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22 意動太初

暖玉生溫,晶瑩生霞,柔和的光輝自葉幾的指日間流出,讓人心靈寧靜’如行走在朦朧的夜月下。網絡 道茫茫而無知……”“葉凡負手而立’心有所感,道無形,無窮盡’怎能把握,誰能言清? 靜立良久,他舉步來到石洞前,用手觸摸冰涼的巖壁’被歲月磨平的古字印記很淡,用不了多久就會永遠消失。 他以指代筆,摹刻那三行字跡,一遍又一遍,心系古字’揣摩無始大帝的心境。 葉凡忘記了其他,只身立在石壁前,動作越來越慢,一字一頓’力透指尖’如井中的皎月’定在了古洞前。 歲月悠悠,好像倒流而回’他仿拂見到了一個被灰土與塵埃淹沒的身影,立在荒涼的大地上。 他想要向前走去,卻發現,無始無終’永無盡頭,無法接近,他知道那便是一一一一無始大帝。 葉凡沉浸到了一種極其空靈的境地’手指緩緩劃刻’像是舉著抵天大岳’重若萬萬鈞。 可惜’他終不能接近那獨立世界盡頭的身影,無法相見無始大帝,那只是一僂被歷史磨滅的烙印。 葉凡左手的帝玉越來越熱’這座石洞輕輕搖動,有石皮裂開,不斷脫落。 古玉光華四溢’流向石洞中’石屑紛飛’塵埃遍地,他邁步前進,像是置身在十幾萬年前的星空下。 這塊帝玉果然不一般,越發迷蒙,漸漸滾燙,將古洞照耀的一片通明。 好像有一幅破碎的歷史畫卷在葉凡眼前鋪展’一道虛幻的身影若隱若現’明滅不定。 ‘望斷仙路,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余獨立云賊。” 這是帝玉定住的烙印,十幾萬年前的大帝之語讓人心潮澎湃 然而,時間太久遠’一切都不能長存,破碎的畫卷終究是隨風而散了,沒有留下過多。 ‘大如滄海,微若塵埃,萬物……”,聲音就此而止。 葉凡未動,手指在虛空中刻字,方才他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心境,有一種空靈,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整個人通體放光,渾身毛孔舒張,像是玉人一般,纖塵不染’仿若接受了一次洗禮。 足足兩個時辰’葉凡才慢慢復歸清明’他從那莫名的道韻中醒轉。 ‘無始經,我一定要得到!” 他沒有聆聽到妙法’但殘余的烙印依然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大道神韻’精神與肉身如沐浴圣光’得到了難以說清的洗禮。 隆隆之響傳來,巖壁崩塌,葉凡不得不退出。。 回首望去,古洞不復存在’俯仰之間,已成陳跡。他心有遺憾,雖然早已知曉,無始經不在這里,但還是有些失望。 帝玉依然在發光,并沒有暗淡下來,他明白一定還有什么東西。 石崖林立,矮山一座座,仙藤為橋,從一座絕壁連向另一處,清幽而素淡。 葉凡邁步前行,路過一座座石山,走向花草間,來到一片僻靜之地。 你是什么人?”玄月洞的人被驚動,一道道人影沖來,紛紛喝斥。 葉凡來到了后山,如入無人之境,大袖飄舞,將沖來的年輕弟子一個個扇飛。 他手持古玉,憑借感覺向前尋找。 快去稟報長老,有人強闖我玄月洞。,’ ‘有強敵來犯’進入了我玄月洞的后山”’ 很多人呼喝,向門派宿老稟報。 葉凡飄過一座座秀麗的山峰’來到一片清寧之地,后山草木豐盛’有一個巨大的深谷。 到了此地后,帝玉越發光亮’非常灼熱’欲脫手飛去。 這是一片廢谷’里面堆滿了雜物,有藥渣’有碎爐,有銹劍’還有破裂的道符,這里是用來棄物的荒谷。 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廣闊的山谷都快被填滿了’全都是修士丟棄的物品,死氣沉沉’濁氣升騰。 這里……”,’ 葉凡皺了皺眉頭,卻沒有太多遲疑,袍袖一抖,頓時雜物紛飛,破銅爛鐵鏘鏘作響,墜落向遠處。 ‘兀那道士,你在做什么?”’玄月洞的一個長老終于趕到了。 葉凡不理會,大袖來回展動’漫天都是碎物,山谷不斷被清理,帝玉越來越熱。 砰” 一名長老沖來,被葉凡連同大片的棄物一同抽飛了。 ‘你是什么人,為何闖到了這里?’’玄月洞飛來幾名長老,降落在山谷周圍。 葉凡早已封鎖玄月洞,當下沒有什么顧忌’開口道:‘我是殺你們太上教主的人。” ‘什么?”周圍的人震驚。 他們還沒有得到消息,只知道上任教主留在了青霞,一直沒有回來 ‘去稟報你們的現任教主’我一會兒去取他性命。,’葉凡翻動廢谷’繼續尋找。 ‘……”胡說,太上教主功深力厚’閉關多年’在這片地域罕逢敵手。’’ 葉凡祭出離火神爐’當場將幾名長老收了進去’火光一閃,幾人變成黑灰’從此除名。。 ‘你……”,’ 其他人一下子變了顏色,這讓他們感覺驚恐,幾名長老根本未來得及反抗’就被誅滅了: 這樣的手段,讓所有人都小腿肚子都轉筋,一片驚慌大亂,逃了斤’干干凈凈。 葉凡以離火神爐煉化滿谷的廢物’終于將這里清理干凈。 ‘“叮” 古玉傳來顫音,光芒更盛了’葉凡來到谷底,動手挖掘’在一片煉壞的廢材中扒開一片黑土。 ‘又一塊帝玉”’ 他大喜過望,就在谷底的泥土中,有一塊破玉滿是泥污,也不知道被塵封多少年了。 ‘嗡一 兩塊帝玉相遇’全都綻放瑞彩力 葉凡將地上的那塊玉佩撿起’污泥自落’將它們放在一起,它們交相輝映,溫潤晶瑩。 ‘依然不完整’這只是兩角而已,最起碼還差六七塊。,’葉凡蹙眉。 不過’他也并沒有指望一下子湊齊帝玉,那樣的話不現實: 玄月洞的掌教以及八名太上長老全都趕來了,大戰直接爆發。 可惜’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葉凡祭出離火神爐’火焰噼啪作響’將一座山峰都燒化了。 巖漿奔涌,熱浪灼天。 不久后,這里恢復了清凈’九大掌權者全被擊斃。 葉凡悠然邁步’來到前山’心中古井無波,一步殺十人,連連震指,終結了一條又一條生命力。 這是一場屠殺,一個人殺。百余人!但凡曾作惡匪’十惡不赦的人’皆被他徹底抹除,從這個世間除名。 最終,僅僅有三十一人留下性命,真的是無點滴惡行,皆曾竭力反對劫掠。 葉凡打開玄月洞的寶庫’入目光華爍爍’足有一千四百斤源,與青霞門不相上下,被他毫不客氣的收入囊中。 他將玄月洞的最高秘典,認真的翻看了一遍,而后連同各種武器都丟給了生者,飄然離去。 這些人是未來的“礦工,、,但眼下他卻不能相告。 在來玄月洞前,葉凡曾經扮作離火教太上長老’祭出神爐,放火燒了七星閣與落霞門數座仙峰。 結果’兩個門派果然去離火教興師問罪,發生了流血沖突,不過并沒有真正大打出手。 離火教總共有兩名道宮第三境界的太上長老,被葉凡滅掉了一人,還有一個強者在門中坐鎮。 三方強者一敷認為,離火神爐被人奪走了,并不是真正的離火教太上長老在行殺戮之事。 可惜,他們縱然推測出這一切,也無法改變什么。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各個擊破,先后“走訪’,了離火教、七星閣、落霞門,一一滅掉。 除掉這片地域四顆毒瘤,他總共獲得兩方源,重達六千六百斤。 這是一筆巨大的收獲,可是與他所需還有不小距離’每前進一步都要十倍疊加,意味著他想要破入道宮第三境界,需要萬斤源’也就是足足三方。 葉凡有些眼暈’過去想都不敢想,到了現在,他所需的源’已經不能以斤來計量了,而是需要以方來測算。 一萬斤他還可以想象,有辦法湊齊,可是想道接下來的數字刪——一十萬斤’他感覺頭昏腦脹工 如果不是有源天書在身,他覺得可以放棄修行了,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搜集到。 可以想象,再后面的數字’就是圣地也要吐血’沒有人可以承擔的起。 青霞又七星、玄月、落霞、離火五派名存實亡,成為了葉凡的礦工儲備地。 