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99 源術

“懶得理你。wWw.23uS.coM”王樞將頭轉向一邊,沒有搭理那個人。“脾氣還不小。”青霞門的那個人笑道:“也是,辛辛苦苦,數代人才積攢了這么多的源,萬一輸出去怎么辦,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你少陰陽怪氣,我們不愿跟你一般見識。”二愣子比較實在,瞪了過去。 “土包子,賭石風險極大,跑這里來撞大運來,到時候哭都不知道怎么哭。”青霞門的隨從嘲諷道:“不是我說你們,這里真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采源人就是要本分一些才好。” “滾一邊呆著去,爺有源,愿意來此,關你屁事,咸吃蘿卜淡心。”二愣子非常直接。王樞也笑道:“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別輸的傾家蕩產,十賭九垮,到最后哭著爬出去。” “你們這樣的人……沒見過世面。”那個隨從有些惱羞成怒,道:“礦井才是你們呆的地方,別嘴硬,一會兒進去后,有你們哭的時候。” 青霞門那個劉公子皺了皺眉頭,對那個隨從道:“跟他們這樣的人計較什么。”說著,他邁步向前走去,他身邊的人都跟隨前行而去。 榮祥賭石坊有很多重院落,源石滿地,大到數萬斤,小到幾兩,密密麻麻。 第一重院落,很顯然是最次等的,沒有幾人停留在此。這里,都是最普通的源石,甚至可以說,很多石頭都是隨便拉回來充數的。 葉凡并沒有急著離去,他將《源天書》的基礎篇觀完后,就是想出來實踐一下,不在于能不能賭到純凈的源,而在于豐富經驗。他在第一重院中轉悠,拍拍這塊,又敲敲那塊,一副非常認真的樣子。 “葉小哥,這里的源石沒有好貨,都是蒙人的,我們進里面去吧。”王樞在旁建議。 “無妨,今天主要為試水,先看看再說,不要急。”葉凡沒有移動腳步。 不遠處傳來嗤笑,門房緊鄰這重院落,之前攔阻他們進來的看門人,抱著膀子在旁看熱鬧。 “笑毛啊,去,倒幾碗茶水來。”二愣子瞪眼道。 “還倒茶水,譜到不小!”門房中的一人沒好氣的回應道。“進門是客,懂不懂規矩?”王樞聞言,轉過身道:“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讓你倒茶就趕緊倒,少廢話。” 頓時,有一人瞪起了眼睛,道:“你個小犢子,不過是采源人而已,居然給我們擺起譜來了!” “去,把你們這里的源師傅找來,我要問問他,想關起門來做生意嗎?連個看門的也敢胡說八道。”王樞冷笑道。 “得了,趕緊給他們倒幾杯茶,打發了事。”幾人不想把事情鬧大,要是驚動了一些貴客,他們吃不了兜著走。二愣子不滿的嘟囔道。 幾個看門人臉色鐵青,面色不善,惡狠狠的瞪了他幾眼。葉凡在院中轉了一大圈,發現這里的源石有數千塊,都真的是充數的,他感覺只有有限的幾塊內有源。“這里的源石怎樣估價?” 幾乎沒有人在此賭石,因此源師傅都在里面的院落,平日間此地確是門房中的幾人負責。其中一人揶揄道:“這里的源石最便宜,一兩源可以買千斤石,以你們手中的源來說,可以買下一大堆。”“是嗎,那你們幾個過來,把那塊源石給我搬過來。”葉凡指了指前方那個橫陳亂石堆中、足有千斤重的巨石。榮祥賭石坊的人當時臉就綠了,他們是凡人,搬千斤重的巨石,數人合力要累個半死。 “我說,你拿錢打水漂呢,這么大塊的石頭,需要一兩珍貴的源,到時候你肯定什么也賭不出來。”其中一個人詛咒道。 “少廢話,讓你搬你就搬,不想做生意了嗎,要不我去喊源師傅?”王樞在旁道。 “你們兩人也隨便選點,不用擔心什么。”葉凡對二愣子與王樞兩人道。 “我們……還是算了吧,挖源還行,選源石差遠了。”兩人連連擺手。 “讓你們選就選,不用多說什么。” 王樞心思靈活,對二愣子耳語了幾句,兩人開始指使榮祥賭石坊的幾個人。 “把那塊源石給我搬出來。”王樞指了指前方。 那幾人臉色鐵青,又是一塊千斤巨石,剛才已經累的他們喘不上氣來了。 “行,你們狠,等你們的源都花完了,看你們如何去哭!”幾人咬牙,將千斤巨石搬起。 可是,剛剛走出去幾步,王樞就搖頭,道:“你們在干嗎?我要的是千斤巨石下的這塊源石。” “我%……”幾人肺都快氣炸了。 王樞手中托著一塊四五斤重的源石,在他們身后笑瞇瞇。 “我要這塊。”二愣子指著一塊源石,亦被一塊大石壓著。 榮祥賭石坊的人剛升起的怒火,一下子被點燃了,其中一人道:“欺人太甚!” “不是我們欺人太甚,而是你們狗眼看人頭。”王樞搖了搖頭,道:“你們不搬的話,我就去喊源師傅。” “你……”幾人點指王樞。 “你什么你,爺有源,現在就看中那塊石頭了,趕緊搬起來。”二愣子向來很直接,他早看這幾人不順眼了。 葉凡在旁笑而不語,覺得這兩個家伙還是挺會收拾人的。當榮祥坊的人搬起這塊大石,累的跟死狗似的后,王樞與二愣子又選好了目標。“那塊,對,就是被壓在下面的那塊。” “還有這塊,趕緊給我弄出來。” 兩人一邊喝著清茶,一邊指使幾人。 “兩位大爺,我們錯了,不該狗眼看人低,饒了我們吧。” “您大量,別跟我們一般見識,高抬貴手吧。”這幾人被王樞還有二愣子折磨的癱軟在了地上,徹底服軟。最終,葉凡自己動手,切開他看中的那塊千斤巨石,挖出一塊一斤多重的源。 旁邊,那累趴在地上的幾人,眼睛差點瞪出來,目送他們進入第二重院落。 這一次,葉凡他們沒有多做耽擱,只是轉了一圈,就向里走去。 里面的院落,有專門的妙齡女子負責接待,介紹各種源石,更有源師傅坐鎮,負責解石。 不久后,他們來到了第七重院落,再次相遇青霞門的人。 “哎呦,這不是三位采源神人嗎,怎么也要來這重院落玩兩手?”青霞門的那個隨從討厭的聲音傳來。 “我說驢臉男,你怎么老是陰魂不散,跟我們過不去?”二愣子翻白眼看他。 “怎么說話呢?懶的跟你這個土包子一般見識。”他拉下長臉,道:“我們賭石上見高下如何?” “你叫什么,怎么跟你賭?”二愣子問道。 青霞門的長臉男子道:“我名劉勝。我們賭中帶賭,一方切出來多少源,另一方便賠多少源,如何?” 王樞和二愣子都有些犯嘀咕,沒有應聲。 長臉男劉勝嘲諷道:“礦井中的泥猴子,這都不敢賭,你們進來干嗎?這里很多人都是三倍、五倍、十倍的賭,我勸你們還是早點回礦井去吧,那里才是你們呆的地方。” 那個劉公子拍了拍早已相中的一塊源石,對馬臉男子劉勝道:“選這一塊吧。” 劉勝恭敬的接過,然后看向葉凡,道:“你們這三個來自礦井中的泥猴子,也趕緊選一塊吧。” 葉凡走了一圈,選了一塊西瓜大的源石,扔在前方,道:“就這塊了。” 兩人選的源石都不大,但花費卻不菲,第七重院落的源石都很貴,因為出源率很高。 “源師傅請切石。”馬臉男子劉勝道。 “好,老朽要祭刀了。”一個老人走上前來,很有講究的先拜了拜源石,然后才拿起刀,開始解石。“咔嚓”石皮被慢慢剝落,青霞門選中的那塊石頭越來越小,但到了最后也沒有源出現。“ 算你們運氣,下一塊讓你們哭爹喊娘。”劉勝有些不甘。青霞門的那個公子也皺了皺眉頭。“師傅切我這塊吧。”葉凡那塊源石送了過去。 “這塊破石頭一看就是廢石,還用解嗎?”劉勝一臉不屑的樣子。 