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41 古瑤池

北域,白天與深夜溫差很大‘月米清冷,寒與有此襲骨地平線上,幾道白色的身影非常飄渺,明滅不定,跟仙人一般空靈,飛天而去。wWw.23uS.coM 葉凡一步一消失,在空曠的大地上留下十幾道虛影,追出去很遠,但卻什么也沒有捕捉到,他立身夜色中,仰望無垠星空。 ‘‘那是什么東西?’他心有疑惑,幾道白影杳然于茫茫夜空中,再也見不到。 ‘‘瑤池飛仙。’’大黑狗答道。 ‘‘飛仙?” 葉凡不解。 仙,對于修士來說,虛幻而不真實,雖然總有傳說,言其存在’但卻并沒有任何證據,縱有些被記載于古籍中,也經不起推敲。 ‘‘很難說清。’’大黑狗搖頭。 瑤池是一處古跡,夜月下偶爾有飛仙奇景,誰也說不明是怎么回事,遠觀朦朧,近看渺然。 傳說’這是荒古殘影,是無盡歲月前的映照,是古之舊事的回放。 ‘‘不可能是仙……’葉凡不相信。 ‘‘我也沒有說是仙。’’黑皇雙目綻放綠油油的光芒,它在黑夜中跟狼沒什么區別。 空曠的大地上除了砂石什么也沒有,后半夜非常的幽靜,葉凡與黑皇尋了大半夜一無所獲。 當年,瑤池在這里開派,是因為此地山水蘊靈秀,是罕見的仙地,可如今一片荒涼,除了紅砂再也見不到其他。 瑤池飛仙奇景已現,這里絕對是瑤池故地無疑,可無論怎么尋找,也看不出一絲破綻。 朝霞噴薄’紅艷艷,金燦燦,紅褐色的大地生輝,葉凡與黑皇忙了一宿,不要說遺址,連塊陶瓦片都沒發現。 ‘‘你真是不靠譜,告訴我這里有一部《西皇經》卻連門都摸不到。” ‘‘知道什么叫好事多磨不?那是什么,那是《西皇經中的西皇母所創,哪能這么容易得到。’大黑狗找理由。 ‘‘來之前你說的很輕松,說是刻在一面絕壁上,只要到來到此地就能尋到,結果怎樣?’’大黑狗拉長了臉,怏怏走到一邊,瞇縫著眼睛琢磨了起來,很長時間才道:‘‘此地被封,本皇身體有點小恙,目前可能打不開,只能另想辦法了。’’它蹭的一聲站了起來,道:‘‘去瑤池的邊沿,那里封印最弱,估計角辦法溜進去。’’足足前行了半日,尋尋覓覓,甚至在砂石地上挖了很多大坑,大黑狗才確定下來,道:‘‘在這里找吧。” 正午的陽光很毒辣,烈日當頭’人與影子幾乎重合,黑皇轉芯來轉悠去,突然跳了起來,道:‘‘找到了。” 葉凡聞言’沖了過去。 前方,一片紅色的沙地上亮晶晶,火辣辣的艷陽灑下的光芒流轉向那里,跟個大火爐似的。 ‘‘這地下有古怪嗎,從這里能進入瑤池?’‘‘我記得在瑤池仙地邊緣有一口古井,應該就是這里,多半可以進去。” 大黑狗答道。 ‘‘我說老黑你靠譜不?別又瞎忽悠。’’葉凡有點不相信它。 大黑狗呲牙咧嘴,威脅道:‘‘叫我黑皇!’葉凡一巴掌拍出,紅砂卷起,地上出現的一個大坑,出路一些大石。 ‘‘沒錯’就是這里,歲月無情啊,連這口古井都被風沙淹沒了。’大黑狗蹲下來仔細看。 當他們清理完地面,下方出現一口古井,是以古玉石圍砌成的,井口被大石封著。 天上的陽光就被這口井吸納而來,因此跟個大火爐似的火熱。 ‘‘瑤池故地果然不凡,被封印了,還能夠自動吸納日月精華,這口井在吞納日暉。’’當葉凡掀開大石,露出一個黑洞洞井口,下面很深,探不到盡頭。 ‘‘你確信“這口井能通往瑤池?’’葉凡狐疑的看著它。 ‘‘應該差不多吧。’’大黑狗以不確定的口吻說道。 ‘‘什么叫差不多,你到底有沒有把握,你從這里進去過嗎,這口井如此深,指不定通向什么地方呢。’’‘‘這不是沒有辦法嗎,我們需要慢慢摸索。’’大黑狗銜了一塊石頭,扔進古井中,好半天都沒聽見回響。 ‘‘這是一個無底洞啊。” 葉凡一驚。 ‘‘我想起來了,這里一定能進瑤池,以前有人從這里進過,小子你先下去探探路。’’‘‘你怎么不去探路?’