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96 無始經

方圓數百丈、如一個廣場般的空曠大殿,有些昏暗,孤零零的一具白骨,靜靜的靜在那里,在其身上有觸目驚心的指洞。相距不遠的紫色巖地上,還有一些零碎的石衣,破破爛爛,早已成不成樣子。“張繼業!” 葉凡大步走了過去,沒錯,地上的石衣碎片與他身上的石衣的材質一樣,屬于神源的老皮。 這具白骨多處骨折,受了這樣重的傷,能夠堅持到這里,他的生命力可謂非常悠長。 在其身畔的銀書,確是金屬刻成,能有百頁,入手后分外沉重,上面刻有三個古字:源天書。銀鉤鐵畫,筆力雄渾,字體沉凝,如三條蒼龍匐悼0“真的是源天書!” 葉凡心中激動,他進入紫山,就是為了尋它而來,本欲放棄了,不想在這種關頭竟然得到了。北域,成千上萬年來,采源過度,源脈幾乎枯竭,源越發的珍貴。 葉凡體質特殊,需要海量的源,若是以前,相當的困難。可是,眼下則不同了,掌握此書,如果修成源天師,不要說大量的源,就是尋到神源也不是不可能。“哈哈……”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他每前進一步,就需要十倍的源,道宮的第一個境界,就已經不是一個小門派能夠承受的了,后面的天文數字,幾乎可以壓的人喘不過氣來。“一切都有辦法解決了……”葉凡打開源天書,一道道銀色光華射出,流光溢彩,像是一顆顆鉆石在閃耀。 這果然是一件瑰寶,先不說里面的內容,就是材質也天下罕有,堅不可摧,與記載道經的金色紙張相仿。“這是一件秘寶,怪不得可以破開紫山,修為不吝深亦可以祭用。 當中,一個個古字像是一顆顆星辰在閃曜,熠熠生輝,這卷銀書讓人一望,就愛不釋手。 開篇明義,這不僅僅是尋源的圣書,更闡述了天地人,通過源而近道,最終要做到的是天人合一。“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內氣萌生,外氣成形,內外相乘……”“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 葉凡連續翻動書頁,陸陸續續見到了這樣的記載,這果然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 他向后翻動,銀色的鐵紙,流動出異彩,讓他神情越來越凝重,不愧是奇書,里面的術近乎道。 不講修煉之法,但卻接近道法,涉及甚廣,講究審察山川形勢,地貌的結構,天相的變化,涉及到了陰陽五行,更有人天人感應之法,玄而又玄,艱澀難懂。“上應星象,下呈輿圖,天地生成,卦行安定……”葉凡讀罷,沉就半晌,太繁復了,這是一門高深的經文,涉及的東西大多了。“難怪,自古至今,總共僅出了五位源天師,張家有如此奇書,也只有初祖修成。” 葉凡感嘆,想成為源天師太難了,百頁《源天書》所記很繁奧,需要花費大精力去參悟才行,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他翻動到后半部時,越來越吃驚,驅山趕海,感應星宿,人與天合一一一一一“難怪源天師可與圣地不世強者爭鋒。” 當翻到最后幾頁時,葉凡突然發現,每行字跡下,都有一行小字,與源天書正文字體不同,像是后人加進去的。“谷中央無谷也,無形無影,無逆無違,處卑不動,守靜不衰,谷以之成,不見其形……” 這是一篇修行之法,絕非《源天書》的本經,他非常驚訝,這是五神之術,也就是修煉道宮的心法,是養命之秘。 葉凡初步走上修行道路時,吳清風老人就對他說過,踏出彼岸,很多人是為了命之長久。后來他了解到,修道宮,養五尊神福,是延命的秘法,也是修行道力的根本。“這分明是養命之術……”葉凡自語,數頁的經文,記載很籠統,不過增壽無足矣。