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28 相逢禁區

天宇如墨,星月消失,像是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太初古礦周圍一片枯寂。 難言的壓抑,無盡的驚懼,兇怖的窒息感,好像有許多座黑色的大岳在降臨,沉入了人的心中,這是怎么回事?”四人吃驚,心中沉重,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么,太初古礦發生了什么,我們不會死吧?!”陳懷遠顫聲問道。 李德生也在哆嗦,他的左目綻放幽光,陰冥眼大睜,望向太初古礦方向,你看到了什么?”葉凡催問,“太初古礦那里怎樣了?”老刀把子也急促的問道,什么也見不到,那里黑的發癟,吞噬一切,我的眼睛……—…,…”李德生突然大叫了一聲,仰天栽倒在地,眼角溢出一縷血跡。 這個變故讓其他三人感覺身體發寒,將其扶了起來,“你怎么了?”葉凡問道。 李德生的左眼角崩裂,淌出一縷鮮血,陰冥之眼空洞洞,非常腫脹,慶幸的是瞳孔未傷,只是傷了眼白而已,疼死我了!”他涕淚長流,不斷以神力度向陰冥眼,好長時間才恢復過去,發生了什么……”老刀把子追問,“黑洞,巨大的黑洞,像是可以吞人………………”李德生心中惶恐,他的陰冥眼都差點崩裂,刷” 過了片刻后,天空中的星輝與月華才再次出現,是如此的突兀。 柔和的光輝如煙似霧,分外圣潔”給人光明和溫暖的感覺,一掃剛才的枯寂。 血色的大地一片素淡,沙礫、大石、矮山等披了一層薄紗,像是一幅淺淡的山水畫,“嚇死我了,剛才是怎么了?”,陳懷遠拍了拍胸口,光明重現,方才的一切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天空中的星輝匯聚成水,向著太古古礦淌去。 可吞噬一切的巨大黑洞消失了,與原來沒有什么區別,“真好像是錯覺一般……”葉凡感嘆。 可是”沒過多久又是,嗡”的一聲悶響,所有圣潔光輝又被吸干了。 四野茫茫,漆黑一片,對面不見人影,尤其是太初古礦,那里仿佛成為了一個深淵,比別處更加黑暗,“怎么又黑下來了?”,走了,現在臨近午夜時刻了,傳說就是這樣,太初古礦吞天地精華,吸納一切!”,老刀把子心驚,道:“我們趕緊離開,不然恐怕就走不了了。””走!”,葉凡低喝,他已經大概摸清了此地的狀況,帶著三人向外退去。 當然,所謂的退走”是左拐右轉,不斷變換方位,而非直線前進。 葉凡不斷的計算,依照《源天書》所記,連腳步落下時都有講究,身后三人在踩著他的腳印前進。 這是一段迂回曲折的路程,不說進三步退兩步也差不多了,忽左忽右,非常飄忽。 偶爾,葉凡還會停下來”在地。演算一番,仔細估算”比較周圍的地勢,然后再選擇前進的方位,“我說掘爺,一定要帶我們出去啊。”陳懷遠邊走邊磨嘰,道:“我素來佩服您這樣的奇人,我也一直想入這行,可惜只學到了一點皮毛……”,“一邊呆著去,別添亂……”老刀把子一把將他扒拉到了一邊,怕其打擾葉凡。 半刻鐘后,葉凡帶著他們回到了原點,距離太初古礦十里處。 在這個過程中,身后不時傳來悶響,一個巨大的黑洞如鯨吸牛飲,吞噬天地精華,仿若太古的兇獸張開了吞天大嘴。 葉凡幾次受到影響,每當天地無光,徹底陷入黑暗時,他都不得不停下來,靜心的推演。就這樣走走停停”感覺像是繞行了。 