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89 源天師的可怕晚年

“你的妾要進紫山?”張五爺早已明白了葉凡的心思,知道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他,嘆了一口氣,道:“你等一下。” 他轉身走進石屋中,不多時,費力的搬出一個大木箱子,顏色泛黃,一看就是古物,年代久遠。“這是什么?”葉凡露出疑惑的神色。“千年前那位先人在進紫山前,也曾經精心準備過,這是他留下來的一些東西。 張五爺撥開鐵鎖,將大木箱打開,頓時傳來一股腐木的氣息,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木箱內部都有些腐朽了。“這是……”葉凡首先發現了一套石衣。沒錯,這是由石片串在一起組成的石衣,樸實無華,疊的整整齊齊。“這是做什么?”這件石片甲胄做工精沁,看起來下過一番功夫。 張五爺將石衣捧出,用手摩挲,道:“逕是千年前的那位先人親手做的,穿走了一件,還留下一件。” 葉凡將石衣托在手中,并沒有盛覺到特別之處,這種石頭隨處可見,正是包景源的那種特殊石皮。 這樣的石皮可阻擋修士的神識探查,無法穿透,故此任何源石不真正切開,都難以明了里面是否有寶,賭石也是因此而興起。 葉凡相信,只要他愿意,可以輕易捏碎這種石皮,這樣的甲魯對他沒有任何用處。“不要小看這件石衣,它可不是凡物,有強大的靈性。”張五爺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它有靈性?”葉凡細心感應,并沒有發現什么特別之處。“這可不是普通的石皮。”張五爺用手摩挲,有些愛不釋手道:“這是從神源上剝落下的石皮,是能入源天繹法眼的材料。“這是包裹神源的老皮?”葉凡將石衣捧到近前,仔細觀察可還是看不出什么。 “隔行如隔山,你是修士,但并不能明白這樣的石衣有多么的珍貴。”張五爺將石衣展開,道:“每一個尋源人都希望擁有這樣一件石衣,要知道整日在地下挖源,總會遇上一些不好的事情,而這樣的神源衣,卻可以辟邪,躲避過不干凈的東西。” 葉凡點頭,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他在搖光圣地的源區呆過一段時間,接連發生詭異事件,自然知道其中的兇險。“神源的石皮有奇特的靈性,可以避開不干凈的東西……” 按照張五爺所說,這樣的石皮與神源共存,沾染了它的靈性,已然有神,可趨吉避兇。大木箱中,還有一個石頭盔,將面部都可以遮擋住。 “你一定要穿上這件石衣,還要帶好石頭盔,遮去渾身所有氣息,也許它不夠堅固,但是卻可以將你與外界隔絕,或許可以避過紫山中不祥的生物。”張五爺鄭重叮囑。 葉凡心中直打鼓,道:“太古前的強橫生物不是封在神源中嗎?”“紫山中的事情,誰都很難說清,還是多做打算吧。其實,我還是那句話,真的不希望你去冒險。” 葉凡心中確實有些犯嘀咕,道:“我并不想進入紫山深處,只要尋到《源天書》就立刻退回,我可不想驚動某個活著的生物。” “還有這個石墜你也帶著吧。”張五爺自大木箱中取出一個石墜子,道;“這是我張家先人煉制的,若是真的被妖邪盯上,說不定會發揮一些奇妙的作用。”“鏘”張五爺又拔出一把石刀,木質刀鞘早已腐朽,拔出刀的剎那就碎了。此刀不過兩兵丁長,上面刻著一些日月星辰,此外還有一些奇異的的紋絡。 “在大地下,你或許會看到一些詭異的東西,光怪陸離,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硬撼。”張五爺神情凝重,道:“無論是鬼還是什么,如果不主動攻擊你,都將它當成幻象,可以此刀開路。” 葉凡被他說的有些發毛,此前張五爺勸說,他沒當回事,可眼下他有點拿不準了。 最終,張五爺又拿出一個星盤,道:“這個星盤傳承到我這一代,蘊集了大量的星宿神力。你將它收好,關鍵時候會派上用場的,若是墜入鬼礦中,它會幫你找到出路的。” 葉凡真的有些無言了,他有些想打退堂鼓,嘀咕道:“我說老爺子,您這是支援我呢,還是嚇唬我呢,怎么越說我越發毛?” 石衣、石墜、石刀、石星盤都是以神源的老皮雕刻而成,看不出特異之處,但卻落有靈性。“老爺子,您家的那位初祖,最終去7哪里,是在此村安享晚年的嗎?” 張家的初祖是一位源天師,這樣的人物堪稱奇人,自古至今,北域也不過只出現寥寥數人而已。 對于那位源天師的去向,葉凡以前就曾經問過張五爺,老人說的模糊,只是說源天師對源之秘了解太多,晚年必會發生不祥之事。