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38 黑太狼

“隴葉凡身處黑暗中,靜靜的看著院中的一切”那個灰發及地的高大身影雖然強壯的如鐵山一般,但卻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動作迅疾。 “直奔我的屋中去,目的非常明確……” 前院喊殺震天,不斷有慘厲的叫聲傳來,許多條身影沖天而起”但卻被人毫不留情的劈落下來”鮮血橫灑。 葉凡心驚,來犯者太強大了,他屏住呼吸藏在暗中”靜靜的觀察。 腳步聲傳來”瑤池的女弟子沖進這個院落中,旁邊的門“吱呀”一聲開了,李德生臉色蒼白,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沖了過去,他同住在這個院子內。 “砰” 葉凡的房間直接被人打的崩塌了,窗梳粉碎,梁柱折斷”瓦礫四飛,一個灰色的身影矗立在煙塵中,如一堵魔墻橫在那里。“你是什么人?”瑤池的一位女弟子低喝。 “仙子妹妹”他不是人,是從太初禁區跑出來的怪物,趕緊逃吧。”李德生帶著哭腔”連滾帶爬跑掉了。 高大的生物頭上的灰發垂落到地上,臉龐都被遮住了,絲絲縷縷的月華透過發絲,沒入那雙黑洞洞的眸子中,在夜色中顯得分外可怖。 瑤池的弟子倒退,這今生物太危險了”給人以無力抵抗的感覺”她們想逃走,卻被鎖定了,感覺稍微有大動作”就會遭遇雷霆一擊。 一聲沉悶的低吼傳來,讓人從頭涼到腳,好像瞬間墜入了冰窖中,灰發及地的生物一步就沖了過去。 “鏗鏗” 仙光閃耀,六把武器被它徒手粉碎,一地的碎銅爛鐵。 “噗” 與此同時,它散發出濃重的灰霧,一沖而過,那六名瑤池弟子慘叫都沒能發出一聲,就化成一地碎塊,鮮血淋淋,血衣紛飛。葉凡心驚肉跳,灰發生物太強橫了,只一個照面就結束了六條鮮活的生命。 輕叱聲傳來,一男一女降落,一個是搖光的長老,另一名是瑤池的長老,同時出手,攻向灰發生物。 “吼……” 低沉的咆哮,沉悶如雷,震的人氣血翻涌,在它的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巨大的血劍,長達兩米,足以一尺寬,鮮紅的近乎妖艷,仿佛有仙血在流倘。 “噗” 威勢無匹,兇焰詣天”它手持血劍向前沖去,灰發飛舞”漫天都是灰色,如一道道瀑布在飛揚。 根本無法抵擋”它手中的血劍劈碎了搖光長老的武器,更是剖開了他的軀體”它從當中沖了過去”任血水飛濺。 這等威勢”完全是沒有辦法匹敵的人物,長達兩米的血劍橫掃而過,瑤池的長老也沒有逃過一劫”被活活劈碎了。 簡答而又直接,粗暴而又有效,殘忍而又無情! 葉凡的生命活動減至最低”身體機能近乎停止,這個灰發生物不可匹敵,真是一個活生生的魔王,他不得不藏好。 血光長達數百米”橫空而過,那今生物沒入黑暗中”它向大街上飛去。 “真的是太初禁區的生物馴” 葉凡快速沖了出去,將數十米外另一重院子的假山中的李德生拽了出來。 “別殺我……皮糙肉厚不好吃!”李德生抱著頭”渾身發抖。 “是我。”葉凡給了他一巴掌,才讓其清醒過來,問道:“你天生陰冥眼,方才那個真是太初禁區禁區出來的生物嗎?” “肯定是”你沒看到它的樣子嗎?”李德生見是葉凡”稍微平靜了一些”但眼中依然有些惶恐。 “你是以陰冥眼看的嗎?”葉凡搖動他的肩膀。 “我哪里顧得上,逃命都來不及呢,難道還是假的不成?”李德生慌亂四顧,道:“道長,我們趕緊離開吧。 “他剛才距離你不過十幾米都沒有下殺手,你不用擔心什么。”說到這里”葉凡沉聲道:“你隱在暗中”看看來犯的生物到底是太初禁區的,還是有人冒充的。” 他說完這些話消失在了夜色中,灰發生物剛才直奔他的屋子而去”這個地方不能呆了”搖光與瑤池的太上長老未在此”根本擋不住它。 葉凡有些不相信是太初禁區出來的生物,頗有疑點”他總覺得對方可能是沖著他的凰血赤金來的。 此地不可久留,瑤池的人也保不住他。