千里路,他們終于脫離了這片古怪的地域,出現在一百五十里外,“終于走出來了!”,四人長出了一口氣,尤其是葉凡,像是虛脫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不斷演算,讓他有些精疲力竭。 他掏出玉凈瓶,將幾盡干涸的神泉向略里灌去,總算恢復了過象如果不是參悟過《源天書》,葉凡覺得,肯定會被封死在里面,幾乎不可能脫困,掘爺,回去我就給你立長生牌坊,我說到做到。”陳懷遠一副感恩戴德的樣子。”先別做夢,我們只是稍微遠離了神礦,還在太初禁區里,還有類似…真龍咳血,這樣的地勢呢,隨時會喪命。”老刀把子給他潑了一頭冷水。 葉凡也嘆了一口氣,太初禁區極度危險”,火龍紋”與”龍喋血”這樣的地勢肯定不止一處,弄不好就可能會深陷絕地。 月色祥和,幾人走的很慢,小心的前行,生怕誤墜絕地,你在太初古礦看到的尸體都是什么樣子?”葉凡問李德生,“是人族嗎?”老刀把子也追問,全都是人形,但是不是人尸很難說,畢竟太遠了,我的陰冥眼也只能看出個輪廓,有男有女,服飾很古老。”李德生心有余悸。”或許,有。古的圣主與皇主的尸體也說不定,當然也可能是太初古礦中本來就存在的…………,…”,老刀把子自語。”還好”沒有見到活著的存在。”葉凡慶幸,關于太初古礦的傳說太多了,一則比一則可怖,“活著的存在,自古以來,能有幾人見到……”老刀把子自語。 “,不知道不久前那三個似神明般的存在是否還在附近……”李德生小聲道。 嚴格說起來,就是因為那三個被光環籠罩的生物出現,才逼得他們飛遁,險些困在太初古礦那里。 “千萬不要再遇見他們。”陳懷遠叨咕。 “,我說”你們這兩個鳥鴉嘴能不能給我閉。!”老刀把子立眼”非常忌諱這樣說,壞了!”葉凡望向遠方地平線,心中頓時一沉。 真被這兩個烏鴉嘴言中了! 雖然是午夜,但并不黑暗,明月高掛,無垠的血色大地朦朧朧朧。 就在地平線。,有三條身影出現,正向這邊望來,有光環籠罩,如三尊神祗立在那里。 正中那個人”素淡而虛幻,給人不真實的感覺。 左邊那個人,神光遮體,熾烈奪目,如一輪驕陽,好像是太陽神臨世右邊那個人,白衣與青絲同舞,如廣寒仙子臨塵,閃爍著晶勞,“三個禁忌,………,…”,,真的想將我們逼進太初古礦!” 陳懷遠與李德生剛沉靜下來不久,現在又開始哆嗦了,兩人很想撒腿就跑,但現在腿腳極其不利索,突突顫抖,站在原地未能動彈。 葉凡與老刀把子想逃,但身后就是太初古礦,實在不好轉身。 然而,讓人吃驚與不解的事情發生了,地平線。那三個神明突然轉身飛奔,如避蛇蝎,如遇厲鬼,極速逃遁,快的不可思議。 老刀把子目瞪口呆,甚是不解。 李德生與陳懷遠也瞪目結舌,結結巴巴的開口。 “,禁忌存在……,會怕我們,這是……怎么回事?”,,,神明……………,在逃,我………,…,沒看錯吧!” 雖然距離遙遠”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但葉凡還是覺得有些眼熟,剎那間,他心中閃過一道亮光,你大爺的!” 他健步如飛,撒腿追了車去,他敢罵太初禁區活著的存在?!”陳懷遠吃驚。 “,瘋了,真是瘋了”掘爺中魔了,居然去追三個神明!”李德生也驚叫。 老刀把子先是一陣發呆,而后突然跳了起來,道:“,追,那不是太初古礦的神明,那是跟我們一樣的人!” “什么,他們是人?”陳懷遠的膽氣一下子壯了起來,破口大罵道:,,他媽的,就是他們三個害得我們亂跑,差點死在太初古礦,居然也是人族!”, 李德生也詛咒,道:,,你個親娘姥爺的,他們也是人族,卻差點害死我們,我………………” 他們很快想到,第一次相遇時,四人站在高地。,直到退到低注處,見不到那三人后才開始逃。 