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81 六千年不死

老嫗穿著非常樸素。與尋常山村中的老太太沒有什么區別,看起來普普通通。 但正是這樣一個老人,此刻成為了焦點,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搖光圣地的人如臨大敵,不敢輕舉妄動。 以未明金屬鑄成的金字塔,閃爍著青幽幽的光澤,上面日月星辰浮現,流轉出一道道清輝,如水波一樣向老嫗涌去。 可是卻難以撼動她分毫,這位老婦人紋絲未動,不受影響,她口中叨叨咕咕,圍繞著金字塔轉動。 “嗡” 青色金字塔震動,發出顫音,接著光華漫天,無盡綠意籠罩這片紅褐色的大地。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空曠與枯寂的大地,完全變了一個樣子,草被無邊,生機勃勃。千年古木連綿成片。 太古的氣息迎面撲來,浩大與久遠,如茫茫宇宙,似無垠星空,千萬生靈,紛至沓來。 仿若有一個古代的世界,重現而出,隆隆聲震耳,一只只巨大的生靈,如山一般碾壓而過。 更有很多奇異的種族,不時浮現,蔥郁的大地,濃郁的靈氣,強橫的生物,讓人眼花繚亂。 “這是太古前的北域嗎,生機盎然,萬物繁盛,與現在完全不一樣!” 能夠清晰的看到,源的形成,天地源氣太濃郁了,結晶而生,化為源。 許多強橫的生物死去,偶爾會被滴落的源包裹,便被封存在了里面。至此,眾人終于明白,為何古前生物會有斷指、頭顱等遺留下來。 “天啊……” 就在這時,眾人倒吸冷氣。他們看到了強橫之極的人形生物,竟徒手抓裂大山。 人形生物種類很多,各不相同,有覆蓋鱗甲的,有生有獸毛的,有軀體雄偉的,還有體態纖秀的,更有美麗的如明珠美玉的,全都強橫之極。 在那茂密的古木林中,偶爾會看到一座座巨大的神廟,高大宏偉,懾人心魄。 每座古廟前,都有各種不同的人形生物守護,莊嚴而神圣。 各種神廟完全不同,有的如當前的道觀,有的則如天闕,甚至還有眼前這樣的金字塔。 “有點意思……”就在這時,老嫗的聲音傳出,所有人都清晰的聽聞到了。 她一揮衣袖,漫天光華都消失,大地上的勃勃生機全都斂去。各種強橫生物消失不見,又成為了死氣沉沉的不毛之地,清輝流轉回那座金字塔。 “刷” 老嫗邁步前行,直接進入金字塔內,青塔上的光澤又是一暗,而后寂靜無聲。 搖光圣地的所有人都心驚肉跳,這個老嫗深不可測,他們根本不能阻擋,也無法去阻擋。 搖光圣女如仙蓮含蕊,肌體潔瑩,此刻心神搖動,這個老嫗是何等的人物,讓她美眸大睜。 很多名宿快速將青色的金字塔圍住,靜等老嫗出現。 數千凡人,很多人驚嚇過度,方才浮現出的各種景象,讓他們幾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金字塔輕顫,老嫗邁步而出,非常從容,就像是走過一座橋,邁過一個臺階,根本不受阻擋。 “確實有點意思……”老嫗再次說出這樣的話。 但聽在眾人耳中,意義卻大不相同。 這樣的古跡,對于修士來說,很明顯價值連城,而她并不是多么特別在乎。 “前輩您是……”搖光圣女未語先笑,如仙葩綻放,明艷而不失靈秀。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太太。”老嫗看著姚曦,慈祥的笑了笑。道:“你福緣不淺。” 搖光圣女心中一動,想要說什么,但是老嫗已經轉身看向其他人,從搖光名宿的身上一一掃過。 “我將它收走了,看看有什么特別之處,以后會還給你們搖光圣地。”老婦人這樣說道。 “前輩你不能……”幾位名宿想要上前阻擋,這是太上長老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守住的東西,可想而知,一定事關重大。 可是,他們根本無法阻止。 老嫗探手向前抓去,那座高達百米的金字塔,上面日月星辰閃爍,流轉出蒙蒙光輝。 幾乎在一瞬間,宏偉的金字塔一下子矮了下來,青光一閃,化為嬰兒拳頭那么大,如一顆明珠,在老婦人的手中流轉光華。 對方舉手抬足間,就將青塔納入掌心,讓那些名宿當時就將話語咽了回去,他們知道,肯定攔不住對方。 