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91 神王姜太虛

漆黑的古礦一片枯寂,沒有一點聲音,葉凡站立良久,想到了很手,最終他沒有改變主意,依然選擇了繼續前進。 他獨自前行,不緊不慢,注意觀察周圍的一切,不過巖壁上不再有刻圖,方才的一切都已完結。 已經前行三十余里,地面的土質忽然變得松軟,踩在上面腳掌能完全沒下去,成灰白色。 起初,葉凡并沒有在意,但走出去數百丈后,他覺得越來越冰寒刺骨了,此地陰氣極重,像是北風卷雪吹在身上。 當他踩在一個堅硬物體,發出碎裂聲響時,葉凡頓時明白,究竟來到了怎樣的一個地方。 地上的灰白色并不是尋竄的土質,而是骨灰,里面還有未完全化開的枯骨,陰氣正是這些骨灰散發出的。 他是一個修士,并不懼怕,但卻不得不聯想,這樣骨灰到底需要多少人骨才能堆積而成。 他很快就想到了這道龍脈中的那塊絕世神源,出世時骸骨如山,血流成河,難道是十幾萬年的那個恐怖生物造成的?昔年那些采源人皆安息在此…… 走出去很遠,灰白色的骨灰依然沒有到盡頭,古礦中內堆積了唇厚的一層。“咔嚓” 繼續走了數百米后,骨灰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枯骨,密密麻麻,遍地皆是,早已腐朽,輕輕一踏,就會成灰,在歲月的力量下,沒有什么可以長久。到了此地,古礦內已如冰窖一般,寒嗖嗖的冷氣如刀子一般刮在人的肌膚上。“怪不得魔蝠居于此地,果然如古籍記載那般,它們喜棲于大兇之地的邊緣。 葉凡高度戒備起來,他可不想還沒有進入紫山,就莫名其妙的在古礦中丟掉性命。“嗚嗚一一一一一一陰風呼嘯,影影綽綽,就在這枯骨堆間,出現一道道朦朧的鬼影,非常虛淡。“真的有這種東西?”葉凡心中驚訝。 他舉起手中的石刀,堅定不移的向前走去,這把兩尺長的古刀,似真的有辟邪之力,那些影跡紛紛迪退。“嘩啦啦” 前方枯骨堆間,傳來鐵索的聲響,葉凡心中一凜,他感覺到了陰冷的煞氣。 他貼著礦壁,無聲無息向前行去,周身氣息皆被石衣遮蔽,沒有外泄點滴。 就在前方百余丈深處,在礦井的巖壁上有一個漆黑的深洞,鐵索搖動的聲響正是從里面發出。 那個洞非常深邃,刺骨的寒意讓人心驚,化成了有形之質溢出,觸到人的皮膚,如針扎一般疼痛。 葉凡急忙放下石頭盔上的遮蓋,將眼與臉都蓋住了。 黑洞深處,有微不可聞的咆哮聲傳來,伴隨著鐵索搖動的聲響,像是有一個兇物被鎮住了。 可以清晰的看到,枯骨堆間有很多鬼影,隨著那種咆哮聲而粉碎,化成陰氣,被吞噬進黑洞內。 “這是什么東西?!”葉凡皺起了眉頭,絕不是善類,恐怕是超級兇物。 要知道,十幾萬年前這里死了很多的采源人與修士,流血漂櫓,這么多年過去,就是誕生出兇靈也是屬正常。“管他是什么,只要不擋我前進就行。”他暗暗估量了一下,覺得那個兇物不會沖出,小心的繞行而過,繼續向礦井深處走去。“或許,這件石衣果真有些奇異作用,陰穢的東西不能沾身。” 前行了很長一段距離,枯骨終于消失不見,古礦內非常干燥,什么也沒有了。葉凡估算了一下距離,已經深入三十五里左右了,恐怕離紫山不會大遠了。又前行了四五里,前方竟有光亮傳來,搖曳不定,非常柔和。 這讓葉凡大吃一驚,剛剛走過枯骨堆,在他認為,一定已經進入大兇之地,會越發的兇險了。 可是,就在數里外,有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讓人感覺陣陣祥和。 “剛走出尸堆,居然出現了凈土?” 前方傳來仙鶴的鳴叫,這不是錯覺,因為他已經真實格看到。 