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23 火龍墳

源城,規模小而陳舊,與其說是小城,不如說是一座稍大的鎮。沒有人能夠記清是何年代修建的,紅褐色的城滿是時光逝去的痕跡,出現不少裂痕。 葉凡走在城中,感受到歲月沉淀、光陰遠去的古舊,街道上的石板都被踩的凹陷了下去,來往進出都是修士。 “這位小哥,初到源城吧,想采購源石嗎,進我們石軒看看,證有你中意的奇石。 “小道長是否需要太初古礦邊緣運來的好料,貨真價實,不妨進來一觀。” 街道兩旁有很多店鋪,經營各種源石,熱情的招呼來來往往的修士。葉凡不敢輕視這些人,別看店鋪小,但卻都很有背景,與各大圣地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走進一家石齋,有一搭沒一搭的同店主閑聊,此地石料的價格貴的離譜。 石齋不大,不過一間屋子,臨街而立,店中僅有一個紫檀木架,上面只擺放了十幾塊石料。葉凡咋舌,這些石料十格亍同等重量的源的價值。 “這也太貴了!” “這些不是凡石,是要送往圣城的珍料,沾染有太初的仙氣。店主介紹。如此昂貴,賭的已經不是源,而是石料中封的更為珍貴的東西,葉凡參悟《源天書》后,眼力非凡,只遵了一塊料,便不再出手了。 在這里賭石得不償失,比源更珍貴的東西可遇不可求,怎么可能會隨意看到呢,他之所以出手不過是為了與店主套交情。 “老哥,可否有什么門路,我想去太初古礦一觀。”他想去太初古礦,可是卻遇到了麻煩。 太初古礦外的礦區都被各大圣地瓜分了,其他地方還好說,可臨近生命禁地的區域,外人很難通過。 葉凡不是圣地傳人,如果沒有其他辦法,憑他一介散修,根本無法通過那些地域。 “我說小兄弟,那個地方可是萬萬去不得,連各大圣主進去后都不能翻出個浪花來。”石齋的主人勸道。 葉凡一笑,道:“我不是去送死,只是想遠觀,久聞太初大名,卻不能一見,實在是一種遺憾。” 店主笑道:“完全理解,經常有你這樣的年輕人,想去遠觀,不過到最后總是管不住自己,如受魔主召喚,走進禁區深處,每年都會失蹤很多人。” “這樣說來,有辦法可以去太初?”葉凡眼中一亮。 “小道長我勸你還是不要犯險,好奇心真的會害死人。”石齋的主人好心的勸解。 “還請老哥幫忙,我知道輕重。”葉凡執意要去。 “既然如此,你去找一個畢卜老刀把子的人,不過價格不菲,很是坑 人。”店主為葉凡提供了這樣一個信息。隨后,他在這座石城中轉悠了一大園,了解到這個老刀把子為何許人也。 這是一個老地頭蛇,當然不是凡人中的混混,而是修士中的滾刀肉,在這片地域人脈很廣,接攬各種生意,如押送源石等,甚至包括暗殺。 老刀把子住在南城區,不過五間低矮的青瓦房而已,看起來破破敗敗。 他一點也沒有老地頭蛇的風范,就像是一個本分的老農,滿臉的褶皺,一手粗糙的老繭,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著旱煙袋,看不出修為的深淺。 “真是邪性,每年都有人自己去送死……”老刀把子以微不可聞的聲音咕噥,而后抬起頭來看了葉凡一眼,道:“等幾天吧,湊夠一隊人再去。 “老丈這些都是你接的生意?”葉凡注意到,一面墻上貼有不少告示。 “我是本分人,不會去殺人,這些都是委托書,我只是一個中間聯絡人,想接活的人會來我這里接任務。”老刀把子吧嗒吧嗒的抽著旱煙袋,道:“你要想接活的話,我也可以為你聯絡,至于報酬,我要提兩成。” 葉凡隨意瀏覽了下,眉毛頓時一跳,這些任務中竟有涉及到他的。 他撿起一張金色的紙片,上面清楚的畫有他的容貌,光提供線索就可得百斤源,擊斃可得五百斤,活捉可得千斤。 這可真是高昂的代價,不惜血本,欲將他揪出來。 雇主沒有隱瞞身份,明明白白的寫著一個大字一一一一姬。 你個仙人板板!葉凡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起了一些波瀾,逃到了北域,姬家還是不想放過他,下了緝殺令。 