葉凡早已知道老婦人深不可測。但此刻還是很心驚,心中一陣犯嘀咕,因為對方有意無意的朝他這里掃了一眼。 老嫗慢慢的向遠方走去,身影快速模糊,幾乎一瞬間憑空不見,完全沒有了蹤跡。 老婦人離去后,第十五礦區一陣大亂,搖光圣地的修士一陣議論,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必須要立刻稟報上去。 “走,離開這個鬼地方!”這是葉凡心中迫切的念頭。 北域出源。他不相信在別的地方得不到源,在這里繼續下去,天知道還會挖出什么鬼東西,到時候說不定他會將命搭進去。 此外,姚曦在此,搖光圣主也要來了,這兩人都見過他,此地十分危險。 前段時間,葉凡早已想好如何離去,每隔一段時日,都要去外面采購米面等,搖光圣地的弟子不愿與俗世人打交道,每次出行都會帶上一些采源人。 他打算混入這樣的隊伍中,到了外面的世界,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再也不受束縛。 若不是此地布有道紋,與外界隔絕,他早已逃之夭夭了。 “找個地方修行到第三、第四秘境,回來拍賣搖光圣女的胸衣……”葉凡邪惡的聯想,當然這僅僅是為了給自己動力而已。 自從中了封仙散,足足過去一個多月,他體內才有絲絲神力流動,輪海終于慢慢復蘇。 且在這幾日間,他在礦井最深處鑿石,終于有所得,挖出數枚核桃大的源塊,全部煉化。 最終,金色的苦海中,那株青蓮搖顫,他體內發出一聲悶響,神力徹底流轉了起來。 葉凡并不知曉經歷了怎樣一番厄難,封仙散劑量足夠的話,連大能的神力都可封至干涸,若不是他的體質特殊,早已徹底淪為凡人。 輪海解封,修為復原后。葉凡準備逃離此地。 當然,在走之前,他準備多積一些源,可是這種靈物太稀珍了,一座礦井也難以挖出幾斤。且,源有奇異的石皮封裹,連修士的靈覺都根本無用,沒有辦法探查,無法挖掘到更多。 “真想將搖光圣地的源庫給端掉。”葉凡也只能想想,他實力差的太遠,恐怕沒有人防守,他都攻不破那樣的地方。 兩日后,葉凡準備離去,混進采購物資的人的隊伍中,就在這天消息傳來,搖光圣主將要駕臨,任何人不得進出。 “你大爺的,真是一波三折,千萬不要出事。”他心中一驚。 半個時辰后,源區外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虛空崩碎了! 搖光圣主帶人駕臨時,虛空剛剛裂開就有不世高手聯手轟殺,讓那片虛空崩潰。 “殺!” 喊殺震天,這片源區外,光華沖天,法寶飛舞,人喊馬嘶,有數不清的人影殺至。 “孔雀王!”搖光圣主聲音冷漠,被一百零八道光華籠罩,諸多世界環繞周圍,如神王降世。 “搖光圣主!”對面,孔雀王一如過去,似翩翩少年,但眼神凌厲,吼動河山。 “你這妖孽,居然還敢出現,今日斬你!”搖光圣主的背后,還有不少老者,其中一人喝道。 “確實要斬人,但卻是你們!”青蛟王出現,與孔雀王并列。 “轟” 天地震動,激烈的大戰爆發了,源區外圍的道紋被人撕裂,很多修士沖殺了進來。 “第四大寇還有第七大寇來了!”搖光圣地的修士大亂。 整片源區徹底沸騰,亂成了一鍋粥。 葉凡吃驚,從眾人的喊叫中得知,青蛟王在北域竟是第四大寇,而第七大寇是一個名為涂天的強人,兩名大寇再加上孔雀王,居然要伏殺搖光圣主。 兩位大寇手底下的強人,已經沖殺了進來,與里面的搖光修士大戰在一起。 現在如果不能趁亂撈一把,葉凡感覺實在對不起自己。 源庫,他不去想,肯定打不開,且那里必然是兩位大寇手底下人的目標。他直接沖向第十五礦區一座石塔,臨時采集來的源,都堆放在里面。 喊殺震天,現在沒有人顧得上此地,畢竟這里與源庫相比,算不得什么。 石塔高不過十米,但是卻極其堅固,葉凡推了幾下石門紋絲未動。 “這里也有禁止……”他二話不說,輪動拳頭就砸。 “轟” 石塔搖動,第五拳落下,終于將石門破開,幸好沒有深奧的禁制。 前方光燦燦,葉凡頓時瞇起了眼睛,一塊塊源陳列在玉架上,流光溢彩,加起來足有數十斤。 這些天采集到的源全在這里,還沒有送走,五光十色,非常絢爛。 “這么多……二十幾座源礦,采集到的總和!”