前行數里后,一片光明世界浮現眼前,古礦由不在黑暗,柔和的光華流轉,一片祥和與圣潔。“這是源的氣息!”雖然一片光明,但卻不能看的很遠,霧氣流動,阻擋了人的視線。葉凡有些發呆,那些霧氣是源化開后形成的,這是旺盛的生命精氣。“靈源精氣四溢,這里一定有大量的源……”葉凡尋找,但卻沒有任何發現。 源氣拂動,流光溢彩,一只仙鶴展翅而過,像是沒有看到他,在古礦中翱翔。“這是……”葉凡相當的驚訝。“嗷吼……”接著他又看到一頭地龍,蜥蜴身,龍鱗甲,在不遠處爬動而過,龐大的身軀看起來非常沉重。 接著,一群火紅色的小鳥飛過,撲棱棱拍打翅膀,讓空氣都一陣劇烈涌動。“怎么會有生物?” 他身穿石衣,這些生物沒有感受到他的氣息,他有些呆呆發愣,立在場中。按駱葉凡的理解,這里是死寂之地,不可能有什么東西,可是眼下卻讓他有些無法理解。“源氣……是源氣化形而成!”葉凡心中突然一驚。道“地底絕不可能有這樣的生物。”“此地有神源!”他想到了在石寨中聽到的那些傳說,有些神源外泄石,會化形成種種莫名生物,在周圍奔騰咆哮。 他心中頓時一陣波動,若是尋到神源,簡直是天大的收獲!那可是圣地都為之爭搶,不惜撕破臉皮的瑰寶啊。葉凡手持石刀,立在身前,在氳氳靈氣中尋找。”咔嚓”腳下傳來骨頭裂開的聲響,他皺起眉頭,在這樣的祥和之地,竟有很多白骨。“咦,這是……”葉凡大吃一驚,這些骨頭不可能是十幾萬年前留下的,都很堅硬,且有光澤流轉。 他在霧氣中蹲下身來,仔細觀察,陸續看到了十幾具,有的骨骼已距今足有數千年,而有的白骨似不過數百年而已。“看來這么多年來,不時有人誤入過這里……”葉凡心中凜然,這些人都死在了這里,這片祥和之地不像表面看擊乙來那么簡單。仙鶴、地龍、火紅色的鳥群,還有其他生物,到處盤旋與奔跑。 此外,葉凡發現不少巨大的深坑,里面全都是化石骨骼,都是一些奇異硌太古生物。 他感覺這個地方很怪,在古礦中慢慢向前移動腳步,前行了十里有余,終于來到了靈氣最濃郁的地方。 此外,他在這里感覺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殺意,心神都在悸動。 就在前方,有兩口深不見底的大洞,一個靈氣沖天,不斷有源氣滾滾而上,另一個則煞氣沖天,比最鋒銳是劍芒還要可怕,讓人心神顫抖。兩者相距很近,在他們的周圍,一片死寂。”!” 葉凡著實吃驚,這兩口黑洞與太極圖中的陰陽眼非常神似,如果圍繞著它們畫一個圓,這簡直就是一今天然的太極圖。 事實上,它們的確在這樣運轉,噴吐源氣的那個洞眼,周圍盡是骨骼化石,煞氣森然。而射出煞氣的那口洞眼,周圍光華閃閃,源石遍地。 負陰而抱陽,負陽西抱陰,這完全就是一今天然的太極圖,并非人為刻成,這是大自然的偉力。 “蘊含大道神力!” 葉凡心中震動,怪不得張家的源天師一再強調,此地之大勢不可動、不能動,見微知著,窺一斑之紋而知全豹,見一榿之冰而知冬寒。還沒有進入紫山,就見到了這樣的地貌,可想而知此地的恐怖。那確實是一今天然的太極圖,源氣與煞氣間相合流轉,橫斷了前方。 葉凡在這天然的太極圖前,看到很多枯骨,他不得不蹲下身來仔細觀察,若是張家的那位先人死在這里,他就沒有必要繼續前進了。 共有二十幾具枯骨,根據他們的骨質來判斷,存在數千年到上萬年不等,全都被劍氣洞穿。葉凡撿起一根枯骨,向著天然的太極圖扔去。”哧”源氣與煞氣流轉,形成成千上萬道劍芒,那根枯骨當時就灰飛煙滅了。 他運轉神力,嘗試破開周圍的礦壁,另導出路,但是那神圖像是有靈,劍氣縱橫,直接璧了過去。 大自然形成的無上偉力,讓葉凡心中發寒,有這樣的神圖阻擋,如何過去,簡直是無堅不摧。 