搖光的人知曉其來到了北域,姬家的人不可能得不到消息。 “我好像在其他城池也見過這個緝殺令。”葉凡試探。 老刀把子吐了一口煙霧,道:“惹了不該惹的人,這孩子活不了多長時間。姬家年輕一代來了不少人,搖光也有一些年輕人與他們在一起 葉凡漫不經心,查看其他委托任務,結果又看到了幾則關于他的一——一緝葉令。 不僅有姬家年輕一代幾大高手的署名,還有一則緝殺令是搖光圣地的弟子發出的。 葉凡學到了大虛空術,燒死過姬家太上長老,這個家族不放過他不出意外。搖光素昧平生的弟子何故如此,他一下子想到了姚曦,這恐怕是她授意的。 “緝殺我……我倒是想看看你們如何將我揪出來。”葉凡心中冷笑,他如果不是修煉了《源天書》,可改變自身氣韻,恐怕早晚會被抓住。 “年輕一代的高手,我倒是想見識一下。”葉凡最近實力不斷增 長,頗有些意動,想找些人試試刀。他不相信,所有人都是姬皓月與搖光圣子那般的存在,若是道宮秘境兩三重大的年輕修士,他覺得可以斬之。“這個葉凡的實力如何,為什么讓他們如此興師動眾?”葉凡隨意的問道。 “據說多半年前是輪海秘境的修士,這么短的時間想來不會有太多的變化。”老刀把子吐了一個煙圖,以渾濁的老眼盯著他,道:“有興趣接手嗎,這個任務的賞金我只提一成半,剩下的都歸你。 “好,貧道接了,請將詳細情況都告訴我。” 半刻鐘后,葉凡離開了南城區。 “怎么樣,小道長談攏了嗎,該不會被那個老東西狠宰了一把吧?”路過那個石齋時,店主熱情的問道。 “收我五十斤源,兩日后出發。”葉凡答道。 “雖然價格不菲,但也沒有宰的太狠。”石齋的主人推薦道: “從我這里買件石衣吧,是從寶源上剝落下來的老石皮,有辟邪的作用。 蠻獸嘶吼,源城中沖進一隊人馬,這是一群年輕人,都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坐騎非凡,離地三尺,自街道上一沖而過。 葉凡摸了摸下巴,剛才還在琢磨呢,不想很快就見到了姬家的人,當然他不會主動去惹事。 兩日后,葉凡,來到南城區老刀把子的破瓦房前,早已十幾人等候在那里,大多都是年輕人。 “半個月了,人數終于湊的差不多了。”老刀把子叼著旱煙袋,道:“堯說期,我只負責引路,生死自顧,真要是被召喚進老礦中,與我無關。”這些人早已了解規矩,沒有人多說別的,只是催促上路。 “何必呢,一個古礦有什么好看的,年年有不少人葬送進去。 老刀把子叨咕。有些人不愛聽,道:“我說老頭,你能不能說點喜慶話,好像我們去送死似的。” “好吧,愿我們一路順風!”老刀把子不再多說。這項任務,他從來不假手他人,向來是自己負責。 當走出源城時,葉凡又見到了姬家的那些年輕人,他們行色匆匆,駕馭蠻獸奔騰而去。縱然那些異獸足不沾地,可是狂風依然蕩起不少塵沙,讓這些欲進軍大初古礦的人怒目而視。 “有什么可張狂的,真以為此城是你們的行宮嗎?” “噓,小聲點,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嗎,那是姬家的人,會引來殺身大禍的。” 沖出去的那隊人馬,有幾人回過頭來瞪了幾眼,其中一人露出一絲冷笑道:“禍從口出,管住自己的嘴巴吧。”他們并沒有停留,如飛而去。 “真是……太囂張了,荒古世家了不起啊?!”有人不忿,但卻也只敢在那些人遠去后小聲嘟囔。老刀把子不愧在這條道路上行走了數十年,竟真的避過了圣地的封鎖區,沿著秘路繞了進來。眾人走走停停,十日后穿行過大片的無人區,走過無垠的大戈壁,老刀把子將眾人帶到了太初古礦外圍。距離所謂的太初邊緣已經不足千里,他們來到了傳說中的生命禁區。 “只能再前進八百里,不然就要犯險了,你們一定要管住自己,別沖動,更不要亂說什么。”老刀把子鄭重告誡。 此地,什么沒有,大地赤紅如血,自古長如此,枯與己是永恒的主題。沙礫遍地,偶爾見到的石山也紅如血,寂如墓碑。 “這個地方可真荒涼,連鬼影子都見不到。”有人感嘆。“不要亂說話!”老刀把子怒斥。 “至于這樣嗎,什么也沒有,隨口說幾句怕什么?”