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08 五千年攻擊第一(上)

青霞門有十八座碧山,每座都有薄霧繚繞,流泉飛瀑,朦朦朧朧。 綠峰下,溪水淙淙,蜿蜒而過,草木吐瑞,淡淡的綠霞流溢。 葉凡站在青山綠水間,感受著這種自然,面對十大強者并無一絲緊張之色。 “就是你,想讓我挪個地方,要在此開宗立派?”青霞門的掌教發絲烏黑,長髯飄飄,眼神如起來不過四十歲左右,氣血格外旺盛,如一個火爐般迫人。 “不錯,我正有此意,此地山清水秀,正合我意。”葉凡站在水潭前,波光粼粼,水中映出一道道頎長的身影。 “小小聳紀,卻如此蠻橫,看青霞明秀,便想據為己有,這是你的師長教給你的做人的道理嗎?”旁邊,一名太上長老冷斥道。 葉凡啞然一笑,道:“你們是在給我講道理嗎?那些死去的挖源人,該找誰去訴苦,是該對流寇仇恨,還是該對你們咬牙切齒?我所行之事,不正是你們一直在做的嗎,既然覺得蠻橫,為何施于人?比起你們來,我這可真是小巫見大巫。堂堂一個門派,無論大小,代表了一種傳承,你們卻扶持流寇,十方劫掠,燒殺無辜,簡直就是此地的毒瘤與惡源!” “你休要胡言亂語!”另一名太上長老喝斥。 葉凡冷聲長笑,道:“我都打上門來了,并無別人在此,你無需虛偽的掩飾,你們的顏面在我看來,還不如地上的土塵干凈。” “一個門派的發展,總需要一些強硬手段,不然很難壯大起來。”青霞門的掌教沉聲道。 “哈哈哈……”葉凡放聲大笑,而后面色漸漸沉了下來,道:“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好義正言辭的口吻。” “或許有些過激,但不會傷到此地的根本。”青霞的掌教并沒有翻臉,而是平靜對答,他隱約間覺得不對勁,唯恐葉凡是某個大勢力的傳人。 “僅僅是或許過激嗎?”葉凡霍的轉身,指向不遠處的二愣子,道:“他本來有一個姐姐,年輕貌美,清麗端莊,一家和睦快樂。結果呢,你們扶持弟子做流寇,行畜生之事,讓一個少女屈辱而死,讓這一家人悲云籠罩。” 不遠處,雷勃揪住自己的頭發,蹲在地土,痛苦不堪。 “你們的弟子肆無忌憚,擄走各村尋源人,但有不從,便拳腳相加,連六七豐歲的老人都不放過,想要活活打死。” “僅僅是個別事件而已。” “個別事件?”葉凡搖頭,道:“一個石寨不過幾十戶人家,就有一個妙齡少女被辱,一個老人被險些打死,更有數人被殺。放眼方圓五百里,你說會有多少慘劇?你們還是修士嗎,立這個門派,只是為了合理燒殺劫掠嗎?” “葉小哥你要替我姐姐報仇啊!”二愣子在遠處哭叫。 “張五爺被毒打,畢竟活了下來。”王樞也情緒激動,道:“可是,我與二愣子從兒時玩到大的伙伴,在過去卻被活活打死了三人 “你們還有何話可說?”葉凡逼視這些人。 “只有我們強大起來,才能維護這片地域的穩定,時間一到,所有流寇自然都消失。”青霞門一位年歲很大的太上長老開口。 “說這些話,你們不覺得良心難安嗎?”葉凡掃視他們,道:“我覺得,只有將你們全部抹殺,才能永絕后患,還這片地域一片安寧!” “好狂妄的口氣,你真以為單人就可滅掉我們一個門派嗎?”一個暴躁的太上長老眼眉倒立。 “你到底是哪家的傳人?”有人喝問,這是他們最大的顧忌1萬一是某個大勢力的子弟,在此殺掉,恐怕會惹來大禍。 “我一介散修,你們無需忌憚。”葉凡輕盈邁步,向著青霞的掌教逼去。 青霞門的諸多太上長老,相互看了一眼,臉上殺機顯露,其中一人道:“殺了他,只能如此了。” 青霞的掌教更是沉下臉,沖著遠處的弟子喝道:“封鎖山門,絕不能讓這三人逃掉。” 他們已經看出,葉凡與他們境界相同,縱然戰力驚人,也不可能同時抗住十人圍殺,恐怕就是各大圣主年少時,也不見得能做到。 “本來想留你一命,但你不給自己留退路,那也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在此火口了!” “不管你有什么來歷,眼下只能把你當做散修擊斃了!” 這些人冷笑連連,擺明了是想擊殺啤凡于此,不給他活命的機會。 “聽了你們的話,我心無愧了,青霞從此成為歷史,將永不復存在!”葉凡衣袂飄舞,立身水潭邊,周圍的花草馥郁芬芳,將他襯托的纖塵不染,沒有殺機,卻讓人心悸。 遠處,青霞的弟子膽寒,飛快后退,他們忘不了不久前的場面,這是一個少年魔王,看起來清秀無害,但動起手來,卻懾人心魄,威勢無以倫比。 “動手斬了他,絕不能放他離開!” 十位道宮秘境的修士同時出管都只修了一尊神詆,可是十人聯手,也足夠恐怖了。 