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09 五千年攻擊第一(下)

葉凡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橫空而立,真的猶如神明! “怎么會這樣?” 九大高手聯手都被壓制在了下風,生出無盡的疲憊感。 “燭照神宇!”青霞掌教大喝,掌中的那盞銅燈,脫手飛去,定在高空中。 銅燈閃爍,火光通天,燈芯竟形,一個披頭散發的人身在搖動,灑落出滔天大火。 “借各位神力一用,煉化此獠!”青霞掌教大吼。 旁邊,八名太上長老全都點頭,每個人都射出一道炫目的光華,注入到銅燈內。 青霞掌教自己也發力,九道火龍沖天而上,連接銅燈,爍爍生輝。銅燈內,人形的燈芯受到了滋補,瘋狂暴漲,發出陣陣嘶吼,噴薄出大片火焰,向著葉凡卷去。 燭照神宇,如麾日懸空,充滿了毀滅性的波動。 葉凡右手捏日印,化生出一輪磨盤大的天日,生機盎然,旺盛無比,充滿蓬勃之氣。 “砰” 他右手捏日印輕震,磨盤大的天日與天空中的銅燈焰火碰轉,火焰洶涌,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轟” 葉凡右手推動天日,震碎銅燈,一下子碾壓了過去,那人行燈心發出一聲凄厲長叫,便永遠的歸于虛無了。 青霞長腳的武器被毀,其他八位太上長老也受到了沖擊,全部各自倒退。 “隆隆隆” 葉凡左手捏的月印,磨盤大的明月自己轉動了過來,向著九人壓落而下。 這是攻殺之勢,強橫而霸道,以一己之力獨壓九人,如洪流沖擊,無擋住。 九人飛快倒退,像是在面對千軍萬馬的沖擊,渾身劇震,臉色蒼白。 “哪里走!” 葉凡捏日月印,向著青霞掌教追去,他的速度何其快,誰人能阻? 他渾身都在發光,日月相伴,圣潔如仙,塵埃遠避,長衣飄舞,一下就到了近前。 日月大印,蓬勃大氣,有力壓山河之勢,鎮壓而下。 青霞掌教大吼,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他的身體燃燒了起來,照耀四方。 他道宮中孕出的神祗,沖向前方,擋在日月印下,代他受死。 葉凡手捏大印,無以倫比,蓋洛下來,沒有什么可以阻擋,那尊神祗當場成為了塵埃。 其他八名太上長老救援,總算將青霞掌教本體救回,他臉色雪白,軀體微顫,傷了元氣。 遠處,青霞的弟子膽寒,這是何等的力量?葉凡手捏日月印,一擊之下,險些將他們的掌教擊斃。 “不可能,怎么是什么秘術,一人壓制我們九人,并無力竭之威” “各大圣主少年時,我想也沒有如此戰力,他到底有何來歷。” “他的體質很特殊,擁有源源不絕的神力,真的是神體嘛?” “最可怕的是那種秘術,千變萬化,好像有所耳聞,演化出的各種生殺大術都不可比擬” 青霞掌教與八位太上長老,露出震驚的神色,交流了幾句。 而這個時候,葉凡已經沖到了,威壓而來,推動日月而行,衣衫飄飄,容顏清秀,卻力壓九大強者,仿若仙王。 九人根本不敢分開,只要力量分散一點,九人都要殞命,這樣強大的壓力,讓他們心生寒意。 八尊神祗,九道真身,合在一起,天羅地網,無處不在,但卻困不住葉凡,相反,又有武器崩碎了,他們苦苦支撐。 “我……擋不住了!”一名太上長老大叫,渾身的肌膚在龜裂。 葉凡選此為突破口,殺生大術只攻他一人,如那犀利的天劍,無堅不摧,將其武器擊碎,而后向前拍擊去。 其化形出的神祗,首當其沖,代他受死,而這名太上長老本人亦沒有逃過一劫,被葉凡活活震死, 月光如水,磨盤大的明月散發出乳白色的光芒,日輝耀眼,威烈而炫目,流轉出金色的神輝。 葉凡手捏日月印,如神王橫空,立在高天上,仿若九天十地唯其獨尊,雖是出塵氣質,但更具攝人神威。 他的攻擊力太強大了,同一境界的修士,這么多人聯手都沒有辦攔住,像是瓷器在與磐石碰撞, 遠處,青霞門的弟子面如死灰,覺得這個少年魔王根本無抗衡。 葉凡心中空靈,感受到了自己的強大,九秘帶給了他太多的震憾,攻伐大術,所向披靡。 他甚至生出要與搖光圣女等一決高下之心,不過終是忍住了沖動,他目前與圣地傳人還有距離,若是碰到第三秘境邊緣,他或許便可與那些圣子爭鋒了。 一旦進入第三秘境——四極,便只能靠悟了,那時無論是源還是藥草都將無用,只能明悟己身,方可精進。 葉凡的這種體質,道宮秘境對于他來說非常關鍵,身似無底洞,若是有足夠的源,可以讓他的神力無窮,提升實力。 可是,他所要的源是一個天文數字,道宮五境,每次都十倍疊加,待到最后,所需之巨,連圣地都無承受 此刻,青霞門的強者都想要逃走,造詣膽怯,但又怕葉凡各個擊破,不敢輕舉妄動。 