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19 山河大印背負青天

在北域這片紅褐色的大地上。姜家出過大帝,瑤池出過皇母,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存在,開創出震世古經,留下極道武器,才使得他們超然塵世上,傳承十幾萬年、二十幾萬年而依然昌盛。 從紫山中的的遺刻可以看出,古人對無始大帝的推崇達到了極致。 可惜,只因他沒有留下道統,這樣一位震動荒古時代的無上大帝竟漸漸被歷史的塵埃淹沒了,已經沒有幾人知曉這個名號了。 遠古時代有古天舒,近四五千年來有姜太虛,都對無始經極度渴望,因不能一見而視為平生大憾。 葉凡最缺的就是修行法門,對無始經可謂非常向往,恨不得再入九條龍脈拱衛的紫山,打開那本厚重的石經。 “祖師,您千萬不能讓這個道士跑掉,我相信他一定與那個胖道士是同門。”杜成昆的雙目在噴火,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太上教主您一定要斃掉此獠!”李悠然心中憤懣,命令周圍的弟子。道:“封山,將青霞門封住,不要讓他逃掉!” 葉凡掃了他們幾眼,搖了搖頭道:“還是我來吧。”他將一百零八桿大旗全都擲了出去,射向青霞十八峰,徹底將這里鎖困。 “你……竟將我們反封于此?!” 杜成昆與李悠然對葉凡的舉動深感吃驚,而后冷嘲。 “真以為自己是一代宗師了!” “以此年齡想戰勝太上教主?真是……哈哈哈……” 玄月洞的太上掌教,鶴發飄舞,盤坐在山巔上,倏地睜開了雙眼,如兩顆明珠一般通亮,道:“你很自信,想要將我們全部擊殺于此嗎?” “我覺得,應該可以做到。”葉凡笑了笑。 “我觀你氣機,分明是一個少年,后生可畏啊。”玄月洞的太上教主長身而起,道:“就是不知道你是否真有此實力。” “試過便知。” “縱然是圣地傳人,在你這個年齡段也不敢行走塵世間,你倒是相當的自負。”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從瀑布中走了出來, “今天,說其他的沒用,你們等在此地是為了殺我。”葉凡一展道袍,也向前走去,道:“我回來也是為了斬你們,可以說,我們只能有一方能夠活下去。” 周圍的弟子見狀,全都議論紛紛。很多人根本不會相信一個少年可以打敗兩名道宮秘境的老輩強者。 “他瘋了嗎,雖然可以震飛李師兄,但怎么可能與太上掌教比肩?!” “難道你們不知這世間有些人極度自負嗎,總想丈量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最后將自己葬送,哈哈哈……” 在這樣荒僻的地域,對這樣的底層門派來說,縱然是再天才也不可能修行到那等駭人的境界。 因為,他們都曾聽聞,即便是圣地的杰出弟子,在這個年齡段也很難做到。 “該不會是他真的有什么師門吧,且人已經來了,不然就憑他豈不是在找死嗎?” “有些人愿意送死,你擔心什么,我要是太上教主,直接一巴掌拍斷他全身骨頭,不過要讓他多活上幾個時辰,不立刻讓他送命,讓他體味一下狂妄自大的苦果。” 葉凡回頭看了他們一眼,目光雖然平和,但這些人卻全都不由自主閉上了嘴巴。 “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瀑布前。離火教的太上長老,腳不沾地,身軀不晃,如幽靈一般飄了過來。 相隔還有十丈遠,他的手臂猛力一震,右手捏成爪形,每根手指都長達數米長,根根烏青,有一道道紫色的閃電繚繞,噼里啪啦作響。 天空中,頓時彌漫出一個讓人心悸的氣息,這是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暴虐而恐怖 烏青色的巨爪,還在繼續放大,幾乎一瞬間,就覆蓋了天空,方圓足有百余米,電閃雷鳴,像是一朵烏云,徹底將葉凡籠罩在下面。 “咔嚓!” 血色的閃電,縱橫交織,從那巨爪間降落,劈殺下來。這是秘法與神力的結合,迅疾而霸道 巨爪橫空,壓蓋天地,這種強大的攻擊,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葉凡從容面對,他的應對手段簡單而直接,揮動右拳就迎了上去。