葉凡仔細檢查,地上這些白骨都應譚是強者,但是沒有一人能夠沖過去,全都被洞穿,擊殺于此。 有一具白骨甚至銀光點點,骨質非常特殊,一看就是絕頂人物,但依然難逃一死的命運。 葉凡仔細搜索,發現不少殘碎的武器,更是在一具纖秀的骨骼前,尋到一個玉佩,上面刻有瑤池二字。 這讓他心中一動,仔細尋找,可惜沒有其他遺物,更不可能有他需要的瑤池心法。“怎么過去?”依照葉凡的認知,千年前張家的那位先人,修為并不是多么高,前行不號與么遠。“他能夠達到地方,我也應該可以達到。他是在此地粉碎了,還是進入了里面?” 葉凡在太極圖外徘徊,將萬物母氣鼎祭了出來,咬了咬牙,準備試試此鼎能否禁受那樣的劍氣。“轟隆隆” 突然,他發現了一種異竄的現象,太極圖有時完全是煞氣籠罩,而有時又完全是源氣覆蓋。并不總是陰陽流轉,偶爾會生出孤陰與孤陽,成為單極,而這樣的劍氣更可怕,那種恐怖的波動,讓葉凡陣陣心寒。 可是,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了一絲異常,每當孤陽時,也就是神源洞眼獨自噴發之際,他身上的石衣與石刀就會發光。,這…”他心中頓時一動,這是神源的老皮,兩者有微妙的關系。“或許,神源形成的絕世劍氣,不會粉碎石衣也說不定。”有了這個想法,葉凡立刻行動了起來。當孤陽形成時,神源化形,成為驚世劍氣,他將石刀伸了過去。 剎那間,他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沖擊力,像是一條滔滔大河沖擊木筏。石刀并沒有被粉碎,只是幕一點脫手而去,被沖擊走。 葉凡瞠目結舌,連連嘆道:“這萬物之間的關系太奇妙了,絕世神源形成劍氣,摧枯拉朽,無堅不摧,但卻對包裹它的石皮無害。 除了源天師一脈的傳承外,修士根本不可能知曉這樣的克制關系,讓絕頂修士都束手無策的自然神圖,卻可這樣破解。 “這樣說來,千年前,張家的那位先人真都走進去了……”葉凡真希望對方是的不要太遠,這樣他才有可能尋到。 性命最重要,這是他的底線,真正有危險的話,他也只能放棄,搏機緣可以,但卻不能搏命。 自然神圖前,堆有厚厚的一層骨粉,這無盡歲月以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在此粉身碎骨。 至于身后那數十具骸骨,能夠保存下來,足以說明他們的強大,肯定是不世強者,太極圖中的劍氣都沒有將他們粉碎。“我記得青銅仙殿中的骨骼,很多都有玉質光澤,而此地也有一具……”葉凡回頭看了看那具銀色的骨骼。 他心中難以平靜,那肯定是東荒的絕代人物,但卻飲恨此地,讓他心中很是震動。“有時候,光有強大的力量也不行,更需要正確的手段。” 葉凡等了半刻鐘后,直到孤陽再生時,他又脫下石衣試驗了一次,終于確絡可以通過。此地之下,有絕世神源,可惜形成了自然神圖,想要挖掘都不半個時辰后,葉凡調整到最佳狀態,準備橫渡恐怖的神圖。“不知道這神圖的背后,會是怎樣的一個地方,應該到達紫山地下 孤陽升起的剎那,他化成一道電光,向前沖去,絕世劍氣璀璨,從陽極射向陰極,籠罩了整片神圖,劍芒成千上萬道。 不過當遇到石衣時,劍氣化成了水波,沒有擊穿。神源的石皮果然具有靈性,散發出柔和的圣光,守護葉凡平安度過。“刷”他穿過如水波般的光幕,來到了另一端“砰”的一聲撞在石壁古礦到了盡頭,前方有紫色的石壁擋住了去路。▲紫山!” 葉凡知道,他終于來到了紫山的地底,一番觀探,并沒有發現異常,他直接祭出金書,劈開紫色巖石,向里走去。 