他的收獲不可謂不巨大,尤其是在離火教中搜出一本泛黃的薄冊’上面有僅有一式抱山印六 非常玄奧,讓他大受啟發,與山河大印相仿,威力奇大,讓他的斗戰圣法又多了一種變化穴 ‘再得到一方源的話,我便可以晉升入道宮第三境界了。’’葉凡遐思無限,他準備進入瑤池了。 五派被滅,他并不擔心會惹出風波。 離火教、青霞門、玄月洞這樣的小洞天’可以說是北域最底層的門派’在它們上面還有中型門派、大型門派、超級大勢力、圣地等 除非是生命禁區、神藥園等特別地域的小勢力,超級大教需要將它們當作前哨站來扶持,不然的話很難與它捫有任何交集。 北域何其廣袤’縱然是修士,從北域一端飛到另一端也需要數月之久。 有些門派間動輒相距十數萬里,甚至在百萬里以上,路途極其遙遠。 如此大的地域,大勢力自然能被人熟知’可是像離火教與玄月洞這樣底層的門派,幾乎不被人所覺’也唯有本地域同規模的小派才有耳聞。 可以說’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兩者像是處在兩個世界。 因此’葉凡并不擔心此地風波會引起哪個圣地關注,相距實在太遠了’空中的天闕不會關注地上的蟻巢。 東荒有七大生命禁區,南域的荒古禁地,北域的太初古礦,都位列其中。 若論神秘,毫無疑問’北域的這處生命禁區能夠排在前面。 本是一座源礦’卻成為了絕地,歷代圣主都有去無回。 以太初為名,意在天地未始前就已存在’很難想象,它到底有多么久遠。 有一種傳說,稱這座古礦根本不是人類挖掘出的,早在人族誕生前,它就已經存在了。 還有一種說法’是人族挖出的,不過卻要在,人“后加一開’,仙’字,這種說法不大被認同,因為很難說清到底有沒有仙。 無論怎樣說,此地都是禁地,任你一代天驕也是有去無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杰葬送在那里了。 最近的一次的是’七百年前’中州的一個不朽皇朝的皇主,堪稱一代雄主’坐擁無垠錦繡山河’因某種原因闖入太初古礦,卻連個浪花都未翻起,就此消失了。 在太初古礦外,大片的地域幾乎全被各大圣地占掘’是最為豐產的源礦區。 這片地域,寸草不生,完全是一片不毛之地。 太初古礦外’無垠的紅褐色大地上’只聳立著一座城池,名為繃一人——源城。 它處在源礦區的范圍內’是由修士建成的’這里沒有凡人出沒’大多都是大勢力的弟子以及運送源石的人。 當然,它相距太初古礦還是很遠的,能有三萬里之遙,不然恐怕沒有人敢來: 葉凡來到了此城’因為他聽說瑤池圣女還沒有回返瑤池,而是在這片區域’似乎要運送一批石料。 ‘瑤池圣女還在此地,我若持她的玉墜提前進入瑤池恐怕有些不妥,距離賞石大會還有很長時間呢。” 此外’他還有一個目的’總是聽說太初古礦,很想遠觀一次。 源城,并不是很大,只是一座小型城池’完全是由紅褐色的巨石堆砌而成’很有名氣。 各大礦區,所需要的米糧等大多數要到這里采購,這里是一個中轉站 葉凡來到這里不久’就探明了一切,瑤池圣女前往太初古礦邊緣區域去了’要過段時間才能回返。 同時’他得悉姚曦與搖光圣子亦隨同前往。 當然’所謂的邊緣區域,距離真正的太初古礦,最起碼也有千里,沒有人敢真正涉險。 ‘太初古礦,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所在?“葉凡摸著下巴’認真的琢磨。 張家初祖,那名源天師最大的遺憾就是未能進入太初古礦,一代奇人都如此忌憚,他自然不敢貿然闖進去。 遠遠的觀望’說不定也能夠查出一些情況。’,他相信,昔日的源天師肯定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不敢進去。 他想與《源天書》印證’初步揭秘太初古礦,到底詭異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