渾身酸軟,幾乎站立不住,許多人踉踉蹌蹌,栽倒在地。 “嗡” 大岳快速放大,如上古魔山臨世,一下子就鎮壓了過去。 壓力實在太大了,讓人難以承受,許多人站的過近,耳鼻溢血,受到了可怕的沖擊。 “轟” 天空中那道血河一下子被震的崩散了,大岳如天,磅礴不可抵抗,萬鈞神威,幾可壓塌真正的山峰。 道宮秘境的血肉之軀如何抵擋? 曲州的那名修士,臉色一變,默念咒語,冥血妖盒放大,沖天而上,迎向大岳。 血浪九重,一浪高過一浪,向大岳與葉凡卷去,同時赤色血霧,如刀刃、似劍芒,卷向葉凡。 葉凡一聲輕喝,抱山印發揮到極致,而后他擲了出去,這是一種恐怖的場景,血肉之軀,投擲出一座大山,這種威勢,嚇的人心膽欲裂。 這樣的力道太恐怖了,壓的虛空似塌陷了,隆隆作響,大岳猛然撞在了血盒上。 “轟” 血光蓋天,風暴肆虐,天空中一下子混亂了,像是成為了混沌地帶,一片模糊不清,到處都是能量狂濤,到處都是光芒占 “咔嚓” 被擲出去的山岳崩塌了,而那個血盒也碎裂了,在空中同時毀壞,傳出讓人驚悚的氣息。 “轟隆隆” 高天上是一幅驚人的畫面,冥血妖盒破裂,極度恐怖,毀滅一切阻擋。 妖血滿空,碎山塌落,狂暴卷天,很多人都被掀飛了,盡管只是余波。 “這太可怕了!” “一代妖族大能祭煉成的冥血妖盒怎么可能會被打裂,此人到底是誰?” “抱山印,為北域絕學,幾個大教與圣地都有收錄,但也不至于打碎一代妖王的寶盒啊。” “你們錯了,冥血妖盒被人族大能摧毀,這只是殘余的一塊角料,可想而知怎正的血盒多么恐怖。” 即便如此,眾人依然駭然,這種能量波動,對于道宮秘境的修士威脅太大了,尤其是道宮三階以下修者,很難抵抗。 可是,天空中的少年竟然擲出一座山岳,生生砸碎此妖盒,讓人感覺發毛! “他是誰啊,抬手稗山,” 這得有多么強大的力量,簡直是力撥山兮氣蓋世,勇不可擋! 天空中,血霧蒸騰,可污金身,可滅寶體的冥血,居然不能傷到葉凡,被他全部煉化。 強大的肉身,在霧中若隱若現,肌體綻放晶瑩神輝,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怎么會這樣,我的冥血寶盒,被毀掉了”那名修士失魂落魄,本想在姬家弟子面前表現一番,進入荒古世家,不想賴以依仗的重寶被人狂霸的打碎。 “這他媽的是人嗎,擲出一座山?!”他嘴唇都在哆嗦,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 “這是抱山印,乃是昔日某個大教的鎮教絕學,該教覆夾后,流傳了出來,很多門派都得到了秘法。”姬云楓面色凝重。 葉幾一聲冷哼,俯沖而下,殺向那名修士。 “姬公子救我!”這名修士當場變了顏色,以冥血寶盒一角殘料祭成的重寶都都碎了,他根本不可能是葉凡的對手。 “放心,有我在,他不能奈何你!”姬云楓相當的自負。 “你算什么,我想殺人,你擋得住嗎?!”葉凡沖至近前,眉心神光璀璨。 “不好!”姬云楓不愧是姬家年輕一代的不凡人物,本能的預感到了危險,快速倒退,這是“先天本覺感應”,修士中只有少數人有這樣的靈覺。 葉幾的強大神識化形而出,不可匹敵,眉心射出一道金色的神劍,直接將冥血妖盒的主人劈殺了,尸橫虛空。 “你到底是誰?!”姬云楓大喝。 他剛才當著所有的人面,言稱要護住那名修士,結果葉凡沖過來一個照面就殺了,這等于抽了他一個響亮的大耳光。 “會告訴你們的,今日過后,北域會盡知。” 葉凡出手,上來就是抱山印! 大岳橫天,氣勢沉凝,巍峨磅礴,猛力鎮壓下來,讓天空都在顫栗。 “截天指!”姬云楓喝道,右手伸出,指如龍剪,如玉一般透明,截向天空,迎向抱山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