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33 大帝祭兵地

當” 離火神爐火光沖天,“鏘鏘”作響,像是一座燃燒的晶瑩神山,熾熱難當,爐體被打的不斷變形。 未明生物力大驚人,打的火爐七扭八歪,發出震天巨響,鼓脹出很多突起。 百余米高的離火神爐,熊熊燃燒,讓半邊天空都一片赤紅,猛烈的搖動,但隨時會被撞翻過來。 響聲不絕,爐身被打的一會兒成為癟柿子,一會兒又成為破茶杯,奇形怪狀。 這樣的力道讓人生寒,縱然是第三秘境的修士也接不下來,稱得上狂力震天! 離火神爐就像是塊泥巴,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變換成各種形狀,但就是撐不破。 “道長格這是什么爐子?幾乎有不滅之能。”姚曦忍不住問道。 這破爐子太結實了,被打的歪歪扭扭,根本沒了形狀,看著有點離譜,但就是不碎,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葉兄訕訕一笑,道:“貧道云游天下時撿來的。” 瑤池圣女若有所思,看著變形的離火神爐,道:“很像太陽神爐的仿制品,不過威力不夠。” “這破爐子還大有來頭不成?”李德生咋舌。 “威力是大不如太陽神爐仿品,但論結實程度卻遠遠超過,這根本打不壞啊!”老刀把子叨咕。 搖光圣子如仙王一般立身在爐蓋上,圣光萬道,以他為為中心是一片永恒的光明,將火爐徹底鎮壓在下,未明生物在爐中驚恐的咆哮,根本沖不出來。 “大家同出手,趕緊煉化此獠,這個地方不宜久留。”老刀把子建議。 五人同時出手,相助搖光圣子,一道道神力沖向火爐,讓此爐晶瑩閃閃。 它雖然不斷變形,威力不是很強絕,但卻能夠吸收六人的所有神力,沒有被撐破的跡象。 “嗷十一一十一一” 絕望的嘶吼越來越弱,火爐光華閃爍,爐身上的那輪太陽還有幾只模糊的神鳥烙印綻放異彩。 “咦,爐身的圖案消失了!”李德生驚叫。 離火神爐上,那輪太陽與幾只神鳥光芒大盛,而后徹底消失。 “這破爐子還真些不凡。”老刀把子直犯嘀咕,道:“太陽與神鳥印記進入了爐中,參與煉化惡魔去了。” 眾人感應到,火爐的溫度急驟升騰,他們的神力如河流如海被吸納了過去,爐子光芒萬丈。 未明生物慘叫連連,最終徹底衰弱,歸于寂靜,再無聲響發出導此同時火爐也安靜了下來,爐身的模糊圖案重現。 此刻,銅爐如個多頭葫蘆似的,怪模怪樣。爐蓋變形,封在上面,很難打開,葉凡費了很長時間才開啟。 火爐翻轉,一片黑色的灰燼灑出,強大的未知生物被煉化的灰飛煙滅,這讓人暗暗咋舌。 “這玩意得要大修了吧?”李德生想笑,火爐的樣子太怪了。 葉凡一招手,火爐化成一寸高,出現在他的掌心中,雖然跟個爛柿子一般,但卻依然晶剔透。 “道長,這只火爐能否割愛,我愿以一件重寶換取。”搖光圣子笑容溫和,降落在地上。 葉凡搖了搖頭,就沖火爐不滅,總是可以自行復原,也不能換出去,他需要找時間弄清楚。 老刀把子建議道:“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被煉化的生物多半只是一個卒子,恐怕是某個恐怖存在的兵丁。” “很有可能是這樣,附近的地域多半不善。”瑤池圣女點了點頭。 太初禁區中活著的存在,那都是極端兇怖的,遇上的話幾乎不可能活命,這只生物雖然強大,但遠無法和傳說相比。 葉凡心中凜然,這片地下很有可能沉睡有太古王族,這個生物只是一個守護者。 “快走!”六人如飛而去,片刻不敢耽擱。 通常情況下,都是留一個弱者守護沉睡地,一旦強榛者醒來或者驚動王族,就是各大圣主來了也要飲恨。 此刻,已經到了后半夜,眾人奔行出去不過數里,就聽到后方傳來的低沉的吼聲,且有強烈的煞氣沖來。 他們心驚,果然有更強橫的生物醒來了,不過讓他們稍微心安的是,并沒有立刻追下來。 “咦,前方那是什么?” 地平線的盡頭,影影綽綽,一片巨大的黑影擋在前方。 “是遺跡,一大片廢墟!”這是一片非常廣闊的遺跡,暮氣沉沉,斷壁殘垣,橫在前方。 “繞過去吧。” 眾人不想有意外發生,萬一驚出什么東西,那又將是無邊的麻煩。 六人選擇右側前行,想繞過廢墟。 突然,陰吞森的煞氣沖至,讓幾人脊背生寒,渾身的寒毛倒豎了起來。 “那個東西追下來了!”李德生毛骨悚然,臉色煞白。 六人回頭觀看,在十里地外,有一個披頭散發的黑影,與常人身高相仿,灰發垂地,將的真容都擋住了。 一身的滲人毛! 一雙空洞的眸子吞噬丹華,絲絲縷縷的月輝,透過那披散到地面的灰發,沒入他空洞的眸孔中。 “這是……什么東西?” 粗重的喘息聲,從一里地外清晰的傳來,與不久前低沉的咆哮聲吻合,是同一只生物。 “快走!” 