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25 源鎖人

前車之鑒,眾人快速后退。wWw.23uS.coM遠離了那個湖泊。唯恐殞身于此。 退出去數百米,八人回頭觀望。真是越看越心驚,血色如煙,裊裊升起,如一縷縷厲魂。 方圓不過十幾丈地小湖,紅的讓人心悸,艷的讓人窒息,那一汪水澤好像可以吞噬天地。 這是什么湖。怎么這樣讓人發癌?!。.其中一個人直哆嗦。不是他膽小,而是有此地的氣氛實在不對頭。面對血湖,讓人不由自主打顫。 遠離火龍墳,喋血,站在較高的地勢。其他人亦都看出了異隼。整體觀看大裂谷與血色小湖。一下子就辨出了它們的形狀。 .這他媽的就是一務吐血地龍啊!怎么會有這樣的地勢?,。一個人驚叫。身上直冒冷汗。 實在太像了。可謂鬼斧神工! 這樣的山。地貌像是精心開鑿出來的。根本不似自然形成的產物。 幾名修士渾身冒涼汗。見到這樣的地勢,他們都有些發呆。更多地是恐懼。 葉凡看了看天色,夕陽西墜。晚霞灑落,他神色驟變,大叫道:。還要退!,,《源天書》中有記載。火龍墳,,與,.龍喋血。,日夜交替時最為兇怖。 其他人見葉凡如此。全都變色。跟隨在后狂奔。 當跑出去數里之后,夕陽擦地平線。即將沉落時。一聲讓人悚然的悶音發出,那條大裂縫在震動。血湖的水澤在高漲,沖出地面。涌上了半空。 幸存地八人修為有高有低,最弱的那個人落后足有一里遠。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七人回頭觀看。眼看著他刻飛而去,被一股神秘地力量的牟可。直接落入了血湖中。連個浪花都未能翻起。直接消失了。 其他人嚇得亡魂皆冒,卻不敢飛行,撒腿飛奔。追趕快要消失在地平線上的葉凡與老刀把子。 直到遠離十幾里,葉凡才停下來。后面地人陸陸續續的趕到。一個個都流白毛汗,不是累地。完全是嚇的。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絕不會來這個鬼地方。就是給我一座源山。我也不會動心,。,有一名年輕地修士帶著哭腔。 其他人心有戚威焉。皆臉色雪白,一副悔之晚矣的樣子。 這太初禁區也太不同尋常了。離古礦還很遠,就碰上這樣地妖地,剛才要是莽撞前行。恐怕我們都死在那里了。當中一人顫聲道。 那是大兇地勢一月真龍咳血!。,老刀把子一臉的凝重。 老丈你聽說過?,.葉凡心中驚再。面上卻很平靜。 我想小哥你比我了解地多,若不是你提醒,恐怕我們剩不下幾人。”老刀把子看了他一眼。 “我只是憑直覺,感知到了危險。并不了解,老丈給我們詳細說下。,,葉凡詢問。 .我也不甚明晰。僅聽過只字片語,……老刀把子搖了搖頭。道:。也不知道多么久地歲月前,我想最少也有七八千年甚至上萬年吧。” 昔年。有人在北域發下過這樣的地形。當時也不知道了死了多少人。很多人都是那個年代地大人物。 最終,一位源天師出世,才破解了那種a。地勢。然而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險些斃命,且沒過半年那名源天師就莫名失蹤了。 非要破開這種山地勢,難道下每有什么東西不成?。.其中一個修士很敏銳。 當然,不然誰會去送死,,,老刀把子止語。不在多說什么了。 葉凡心中嘆氣,“火龍墳”與龍喋血”都孕有神源。最起碼有兩塊。就在十幾里外。可惜他卻沒辦法取來。 這是他第一奐明確的探知到神源,如果有驚天動地的戰力,再將源天書全部悟透,說不定可以來此試試。 眼下他只能收心。能夠活著走出去。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天色暗淡,一行七人走的很慢,縱然實力不弱,他們也不敢快走。全都眼顧四方。仔細觀察地貌,唯恐誤入絕地。 因為。火龍墳。,與龍喋血。,這樣地工,地貌。決不是僅有地,肯定還有其他妖地口,.老刀把子你確信這是通往禁區外嗎,我怎么感覺像是在走向古礦。”一個修士戰戰兢兢的說道。 夕陽早已消失。天色黑暗。沒有星月,一望無垠的赤色大地上有淡淡霧氣升起,讓人辨不清方位口老刀把子也蹙眉。越走越沒有方向感。這好像是一片迷域。四野靜悄悄,氣氛有些詭異口紅色砂石遍地。輕輕踩踏在上面,就會發出咔咔的聲響,在這幽靜而空曠的夜色下。傳出去很遠。 七人不敢大意。全都腳不沾地而行,唯恐驚動什么。因為關于太初古礦地傳說太多了。 走了半刻鐘。他們徹底失去了方向感,像是闖入了迷宮中。 天色越來越黑。霧氣繚繞,初時如薄紗拂動,最后越來越濃,有伸手不見五指地趨勢。 .我況.