“他的生死是個謎。”老人搖了搖頭。“到底發生了什么?”“在那無盡歲月前,北域先后出現過五位源天師,在晚年時,都遭遇了非常詭異的事情,我們張家的初祖也不例外。“什么詭異事件?”葉凡問道。“他在晚年時,看到了很多不干凈的東西,但別人卻見不到,他說那就是源天師的最終命運。”“不干凈的東西?!”葉凡吃驚。 “是的,最后他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在他離開的那個夜晚,外面刮起了紅毛旋風,有莫名可怕生物長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我說老爺子,我可不是嚇大的,你想勸阻我就直說,何必這 “我不是嚇你,所說都是真的,張家的初祖確實就這樣消失了。瑤池的圣女得知,曾踏遍北域尋他,但都沒有結果,最終親手給他立了一座衣冠冢。”張五爺嘆了一口氣。 那可是讓各大圣地都臉綠的一代奇人啊,晚年竟死的不明不白,讓葉凡心緒復與;。“難道就沒有一點線索?” “在那個夜晚,我張家有個四歲的幼兒,曾陪在初祖身邊,被嚇成了癡呆。”張五爺搖頭,道:“過了多半年才被醫治好,據他~…………”“那個孩子說了什么?”見老人止住話語,葉凡追問。“他說在那個夜里,看到祖爺的一只手長滿了紅毛,還看到窗外有人形生物走動,他只回了一下頭,初祖就永遠的消失了。”“我說老爺子咱不能這樣嚇人,您明明知道我要進紫山了……“這些都是祖上人口口相傳千來的,我從來沒有對人說起過。 葉凡心中凜然,覺得這片血色的大地充滿了太多的神秘,有許多事情恐怕都超出了想象。“源天師的實力到底。何?”“你是說戰力嗎?”“是的。”葉凡點頭。”我的初祖年輕時,和瑤池的圣女戰成了平手。”張五爺平滌的 葉凡倒吸冷氣,這樣的人物真是奇人,身為源天師還有這樣的實力,難怪最后瑤池圣女會成為他的紅顏知己。“成為源天師后,可定龍脈、鎖神源,想不強大都不行。”張五最終,葉凡還是上路了。“葉小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王樞為他送行,不知道他要去紫山,“放心好了,過幾天就回來,到時候帶你們去賭石,將那些圣地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二愣子憨厚的揮手。 “我……教你的那些東西,你怎么就記住這句了?”葉凡很無 “我怕你不回來了……”二愣子撓了撓頭。 葉凡感覺跟他沒法置氣,笑著沖后揮了揮手,遠去,眨眼消失不見。 按照張五爺所說,想進入紫山,只能從九條龍脈深入,在地下前行,而后在地底剖開紫山,進入內部。不然,直接在紫山外動手,將陷自己于絕地。 葉凡選擇正東的那條龍脈,想從那里深入,因為千年前張家的那位先人就是是的這條道路。 他在心中就念青銅古棺記載的那篇古經,不時在萬物母氣鑄成的鼎內刻上幾個字,這兩個月來他一直如此。盡管那些字不能長久停留,很快就合消失,他還是不輟的去刻。 這是萬物母氣的源拍,是他如今最大的倚仗,縱然虛空粉碎,他蕺身在鼎中都可以躲過一劫。山嶺巍峨,氣勢雄偉,如蒼龍盤臥,橫亙前方。 高大的石嶺光禿禿,呈紅褐色,沒有草木,帶著有點點紫色,與那座紫色的大山相近。依據張五爺說,這條龍脈早就被挖空了,地 葉凡并沒有直接動手,打穿大地,深入進去,他不想這樣破壞,免得造成不好的結果。 他耐心尋找,終于發現了一座古礦,千年前,張家的那位先人就是從這里進去的。 葉凡將石衣穿上,頓時感覺密不透風,周身的氣息都被封住了,無法外泄點滴。他背著星盤,握著石刀,掛土石墜子,無聲的向古礦內飄落下葉凡暗暗計量深度,他心中吃驚無比,足足墜落了三千米,才達到 漆黑的古礦,乃是十幾萬年前開鑿出來的,充滿了歲月的氣息,這里安靜到了極點。 葉凡輕輕移動腳步,沒有動用神力,而是一步一步的前進,細細感應周圍的一切。 這里的一切,與古代的大帝有關,帶給他以沉重的壓力,從來沒有這樣謹慎過。就這樣,葉凡無聲的走出去數里,古礦內越發的黑暗了。“什么東西?!”突然,他心中一驚,前方有傳來振翼的聲響,隱約間見到一個人形生物,振翼沖來。“我剛進來而已,就遇到了太古前的種族?!”葉凡大呼不妙。 幫人做個廣告:書號:1躇21書名:鋒行九天。簡介:娑蕃世界,輪回無邊。如蟻輪回,蒼天奕局。天對地,陰對陽。黑白誰能載入椹?要這眾生,都明我意;要那諸神,血染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