這個生物,比不久前的那只強大很多,眾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覺,根本生不出戰斗的心思。 現在,唯有逃命了,肯定打不過,沖過去絕對是送死。 慘烈煞氣,狂涌而來,如刀一般鋒銳,讓每一個人的肌膚都生出雞皮疙瘩。 六人狂奔,腳不沾地而行,在夜月下如六道虛影。 那個未明的生物一聲低沉的咆哮,追了下來,可是讓人不解的是,它不過前行了數百丈遠,又止住了身形。 “它怎么停住了?”眾人不解。 “等一等,快止步!”葉凡心中一沉,攔住了他們。 他覺得非常不安,前面雖然一片坦途,但卻讓他生出了不好的感覺。 后方,那道灰發垂地、煞氣讓人顫栗的恐怖的生物,盯了他們片刻,一轉身消失了黑暗中。 “它競然走了,沒有追過來,這是為什么?”李德生不解。 葉凡沒有神色凝重,以源天書》中記載的觀勢法,掃視這片地域。 “掘爺你看出了什么嗎?”李德生對葉凡這方面的見識相當的信服。 “我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姚曦蹙眉。 “確實有古怪,至陰至柔的氣機,極度危險。”搖光圣子靈覺非常敏銳,本能覺察到了危機。 “諸位,我們遇到了大麻煩!”就在這時,葉凡眉頭變色,心中悚然,萬萬沒有想到碰到這樣的地勢。 “不是快走出太初禁區了嗎,難道有遇到危險?”李德生追問。 “不錯,而且是相當可怕的危險,這是一片非常罕見的地勢。 葉凡點指前方,道:“你們用心去看,一定可以覺察到異常。” “一輪血月!”瑤池圣女驚呼。 “一輪染血的彎月,至陰至柔!”姚曦絕色仙顏上露出驚容。 “這有什么講究嗎?”老刀把子問道。 “這是傳說中的赤血窟,地下有至陰至柔的魔地。”葉凡答道。 就在前方,一片寂靜,如果不認真看,根本覺察不到什么,若是靜下心來,仔細感應,很快就佘發現異象。 在地面上,有一輪血月,天天空的明月呼應,接引來漫天清輝,不過入地后就變成了赤紅色。 那是一輪染血的彎月,透發至陰至柔的氣息,越是觀看,越是讓人毛骨悚然。 “這地下……有什么?”李德生顫聲問道。 葉凡未答,這是大名鼎鼎的“赤月窟”,極度恐怖,地下有什么東西,根本說不清。 “地上為血月,地下為神窟,這是魔地!” 赤血窟,在源天書中足足用了敏頁來記述,是最恐怖的絕地之“我知道了,為何身后那個可怕生物退卻了,是被赤月窟驚走的。”老刀把子沉聲道。 到了現在,眾人知道遇到了大麻煩,剛才那只生物有多么危險,他們親身體會到了,根本無法抗衡。 那種悚然的悸動,現在想起來,還讓他們有些發寒,可是卻被這赤月窟驚走了。 彎月染血,烙印在地,觸目驚心! “道長,我們怎樣才能逃過一劫?”李德生將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葉凡身上。 “只能繞過去,唯一慶幸的是,我們還沒有進入那輪血月中。” 血月方圓能有數里,他們現在所站的位置,正好處在遺跡與血月間,并沒有進入。 “后退是不可能的,那只生物在后方,只能鍺微靠近遺跡,然后前行了。”搖光圣子出言。 “先不要妄動,讓我在看看。”葉凡觀察那片遺跡。 意外見到了赤月窟,讓他心神不寧,將出太初禁區,還有這樣的驚世絕地,他感覺很異常,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葉凡變色,越看遺跡越是心驚,不好的預感成真。墮日嶺! 墮日嶺與赤月窟齊名,偶爾會伴生在一起,兩者同生的話,將極端恐怖,古來少有,絕不會超過三處。 “道長你看到了什么?” “有些不對!”葉凡驚訝,墮日嶺沒有那么重的陽氣,與想象中的不一樣。 “我感應到了,有一輪黑色的烈日,至剛至陽,不過卻抵不過赤月窟的至陰。”搖光圣子開口。 “沒錯,隱約間有一輪黑色的太陽,烙印在遺跡間。”瑤池圣女蹙眉。 姚曦感應到了黑日的存在,問道:“這是什么地勢?” “這是傳說中的墮∽,與赤月窟齊名,兩者伴生的話,神來殺神,佛來弒佛。”葉凡答道,而后又道:“不過有些不對勁,至剛至陽的氣勢略顯不足。” “什么,這是墮日嶺?” “竟然是這個地方!” “這……難道是恒宇大帝煉兵之所?!” 搖光圣子、姚曦、瑤池圣女全都驚呼。 老刀把子也動容,臉上寫滿了震驚,道:“北域荒古世家姜家大帝,祭煉極道武器的地方?!” “神威震世,名動古今的恒宇大帝,生在荒古年代,距離現在,恐怕足有十幾萬年了吧。”李德生也滿是驚容。 葉凡聞聽這些話語,非常震驚,一位大帝曾經進入太初禁地利用可怕的“墮日嶺”煉化極道武器,這也太恐怖了。 歡迎您訪問天藍小說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