旁邊也有人搖頭,道:“這塊石紅褐色中帶白,明顯是大路貨色‘紅里白’,絕對是廢石一塊,根本不用解就知道。” “太明顯了,確實是廢石。”幾乎所有人都皺眉。 連那個源師傅也搖了搖頭,道:“這塊石不解也罷。” 王樞與二愣子頓時緊張,看向葉凡,道:“反正還沒有解,換一塊吧。” “不換了,不然有些人會賴賬的,就這塊了。”葉凡沒有拜所謂的“源神”,拿起旁邊的切刀,直接剁了下去。 “喀嚓” 源石裂開的剎那,柔和的光芒映射而出,一塊拳頭大的源,晶瑩通透,嵌在石層里。 那一刀險些將里面的源劈碎,與它擦邊而過。 “啊,居然出源了,紅里白內怎么有源?” “這一塊恐怕有兩斤重,算是大漲啊。” ……旁邊的人全都驚訝的叫了起來。 連那個源師傅也有些目瞪口呆,自語道:“那塊石頭不可能出源啊,居然……” 王樞美滋滋,將里面的源挖出,小心的捧在掌心。二愣子則大咧咧的走到劉勝近前,瞄向他手中的源袋,道:“拿來吧,我們切出了源,不多不少,正好兩斤多,你手里的勉強夠。”劉勝的臉一下子拉的老長,額頭當時就冒出了汗水,兩斤源對于他來說,是個很大的數目,雖然是青霞門的公子出的,但肯定要還上的。 “這……怎么可能,一塊廢石也賭出了源!”他滿臉灰暗,極度不甘。 “認賭服輸,拿來吧。”二愣子一把將源袋奪了過來。 馬臉男子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 “驢臉兄,別想不開去跳井啊。”王樞在旁揶揄,道:“我們礦井現在缺少人手,要不跟我去混吧,我是真心實意的在這里招工。” 二愣子抱著源袋,美滋滋的傻笑,也不忘記打擊,道:“是啊,管吃管住,跟我們下井去挖源吧。” 馬臉男子臉色雪白,氣的點指二人,道:“你……你們……” 他腸子都悔青了,暗恨自己沒事找事,跟幾個礦井出來的泥猴子賭石作甚,此刻真是打碎牙齒往肚里咽,急怒攻心,險些昏死過去。“有意思,你們三個敢與我賭幾把嗎?” 青霞門的公子上前,手搖折扇,一派從容自若的樣子。 葉凡笑了笑的,道:“有何不可,不要說幾把,幾十把都行。” 他心中很激動,源天書果然是奇書,他覺得已經初步了解源,可以在賭石坊入了,若是真將源天書悟透,將來就是去圣城也無需擔心。 可是,葉凡的好運似乎終止了,接下來他連續切了七塊石,卻連一絲源都沒有看到。 相反,青霞門的公子卻切出一塊拳頭大的源,將剛才的損失補償了回去。 “縱然常年在礦井下,也不見得真正懂源,挖源是粗活,辨源是一門學問。”青霞門的公子嘲諷道:“這里確實不是什么人都能來的。” “礦井中的泥猴子也跑來賭石,真是不務正業,不知天高地厚。” “妄想賭出極品寶源,到頭來只會傾家蕩產,多年攢下的那點可憐的源,都將敗出來。”旁邊,不少人搖頭,出言諷刺。 王樞與二愣子感覺很難受,連續賭垮,讓他們很緊張,怕葉凡的源都白白浪費出去。 葉凡蹙眉,他有些不明所以,他從源天書中學到的東西絕對沒有錯誤,為什么連連失誤呢。 他蹲來,仔細觀察方才切垮的七塊源石,用手。 “賭傻了,禁不起打擊了。” “礦井來的泥猴子,哪里見過大世面,輸了這么多,自然失魂落魄,說不定想不開會跳河呢。” “這樣的人見多了,賭輸后想不開,什么事都能做的出來。” 盡管有人同情,但更多的人是幸災樂禍。 青霞門的公子手搖折扇,居高臨下,俯視蹲在地上看碎石的葉凡,道:“還是趕緊回礦井吧,那里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你們這種人來此有些不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