他吃驚的發現,隨著他的前進,身后開出的通道快速閉合,紫山像是有生命,破碎的地方飛快復原。葉凡感覺不妙,向回開鑿,很快又沖了出來。”沒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最后,這一路上,葉凡留下不少神識烙印,以作標記,開鑿紫山, “轟” 最后一聲巨響,他眼前一片朦朧,前方青玉為階梯,白玉為門戶,出現一片宏偉的建筑物。他終于來到了目的地,進入了紫山內部。 葉凡沒有輕舉妄動,在此地靜靜的感應,沒有覺察到任何生命波動,這才拾階而上。 這是一片在紫山中開槽出來的洞府,邁上青玉石階,進入白玉月亮門,非常的幽靜,像是廣寒宮一般清冷。“共有九道龍脈,也就是說,應該有九個入口通向紫山內。”“此外,內部一定有活著的太古生物,古礦中的刻圖記載的那塊神葉凡心中打鼓,十幾萬年前那個生物,太恐怖與強大了,非大帝 這片宮殿,人去樓空,什么也沒有,全都是古玉雕刻而成,沒有留下一字一語。 葉凡將得到的那塊帝玉取了出來,當作玉佩掛在了身上,想來不會有壞的作用。 殿宇樓閣,全都為古玉刻成,稱得上是瓊樓玉宇,葉凡將這里轉遍,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最終,他在這片建筑物的盡頭,看到十幾階血玉石階,通向一個幽深的洞府中。 “這片瓊樓玉宇只是一處門戶而已,這里才走進入紫山深處的通:!)。。。。。” 葉凡邁步前進,走出不遠,他忽然在紫色的石壁上看到了一行字。 “神王姜太虛誤入魔山,決定一窺究竟!” 葉凡相當的震驚,一個東荒神王竟然來過此地,走導進去! “他姓姜,多半是荒古世家善家的人……” 這十幾個字,筆力雄渾,蘊含有一科道境,讓人覺得有神祗的氣息在流轉,仿佛一尊神王矗立眼前。 “這恐怕是大成的東荒神王!”葉凡心中震動,自語道:“不然也不可能以絕對力量,強行闖過自然形成的神圖。” 葉凡以手撫摸這些字跡,感覺最起碼是唧千年前留下的刻痕。 他向前走了幾步,就又看到一行字跡,上面刻有:散修李牧探魔山留。 葉凡驚訝,這行石刻應該更加久遠,看著灰暗的痕跡,最起碼存在上萬年了。 “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散修!” 五步外,一行纖秀的字跡,如水中蓮花,清新撲面,像是有生命一般。 “瑤池圣女楊怙尋,入魔山前留。 葉凡甚為吃驚,連瑤池圣女也進過這里。 “……張家的初祖不是叫嗎?”葉凡張口結舌,那位源天師與瑤池交好,圣女為其紅顏知己。 “弗道說是萬年前的那個瑤池圣女?葉凡心中嘆息,那個圣女踏遍北域。最終失蹤了,不想竟進入了這里。 “她對那位源天師有情有義,可惜了……”葉凡不知道神王將太虛以及散修古天舒的結局,但這個圣女肯定沒有走出,不然也不會失蹤了,道:“你為立下衣冠冢,何人為你立下墓碑?” 向前走出去四五十步,葉凡連續看到三十幾行刻字,有些名氏非常古老,已經消失在東荒數萬年了。當中,最古老的一行刻字,甚至標有日期,距今足有七萬年有余。 最終,葉凡看到了一行,刻痕不深的自己,明顯是功力不足,無法與他人相比。“這種刻痕,距今不會太遠……”葉凡閃目觀看,上面清晰的寫著:源天師之后張繼業入帝山前留。只有他將此山稱呼為帝山,其余的人都稱之為魔山。”沒錯,就是他!”葉凡可以肯定,是張三爺的那位先人,這種痕跡,距今差不多千年左右。“他修為果然不深,希望不要是的太遠,不然的話,我只能打退堂鼓。” 看到這三十幾人,各自留下的字跡,皆包含道韻,葉凡就知道,此地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他有一種直覺,這些人都沒能活著出來,全都殞落在了里面。”