‘‘本皇現在練功出了點問題,不宜飛行’只能你下去。’’‘‘你是帶路的,卻讓我去探路?’葉凡瞪了他一眼。 ‘‘咦,下面有光。’,大黑狗突然向井中探頭。 葉凡驚訝’向下望去,可什么也沒有發現,就在這時他感覺那碩大的狗頭在他身上撞了一下’把他掀翻了下去。 ‘‘禿尾巴狗你真是蔫黑壞“”幸虧他一直在防備這只大黑狗,一把揪住了它的鬢毛,將它也拉了下來。 ‘‘小子一個人下去就夠了,沒有必要兩人都進來。’’‘‘是啊,我也覺得你自己下去就夠了’干脆我把你扔下去吧。” 葉凡就要松手,想自己向上飛去。 ‘‘我不會飛,小子你敢撒手,我跟你沒完!’’大黑狗撕咬住了葉凡。 ‘‘媽的,又被狗咬了!’葉凡沒有飛上去,揪住大黑狗一起下落,想要探出一條道路。 古井真的很深,足足下行了兩千余米才到底,沒有水澤,地上盡是爛泥,被大黑狗丟進來的石頭深陷當中。 降落在地,一股的味道傳來,爛泥中竟有枯葉。 古井連著地下暗河,不過河水已干,橫向同向遠處,偶爾能看到一些小水注,里面有一些盲魚在游動。 ‘‘這條干涸的河道絕對能通進瑤池,縱然有封印,也是最微弱的地方。’’大黑狗眼中閃綠光。 河道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能以靈覺捕捉附近的景物,葉凡深一腳淺一腳的前行,黑皇跟在旁邊。 ‘‘這樣的通路你都能尋到,是不是你以前鉆出來的洞?’’葉凡將‘‘狗洞’’兩個字咽了回去,怕大黑狗發飆。 ‘‘媽的’小子你是不是在罵我?’大黑狗何其敏銳,跟人一樣精滑,一下子品出了味道。 葉凡怕被咬,趕緊轉移它注意力,道:‘‘沒有,你多想了。你是怎么發現這條道路的?” ‘‘過去古井中的水是滿的,幾乎不可能發現這條道路。不過’確實有人從這里進去過,但跟我沒關系,我只是聽說過而已。’綿綿延延,足足走出去三四十里,葉凡感覺地勢開始逐漸變高,他們在慢慢向地面上升。 此地,封印極弱,有微光在,陣蛔但根本阻擋不住什么,可以直通前方n腆酬又前行了數里,天光透了下來,他們離出口已經很近。 ‘‘此地真能進瑤池故地“’,大黑狗嘀咕。‘‘原來你真的沒譜!” 葉凡很想給它兩下子,但又怕挨狗咬o這是一個大湖,不過已經干涸,湖底都裂開了,這條河道與湖底的一條大裂縫相通。 從河道出來’濃郁的靈氣頓時撲面而來’讓人神清氣爽,渾身如沐春風。 這座大湖底部干巴巴,如果不算那些大裂縫,形狀跟個平底鍋差不多。 很多碩大的魚骨橫在地上,湖泊干淚,導致它們喪生,尺寸極其驚人,有幾條長達十幾米,近二十米。 ‘‘這么大的魚恐怕都快成精了。’’在湖的周圍,一株株參天古樹扎根湖岸上,蒼勁無比,可惜都已經干枯了,只有一兩株還頂著十幾片黃葉。 ‘‘這些樹太粗了,恐怕已經生長數千年、上萬年了吧?’葉凡吃驚。 這樣的古樹應該已經成精才對,卻干死在這里,實在有點古怪。 ‘‘這地方有古怪!’’大黑狗銅鈴大眼中綻放幽光,道:‘‘無論是湖中十幾米長的大魚’還是岸上那十幾人都合抱不過來的古樹,顯然都沒有辦法成精。’’‘‘你感覺到了什么?” 葉凡問道。 ‘‘什么也沒有感應到,只是一種直覺,這或許就是瑤池要撤離的原因吧。” 黑皇掃視湖岸。 四周靜悄悄,有些死氣沉沉。 葉凡走出這個干涸的湖坑,登臨岸上,打量四方,遠處一片枯敗,很多樹木枯萎,光禿禿一片,生機絕滅,給人以無比蕭索的感覺。 ‘‘你不說是花香鳥語的世界嗎,怎么這樣美蕪與枯寂?’‘‘此地有變故發生……’黑皇向前走去。 瑤池故地雖然很荒涼,但靈氣卻很濃,比外面強盛很多倍,不愧是一處修行圣地。 走出去數里遠,傳來水流的聲響,穿行過一大片枯木林,蔥郁映入眼簾。 前方,到處都是綠色的植物,郁郁蔥蔥,一片湖泊澄凈如藍寶石,岸邊大片舟植物生機勃勃。 