葉凡冷哼了一聲,向前逼去,鎖定當中一人。 “暗泣,助我一臂之力!”青霞門的那位太上長老大喝。 他張口吐出一個紫金葫蘆,放大,而后將自己的神祗打了進去,與那道體天生的葫蘆合一。 鐘,塔,葫蘆等武器,都天生凝聚道韻,非常難以煉制,可一旦成,就會有絕大的威力。 紫金葫蘆大如山岳,碰撞而至,其他七人亦同時相助,打出一道道神輝,共同推動此器,鎮壓葉凡。 葉凡依然捏日月印,并沒有變式,雙手推動日月,如兩個磨盤在轉動,光輝照體,仿若仙王在巡天。 “轟” 像個還很遠,葫蘆嘴突然張開,溢出絲絲紫霧,而后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如鯨吸牛飲,將葉凡收了進去。 “好!” 其他人大喝,紛紛奮起,催動神力,祭煉此葫蘆。 “不愧為我青霞最強寶物” “趕緊煉化,不要讓他沖出” 青霞掌教與七名太上長老合力,共同催煉,紫金葫蘆燦燦閃耀,通體彌漫紫霧,將這片天空都遮攏了。 可是,就在這時,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彌漫出,讓人心驚肉跳。 紫金葫蘆猛烈搖動,一道神光沖出,再其上出現了一個大洞,被人以蠻力強行破開。 葉凡左手掌月,右手推日,如魔主出世,殺伐之氣沖天,猛力擊出。 “咔嚓” 紫金葫蘆龜裂,從葫蘆嘴開始,而后向下蔓延。 “噼里啪啦” 像是毅力多年的殘破古殿倒下,瓦礫墜地,葫蘆碎片到處迸落。 “轟” 葉凡手捏日月印,不斷震動,所過之處,一切都成飛灰,這件不凡的紫金葫蘆,眨眼見就被他震成了灰飛。 “砰” 紫金葫蘆主任被日月碾過,發出一聲微弱的慘叫,形神俱滅。 “轟” 與此同時,葉凡捏印,震出日月,兩輪圓盤追上了兩名太上長老,包裹他們,兩人無聲湮滅。 眨眼間。擊斃三名太上長老,將其余人全都鎮住了。 “怎么會有這樣恐怖的攻擊力?這超出了常理,各大圣主少年時。也肯定沒有這樣的戰力” “這樣的年紀,在這個境界不應該有這樣的實力,竟可壓制我們這么多同級的人,根本沒有道理!,他如果成為大能,難道說,一個人可以獨戰數位圣主。” “我想到了另外一個人物,”青霞掌教臉色雪白,道:“北域出現過這樣的人” “你是說,北域五千年來攻擊力第一人?”一名太上長老變色。 “五千年來,北域攻擊力第一人——姜太虛,這是舉世公認的” “雖然他消失四千年了,伺候出現了諸多驚才艷絕之輩,但卻一直被認為北域五千來攻伐第一,無人可超越” 神王姜太虛名震天下,四千年前所向披靡,攻殺無雙,北域無敵,在攻擊力方面,無可爭議的排在第一。 “那是一位大成的神王,聽說掌有無上的秘術,自然是北域五千來的第一攻殺者” 青霞掌教與太上長老冒冷汗,感覺葉凡的攻擊力堪比姜神王未成年時。 “沒錯,與那些傳說印證,此子與姜太虛很像,少年時成就相仿,該不會是神王第二吧?” 難道在面對一個于攻殺方面天賦絕倫的少年神王不成? 姜太虛的名氣太大了,雖然已消失了四千年,但卻在北域留下無盡的傳說,甚至于每個年齡段的攻擊力有多強都流傳了下來。 “此子的攻伐之力……竟真的足以與同齡的姜神王媲美,難道說將來攻殺第一人的名字將被改寫不成?” 青霞門掌教與太上長老,交流了幾句,全都心中凜然,他們知道,惹上了非凡人物。 盡管不過是一個少年,他們卻看到了其非同小可的未來。 葉凡聽到了他們的低語,看到了他們的懼意,他從來沒有想過攻伐第一,要知道他可是被人一路追殺過來的,現在都見不得光。 “你們知道的倒是不少,那就更不能放過你們了,我需要在此默默提升實力,任你們傳揚出去,我豈不會成為那些圣女與圣子的公敵?攻擊力第一……好大的威風” “走!” 隱約間猜測到葉凡的體質,以及推測出他修有無上殺生大術,這幾人徹底恐懼,早已失去了戰意,沖向四面八方,想要遁走。 此刻,。什么尊嚴,面子,。全都不中藥了,唯有活著最真實,若真是一個少年神王,在來一倍的人,也沒有勝算。 遠處,青霞的那些弟子見到掌教與太上長老都網名飛逃,頓時惶恐,全部遁走。 “可惜,此地被我封鎖了,你們一個也逃不了!” 葉凡展動雙臂,舞動天風,根根鳳羽出現,在其左手手臂周圍閃耀,一對彩翅真實的浮現出,五色神光沖天。 他如鳳凰極振羽。一對神翅沖出,斬向前方,當場將兩名太上長老絞碎。 接西來,他捏印擎天,一座古岳浮現,在其頭頂上空聳立,大氣磅礴,上面有飛禽走獸,參天古木。 他有首捏印,向前壓落,大岳如印,震動而下,“轟”的一聲,將前方的青霞掌教化成了飛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