一個年輕人很不滿,認為小心的過頭了。 老刀把子不斷叨咕,口中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同時向前方拜了又拜,這才回過頭來怒瞪他,喝道:“你如果想死,自己離去,不要跟著我們,既然我帶隊,一切都要聽我的。” “老大把子你太過分了吧,我們支付你源了,你怎么能夠這個態度?”那個年輕人不服氣,冷聲質問道。 “我可以把源還你,然后你自己離去。”老刀把子不咸不淡的回應道。 “算了,皆消消氣,反正都快到地點了,都少說兩句吧。”旁邊有人勸道。 老刀把子冷聲道:“我是為你們好,在這片地域亂說話,是會出人命的。 “有這么嚴重嗎?”旁邊的人都不怎么相信。 老刀把子冷哼了一聲,道:“三年前,就因為隊中有一個人口無禁忌,結果惹來了大禍,二十幾人最終只有我和另外兩人活了下來。” “這么可怕,發生了什么,其他人都……死了?”有幾人比較膽小,小心的詢問。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當時所有人都雙目失明,什么也感知不到,只聽到一聲聲慘叫,再次恢復靈覺時,地上只有二十幾灘血跡。”老刀把子平靜的道來。 茫茫大地,一片空曠,千里赤紅,一眼望不到盡頭,偶有沙塵卷起。眾人面面相覷,都是半信半疑。而方才那個年輕人明顯不信,嗤笑道:“大家都是修士,難道還懼妖鬼不成?我相信,只要不進八生命禁區,在外面不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啪”老刀把子將一袋源扔在地上,道:“你走吧,還給你的源,不能與我們走在一起了。” “算了,大家都不要亂說話了,繼續前進吧。”有人勸解。 “好了,我不說話了還不行嗎?”那個年輕人見老刀把子沉下臉,如此認真,心中也有些發毛。 “記住,誰也不準亂說!”老刀把子陰沉著臉,鄭重叮囑。一行人在低空飛行,向這片大地深處前進。走出不足百余里,陸續見到了一些石柱,有的粗大無比,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依然聳立在大地上。偶爾,還會看到一些浩大的地基,那些石頭每一塊都有數米長,地基厚闊,十分驚人。 “這是什么遺跡,如果是建筑物的話,未免太過壯闊了吧,是巨人的居所嗎?”有人吃驚。 “你們看,這根石柱還有些圖案,刻著一些奇異生物,真是猙獰,比魔鬼還要可怕。” “你怎么又亂說話了?!”老刀把子急眼,瞪向那個年輕人。 “這也犯忌諱?!”那個年輕人也有些生怒了。 “你要知道來到了地方,太初古礦比你想象的還不可思議!”老刀把子怒斥,道:“五年前,我親眼見到,三十幾名修士在這片遺跡前死于非命,血染太初。” “怎么回事?”其他人心驚。 “我也不知,只是遠遠的看到,那些人被蒸干了,鮮血沖天而上,軀體化成了飛灰。”老刀把子似乎心有余悸。 “走吧,我們繼續前進。”其他人有些不自在。 老刀把子重重的一聲冷哼,遠離那個年輕人,像是如避蛇蝎,不與他走在一起。葉凡見狀,跟在老刀把子身后,也離開了那個家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眾人前行了敵百里,距離所謂的邊緣已經不足百余里,老刀把子放慢了速度,道:“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再前進了,就在此地飛上高空,運展神通,好好看看算了。” “不是還有百余里嗎,依然在安全范圍內,為什么不前進了?” “老丈再走幾十里吧,在這里什么也看不到。” “好吧。”老丑把子應道。 再次前行了五十里,臨近太初邊緣,他說什么也不肯走了。 “再走幾十里也沒有問題,杈還想在太初古礦邊緣尋幾塊石料,說不定運氣好,大有所獲也說不準。” “你說什么?!”老刀把子雙目圓睜,須發皆張,狀若獅子。 “來到了這里,難道你們不想帶回去幾塊石料,萬一能切出東西, 豈不是受盞無盡。”