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15 談仙論道

大夏。乃是不朽的上古皇朝,繁盛了十幾萬年。 大岳崩塌。長河干涸,大海成為了桑田。歲月悠悠。一切都在改克 可是,大夏卻鼎盛如故。始終未變。自荒古前地大帝開刊出這個不朽皇朝后,它便始終屹立不倒。 記錄下了多少次古史更迭。承妻了多少秘辛。沒有人能夠說清o 葉凡心中想到了很多。兩千多年前發生了什么。釋迦牟尼來到了這個世界嗎。他與原住民發生了怎樣的故事,為何讓大夏皇子變色? 此中若有隱情。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大夏一定明了這一切。它是不朽地皇朝。這個世界發生的大事丶件。它應該都有記載。 搖光圣子笑容溫和。牙齒晶瑩。連頭發都在散發金光。他很隨和。向前望來。 “無量天尊。”葉凡口誦道號。搖了搖頭。道:“貧道一介散修。云游四方,偶然聞之,。s有所惑,故此相問。” 他并未扮成段德。此刻身材頎長,道袍飄飄。容貌出塵。雖然很年輕,但頗有幾分仙韻。 “道長謙虛了,能否為我解惑。釋迦牟尼源自哪里,是怎樣的存在。你了解多少?”搖光圣子微笑,如舂風繞動。 釋迦牟尼星空的彼岸。葉凡怎么可能說出,道:“我只知如來名。不知其生平事。不若圣子幫我解感,這釋迦到底有何來歷?” “釋迦…””搖光圣子眼幢中彩華點點,如夢似幻。很明顯這兩字有神秘魔力,每次都會讓他有不同神色。 要知道,像他與大夏皇子這等人物,泰山崩于眼前都不變色,但如來之名卻讓他們心中難寧。 “我本向你相詢。你卻回頭反問我。道長真地是滴水不漏。”搖光圣子笑容和煦。而后搖了搖頭。 “我不過道聽途說。不明其中究竟。還望殿下不吝賜教,無量天尊。”葉凡羽袖飄動。 “這個小子。還真以為自己是道士了,不過確實挺神棍。”柳寇暗中嘀咕。 “都是尼姑惹地禍。”李黑水下了結論。 “口味重!”姜懷仁更簡潔。 搖堯圣子眸子深邃。仿若可以穿越歷史的天空。望向永恒未知處。道:“這個名字有魔性,在兩千多年前,像是突然發生了時空斷層.關于它地一切都不復存在了,我只知它存在過。” 葉凡笑顏如朝霞。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但心中卻思緒萬千,他地思維極度發散。 兩千多年前,如來做了什么,在這個世界留下怎樣地痕跡,如今還在嗎? 這一切都是迷,充滿了未知。讓人很想一探到底。他迫切想了解這當中的一切。 這對他來說太重要了,星空的彼岸。古人留下的星門,跨越無盡星系。此行地終點到底在哪里? 他有著太多地不解。九龍拉棺是偶然。還是在重復前人的路,佛陀是否也是意外來到了星宇的彼端? “如來,多半真地來到了這個世界,只是不知發生了什么可怕地變故。”葉凡心中自語,轉身望向大夏皇子。發現對方無比冷漠。 他為什每這樣。定有隱情。釋迦牟尼讓他忌諱。讓他不愿多提起! 搖光圣子臉上露出平和地笑容,轉身面對大夏皇子,道:“殿下龍氣沖天。為大夏之龍子,想畢對如來有知。不知兩千多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何關于這個人的一切都憑空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我也不知道,佛教有圣賢在世。你若想明了,可以自己去問o”大夏皇子神色漠然,再無任何表示。 旁邊,姚曦思索。如來二字,她從未有所聞。顯然圣子比她知道地多。畢竟對方才是搖光未來地主人。這讓她心中多少了起了一絲波瀾。 葉凡完全平靜了下來。想從搖光圣子口中得知什么勢比登天難。對方顯然不會告知其秘密。 至于大夏皇子。那就更不能指望了,還沒有深問呢。就已經是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表情了。 他覺得,將來有必要去西漠一行,去那傳說中的須彌山了解真相。 當然,在此之前,他可以想辦先向清純地小尼姑了解一些o 葉凡轉頭望去。這真地只是一個蘿莉尼姑,白衣勝雪,眼神純凈,漆黑地大眼骨碌碌的瞟來瞟去,膽子非常小,當他回頭凝視時。