葉凡想要趁亂遁走,這個時候沒有人阻攔,也許可以脫身。 他尋了一個地方”周身骨骼噼啪作響”將灰色道袍投進離火神爐中焚成灰燼”化成一個少年,穿上了一身紫衣。改天換地已初步小成,不僅可以改變容貌,連神韻氣態也可截然不同。他又停了下來。如果不是太初禁區的未名生物”對方為凰血赤金而來的話,肯定想到了種種可能,說不定就等在外面呢。如果貿然出去,多半會引起暗中那雙眼睛的注意”現在不宜逃走”他隱伏了下來。 前院,殺聲震天”一頭渾身生有白色毛發的生物沖到了半空中”手中持一口漆黑的大鐵劍,幾乎是一劍斬出”便有一大串血花飛濺。 勇不可擋,四極秘境的長老都不能將其攔阻,這個恐怖生物殺人不眨眼”縱橫沖殺,所向披靡。 “難道我多想了,真的是太初禁區的生物來了,可為什么灰發生物悄然奔向我的住處而去?”,葉凡仔細回想”從身上摸出一個玄龜”通體綠瑩瑩”除了這個外他想不到別的能夠引來莫名生物的原因。 “殺……”“太上長老回來了” 有人大喊”眾人不再驚懼。 同一時間,源城內其他大勢力也都來援”四方喊殺震天”很多條人影向這里沖來。 葉凡再次變幻為道士”快速沖了過去,將李德生揪了出來,喝道:“給我好好看個仔細,那個逃走的白毛它到底是不是太初禁區出來的安物?”, 李德生哆哆嗦嗦”閃目望向天際,那道渾身生有白毛的身影即將消失”速度之快讓葉凡都震驚”搖光的太上長老都沒有追上。 “是太初禁區的生物嗎?” “這它身上有神秘霧氣,我無法確認。”李德生聲音發顫。 葉凡一把將其雅開,沒有任何耽擱,沖向暗中,再次化身成一個陌喜少年”而后趁著源城各大勢力來援,他逃離了這片院落。 縱然那只灰色的生物在暗中窺視,他也不用擔心了,現在一片大亂,進出的人很多,他不是唯一的。 “上古大帝夢寐以求祭兵圣物,還真是讓人不得安生。” 葉凡覺得,不是太初禁區的生物,可能是有人冒充,為他的凰血赤金而大開殺戒。 此地不能呆了,瑤池的人也保不住他。 “老刀把子,搖光圣子,還是……” 葉凡回想,那個灰色生物手持兩米多長、一尺多寬的血劍”一劍一個劈碎了搖光與瑤池的長老,這種威勢讓人心寒。 老刀把子隱藏的很深,真正實力猜不透。 搖光圣子處在第三秘境”天縱之姿,戰力堪比同階神王,四極秘境內幾近無抗手。 至于一身化二,根本不是問題,除了葉凡外,其他修士進入道宮秘境巔峰,都可分化出五尊神祗。 這一夜,整座源城都不寧靜,搖光死了二十七人,包括四名第三秘境的長老,瑤池殞落十八人,其中有兩名四極秘境的長老。 足足四十五名修士被人劈殺,全都是一劍斃命,無人可當血劍之威”無人能抗鐵劍之力,兩只生物一沖而過”就讓兩大圣地損失慘重。 天光大亮時,這則消息震動了這片地域”傳到了各個礦區,搖光與瑤池都有數位太上長老趕來。 敢向圣地動手,揮動血色屠刀,這絕對是讓人震驚的消息”北域諸多勢力都為之驚動了。 “搖光都死了這么多人”那多半就是老刀把子出手了……”葉凡心驚。 天色大亮后,他來到南城區,五間低矮的青瓦房破破敗敗,人去樓空,一片安靜。 “真是這個老東西下的手?”葉凡習慣性的摸了摸下巴。 他在源城住了下來,默默關注這場風波”兩大圣地有大批高徑者趕來 這片地域暗流涌動,非常不平靜。 三日后,葉凡遠離源城,他不想住呆下去了,遠離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他想進瑤池還有其他辦法”道士的身份絕不能用了,身懷凰血赤金,古之大帝專屬圣物足以震動天下,肯定是見光就死! 半個月后”葉尼穿越過大片的赤地”遠離這片浩瀚的礦區,走向綠洲,回到了紫山旁的石寨。 剛一接近石寨,一條巨大的黑影就撲了過來”葉凡的速度何其快,獨步道宮秘境”但依然沒有躲避過去。他被撲倒在了地上,一只鋒利的大黑爪子按了下來,非常的粗壯。 葉凡一巴掌扇了出去”將黑爪子抵住”翻身一下子坐了起來,特在了這只黑影上。 這竟然是一只大狗,比常見的柴狗大很多,跟頭牛一般,全身濤黑如墨,方頭大耳”比老虎都要塊頭大。 “砰”, 大黑狗力大無窮”且非常敏捷”猛力一甩,就將葉凡震落了出去,讓他深感意外。 這只大黑狗正在對他對流口水,非常夸張不斷的舔舌頭,讓他有點無言,氣急之下一巴掌拍了過去。 “嗖” 他沒有想到這只大狗非常迅疾,如一道黑色的閃電躲向一旁”而后血盆大口張開,向他咬來。 “砰” 葉凡一巴掌抽了上去,大狗一個趔趄”根本無恙,反倒是將其衣辛咬下一大截。 他非常震驚,這狗成精了不成?可縱然是狗精也不能擋住他啊。 “哪來的野狗,我就不信拍不碎你!”葉凡欺身上前,掌指成為金色,向前按去,無形中他施出一絲斗戰圣法。 “你才是野狗……”大黑狗突然口吐人言。 這次輪到葉凡一個趔起,他被驚了一跳”這只狗竟能夠開。”真成精了。 “狗精……” “人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會不會說話啊?”大黑狗猛的撲了過來”大齒森森,雪白如刀刃,對著葉凡就下了死口。 “葉小哥你回來了……”王樞從石察中出來”正好見到他”露出喜色。 “這里有一只野狗精”別過來”有些古怪,等我收拾了它,今天晚上吃黑狗肉!”, “誰吃誰還不一定呢”大黑狗咆哮”再次撲上前去。 “葉小哥別動手,那是張五爺養的,吃不得啊。”王樞大叫”同時沖著大黑狗喊道:“黑皇別咬人,那是我們石寨的恩人。” 石寨的人被驚動了,恨多人都跑了出來。 “葉小哥回來了……” “黑皇別亂咬。” “它是張五爺領回來的,叫黑皇,已經通靈。” 一大群人熱情的圍了過來,葉凡聽到這只大黑狗是張五爺領回來的”很是驚訝,當下不可能下殺手了。 可是”這只大黑狗卻不依不饒”呲牙咧嘴,對他不斷下口,咬掉了大半截衣衫。 “我告非,你簡直比禿尾巴狗還橫!” 葉凡拍了它幾巴掌,感覺像是打在了銅墻鐵壁上”鏗鏘作響”不動用斗戰圣法的話,根本打不動。 大黑狗呲牙咧嘴,一陣嘶啞,倒也沒有沖他的身體下口,就是扯爛了他的衣服而已。 “我昏,還真是一只禿尾巴狗,怪不得真么兇。“葉凡有點無言。 這只大黑狗”那只粗大的尾巴真的半禿了”毛發近乎掉光。 “葉小哥你回來了”沒被那只禿尾巴狗咬傷吧?”二愣子雷勃腳不沾地,從遠處跑來”速度很快,修為又有所提升。 可是當來到近前,發現人群中的大黑狗后,他臉色頓時一白,道:“叫錯了,是黑皇。” “等會兒……這禿尾巴狗是怎么回事?”葉凡將王樞與雷勃叫到近前。 兩人還沒有說話,大黑狗先呲牙了”道:“再敢叫我禿尾巴狗”本皇滅掉你!” “你這黑狗精還真是大言不慚。”葉凡看向王樞與雷勃,道:“石寨該不會被這狗精給占了吧?沒事,你們不用怕”我可以一把火燒死他,讓你們吃狗肉。” “沒有的事情,黑皇真的很好,有它在的話,石寨今后的安全都不會有問題了。” “葉小哥別誤會”黑皇真的是一條好狗。” 所有人都一起解哦 葉凡很快弄明白了,這條狗就是曾經在篝火晚宴上搶走烤全羊的那條黑影”后來又出沒了幾次”最后常住在了張五爺家。 說起來,這只大黑狗沒有白吃白喝,曾經叼回來過幾塊源。 葉凡頓時一陣驚悚,這只大黑狗該不會是從紫山中跟著他出來的那個東西吧? “黑皇啊”別傷人”葉小哥是好人……”這個時候”張五爺得到消息,從石察中拉著拐杖走了出來。 大黑狗比猛虎還大,比大公牛還要強壯,搖了搖尾巴”來到了張五爺近前。 “這真的是紫山中走出來的那今生物?!“葉凡心中驚疑不定。 他上前問張五爺”道:“五爺”這只禿尾巴狗……” “小子你活膩歪了吧”誰是禿尾巴狗?”大黑狗呲牙”犬齒森森,瞪起了銅鈴般的大眼。 “你說你是……黑皇?”葉凡問道。 “不錯,你可以這樣稱呼本皇!”大黑狗一副傲然的樣子。 “屁的黑皇”你真以為自己是上古圣皇啊?”葉凡掃了他一眼”道:“看在石寨父老的面子上”我就不叫你禿尾巴狗了,就叫你黑太狼吧。” 大黑狗暴怒”道:“本皇為什么不能堪比古之圣皇?我現在忍不住想滅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