咱們不能走了……,一個修士止住了腳步心中打鼓。道:我總覺得方向不對……,,.我也有這種感覺。這好像并林是出去的路。,,另一人附和.眼中流露懼意.道!我們一走向太初古礦。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所有人都心中沉重。迷失了方向,找不到歸路。在這太初禁區便等若丟掉了半條命。 老刀把子沉默良久。嘆了一口氣。道:。不走也不行。不然的話,我擔心會發生一些事情……,絕不能再前進了。不然地話,說不定我們真的會一腳踏入古礦中,到那時就沒有機會后悔了!。,,.還是等明天日出后再走吧。,,停下來不妥,這地方讓人發癟!。,幾人觀點各不相同,爭論了起來。 .小哥你看怎樣?,.有人問葉凡,老刀把子也望來。 .讓我想想,琢磨下,,葉凡心有憂慮,難以平靜,總覺得這片地域詭異。 抬頭仰望。不見星月。一片昏沉,像是一塊黑布遮在天上,遠望四野,不見大地。唯有霧氣沉浮。他們仿若被裝在了一個盒子里。 這像極了《源天書》中記載的鬼霧,人可定山。龍脈,鎖住神源,相反,邪源亦可封天地,困死人。 鬼霧升騰。這是大兇之兆,他們很有可能進入了妖地。會被封死在這里。 源若鎖人,最為兇險。是奪命殺局! 葉凡詛咒,他學《源天書》后。還未尋源鎖脈,不想反被封困了。動輒要命。 鬼霧彌漫。殺機暗隱。一旦觸發。所有人都會立刻化為膘血。 可以說,地獄之門已經為他們敞開。 到了現在。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古以來,北域只出了五位源天師,所要面對的過于兇怖。這個行當幾乎不能善終口諸位。我們遇到了大囗丶麻煩。誰能沿原路退回去?!,,眾人心中沉重,最怕聽到這樣地消息…….這地方跟迷宮似地,早已失去方向感,還怎么找回路,。,我側是留下了一些印記,可惜我回頭感應。卻發現失去了聯丶系。”老刀把子嘆了一口氣。 葉凡心中有些發涼。被邪源反困殺。很難破解。幾乎是死局。 他這輩子沒定脈鎖源,卻將被反封死,這實在讓他感覺窩火。恐怕是史上最側耍的源天師門徒了。 葉凡蹲下身來。在地上刑刮刻刻,在計算著什么。道:,還有生機。我們沒有走入中心區域。僅在邊緣。只有鬼霧,沒有其他。或許能走出去。” 小哥你在說什么。我冉還有活路?,,扛道長全仰仗你了。你要好好想想辦法。” 眾人圍了上來。 葉凡認真地看著他們,道:你們仔細回想,每個人都給我繪出一幅路線圖。按照你們的感覺,畫出這一路上所走過的地域,。. 其他人感覺到事態地嚴重性。沒有敢耽擱。紛紛蹲下身,在紅色的沙土上繪圖。 果然如葉凡所料,眾人地路圖大不相同,像是沒有走在一起,而是從不同方位與道路而來口葉凡將七幅圖拼在一起。認真琢磨,偶爾會站起來,在方圓百丈內不斷丈量。從一個位置走到另一個位置。 直至半個時辰后,他才長出一口氣。他們還沒有陷入絕地,他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脫困。 可是。當他站起來時一下子愣住了,不遠處坐弄七個身影。算上他才應該七個人才對。怎么多了一個人? 那個是誰?!,,聽到他這樣低喝,眾人心驚,五道人影站起。快速避開,離開了那里。 刷。,第六道影子沖起,迅疾如鬼魅,只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濃霧中。蹤影渺然.連都容貌都沒能看清。 在場的人全都臉色慘白,冷汗長流。短短的一瞬間。衣衫都被打濕了。 那是什么東西?根本沒有看清! 其中一個人牙齒都在打顫。渾身哆嗦,道:,.我比惚間看到了。那不是人,渾身獸毛.,. 其他人聞之,皆頭皮發麻,那個生有獸毛的東西。剛才就坐在他們不遠處。竟然無知無覺。這讓每一個人都惶恐。 他怎么了?!” 有一個人始終未站起。一直坐在地工,如風化了的石像。 幾人向前邁步,來到其面前。莫不變色,實在慘不忍睹,這個人地頭蓋骨被掀開了,里面的腦漿如豆花一般。白而粘稠,被吞食了大半。僅還殘留少部分。 哧。,老刀把子反手點了一指。七彩虹芒射出。洞穿向一片濃霧中。 那里,有一道影跡快速消失了,沖向了黑暗深處。 幾人一起逼了過去,在原地發現一小灘腦漿,沾著兩根黑色地獸毛。 很顯然,腦漿是從那個生物的口中滴落下來的。屬于死去的那個人,只有獸毛是莫名生物的…….我們離開這里。不要管它了。”葉凡向前邁步,眼下最要緊的是走出這片迷域。這片地下埋有神源,時間長了的話恐怕真的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