他們亦山為武器并在一起,同時向葉凡攻殺0 葉凡到了現在的境界才明白,道宮修士的恐怖,武器中有神砥在推動,威力大了很多倍。 比如,青霞門的掌教,他祭出的銅燈,其心之神藏化成一輪太陽,沉入銅燈中,兩者合一,照燭長空。 猶如一盞天燈,從世界外飛來,懸掛高空,灑落下一道道火焰,焚燒向葉凡,灼熱的溫度,將旁邊的一條瀑布都蒸干了,水汽迷蒙,仿若仙境。 “轟” 葉凡揮動拳頭,向著那盞銅燈打去,戰力如濤,卷動殘云,讓青峰間的水霧一下子破滅,顯出朗朗乾坤。 他的金色拳頭發,空而過,像是一輛古戰車隆隆碾壓過天穹,讓長空都不斷抖動。 這種強大的神力如汪洋在洶涌,讓青霞門的掌教與太上長老全都變色,這簡直太恐怖了。 這樣一個少聳,這樣的年紀,居然有如此雄渾的戰力,不是罕世天才,就是圣地培養出的精英傳人。 “已經交手,無法善了,將他拿下,究竟是煉化還是擊斃,摸清他的來歷再做決定。”這些人心中忌憚不已。 十大強者的武器并在一起,擋住了葉凡的金色拳頭,火焰滔天,電芒裂空,鏗鏘神音響徹天宇。 “此子太強大了,必須要除去!”青霞掌教心中凜然,他深深憂慮,若是讓葉凡成長起來,只需再過一兩年,他們便沒有任何機會了。 一名太上長老一聲清嘯,口中吐出一道烏光,雙手結印,拍出九九八十一朵黑蓮,護送那道烏光,向著葉凡劈去。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出手,攻殺向前。 “黑蓮灼魂,斬形滅神。 ”那名太上長老大喝。 八十一朵黑蓮綻放,黑瓣片片,與陣中那道人形的烏光交織在一起,化成一具天鬼,向著葉凡撲去。 這是強大的秘術,想要裂開葉凡的靈魂,可吞噬神力,撕破護體光幕,直接作用在人的神識本源上。 “不過螢火之光!”葉凡并不驚懼,口中輕喝,雙手劃動,九秘的攻殺大術再次展出。 大海無量! 在他的身后出現一片汪洋,海水完全是金色的,卷起千重大浪。 隨著他一拳轟出1萬頃金洋,化成一條蒼龍,橫在空中,隨著葉凡出拳而騰起,沖向前方。 這是一股驚天動地的殺意,具有不可思量之攻擊力,滄海升龍,龍吟繞九天,整片青霞門都可聞。 摧枯拉朽! 九九八十一朵黑蓮,被金色的龍拳打的粉碎,至于正中的那道人形天鬼,更是四分五裂,被碾壓成了齏粉。 “哪里走!”葉凡前沖,不想放過對方。 所有人都吃驚,葉凡攻擊力太強大了,其他人阻止不了,最前方的那名太上長老被徹底鎖定了。 他一下子就沖了過來,滄海升龍,騰躍長空,卷動風云,如神主臨世! “噗” 葉凡一拳打出,將那名太上長老震的肌體寸寸碎裂,而后如幻花泡影,眨眼消失。 一名強大的太上長老,被他一拳活活的打死了! 其余九人無比吃驚,這樣的攻殺大術,讓他們心中顫抖。 剛才,那名太上長老被當做刀鋒,沖在最前,而他們則是刀身,雖然不是十人合力,但也差不多了。 對方居然直接打碎刀鋒,干凈而利落的擊斃,讓每一個人心豐都悸動。 遠處,青霞的弟子更是膽寒,十大強者聯手圍殺一人,卻被反斃一名太上長老! “你到底是哪個圣地的傳人?”青霞的掌教沉聲問道。 “非圣地傳人,就不能有這樣的實力嗎?”葉凡身后的大海消失,他如一片白云,悠悠邁步前行,飄逸而靈動。 “我們煉化他!” 九大強者,道宮中的神祛全部沖了出來,十八道人影結成天羅地網,將葉凡封鎖在當中。 可是,葉凡神色平靜,揮灑自如,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像是在推動日耳而行。 是的,恐怖的景象發生了! 一輪明月大如磨盤,在他左手前緩緩旋動,一輪天耳亦大如磨盤,在其右手前慢慢輪轉。 無上威壓彌漫出,天人合一,他像是一尊神明,推動日月而行! 縱然躲的很遠,青霞門的那些弟子還是忍不住顫抖,這樣的攻伐秘術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強大的殺意籠罩而下,讓他們感受到了發自骨子的寒冷。 “這樣的戰力太恐怖了!”青霞門的太上長老們變色,艱難的與葉凡對抗。 “各大圣主年少時也不過如此吧。” “難道真的是一個少年圣主,不然怎么會有如此戰力!” “若不是圣地的傳人,那他的潛力就更可怕了,難道是傳說中的神體不成?!” 葉凡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推動磨盤大的明月與天日,碾壓過天穹,震動高空!勇不可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