巨大的古木,枝椏伸展向天空,整體跟小山差不多,粗大的藤蔓跟一條條蒼龍似的,爬的到處都是。各種花草芬芳陣陣,沁人心脾,姹紫嫣紅,非常悅目。 葉凡覺得古怪,怎么反差如此之大?相距很近,一處死寂,另一處卻如此蓬勃,生氣四溢。 大黑狗向前奔跑,穿過這處蔥郁之地,前行不過千余米,又是一片枯敗,靜悄悄。 ‘‘怪了,不可能都是因為水源的問題。’’他們繼續前行,發現百分之九十的地域都死氣沉沉,只有少數地方有生機。 山巒亦如此,大多數都光禿禿,寸草不生,唯有少數幾座蘊有靈秀’峰青谷翠。 前行數十里,終于見到幾座亭臺,不過卻已半坍塌,縱然布有道紋’過去這么多年,也抵抗不住歲月的侵蝕。 ‘‘快了,要接近瑤池重地了。’黑皇的禿尾巴高高的數了起來,向前奔跑。 翻過一片片山巒,終于來到了仙霧迷蒙之地,四周寧靜,所有草木全都干枯。 大片的殿宇如一座座天宮,或矗立在山巔,或座落在干涸的瀑布前…… 如果讓此地恢復生機,一定是一片仙境。 ‘‘懸在空中的瑤池宮闕都被移走了,沒有留下一座“”大黑狗掃視四方。 ‘‘瑤池有沒有永不墜落的古城?’葉凡問道。 ‘‘自然有一座。’’大黑狗目光閃爍,像是在尋找著什么,道:‘,翻過前方的幾道山嶺才是中心地域。’’他們快速前進,翻過這片枯地,前方霧氣更飄渺了。 接連走過幾片山巒,蔥郁再次出現在眼前,飛瀑流泉,水霧迷蒙,宮闕一座座,非常的瑰麗,像是進入了仙界。 ‘‘中心地域沒有成為死地,真是太好了!’大黑狗向前沖去。 ‘‘西皇母將經文刻在了哪座絕壁上?’’葉凡催問,到了這樣的仙地,他也有些不平靜了。 ‘‘你急什么,先去一個好地方!’秀麗的山崖上,一道道大瀑布垂落下,銀色匹練長達千丈,非常的壯觀,白茫茫一片。 宮闕林立,如同畫境。 ‘‘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葉凡問道。 ‘‘自然是去瑤池的圣湖了,瑤池就是因它而得名!’’不遠處有一片開闊地,周圍有無盡奇花異草,還有宮闕座落,中心區域,靈氣氤氳,瑞彩流動,那里有一個湖波,朦朦朧朧。 ‘‘應該是這里吧,“’大黑狗沖了過去。 此地,靈氣更濃郁了,比別處高很多倍’站在這里,不用運轉玄法,可以自動吸納天地本源精氣。 ‘‘噗通”大黑狗撲入仙湖中。 ‘‘黑皇,湖中是不是有什么寶貝,不然你怎么這樣心急?” 大黑狗不答,向湖中心游去,如一道黑光一般,而后一個猛子扎了下去。 ‘‘嗷“’,大黑狗沉入水中幾分鐘,發出狼嚎,竄出水面,像是受驚了一般。 ‘‘你見到了什么?’’葉凡心驚。 ‘‘沒什么,太爽了,這是瑤池的仙湖,在此洗浴有奇效,可通筋活絡,加速修行’子你也下來吧。’’‘‘胡說八道,看你剛才嚇成那個樣子,肯定有古怪,你是想拉我一同下水跟著倒霉吧?’,葉凡站在岸邊,抱著雙肩看著它。〖符號內英文為更新最快地址〗 小子你生性多疑,本皇有那么不地道嗎?大黑狗道。 你什么時候地道過?趕緊上來,給我去找《西皇經》,葉凡催促。 這仙湖水質特別,過去唯有瑤池的仙子才能享受,這是絕代美人出浴的地方,外人不要說進來,見都不能見到,你不想下來感受一番?’’突然,葉凡心驚,他在水中看到幾條人影,在水下劃過,白慘慘,讓人發毛。 你這只禿尾巴狗果然是蔫黑壞!大黑狗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蹦老高,躍出水面,叫道:怎么跟上來了,為什么還會動啊?媽的,這死狗,果然想拉他一同下水跟著倒要,葉凡腹誹。 大黑狗連竄帶沖,貼著水面’豎著禿尾巴,向岸邊狂奔。 在湖水下,幾道模糊的身影’黑發披散,身著白衣,劃動而過’看的葉凡心驚肉跳!那是什么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