金色的拳頭不像是血肉之軀,光芒四射,像是剛剛從神爐中錘煉出的。 在場眾人對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充滿了信心,畢竟這是一個道宮第三境界的老輩強者,對付一個少年高手不說手到擒來也差不多了。 “轟” 但是,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那金色的拳頭逆空而上,瞬間打碎那只巨大的光爪,威勢不減,電光閃耀。 “砰” 葉凡的金色拳頭,具有無以倫比的破壞力,無堅不摧,一下子將離火教太上長老的掌指打爆了。 鮮血點點,光芒一道道,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像是如遭蛇吻,半邊身子都在顫抖,橫飛了出去。 很難想象葉凡的金色拳頭有多么大的力量,真正觸到的是光爪,不過是金色的罡風擦中了這名太上長老的肉身而已,就讓他難以承受了,整條右臂徹底變形與扭曲了。 “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歲,肉身怎么會如此強橫。竟將道宮第三境界的老輩強者打飛。” “免太過不可思議了,肉身堪比重寶,純粹的力量將太上長老的手臂打的粉碎,這……” 那些弟子全都倒吸冷氣,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想到不久前的話語,他們心中直冒寒氣。 這個小道士簡直是個妖孽,恐怕比同齡的圣地傳人還要可怕,對上這樣的敵手沒有人再笑的出來了。 此刻,所有人都向葉凡望去,人們震驚的發現。他負手而立,道衣飄飄,方才那一擊非常隨意。 “你……”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心中的震撼,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滿頭華發凌亂飛舞,快速接好斷臂,一聲大喝,掌指慢慢劃動,像是在舉著一座大山一般,震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如狂瀾擊天。 “轟” 在他的懷抱中,竟真的浮現出一個山岳,抱山而立,擠滿了他的胸懷,散發出一股難言的壓抑,具有無以倫比的強大壓力 “抱山印!” 離火教的弟子驚呼,這是離火教的鎮山絕學,為該派最高之秘,已經有數代掌教都未能修成了,不想派中最強大的太上長老練成了。 如此真實的山岳,雖然不大,可以說很小,但是那種可怕的壓力卻撼動人心,有一道道迷蒙的霧絲流轉出。 這尊山岳被離火教的太上長老抱在懷中,震出了汪洋般的恐怖波動,沉重無比,他腳下的虛空都被踩的塌陷了下去 “鎮!” 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僅僅喝出一個字,抱山印壓落下而,不可阻擋!一座大岳聳立高天上,那種威勢,可撕裂人的魂魄,讓很多人都有可怕的窒息感,根本喘不過氣來。 周圍,那些年輕的弟子當場就癱軟了在地上,這種莫大的壓力,猶如一座魔山將他們鎮壓了,讓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承受。 葉凡心中一凜。道宮第三境界的老修士果然可怕,一境界一天地,高了一個境界,便等若登上了另一重天。 這仿若仙凡的差距,是根本無法跨過去的鴻溝,如果是其他行修士,根本無法抗衡,必然被當場鎮死。 可是,葉凡體質特殊,身似無底洞,在修行的過程中,所需要的天地精氣比之常人高的太多了。 而這也讓他有了以“凡”擊“仙”的底蘊,可以跨過天塹,擊殺更高一層天的強者 “抱山印,殺不死我!”葉凡雖然這樣低喝,但卻不敢輕視,神情鄭重無比,雙手緩緩劃動,同樣震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在他的頭頂上方,一尊大岳橫空出現,像是劃過遠古的天地,破滅時空而來,無盡的壯闊與大氣,讓人的心、魂、神、魄都忍不住顫栗。 初時雖然還很模糊,但很快就清晰了下來,如滄海升天龍,似大地起天柱。 