對方就像個受驚地小免子一般躲在大夏皇子的身后。 大夏皇子蹙眉,他非常寵愛自己的妹妹。作為哥哥。最不愿見到葉凡這樣的男人,總覺得是在勾搭自己的妹妹。 “無量天尊。貧道乃是出家人,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不會有凡俗之念。”葉凡一本正經。意有所指。 大夏皇子面無表情。但心里別提多膩歪了,白衣小尼姑則抿嘴偷笑。大眼烏溜溜,看了他幾眼…….他還當道士上癮了,我看跟那個缺德道士有地一拼,保不準又是一個無良道人,,。柳寇將他與段德快畫上等號了。 你們聽過釋迦牟尼嗎?,.涂飛低聲問道…….沒聽說過。那幫禿子太神秘了,根本見不到蹤影,如果不是中州的人來圣城。偶爾提起,我根本不知道有這樣地門派。”李黑水搖頭。 聽過這個教派。但根本不明細情。,。吳中天皺眉道:我爺爺談論過。好像這個教派非常強大,門中有什么古佛。深不可測,,, 只知道這些。其他一無所知。”姜懷仁搖了搖頭。 葉凡心中已無波瀾,關于釋迦牟尼地事,他需要慢慢去打聽。他地思緒回到了眼前,仙步輕踱,道風漫起,在此走了一圈,他發現姚曦沒有絲毫感覺。根本不認識他。 .這么說來,我地改天換地已經修到了一定的境界,她不能感知到我的氣息,,, 葉凡步履輕靈,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飄然來到姚曦的近前。道:.。仙子若出水芙荼,明媚驚艷,分明是身具仙骨。道體天生,實乃是我道家之奇葩。,, 搖光圣女聞言。淡淡的笑了笑。道:,道長恭維過頭了。有什么事嗎?。, 不然,我所說屬實。”葉凡鄭重無比,道:我在仙子身上感應到了上古大帝地氣息。你修為未達巔峰,卻有如此濃郁的仙氣,自不是凡人。” 搖光仙子心中心中微訝。她的眉心有一座月宮,乃上古秘桑,等階難以確定,幾乎沒有人知曉,難道這個道士感應到了? 她神色平淡。道:.。道長真會說笑,不知你是何派高人?” 貧道無門無派,閑云野鶴一只。這次出世,只為尋找一位師侄。”葉凡口誦道號…….不知你地師侄是哪位.我或許有些耳聞,……姚曦自不相信葉凡。完全當他在說鬼話。 其實。我也正要相求仙子。欲向你打探我那不成文地師侄。畢竟搖光乃是東荒圣地……葉凡想從這些圣地傳人口中了解無良道士的過去。道:他名為段德。道號無量, “無良道士是你師侄?”姚曦露出驚色。 “他行為不端,被人稱為無良卻也符實。 “敢問道長您多大年歲了?”姚曦問道。 “貧道修道三百余年,細細想來,已經虛度春秋三百一十八 載。 “噗” 遠處,李黑水吐了一口酒水,手中的破葫蘆差點掉在地上,低聲罵道:“這個小子真禽獸!” “見過臉皮厚的,真沒見過臉皮這么厚的,媽的,抽走了人家的胸衣,現在居然又扮成一派得道高人的樣子,談仙論道。”涂飛詛咒他露馬腳。 “你說搖光圣女要是知道那個小子的真正身份,會不會吐血,要不 我們吼兩嗓子?”姜懷仁笑道。 吳中天皺了皺眉,道:“不要胡來。” “什么叫道貌岸然,什么叫衣冠禽獸,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柳寇憤憤不平,低語道:“真禽獸!” 不遠處,搖光圣子與大復皇子并肩而行,向著仙石坊擺放的九塊奇石走去。 搖光圣子渾身都在發光,飛舞的發絲都變成了金黃色,如黃金澆鑄成,像是太陽神子下凡一般,絢爛如日。 吳中天皺眉,道:“我感覺他像是一尊天地火爐,氣血旺盛如 洋,滾滾沸騰,搖光圣子恐怕不是同代第一人也差不多了。” 李黑水等人聞言變色,他們請來吳中天,就是為了牽掣搖光圣子 的,不想他做出這樣的評價。 涂飛嘆道:“他的圣光術一出,確實不可匹敵,光耀天宇,十方皆 被凈化,是真正的萬不侵,任何攻伐之術都無撕裂。” 李黑水露出憂色,道:“他的圣光越發的強盛了,熾烈女陽「我感覺縱然是神體,也很難攻破。這個世間,我想只有一種攻殺術可以克制他,可惜已經永遠的失傳了。” “你是說,五千年來攻擊力第一人姜太虛神王的斗戰圣?!”涂 飛皺了皺眉。 “是的,不然神體都不見得可以撕裂那種圣光,多半只能與他戰成平手,在他這個年齡段,將此無上秘術修到這等境界,實在駭人聽聞!”