這無盡歲月來,共有三十七人在此留芐刻字……” 葉凡認真比對后,認為七萬年那個名為古天舒的人最強大,其次就是四千年前的神王姜太虛。“古天舒留下的字跡過去七萬年了,還有道韻在彌漫,真不知他恐怖到了何等地步,比神王還要強大” 不過,他倒也不是多么震驚,因為老瘋子就是這樣的人物,活活擊斃過大成的神王,孔雀王親口所說,應該不會有假。當中的第三高手,當屬瑤池圣女楊怡,那些字跡宛若有生命,如蓮葩搖曳。 最弱者自然是張繼業,他是導源師,別人都是憑實力進來的「唯有他靠石衣進入。“張繼業,張老兄,你不可不要是的太遠,我們兩個都是投機取巧進來的,趕緊讓我尋到你吧。” 葉凡心中嘀咕,諸多強人都稱呼此地為魔山,一去不返,他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強過他們。 “唯一讓我安心的是,張老兄修為實在不咋地,我能夠強過他就行了。 紫色的洞府,地形復雜,似是天然的石洞,又像是采掘源脈,遺留下來的古礦。紫山內部,有迷蒙的紫華流轉,并不是多么暗淡,給人以朦朧的感覺。葉凡深一腳淺一腳,走過幾處廢礦,向前走去,越來越心悸。 就在紫山深處,像是有一股可怕的魔性的力量在召喚他,竟讓他難以抗拒,忍不住朝一個方向走去。“怎么會這樣!”葉凡咬破雙唇,讓自己清醒,同時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 “這紫山內到底有什么東西?”在這一刻,葉凡的荒古圣體,表現出了自己的不凡,體內青蓮搖動,三葉如三生萬物,彌漫出神秘的光華,竟葉凡籠罩。 同時,石衣也有點點光彩流動,表現出了它的靈性,那種魔性的召喚,頓時減弱了。“完了,千年前的那位張老兄一定被召喚進去了,我想尋《源天書》的話勢必登天還難。”葉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心中涌起強烈的不安。”那種魔性的力量,難道是太古前的生物發出的嗎?” 紫色的洞府,溶洞無數,非常不規則,葉凡險些迷路,他咬了咬牙,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他寄希望于張繼業實力低微,走不出去多遠。在這一刻,葉凡苦海中的那株青蓮,不知道為何,自動浮現而出,相伴在他的身邊,迷蒙霧氣將他籠罩。“看來,我進入了大兇大惡之地,我的體質受激,而出現了這樣的反應。 不久后,葉凡連絡發現了七具白骨,全都閃爍著玉質光澤,一看就是絕代強者所留。 毫無例外,他們的死因相同,頭蓋骨上清晰的指洞,一擊斃命,神識粉碎。 “這是……”葉凡轉身就走。 無盡歲月來,總共有三十七個人先后進來,走到這里就死去了七人,還只是外圍而已,實在太危險了。他是來搏機緣,而非搏命。“張繼業修為地下,怎么沒有見到他的尸骨,有玉質光澤的白骨絕不可能是他。”突然,那種魔性的召喚力量,有強盛的了一些,葉凡快速向回奔跑。“不用逃,你暫時是安全的……”突兀的聲音在葉凡耳畔響起,讓他心中震驚。 “你……是誰?” 那個聲音來自另一個方向,不是紫山深處的魔性力量,非常虛弱,似乎隨時會斷氣。“說話,你是誰?”葉凡追問。“神王……姜太虛。”虛弱的聲音,徼不可聞,根本不連貫。但是,這五個字聽在葉凡耳中,卻如天雷一般震耳。 一個神王……他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