大岳如天 磅礴古岳,立在葉凡上方,他像是背負著青天 在這一刻,以葉凡為中心,強大的能量波動如大河咆哮,滾滾沖出,肆虐十方 在他頭頂上方,大岳擎天,上面銀瀑垂落,長河奔涌,古木參天,鳥獸飛走,清晰可見 “山河大印!” 葉凡大喝,雙手擎天,大岳橫空,如淵海出籠,擊裂長空 這是九秘之一,殺生大術中的無上秘法,十方皆動,所有人皆心驚膽戰。 大岳壓落下,鎮壓向前方的大山。 山河大印對決抱山印 山岳大碰撞,若海崩地陷,如天傾地覆,讓人悚然的氣息震向四面八方。 到處都是狂濤,到處都是光束,到處都是毀滅的力量,這片天穹下再無清寧之地。 “轟” 無邊巨響,天地傾覆,兩座山岳猛烈碰撞后,狂霸氣息卷動天地,沖向四面八方。 抱山印完敗 山河大印,凝聚不散,裂天震地 離火教的太上長老,胸廓當場塌陷了下去,身軀如破鼓般一下子干癟了,橫飛出去數百米遠。 他渾身的骨頭不斷發出響聲,很明顯斷裂很多處,許多地方都徹底變形。 葉凡昂首而立,毫發無損,道衣獵獵,他在虛空中邁步,輕靈而飄逸,一步百米,有如縮地成寸,眨眼就到了眼前。 山河大印震動,威壓十方,沉重如天,懸在其頭頂上方。 葉凡的雙目中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山河大印鎮壓而下,讓人心神與靈魂皆顫 離火教的太上長老,雖然被打的形體破敗,但的確是一個非常的強大的修士,張嘴吐出一個光燦燦的銅爐。 銅爐不過一寸高,非常晶瑩,通體璀璨,迎風一展,快速放大,一下子橫在了身前,擋住了山河大印。 “當” 山河大印壓下,撞在銅爐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如黃鐘大呂在震動,悠悠不絕。 葉凡心中吃驚,這座銅爐竟然沒有損毀,還在放大,聳立天地間,有永恒不朽之勢。 “殺!” 他口中輕叱,繼續催動山岳大印,轟殺向前方,他不相信這尊銅爐可以擋得住斗戰圣法。 “當” 悠悠顫音,響徹天地,銅爐再次震動,同時間又放大了不少,光華璀璨,已經如山巔一般立在虛空中。 與此同時,離火教的太上長老那干癟下去的軀體噼噼啪啪作響,渾身的骨頭在重新接續,肌體鼓脹了起來。 雖然元氣大傷,精血虧損,但是短時間內他又有了一戰之力,調動出潛能與道力。 “轟” 銅爐中火光沖天,離火教的太上長老趁此機會逃了出去,立身在遠空,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如此大敗,讓他心中發寒。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恐懼,這樣一個少年道士,有如此恐怖戰力,大印如岳,將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完敗,實在讓人膽寒。 方才癱軟在地上的弟子終于清醒了過來,快速后退了出去,再望向葉凡時都有些頭皮發麻。 這個笑容平和的小道士,讓他們生出無盡懼意,想起曾經說過的話,每個人都不禁有些后怕。 玄月洞的真傳弟子李悠然,離火教的掌門大弟子杜成昆,全都面如土色,這個少年道士比他們的年齡要小的多,但卻如此強勢,打的老輩人物差點殞落。 “圣地的杰出弟子也不過如此吧。”離火教的太上長老嘆道。 “他們……”葉凡笑了笑,緩緩向前走來。 山巔上,一直沒有出手的玄月洞太上教主降落而下,道:“你不是圣地傳人,就更加讓人吃驚了,將來必會成為各大圣地的圣子與圣女的大敵。” 葉凡不得不正視這兩個對手,道宮第三境界,高了一個天地,確實是他的勁敵。 “讓他成長起來,我們將有大難,如今只能聯手了!”離火教太上長老神情凝重。 “好吧,今天我要扼殺天才了,行一次絕滅之事!”玄月洞的太上教主點了點頭。 “想扼殺我,恐怕很難,還是讓我送你們上路吧!”葉凡神色平和,但無形殺意卻彌漫四野。 在這一刻,他與蒼穹相印,仿若天人合一,舉手抬足間,道之氣息流轉,身體震動出可怕的的道力,隨著他的肺之神藏而牽引天地大勢,真的像是有一方青天壓落了下來 他背負青天,山河大印,懸在其頭頂上方,鳥飛獸走,銀瀑垂落,山河茫茫,古樸而大氣,威勢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