李黑水答道。 旁邊,姜懷仁默然吞語,姜太虛是飽的先祖,可惜攻伐第一秘已成絕響。 “或許,還有一種攻殺大術,可以破開此大成的圣光。”吳中天 悠悠道來。 “還有嗎?”其他幾人驚疑不是。 “你們局限在了東荒,忘記了中州。”吳中天掃向前方與搖光圣子并肩而行的大夏皇子,道:“大夏的皇道龍氣,威力霸絕天地,號稱無堅不摧,無物不破,撼天動地,我想差不多可對付搖光圣子。” 大夏皇子,周身鐵衣閃爍,璀璨奪目,有龍氣繚繞,隱約間可以看到,九道真龍纏在他的身上,龍首高昂,立在其肩頭上,神武無比,他如天帝臨塵。 “不知皇道龍氣與姜神王的攻伐圣相比孰弱孰強,中州人向傲,但兩者從來沒有正面爭鋒過。”涂備無比遺憾,道:“千古大憾啊,再也不能見到兩種攻殺大術的巔峰對決了。” 此刻,搖光圣子與大夏皇子都在點評石料,那九塊奇石也不知道擺 放多少天了,這是他們第一次親手觸摸。 這個時候,葉凡與姚曦相談甚愉,有說有笑,也走了過去,讓幾位小土匪感嘆連連,不斷念道衣冠禽獸。 “道長你對源石也有了解嗎?”姚曦問道。 “貧道所學雜而不精,一事無成,對這源之一道略有涉獵。”葉凡微笑。 “我看道長是謙虛,何不上前,來點評一下這九塊石料。”姚曦 淺笑,睫毛輕顫,黑瞳如辰,玉齒閃爍,麗唇光亮,明艷動人。 此話一出,大夏皇子與搖光圣子都望了過來,露出不同的神色。 大夏皇子對他實在沒有好感,這或許是做哥哥的通病,總怕壞小子打自己妹妹的主意。 搖光圣子則笑的很平和,看不出什么,他具有特別的神韻,吸引了絕大多數年輕女修士的目光。 清秀的小尼姑也在偷偷看葉凡,充滿了好奇,完全是一派天真爛漫的樣子。 “那好,貧道獻丑了。”葉凡上前,卻沒有伸手,圍繞著九塊石料轉了兩圉。 此刻,不遠處的瓊樓玉宇間,一個窈窕身影出現,瑤池仙子現身,親自觀察葉凡辨石,不過被仙云籠罩,誰也無看到真容。 她自從葉凡道出如來二字,說出釋迦牟尼四字時,就一直在默默觀看,這是葉凡所不能預料的。 葉凡繞行了數圖,拘了拍最大的那塊,又彈了彈最小的那塊,漫不經心的道:“這兩塊石料,內封神秀,其他皆是頑石。” 周圍,頓時傳來嗤笑聲。 “大言不慚,真將自己當源天師了,瑤池的仙石是那么好確認的嗎?” “我看他完全是胡言亂語,憑我賭石多年的經驗,那兩塊石料絕 對是白石,什么也沒有。” “自以為是的人太多了,大家沒有必要理會。” 這也難怪,在眾人看來,葉凡根本沒有仔細辨認,隨便敲打了幾下,就認定那兩塊石料內蘊靈秀,確實有點難以讓人信服。 “哦,道長這么肯定嗎?”大夏的皇子望來,平淡的問道。 “貧道所學有限,不過是胡亂點評而已。”葉凡謙虛的說道。 大夏皇子搖頭道:“若是我選,那兩塊中有一塊是首選,另一塊要 被換掉。” 他是為瑤池圣女而來,盡人皆知,直到今日才點評,自是準備充 足。 葉凡笑了起來,道:“不若我與殿下賭一把如何?” “哦,如何賭?”大復皇子問道。 “我若點石成金,只想與這位小師傅相談片刻”葉凡指了指小 尼姑。 大夏皇子本來還很有興趣,但一聽此話,頓時轉過身,他心中甭提有多膩歪了。 小尼姑則皺了皺鼻子,向葉凡揮了揮小拳頭。 “道長你確信這兩塊石料內有神秀?”搖光圣子問道。 “這是貧道的看而已。” 姚曦也上前,笑道:“我覺得道長見識不凡。” 此時,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瑤池圣女競凌空而來,如踏波仙子,輕靈而飄逸到了極點,一片花雨,晶瑩閃閃,灑落而下。 “這位道長,你備的選了這鈽塊石料?”她聲音如天籟,優美動聽。 周圍的人全都吃驚,萬萬沒有想到瑤池圣女親至,這是從來沒有 過的事情。 過年回家了。晚間到家,我在寫這章時,感覺真是愧對,回到家里都沒有能跟父母來得及好好說會兒話。我感覺到了,過年期間,會有不少事情,本想停幾天,但感覺對不住大家。這樣吧,我保證每天都有一更,如果沒有事情,一定會寫第二章。希望大家見諒,也僅僅是過年這幾天特殊而已,我要有些事情要去處理。祝福大家,祝大家春節快樂,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