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6 橫渡北域

葉凡清晰地聽到自己的骨頭出“咔嚓”聲,身體近乎變形,遭遇了難以想象的重創。“噗通”墜落山澗中,他便徹底處在了半昏迷半清醒中,昏昏沉沉。 山澗、瀑布、泉水等匯成的一條河流,在秀麗的山巒下穿行而過,葉凡沉沉浮浮,隨波而動,被卷向遠方。這條河流并不算湍急,多半日后就進入平原,匯進一條滔滔大河中。 葉凡偶爾醒來,但卻沒有一絲力氣,在這條開闊的大河中沉浮,他感覺渾身的骨頭最起碼折斷了十幾處。 要知道他的肉身堪比重寶,卻依然被傷成了這個樣子,可想而知當時有多么乓卜怕。 足足漂流了三日,葉凡的神智才漸漸復蘇,他頓時齜牙咧嘴,很多地方都劇痛。 到了此時,河水平緩了下來,不遠處有一個碼頭,停有不少船只,河岸旁有一個城池。 “砰” 他被河水沖到碼頭前,撞在一條大船上,立刻有人現了他。 “媽的,真是晦氣,被死人撞船,全年都沒有好運。”上面的人罵罵咧咧。 “沒死,似乎還氣息。 “弄上來看看。” 有人下水,七手八腳將葉凡本到大船上。 “該不會是修行界中的強者吧。”船老大凜然,道:“難道身受重傷,落難河水中?” 他伸手向葉凡的輪海探去,很快就站起身來,罵了一句,道:“是個廢物,沒有神力波動。”其他人圍了上來,觀察葉凡,議論了起來。“臉上破相,嘴歪眼斜,一腿長一腿短,身子也是畸形,沒見過這各丑的人。”“這個丑八怪的手里,攥著一件女子的胎衣,死不撒手,難道是想殉情?”“這件胸衣倒真是漂亮,被他攥在手里有些辱沒。”“我說,李老三難道你還想要不成,這么丑的家伙,他所看上的女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當心做惡夢。”碼頭上的一些人,七嘴八舌,不斷議論。 葉凡很快就明白了,虛空粉碎,他的肉身遭遇了重創,徹底變形,想要恢復過來,他需要重新接骨,眼下多半真的像個丑八怪。“怎么處置他,看來能夠活過來。”“扔在碼頭,讓其自生自滅吧,就算我們積陰德了,做了一件善事巴。 船老大圍繞著葉凡轉了一圍,道:“不能白救他,城內的‘快活幫不是在四處招人嗎,將他賣到那里去,也算是幫他謀生計。 “快活幫四處尋人,到底要做什么?”旁邊的人問道。 “據說為一個大勢力出面,招人去北域挖源。” “天啊,北域,凡人走上十生十世也到不了,他們怎么去?” “修士有仙家手段,能夠橫渡虛空,我們雖然到不了那里,但對他們來說算不得難事。” 葉凡本想站起來,直接走人,但是聽到他們的話語,心中頓時一動,沒有起身。“丑八怪你沒事吧?”船老大低下身來問道。“沒事,修養幾天就好。”葉凡自然要配合。 聽到這樣說,船老大非常滿意,道:“給他弄點吃的,然后送到快活幫。” 快活幫不過是一個小門派而已,比之靈虛洞天都不如,但在這樣一座城池中卻是巨無霸。 這片地域臨近搖光圣地,所有門派皆附屬于它,快活幫地位遠遠不夠,是最底層的門派,受控于依附搖光圣地的那些門派。“怎么什么人都往這里送,我們需要健壯的勞力,不要這樣的殘障。”快活幫的人,見到葉凡的樣子后,很不滿意。“他力氣很大,絕不是殘疾,不信讓他搬塊石頭看看。”船老大賠笑。 葉凡很配合的將一塊大石舉起,走了幾步才扔在地上,就這樣他被留了下來。五日后,快活幫將他與數百人送到一個名為“玉虛”的門派。“仔細檢查,不要混進來修士,我們是帶人去挖源,而非幫人橫渡虛空,出了問題,誰也承擔不起。”玉虛們依附于搖光圣地,是為其服務。 一個老者手持一根玉針,逐一讓葉凡等人山前,一道道玉光射出,刺向眾人的輪海位置。“很好,都沒有神力。”那個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過,并沒有就此完結,接下來有十幾位老人工前,反反復復,仔細檢查了十幾遍,才讓這數百人通過。這是為搖光圣地選人,他們自然不敢有一絲大意。這幾日間,葉凡了解了很多信息。 北域,絕世神源出世,驚動了東荒,很多大勢力按捺不住,駕臨北地,扶持自己的代表,在現神源的區域開掘源礦。 早在無盡歲月前,各個圣地與荒古世家,就早已進入北域,皆有自己的源礦。這一次太初古礦不寧,其他地方亦有神源出世,讓他們更加重視了。 源,極其神秘,成型于太古前,甚至可以追溯道開天辟地之初,埋藏于大地下。 修士很難尋到,因為源皆被奇異的“石皮”包裹,縱然是修士也無法看透這種石皮,只有開采出來,才能確定是否有源。 