他越看越是吃驚,讀罷數頁經文,他竟有些不可自拔。“這真的是道宮秘境的修行心法,不過并不全,似是高度概括與總結,但非常深奧,修行下去,應會有不凡的成就……”這是什么玄法,深奧程度不下于《道經》,一看就知是無上秘籍。 突然,他腦中生起一個朦朧想法,這會不會是瑤池的殘缺心法呢?他覺得有一定的可能。 當年,瑤池圣女乃是源天師的紅顏知己,得知其在晚年失蹤后,不顧自身生死,進入魔山尋他,可想而知,二人關系的不一般。“或許,真是這樣,瑤池圣女給他部分心法,讓他養命,增加壽元一一一 銀色的天書果是秘寶,葉凡將其收入體內,竟與金色道經紙張并列,同時沉浮,一金一銀,閃爍金屬光澤,分外惹眼。 他在地上挖了一個坑,將張繼業的尸骨埋了進去,給他離了一塊碑,深深鞠了一躬,道:“你在此安息吧。” 空曠的大殿什么也沒有,葉凡搜索了半晌,亦未發現極道武器一一一一鐘。“看來大帝的武器不是那么好得到的,說不定留在這里饋壓著什么東西。”他搖了搖頭,放棄了尋找。現在,他已經得到了《源天書》,別無所求,是時候回去了。可是,一旦離開大殿,恐怕又會遭遇那些太古生物,回頭路已被截斷。“怎么辦?”葉凡皺起眉頭,紫山絕不是善地,長時間呆下去,誰也難以料到會發生什么。 連強大的東荒神王都被困在這里四千年,即將化成塵埃,他若找不到出路,肯定堅持不了幾年。 葉凡祭出鼎,讓其懸在頭上,垂下絲絲玄黃母氣,護住肉身,而后深一腳沒一腳的向大殿外走去。 可是,剛剛走出去不遠,刺耳的叫聲便響起了,七八頭太古生物同時出出現,長相猙獰,各不相同,向他包抄而來。 有的像鳥,有的似鱷,還有幾頭仿若人類,嘶吼聲,讓一座座古礦都搖動了起來。 那頭六臂生物都不算最強者了,還有比它更恐怖的存在,大步追來,將虛空都踏的塌陷了下去。它一步邁出,十方皆動,似是一個帝王! 那今生物像極了人類的男子,只不過是三頭九臂而已,身上穿有甲胄,一頭紫發舞動起來,居然割裂了虛空。“這不是絕世神源中的生物,怎么就已經如此強大!”葉凡心中震撼,這樣的存在根本無法估量到底有多么恐怖,恐怕到了人世間,少有人族強者可以壓制。他沒有猶豫,沖入鼎中,倒飛而去。 一聲冰寒刺骨的冷哼傳來,那個紫發男子,如天神降世,落在大殿外,眸子深邃如海洋,攝人心魔。 三頭九臂齊動,爆發出讓人窒息的波動,周圍的古礦無聲的崩塌其他幾個太古生物皆戰戰兢兢,倒退而去,甚至有幾頭直接跪拜了下去。 毫無疑問,紫發男子肯定是太古生物中的上位者,他周圍的虛空都裂開了,九只大手探入大殿中,如不動明王寶相呈現,禁錮一切。 葉凡感覺自己的鼎在倒退,時方居然將要把他攝取出去,那種恐怖威壓,讓他感覺魂魄都要崩散了。 他在鼎中大叫,道經心法運轉,九秘展出,身體震動,如一尊戰神,周身神力澎湃,阻擋萬物母氣鼎斟退。“當” 悠悠鐘聲響起,那個三頭九臂的紫發男子發出一聲悶哼,不甘的向大殿中望了一眼,而后一步踏出,眨眼消失。 讓人心悸的可怕的波動如潮水般退走,其他幾頭太古生物也眨眼消失了個干凈。 葉凡心中凜然,那個紫發男子太恐怖了,神威驚世,若是放出去的話,肯定會惹出無邊禍亂。“三頭九臂,怎么感覺和一些神祗很像……”他心中生出這樣的念頭。不過,眼下容不得多想,想辦法逃告最要緊。”這鐘聲這大殿一一一,一一 葉凡吃驚的發現,整座大殿很有可能就是昔日的那口大鐘,也就是十幾萬年那位大帝的極道武器。 “太龐大了,怎么才能收起……”葉凡試了試,如蚍蜉撼樹這里絕對布有最強大的禁制。大帝雖然不在了,但這口大鐘依然威力絕倫,好像有莫大的神力在流轉。“你……怎么亂走……”忽然,神王姜太虛的聲音傳來,依然虛弱的要命。“前輩你無恙,真是太好了!”葉凡聽到他的傳音,心中一喜。“它們……已醒,你……無法離開了。”姜太虛的神念比以前更加微弱了,不過他能在紫山中尋到葉凡,也說明了神王的恐怖。