那個年輕人道。 “你……”老刀把子沒有說什么,轉身就走。 “老丈別走,我們還需要你帶路呢。”其他人勸道。 “他會害死所有人的。”老刀把子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老刀把子你謹慎過頭了。”那個年輕人心中一直憋著一股火,此刻有些忍不住了。 不知道何時,大風已起,沙塵漫天,風聲從遠處傳來。 “怎么起風了,剛才還艷陽當空呢。” “一點風算什么,我等都是修士,還在乎一陣風嗎?” “你可以閉嘴嗎?!”老刀把子怒視那個年輕人,神色凝重的望向前方。紅色,沙塵滿空,像是一層淡淡的血霧,由遠而近,向著眾人籠罩而來。 “嗚嗚……” 風聲嚇人,猶如厲鬼哭泣,塵沙漫天,越來越大。 “黑色的旋風!”老刀把子神色慘變。 遠空,大片的陰影飛快接近,打著漩渦,像是烏云壓頂,從四面八方而來。紅色,的沙粒,都被黑色的旋風壓蓋了,被染成了黑色,到處都是陰影。 “這是什么鬼風,怎么從四面八方而來?”眾人吃驚,全都不安。 “嗚嗚……” 黑色的旋風卷動漫天沙粒,眨眼到了眼前,大地上一片漆黑,旋風有顏色,打出一個個大漩渦。 “啊……” 一聲慘叫傳來,總是與老刀把子頂杠的那個年輕人身體像是被利刃剖開了,在地上留下一大灘血跡,整個人粉碎在了黑色的旋風中。 葉凡的眼睛當時就立了起來,他在那些黑色的旋風中,感受到了恐怖的氣息,探出神念觀察,卻什么也沒有見到。 每一道黑色的旋風中心都黑洞洞,像是可以吞噬一切。 “啊……” 又一人被黑風卷碎,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到了現在,葉凡也有些發毛,沒有想到來太初竟是如此危險,動輒要賠上性命。 到了現在,保命最要緊,他祭出萬物母氣鑄成鼎,藏身于內,而后又以離火神爐將鼎收了進去。當當當……黑色,的旋風刮來,猶如利劍斬過,劈在離火神爐上,發出震天的響聲。 無比炫目的光芒發出,銅爐晶瑩燦燦,上面刻印的那輪太陽,照耀出蓬勃的生機與光華。鳳鳴動天,幾只模糊的神鳥,圍繞火爐飛舞,烈焰騰騰,燃燒起滔天大火。黑色,的旋風,嗚嗚作響,橫卷而過,又有數人粉碎,化成了零絲。 “當”“當”…… 震天巨響發出,葉凡感覺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猛力拍打銅爐,讓他在鼎內都感覺到了恐怖的力量。 “這真的是黑色的旋風嗎,怎么會有這種力道?” 他心中驚疑不定,卻不敢犯險,只能躲在里面,任外面鏗鏘震耳。 恍惚間,葉凡仿佛聽到了粗重的呼吸聲,以及巨大的身軀邁步的聲響,大地似乎都在輕輕搖顫。 “是黑色的旋風還是有什么生物在出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風聲止住了,天地間平靜了下來,聽不到特別的聲響了。葉凡收起萬物母氣鑄成的鼎,他不想讓別人見到,不然會引起天大的麻煩。 而后,他從離火神爐中飛出,落在地上。 讓他深感意外的是,銅爐沒有損毀,雖然坑坑洼洼,但卻在慢慢恢復,似乎不久就能復原。 “這件武器有古怪……” 葉凡知道,這肯定不是真正的太陽神爐,極道武器連大能都可以活活鎮死,比這要恐怖無數倍,且不可能會被打出凹痕。 光芒一閃,離火種為復原,具有不滅的能力,讓他深感震驚。一般的武器怎么會有這樣神奇的表現?他很難定位這只銅爐是什么等價。銅爐化成一寸高,如五彩水晶,出現他的掌中,葉凡沒有收起,托在掌心,以它防身,隨時準備祭出。眼前,景物大變樣,他被黑風也不知道吹到了那里,亂石橫陳,紅砂遍地。不遠處,立著一道人影,老刀把子無聲的叼著旱煙袋,眉頭深鎖。此外,還有七人昏死在地上,沒有被黑色旋風絞殺。 “這是怎么回事,我們在哪里?”葉凡問道。 極目遠眺,四野空曠,非常寂靜,像是在一片血色的大平原上零星點綴著一些大石塊。 “我們恐怕進入太初古礦了。”老刀把子重重的吐了一口煙霧。 “不可能吧!”