葉凡心中一陣激動,這么多的源代表著他可以提升實力了,對于他來說是無價瑰寶。 他直接祭出玉凈瓶,全都收了進去。 “兄弟你誰呀,手腳還真是快,比我還先到。”石塔外傳來聲音,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子驚訝的看著他。 “我只是順手牽羊,專業人士在跟外跟搖光圣地的人大戰呢。”葉凡順口答道。 “我就是你口中的專業人士,想不到被你捷足先登,手腳比我還麻利。” 葉凡一陣無語。眼前這個年輕男子中等身材,談不上多么英俊,但眼神特別明亮,簡直就像是傳說中“賊光”。 “我聽說第十五礦區鬧邪,可能會挖出一些好源泉,特意跑到這里,而沒有去攻打源庫。”這個年輕男子眼神更加明亮了,稱得上賊光四射,道:“按照我們這行的規矩,既然我趕上了,你得分我四分之一。” 誰跟你一個行當,我不是專業人士,葉凡有心這樣說,但感覺這個男子很不一般,不想在這里與他大戰,道:“沒有什么特別的源,不信你來看。”他祭出玉凈瓶,一片源塊浮現而出。 “既然沒有就算了。”年輕男子很失望,揮了揮手。 兩人退出石塔,葉凡打算離去,年輕男子突然拉住了他,道:“不對,你身上有什么東西,我怎么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 “我真的不是專業人士,身上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 “不對,這是……搖光圣女的氣息!”年輕男子的眼睛如明珠般燦燦放光,盯著葉凡,道:“兄弟你真不簡單,身手比我利索,你連搖光圣女的東西都能偷到。” “我……真不是專業人士。”葉凡甩開他的手,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我曾經近距離接近過搖光圣女,咱們這行的杰出人士講究過目不忘,是她的氣息絕對不會錯。”這個年輕男子對葉凡沒有敵意,且完全是自來熟,道:“拿出來看看,給兄弟過過目。” 葉凡猜測,肯定是搖光圣女的那件胸衣,他直接祭出玉凈瓶,將之收了進去。 “天啊,瞎了我的仙眼!”這個年輕男子看的清清楚楚,當場驚叫了起來,道:“我說兄弟你行,真的很行,咱們這行什么時候出了你這樣的人才,兄弟我佩服死了,這是我做夢都想干的事情啊。” “我跟你真的不是一個行當,這件東西偶然得之。”葉凡感覺跟這個家伙走在一起,實在太危險了,萬一將姚曦招惹來,麻煩就大了,很想就此擺拖他。 “我太佩服你了,我們這行,就講究妙手偶得之,不去太刻意。”年輕男子一臉佩服的樣子。 “這玩意……也講究妙手偶得之?!”葉凡真的快無言了。 “這種高難度的活,一般人做不出來啊。”年輕男子感嘆,道:“我爺爺英雄一世,都抱憾終生。” “你是誰,你爺爺是誰,什么抱憾終生?”葉凡感覺這個家伙,身份似乎很不一般。 “我爺爺是第七大寇涂天,縱橫北域,什么都能偷到手,平生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偷到一個圣女為妻。” 葉凡吃驚,第七大寇的孫子,還真是來頭很大。 “我叫涂飛,為了了卻我爺爺的一樁心愿,我立志要偷一個圣女為妻。” 葉凡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抓各大圣地的圣女為妻,虧他們想的出來。 “搖光圣女在那里,走,過去看看,找機會出手,將她拿下。”涂飛的雙眼射出兩道光束,望向天際。 此時,喊殺震天,四處都在大戰。 就在前方,姚曦仙肌玉體,如薄云掩明月,如瓊海撫明珠,美到極點,長裙飄動,舞動天風,大戰諸多流寇。 葉凡一把掙拖,感覺跟著眼前這個家伙非要倒大霉不可,眼下四處大戰,正是他離去的好時機。 涂飛騰空而上,大喝道:“姚曦,你是不是丟東西了,被我們這行的天才得手了。” 葉凡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這個混賬嘴沒把門的,果然什么都敢說,這不是給他招大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