就如同星空彼岸的翡翠,被老皮包襞時,各種精密儀器都無法探尋,唯有切開才知道是否有“綠”。且,挖掘源有時會生種種妖邪之事,如沉睡漫長歲月的神秘生物出土,或者是冥古前的煞氣溢出。因此,修士很少有人親自挖源。 這些被招集來的普通人,盡管知道是去北域挖源,并不多么安全,但抵不住金幣的誘惑。 葉凡如今輪海被封,神力干涸,在這片地域呆下去,絕沒有生路,他決定冒險一搏,借此機會前往北域。 目前,;身很多處骨頭都變形了,就是顴骨與頜骨也是如此,可以說徹底毀容。左小腿更是斷裂成三截,看起來左腿有些短,其他各處也是如此,身體近乎變形。他的生命力實在強大,不過五六日的功夫,斷骨便已經長好。 可是,由于沒有矯正,骨頭連接后,形體不端,因此怎么看都是丑八怪。葉凡故意如此,只有到達北域后,再重新接骨了,眼下他需要這樣的形貌。 在玉虛門呆了七八日,他們反復檢查,確信沒有任何疏漏后,這才將葉凡等人送往搖光圣地。隔著很遠,玉虛門的人就從云端降落下來,帶著數百人徒步向前走去。 葉凡非常吃驚,就在前方,云蒸霞蔚,一座座大山,全都漂浮在天空中,椒本不是坐落在地上。 每一座大山,都氣勢磅礴,有的繚繞著魔云,有的環繞著彩霧,仿佛自開天辟地時就存在了,透著冥古的氣息。 “一群土包子,真沒見過世面。”一名年輕的修士揶揄,其實他自己心中也很震撼,道:“迄僅僅是搖先圣地的一角而已,在最深處,更加神秘與宏偉,據說有各種荒古前的神廟,甚至還有一座神城呢,矗立在云端上,永不墜落。” 敵百凡人,哪里見到過這樣的場面,全都目瞪口呆,口呼仙地,有些人更是直接跪拜了下去。 前方,光彩閃耀,幾條人影快沖至,振光圣地的人到了眼前。 以一名中年人為,數名年輕男女跟隨在后,降落在地。 葉凡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必須冒險一搏,在南域他沒有辦法生備下去了。幸好,搖光圣地,除卻圣女外,沒有人認識他。他覺得不可能那么巧,與搖光圣女相遇。 玉虛門的人急忙上前,態度謙恭,行大禮參拜,那名中年男子擺了擺手,讓他們起來。 一片燭目的光華,將數百人籠罩,奇異的能量在波動,足足過去半刻鐘,光華才斂去。中年人點了點頭,道:“沒有問題,皆無神力。” 聽到他這樣說,葉兄長出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也一沉,封仙散競如此可怕,讓他的神力暫時干涸了,強大的修士都無法看出,還能恢復過來嗎?中年修士大袖一揮,頓時遮天蔽日,將數百人全都收了進去。數百凡人一陣驚叫,這種秘術,讓他們驚駭無比。 不過,時間并不長,他們便重見了天日,出現在一座懸浮在天空中的巨大島嶼上。周圍,霧氣腰朧,云潿起伏。 可以隱約見到,在遠處漂浮著很多大山,巍峨而不失秀麗,稱得上壯美。“這就是搖光,所見不過一隅而已,如此大氣與壯麗,難怪被尊為圣地,太玄已經夠大,但絕對無法與之比擬。”葉凡心中感嘆。 他很想知道,搖光圣地深處,各種荒古神廟會有怎樣的宏偉氣象,更想看看那座永不墜落的神城。可是,他不可能如愿,眼下他只是一個將要去挖源的凡人而已。 突然,葉凡神情一凝,這座懸浮的巨島上,降落下一個女子,仙姿出塵,極其眼熟。 她身穿一身藍衣,如滾動著露珠的潔白蓮花,又如雪山上的一株清新雪蓮,給人清新自然的感覺。 “裱薇!” 葉凡很吃驚,他見到了故人。 薇薇出身靈虛洞天,是她將葉凡與龐博等人自荒古禁地外的山林中帶出的。 據說,她天資極高,千年少見,靈虛洞天不想耽擱她的資質,將其送入了搖光圣地。不想今日竟然再次相見,葉凡側身,不想被她現。“姚曦師姐回來了,這次似乎在外面吃了大虧,傷的很重……”搖光圣地的一名弟子這樣說道。 “姚曦師姐不久就要去北域了。”蔽薇輕啟紅唇,有意無意間瞥了一眼葉凡,而后緩步離去。 前方,霧氣腰朧,一道仙門矗立在前方,所有凡人都要通過此地,再次接受檢查。 除去他們這數百人外,還有足足數千人等候在這里,眾人逐一通過,并沒有意外生,這讓葉凡長出了一口氣。”我有事要去北域,今日正好帶過去一批人。” 島嶼中心,有一座高臺,完全是由玄玉堆砌而成,光華閃閃「一個青衣老人立身在上方,身后還有一些年輕弟子。“恭送太上長老!”薇薇等人在臺下施禮。“刷” 青衣老人大袖一揮,將數千人全部收進袍袖內,而后玄玉臺光華沖天,域門開啟,他一步邁了進去,那幾名年輕人跟隨而進。 被搖光圣地的太上長老收進袍袖,葉凡長出了一口氣,即將進入北域,這一次終于離開了南域。