這樣想來,對方那個時候多半也是選擇了逃遁,只不過有高地阻擋,沒有見到而已。 葉凡沖在最前面,老刀把子排在第二,陳懷遠與李德生墊底,窮追不舍。 四個人非常沉得住氣,沒有一個人喝喊,全都是默不作聲的追趕。 前方那三人雖然速度奇快,非常飄忽,但卻無法完全放開,不敢盡全力,怕一不小心誤入絕地,因此并沒有將后面的四人甩開。 雖然看到的是模糊的輪廓,但葉凡幾乎可以確認了,那是瑤池圣女、姚曦、搖光圣子三人。 他早已知曉,這三位圣地傳人來到太初古礦邊緣運送石料,但卻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們也會失落此地。 “,這三人害得我們差點殞命在太初古礦,不嚇他們個半死實在對不起我們!”李德生與陳懷遠全都咬牙切齒。 葉凡更是以實際行動,追的三位圣地傳人飛逃,片刻也不敢停留。 圣子、圣女,從來都鎮定自若,此刻卻很狼狽,將后面的人當成了古礦中的禁忌存在。 “,我怎么覺得像是人族,并不是莫名生物。”,的確,他們衣袖飄飄,最前面的那個人像是個道士,而且有些眼熟……”,,多半真是人族,如果是恐怖生物,應該已追。我們了。” 瑤池圣女、姚曦、搖光圣子畢竟是非常人,縱然身陷太初禁區,也沒有過于慌亂。他們做出判斷,而后全都止住身形,停了下來,無量天尊,前方可是幾位故人?”,葉凡見他們停下,他向前沖去,口中發出聲音,不好莫不出聲了。 時間不長,雙方匯合在一起。 銀月高懸,月輝皎潔,光線柔和,到了眼前,可以清晰的看到彼此。 搖光圣子連發絲都在閃耀金光,通體光燦燦,他雖然沒有生出怒意,但卻也沒有了往昔的平和笑容,眉頭微蹙。 姚曦白衣勝雪,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娥眉輕皺,道:,道長,想不到在這里與你相遇,你可真不愧為段道長的師叔。” 段德被人稱作無良道人、缺德道士,姚曦很委婉,言有所指,在太初禁區被人這樣追趕,任誰都難以高興,不過她涵養很好,沒有發作而已,“無量天尊。”葉凡口誦道號”解釋道:“這完全是誤會……” 瑤池圣女默不作聲,過了片刻后才道:“,道長你怎么來到了這里……”,,一言難盡………………”, 就在這時,陳懷遠與李德生趕到了,道:“你們是什么人,害得我們差點折殞在太初古礦?”, 兩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噼里啪……”一頓抱怨,頓時讓搖光圣子、姚曦、瑤池圣女三人沒脾氣了。 經這兩人一說,這三人發現,雙方互相嚇了一頓,確實是”誤會”。 芥蒂消除后,姚曦抱怨道:“道長你可真跟那個無良道士有的一比,明明認出乎我們,卻還一言不發的在后面追趕……” 搖光圣子也道:“道兄,這個玩笑可真有點過火。”, 瑤池圣女發出天簌之音,道:,“道長,我們險些被你追入絕地。”,”一切都是誤會。”葉凡轉移話題,問道:,“你們怎么也失落在太初禁區了?”, “我們原本身在在太初禁區邊緣……,………” 依三人所述,他們的遭遇幾乎與葉凡他們一樣。生命禁區外刮起一陣黑色的怪風,死傷很多人”三人被卷入了太初禁區中。 當得悉三人是圣地傳人后,李德生與陳懷遠不敢咋呼了,老刀把子倒是自始至終都很平靜。 當了解彼此的進來因由后,七人都是一陣感嘆”竟然全都是因為那股黑色的怪鳳,“道長你可真是…—…………為了一觀太初古礦,竟跑到了這里。”搖光圣子搖頭。 雙方合在一起,得悉彼此在禁區的經歷后,瑤池圣女三人頗為吃驚,沒有想到葉凡如此了得,破了必死危局。”