“前輩,我們聯手一定能夠沖出去,我這里神有泉,可助你收復神力。 “如果你早來十年,或許……我還有一線希望。”姜神王斷斷續續,言稱他已油盡燈枯,沒有辦法脫離被困之地,葉凡縱然給他摘來圣果也無用,因為他拿不到手。同時,葉凡得到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即便沒有太古生物,一旦進入紫山,也幾乎不可能離去,此乃絕地,十幾萬年前的大帝手段逆天,令這里自成一界,只能進不能出。“九秘之一……我已傳出……不管怎樣……未在我手中斷絕……”姜太虛非常的虛弱的說道。 葉凡瞬間明了他的心思,這種無上秘術,普天之下,唯有他知曉,不是善家的古經,他想戰個人傳下去,了卻一樁心愿。“前輩,你放心,我若脫困,一定會通知姜家來救你!”“不可!”姜太虛很急促,道:“我即將朽滅,不需人來送死,此地……不要告訴他們。”“這里,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葉凡問道。可是,姜太虛說完那些話后,便再也沒有聲息了。 此地,迷霧重重,太古的生物入主九條龍脈護衛紫山,每道龍脈都有絕世神源,紫山在太古前是怎樣的一個所在?十幾萬年前的大帝屬于后來者,他在此做了什么? 葉凡嘆了一口氣,恐怕要明了這一切,唯有將《源天書》徹底悟透,方能知曉了。來路被斷絕,不能向外走,葉凡咬牙向紫山深處行去。 剛剛脫離大殿不久,他就感應到了魔性召喚的力量,他險些離地而起,直接飄過去。“怪不得連神王圍死于此,這種魔性……”葉凡身體顥動,完全不由自主,靈魂都欲離體而去。 可以想見,當年一代神王,君臨東荒,傲骨天生,肯定要探個究竟,結果不敵……“是九塊神源中的生物嗎?” 葉凡受不了這種力量的召喚,他向后退耒,這時他忽然驚訝的發現,十里地之外,有一本巨大的石書。 是的,前方非常喬闊,可以一眼望過去,一本石書立在地上,長達十幾米,厚亦有一兩米。 他身上有一件器物發出燭日的光芒,正是那塊玉佩,從陳大胡子手里得到的帝玉。“這是……”葉凡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忍受著將要魂飛魄散是危險,慢慢接近那本石書。 不足十里路,葉凡卻整整走了三個時辰,在地面留下一行深深的腳印,汗水流了一地,;身骨頭欲裂。 他雙耳嗡嗡作響,神智都有些迷糊了,那種魔性的召喚,讓他難以忍受了,不過他終于還是來到了石書的近前。到了這里,總算好了一些,魔性的力量被削弱了,令他清醒了不少。“咝” 他倒吸冷氣,在石書后面,藤蘿遍地,郁郁蔥蔥,那些古礦中長滿了植物,魔性的力量正是通過它們散發出來的。“恐怕再走幾里地,就是紫山的中心了!”葉凡自語。 就在這時,他發現身上的那塊帝玉,越來越明亮了,而那本厚厚的石書亦發出了柔和的光芒。葉凡走到近前,吹去歲月留下的塵埃,在其上看到三個大字:無始經!“這是……”他心中震動,取鬧“經”這個字,恐怕是無上神書。他自然一下子聯想到了十幾萬年前的大帝,這多半是他的留下的古經。 葉凡心中不得不震動,東荒總共才有幾部古經而已,這里有一本從未出世的無上典籍,他怎能不激動?“怎么翻不開?!”他用力翻動古經,但是發現紋絲未動,石書比大山還要沉重。無始經》如天地之根,根本無法撼動,不能打開。 他手持玉佩,在上面亂劃亦無用,古經除了變得朦朧外,沒有一絲可翻開的跡象。“走了,這快玉佩是殘缺的……”葉凡充滿了遺憾,若是古玉完整,他說不定可以得到一部震古爍今的古經。 “《無始經》,光聽名字就讓我心中難以平靜,可惜得不到……他坐在石經上,百般努力,卻根本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