葉凡大驚。 “放心,沒有落入那座神礦中。”老刀把子滿臉皺紋擠到了一起,來回走動了幾步,道:“都說太初古礦所在的禁區,方圓能有幾百里,也有說幾千里的,我們多半身在禁區中。” “怎么會這樣……”葉凡蹙眉。昏死在地上的七人醒轉了過來,臉色慘白,全都生出無盡的懼意。 “連各大圣主進來都只能歸于紅土,我們豈不是要死在這里了?!”剛醒過來的人,滿臉絕望。 “他們走向了太初古礦,自然有去無回。我說過,這片區域很大,我們沒有進入中心地域,也許還有生機。”老刀把子眺望遠方地平線 “真格嗎?” “機會有些渺茫,但還是有些希望的,類似的事情發生過,有些人活著走出去了。” “那黑色的旋風是什么?”葉凡問道。 “我也不知道。”老刀把子搖了搖頭,道:“這片禁區,時常會刮出一些特別的風,黑色旋風已經算是最溫和的了。”九人上路,老刀把子憑著感覺,認定了一個方位,率先向前走去。 “老丈你可千萬要認準回路,不然我們可能會直接走入太初古礦……”一個幸存者戰戰兢兢的說道。老刀把子沒有言聲,直接在前帶路。 雖然并不是真的站在太初古礦前,但他們依然不敢飛行,關于太初神礦有種種傳說,號稱飛鳥不渡,但有躍空者,必會形神俱滅。走出去十幾里,一條巨大的溝壑橫在前方,綿延出去足有數里長。葉凡蹙眉,仔細觀察,脊背直冒寒氣。他沒有想到,真的見到了這種地貌,與源天書中所記載的完全 一樣。 “不要下去!”他見一傘修士試探著向溝壑中望去,想妥阻止,但卻已經晚了。 那個立在溝壑邊上的修士,僅僅一瞬間,渾身血液就被蒸干了「化成一道赤光沒入裂谷中,身體則灰飛煙滅。 “怎么會這樣?!”其他人大驚失色,紛紛倒退,臉上血色全無。那個人僅僅比他們多邁了幾步,就一下子成為了灰燼,親眼目睹,讓人頭皮發麻。就連老刀把子也變了顏色,他提前感應到了危險,但卻沒有想到如此恐怖,這簡直就是魔地。葉凡的脊背一直都有寒氣升騰,這片禁區太恐怖了,完全超出了想象。 遠離那座神礦,并沒有進入中心地域,就見到了這樣傳說中的地貌,讓他不得不起雞皮疙瘩。這條巨大的溝壑,綿長而蒼勁,仔細望去,形如條匐臥的龍,非常的神似,幾可亂真。好像真的有一條龍在這里沉睡過一般,壓塌了大地,形成了這樣一條大裂谷。在《源天書》中有記載,這是大兇之地,乃是傳說中“火龍墳”,是葬龍之地。葉凡曾經仔細琢磨那些語句,也不知道是葬真龍,還是葬龍脈,他還沒有悟透,那些古文太艱澀了。 按照《源天書》所記,火龍墳內必有神源,絕對是源中之絕世瑰寶,不過卻也有嚴厲的警語,遇火龍墳要避走,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掘開,不然的話必有滔天大禍。 “太初古礦,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葉凡心中難以平靜,涌起滔天駭浪,在外面就見到了這等地貌,真的很難想象那座古礦周圍,會有怎樣的山川地形。 “我們繞過去,不要接近大裂谷。”他鄭重提醒。 “不錯,這是一個絕戶坑,我感覺進去多少強大的修士都得死絕。”老刀把子點頭,神情鄭重,表示同意。 八人一致同意從龍首那端繞過去,他們走了數里路,終于來到首處,果然栩栩如生,真的如一條龍尸橫在地下。 “這里……”老刀把子皺眉,天生的靈覺讓他心驚肉跳。 “不好,快退,速速離開這里!”葉凡感覺寒毛都立了起來。 在龍首前,有一個很小的湖泊,方圓只有十幾丈,一片鮮紅,水澤如血,讓人心悸。縱然是常人見到也會吃驚,枯寂的禁區寸草不生,根本不應有水澤,怎么會有這樣的湖泊呢?! 而落入葉凡眼中,就更加的不一般了,他渾身發涼,火龍墳已經夠恐怖了,如果再加上這個血湖,那便是大兇中的大兇。 按照《源天書》記載,這是“龍喋血”,世所罕見,葬有血神源,幾乎不可得,觸之必殞命。“火龍墳”加“龍喋血”,這樣的地貌連在一起,若是觸動縱然是東荒的蓋世神王,也難逃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