我覺得,我們只要走過前方的那片血色平原,就能夠脫離禁區了。”,老刀把子這樣說道。 葉凡與三位圣地傳人皆點頭,他們也有這樣的感覺。 七人前行六十于里,竟然見到一片松林,橫在前方。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這是眼下的真實寫照。 松林搖曳,清泉綜綜,月映溪流,清幽潔明。 太初古礦乃是生命禁區,寸草不生,怎么會有這樣的地方? 眾人不解,深感意外與吃驚,“有東西在發光………”搖光圣子眼眸深邃,像是可以望盡松林。 溪水潺潺,自青石。淌過,素潔如練。七人走進林中,果然見到光華閃爍,有物體在發光,“這是…,……,…一具骸骨!”, 眾人一驚,一株古松下,有一具潔白的骨骼,通體晶瑩閃閃,在月色下綻放光華。 “這個人身前一定修為驚世,死后多年骨質還這樣玉潤,不可想象”,,“這里有一塊玉佩。”姚曦在溪水中發現一塊溫玉,被雕刻成龍形,閃耀寶輝。 “這是大夏的一位皇主!”瑤池圣女驚訝。 這種玉佩,唯有大夏皇主才能持有,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眾人莫不吃驚,傳承了十幾萬年的不朽皇朝,有一位修為震世的皇主竟然殞落在這里。 “果然啊,太初古礦葬送圣主與皇主。”搖光圣子感嘆,他不知道,將來他是否也會走向這里,他沒有進入太初古礦就死了”這里一定有什么莫測的危險,我們速速離開!”姚曦絕世容顏。泛出波瀾,一雙美眸掃向松林深處。 眾人心中凜然,不朽皇朝的皇方功參造化,卻殞落在此,此地不像表面那么樣和,“快走!”,葉凡想起了什么,第一個退走。 現在,幾人都將他視作,掘……”見到如此,更加不安,全都展動身形倒退而去,“道長此地可有什么不妥,是否看出了什么……”瑤池圣女請輕聲問道,玉體傳來陣陣幽香。 “此地不應有松林與清泉,本應是枯寂之地,物極必人……,………”,葉凡心中不安,《源天書》中有,物極必反,見之速……”的警語。 那不是對常人說的,而是對源天師的警示! 《源天書》后半部分曾點到過這樣的山川地勢,不符合常理、不應存在的地貌,地下一定有不可思議的東西,源天師都要避退! 葉凡心中怦怦亂跳,這是可斬殺源天師的地脈,是必須要避退的魔土,憑他現在根本不可能推測出地下有什么。”居然真的見到了“物極必反,這種地勢,在源天書后半部分都是比較靠后的記載了…………,……”他心中自語,他眼下絕對破不了! 張家的初祖,那位源天師再生,都不見得能破開! 葉凡冷汗長流,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脊背的衣服都被打濕了,眾人感受到了他的緊張,全都屏住了呼吸,跟隨后退。 直至離開松林,也沒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清泉叮咚,悅耳動聽,穿林而過,非常祥和。 震世皇主都死在了這里,怎么可能會沒有兇險呢,絕對是染血的魔土! 可是,眾人已經退出去數百丈遠了,依然沒有見到什么,“……” 葉凡展開極速,留下一道殘影,眨眼沖了出去,慢慢退走不是辦法,諸位,我們各憑運氣,若是不死,五十里外相聚……” 能夠從太初古礦走出來的”掘……”竟然如此,讓剩下的六人驚悚,破空之響傳出,他們各展手段,竭盡所能逃遁。 葉凡亡命飛逃,脊背冒寒氣,太初禁區太恐怖了,絕地一處處,他覺得這地方不比那古礦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