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35 凰血動人心

凰血赤金,極道圣物,千百世難得一現,自荒古至今,足有十幾萬年了,唯有恒宇大帝得到過。 其稀珍程度根本無法想象! 這是專屬于大帝的圣物,常人不要說得到,就看是看一眼都不可能,成千數萬年來它都如夢似幻。 它的價值是沒有辦法估量的,古來大帝有數位,可只有一位有幸得到了凰血赤金! 這是上古大帝夢寐以求的東西,很多圣賢都可望而不可及。 如此稀世之物握在手中,葉凡先是激動,而后又覺得像是個燙手的山芋。這塊黑色的石頭太珍貴了,內蘊無價瑰寶,可是能不能保住是個嚴重的問題。 為什么會這么重?!他心中抱怨,如果不是不小心墜落在地,直接收起來絕不會有眼下的麻煩。 旁邊,五雙眼睛全都在盯著他手中的黑色石頭,那種熾熱可熔化百煉金剛。 搖光圣子腦后生光環,圣光蔽體,瑞彩一道道垂落而下,他天縱之姿,自幼立志成為大帝,見到這樣的圣物,怎能不心動? 這等若是極道武器的粗胚,是讓人瘋狂的東西,是大帝的專屬圣物。 他平日間終掛著溫和的笑容,但此刻卻難以平靜,眼中有火熱在涌動。 場中,老刀把子最為直接,向前邁了幾步才停下來,有一股讓人心悸的氣勢,與平常糟老頭的樣子大不相同。 眼下,他比平日強盛了很多倍,像是蟄伏的蛟龍躍出了水面,讓人感覺極度危險與恐怖。 姚曦的絕世仙顏上難掩心中波瀾,眸子中閃爍出迷蒙的光彩,纖纖玉手捏了一道仙印,凰血赤金讓她也無法平靜。 她雖然沒有前行,但卻正站在最有利的位置,一旦有人出手爭奪,她可以做出最佳的選擇,究竟是戰是退,全都在一念間。 場中最沒有威脅的是李德生,他眼中雖然火熱,但卻明智的倒退了幾步,快速表明了心中的決定。 他天生陰冥眼,舉世少見,可謂異稟,是不可多得的異力,但卻并不是表現在戰斗方面,他在場中最弱,不得不退。 相對來說,在幾人當中還是瑤池圣女較為平靜,美眸中雖然泛出了異彩,情緒也在波動,但并沒有出手的意思。 她靜靜站立,衣袂飄舞,仙子無垢。瑤池,與世無爭,讓該派的弟子心性也很淡泊,她們很少與人爭斗。 葉凡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叫苦,這些人虎視眈眈,他想保住凰血赤金太難了。 “諸位,你們這是什么意思?”他不得不開口了,這樣僵持不是辦法。 “凰血赤金是古之大帝都不一定能夠得到東西,我等心動,想要一觀。”瑤池圣子上前,肌體被光輝籠罩,無形中帶動出一股無以倫比的壓力。 姚曦吹彈欲破的玉顏上,出動人的風情,淺淺一笑,道:“道長你不想說點別的嗎?” “想說……這塊石頭怎么這么重!”葉凡到了現在心中還有怨念。 這黑乎乎的石頭不過拳頭大,卻重大萬斤,正是如此,才暴出內蘊罕世稀珍的事實。 老刀把子亦向前走了幾步,威勢更甚了,道:“神材有緣者得之,既然已入你手,我們不會搶奪,不過確實想細觀。” 葉凡聽他這樣說,深感意外,因為方才,他感覺殺意最終的就是這個糟老頭子,現在其這樣說,卻等若在保駕護航了。 “道長請安心,我等雖心動,但還不至于殺人奪寶。如果道長肯割愛,我愿付出一切代價換取”搖光圣子的臉上帶著光輝。 絕不可能交換出去,葉凡想用其鑄鼎,古之大帝的希求的圣物,什么東西也不能換。 姚曦雙眼閃動,笑起來卻風情萬種,唇齒生輝,亮澤動人,道:“道長無需擔心,將奇珍展出,讓我們看看吧。” 這時,李德生見幾人沒有打起來,也湊了過來。 瑤池圣女蓮步輕移,亦上前道:“道長盡可放心,沒有人會出手。” 葉凡心中琢磨,眼下多半不會有爭奪,畢竟還在太初禁區內,他通曉源術,鬧翻了的話兩敗俱傷,這些人還要他指路呢。 可是,一旦離開太初禁區,一切都將很難說了。 “諸位請看。”葉凡將黑色的石頭,用力托在掌中,不再封印。 石皮已拖落了銅錢那么大一塊,出了里面神物,瑞彩欠條,神虹萬道,刺目的光華四射。 妖艷的炫目,美麗的讓人心醉,晶瑩中神彩流淌,無法正視,隱約間可見,神凰紋路烙印在上,神秘而瑰麗。 “這就是凰血赤金啊!” 幾人全都驚嘆,眼中更火熱了。 “只有薄薄的一層石皮,向來這塊凰血赤金比拳頭小不了多少,萬余斤重,足可以煉器了。”老刀把子開口。 拳頭大一塊材料,確可祭兵,但是誰也不知道極道武器需要多少神材,除了大帝外很難說清。 葉凡沒有將石皮剝落,最后反而將拖落的老皮封了回去,這樣做免得圣物精華流失,不祭成極道武器,若無石皮封印的話易失其精。 絢爛的光彩掩去,大殿中恢復為暗淡,葉凡凰血赤金收起,這宗神物除非拿古經來換,不然別的東西讓他難以動心。 “想煉極道武器的話,恐怕遠不夠,這多半是恒宇大帝剩余的殘料。”搖光圣子做出這樣的推測。 “凰血赤金是堪比神凰的圣物,世間沒有幾樣東西可以比擬。”老大把子感嘆,道:“東荒的圣物幾乎被幾位大帝耗盡了。” “如果有朝一日,再出現一位君臨天下的大帝,恐怕真的很難再尋神材了。”姚曦也這樣說道。 幾人在大殿中尋找,發現了恒宇大帝留下的幾行字,大意是他留給有緣者。 恒宇大帝,天縱之姿,一身修為震古爍今,同時他是有大機緣的人,但卻從來不會取盡,總會留一線機緣于后人。 六人仔細尋找,大殿中再無其他,并沒有秘法等,只有煉極道武器后的灰燼,記述了當年的大帝風采。 走出個古建筑物,眾人回首,全都望向那塊匾額,上面“恒宇”二字蒼勁有力,有破天而去的氣勢。 每一個人都站在原地,靜靜觀摩,希望能夠有所悟,這不是具體的傳法,這是大道的意境,有時可以觸發人頓悟。 葉凡有所感,心中空靈,被那兩字觸動,欲打出斗戰圣法,但他只能壓制,在心中捏印戰斗。 不得不說,搖光圣子確實是非凡人物,身陷空靈境地,圣光如天,居然勾動出一絲大帝神威,從古建筑物中溢來。他在如天的大道意境下,展動雙臂,法身如淵,劃出一道道莫名的軌跡,他心有所悟。 瑤池圣女與姚曦,也都是非凡人物,同樣有所獲,默默領悟。至于老刀把子則很沉靜,一動不動,跟枯木一般。李德生則難以靜心,陰冥眼閃爍,道:“我又感覺到了,暗中東西窺視我們。” 不多時,幾人全都從空靈中狀態中恢復過來,神識探向四方,但卻并沒有什么發現。 墮日嶺,輕悄悄,除了地面上那輪模糊的黑日外什么也沒有。 葉凡心中一動,將離火神爐取了出來,坑坑洼洼的爐身,恢復的差不多了,他打開爐蓋,而后將寸許高的晶瑩神爐祭出。 “刷” 光芒一閃,離火神爐沒入地面上的黑日中,頓時有黑色的火焰騰騰跳動。 “道長你在做什么?!”李德生驚呼。 “古之大帝選擇在此祭兵,足以說明墮日嶺之陽氣乃天下鼎盛之地,我也收走一些,將來還煉一件極道武器。” 李德生張口結舌,很是無言,除了古代的大帝外,誰能煉的出極道武器,這明顯是胡說八道。 幾人知曉,墮日嶺蘊天下極陽之火,至剛至陽,地下蘊埋的神火也是一種寶物,若能取到手中,必有大用。 離火神爐沉入了黑日中,沒入了地下,收取黑色的火焰。 “你可別亂來!”老刀把子皺眉提醒,他擔心惹出地下的什么東西。 “放心,我有分寸。”葉凡點頭,他修有源術,自知深淺。 “道長你的破爐子要熔化了。”李德生的陰冥眼閃動,看穿了虛空,他想大笑出來。 葉凡皺眉,這爐子真被燒的有些變形,他急忙收了回來,越是地下深處,溫度越高,火焰越不凡。 他只能收取地上的部分,裝了滿滿一爐黑色的火焰,這次封住爐蓋,將之納于體內。 搖光圣子、老刀把子、姚曦、瑤池圣女心念一動,也都動手,祭出神秘武器,收取黑色火焰。不過,他們都只取了一點,就立刻收手了,感覺溫度太熾熱了。 “既然這種火焰如此不凡,我也收一些。”李德生祭出自己的一個銀葫蘆。 “哧啦” 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銀色的葫蘆瞬間被熔化,毀在了模糊的黑日中。 “這……道宮秘境的武器,就這么毀了,我的的寶貝啊!”他心痛的慘叫不已。 葉凡暗暗估量了一下,地面上這輪黑日蘊含的火焰,極其恐怖,縱然是表面的黑火,也快抵得上火域第六重的紫火了。 就更不要說地下的部分了,火能恐怖,根本無法想象,恒宇大帝選擇在這里祭兵,就是此乃至陽至地。 他覺得從地下收來的那部分火焰,比他曬死姬家太上長老的那種火縱弱也有限。 這可是好東西! 葉凡不動聲色,一會兒走出太初禁區,一旦動手,他覺得先放一把大火再說。 接下來,幾人小心前行,在葉凡的帶路下,有驚無險,慢慢遠離了這片絕地。 走出這里后,遠方一片空曠,幾乎走出了太初禁區。 “真的出來了!” “后面有兩個東西!”李德生突然變色。 “走!” 到了此刻,眾人不再憂懼,全都沖天而起,飛向遠方。 來到了太初禁區外,再也任何顧忌,終于擺拖了魔地。 此刻,已是后半夜,天地寂靜,月光如水,非常冷清。 “道長,請留步。”搖光圣子溫和的笑著,攔住了葉凡的去路。 姚曦也淺笑,看起來很迷人,站在另一邊。 老刀把子與瑤池圣女亦在不遠處,場中竟有殺意迷蒙,但卻無法感知是哪個人散發的。 葉凡明了,凰血赤金動人心,大帝的專屬物品,怎么可能會無風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